《全家穿越:集装箱跟着我们种田啦》莉玖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张新雪,刘春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全家穿越:集装箱跟着我们种田啦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莉玖

简介:一家四口由于车祸穿越到了人生地不熟的古代,啊这,别怕,我们有金手指,我们带来了集装箱,这本书也可以叫做关于我全家带着集装箱来到古代的二三事。
正经版文案,一家四口穿越到古代,本想和和美美的过个古代生活,奈何遇上了天灾人祸,一家四口只好捂住马甲抵抗生活!
作者文笔有限,希望大家多多指点!

角色:张新雪,刘春惠

全家穿越:集装箱跟着我们种田啦

《全家穿越:集装箱跟着我们种田啦》免费阅读

一辆辆车穿梭在黑夜当中,张桥开着自己刚买的新车载着妻子儿女,想着一家的旅行,心里那个美,嘴里也哼着:“我美了美了,我醉了醉了~~~~~”

张新雪听着自己老爸的狼嚎,很是无奈,只好不去看自己老爸开车的“英姿”转头看外面的排列整齐的集装箱,发问道:“诶,爸,这地方咋这么多集装箱?”

张桥这才停下自己的狼嚎,看着外面的花花绿绿的集装箱说道:“这是咱们北方最大的港口,每天来来回回那么多货物,当然有很多集装箱!”

“好了吧老张,仔细看路,快到酒店了,别出什么事!”刘春惠看着这爷俩还有继续聊下去的念头,急忙打住他们的对话。

“得嘞,老婆大人!”张桥说完就严肃的开车,仔细注意路况,张新雪也不打扰自己老爸了,转头和弟弟张玉宇讨论游戏。

说时迟那时快,在转弯时一辆载满货物的大货车突然逆行,急急向他们冲来,张桥拼力的打着方向盘,刘春惠忙抱紧了张新雪张玉宇姐弟俩,“碰”的一声,张新雪感受到自家车翻了,随之身体也开始泛起来难以忍受的疼痛。

张新雪觉得自己眼前一片白茫茫,心里想着我这是要死了吗,爸爸妈妈弟弟呢?怎么没看见他们,接着自己眼前又出现了几个超级大的集装箱,张新雪泪流满面,自己就不应该打扰老爸开车,要不然也不会发生车祸,然后一道金光闪过,张新雪晕了过去。

此时原安县也是寂静的黑夜,柳树胡同的张家也陷入了沉眠。

第二天早上张新雪是被一阵阵鸟叫唤醒的,靠,咋在自己家还有鸟叫声,烦死了,“腾”一下,张新雪坐了起来先迷糊了一阵,接着睁开一只眼睛打量四周,随即立马闭上了,然后又睁开另一只眼睛,还是那个样子,房子是那种老房子,摆着木质雕花柜子桌子和以前见过的炕,这是怎么了。

自己不是没了吗,这是哪?难道是穿越了,一想到自己爸爸妈妈弟弟,张新雪呜呜的哭了起来了,哭的打了好几个嗝。

这时张新雪听见了开门的动静,接着看见一个穿着黑不溜秋衣服的妇人走了过来,看见张新雪就大喊:“小雪,小雪!”接着抱着张新雪呜呜哭了起来。

张新雪看着抱着自己的妇人,心想这不是年轻时候的妈妈吗,接着试探性的叫了一声:“妈!”刘春惠哭的更厉害了:“是妈妈呀,小雪!”接着母女俩一同哭了起来。

接着更大的哭声盖住了这母女俩的哭声,刘春惠吸了吸鼻子,听着这声音说道:“我咋听见这声那么像你弟弟呢?我去看看!你就别去了,你再睡会吧!”刘春惠替张新雪盖好被子就急匆匆走了。

张新雪也睡不着,也想去看看,就赶忙穿了衣服出去,哈,外面银装素裹,大雪纷飞,北风呼呼的吹,张新雪在门口给自己打好了气,赶忙跟着去了正屋。

正屋也是摆着一套有年头木质桌椅,张新雪随着哭声进了东侧里屋就看见一个带着蓝色头巾的老奶奶正抱着一个差不多五岁的男娃,男娃呜呜的哭着,老奶奶哭丧着脸对刘春惠说着:“孩他娘,这也不知道咋,昨晚上还好好的,今早上一起来就不认识我了,还哇哇大哭,你快去找前面街上的黄婆子让她看看!”

张玉宇大早上一醒来就看见一个像老菊花的人脸,吓得他立马想起来了各种鬼片,加上可能年纪变小了,定力不行,哇哇哭了起来,其实这会儿张玉宇已经缓过来了,看着很像自己妈妈的妇人还有很像自己姐姐的小女孩也大致反应过来了,听了这老太太的话,连忙说:“祖母,我好了,我不要吃药。”

张老娘一听自己大孙子这话,哭丧脸立马变成了笑脸:“那就好那就好,孩他娘,今早上煮两个鸡蛋吃给大壮吃,你快做饭吧!”

刘春惠一听这话就条件反射的去了厨房,张老娘这才看见张新雪:“哎呦我的大孙女,你这眼睛咋了,快上炕,到祖母这里来!”说完就拉张新雪到了炕上。

张新雪看着张老娘那担忧的眼神安慰她道:“祖母我没啥事,早上起来迷了眼哭了一会,我去看我娘做饭!”说着就下炕穿鞋去了厨房。

古代厨房不比现代厨房,两个灶台都在烧火,刘春惠在其中一个灶台熬粥,另一个在煮热水,看见张新雪来了:“不是让你睡一会儿吗?快拿盆子打水洗脸,马上吃饭,等吃完了饭咱再说!”

张新雪“哦”了一声,乖乖打水洗脸,问道:“我爸嘞!”刘春惠看也没看她回答道:“我觉得你爸应该也来了,我根据这身体的记忆找到我现在的相公很像你爸,你爸应该去府里参加秀才会了,好像是今晚回来!你别急,你爸肯定没事!”最后一句话像是在安慰张新雪也是在安慰自己。

俩人心不在焉的吃完了饭,一上午张新雪和刘春惠都不去正屋东边,一直在正房西边炕上梳理记忆,最后总结为:这家子也姓张,名字和前世一样,张桥就是张新雪张玉宇他爸这世是个秀才,现在正在往家赶,刘春惠就是张新雪张玉宇的妈这世是个地道的家庭主妇,但是娘家有钱,自身也有钱,张新雪这世七岁,正在县里巧绣房做学徒,张玉宇这世五岁,是个刚上学的小娃,幸亏现在是冬至张新雪张玉宇两个人不用上学了。

这个家里还有一位厉害人物就是张老娘,是这个家的当家人,为人很是泼辣,但对家里人还不错,这不张老娘在东屋吆喝张新雪:“大妞,别在那屋坐着了,你和你娘过来一趟!”

刘春惠张新雪听了这话硬着头皮进了东屋,屋里张老娘这次没抱张玉宇了,而是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看见俩人来了就笑眯眯的说道:“大妞,你去里屋和你弟弟吃点心,我和你娘有话说!”张新雪一听就进了里屋。

里屋张玉宇正抱着一个黑匣子吃着绿豆糕,看见自家姐姐来了赶忙讨好的把匣子拿过去:“姐,你吃!”

“你没露出啥不同吧?”张新雪不放心的问道。

“没有,我像平常一样,你和妈还好吧?咱爸呢?”

“以后叫爹娘,我和咱娘挺好的,我们还梳理了记忆,待会告诉你,咱爹应该今晚上回来,你别怕,咱们一家在一起呢!”

张玉宇看着自己姐姐瘦瘦的小脸说着:“放心吧!我又不是真的小孩子,我不怕!”

姐弟俩交流了一下各自信息,那边张老娘和刘春惠也讨论完了今晚做的菜。张老娘想了想没什么遗漏的,就和儿媳说道:“你现在就去赵屠户家买两个猪蹄,三斤猪肉,看看有没有猪血,我去地窖拿出来白菜萝卜,你再去割斤豆腐!”

张新雪听见自己妈要出去,赶忙从里屋跑了出来,巡着记忆和张老娘撒娇:“祖母,我也要去,我也要去!”

里屋的张玉宇听见了也跟着喊:“祖母我也去!”

张老娘听着张玉宇要去急忙说着:“大壮乖,咱不去,你风寒还没好呢!大妞跟着你娘去,孩他娘,给大妞多穿点衣服!”

等母女俩收拾好了,张老娘才哄好张玉宇,刘春惠带着穿着厚实的张新雪走在嘎吱嘎吱的雪地里,北风吹的母女俩张不开嘴,好不容易买好了菜,母女俩这才找了个避风的角落歇了歇脚。

张新雪吸溜了几下鼻子说道:“娘,太冷了,得做几个口罩帽子,要不出来就冻死了!这棉衣也不暖和!”

刘春惠同样吸溜了几下鼻子说道:“这算不错了,等我们适应了这里我再动手做,别刚做完咱回去了。”

“娘,你觉得我们能回去吗?”面对张新雪的疑问,刘春惠沉默了,回去可能也没了,还不如在这活着,一想到那个逆行的大货车刘春惠就气的不行,看了眼现在瘦巴巴的女儿,更加生气了。

等过中午了张新雪才意识到这里一天只吃两顿饭,张新雪早上没什么胃口,现在觉出来饿了,抬头看着自己娘亲也是一脸饿的样子:“娘,我饿了!”

“我也饿了,你忍忍,待会就做饭吃饭了!”

这里早上吃的晚,晚上吃的早,只有那些富贵人家一天才吃三顿,刘春惠看着自己闺女的可怜样,努力想了想,从炕上的柜子里找出来一包点心“吃吧!也不知道啥时候的了!”

张新雪打开一看是枣糕,拿起一块枣糕放在刘春惠嘴边“娘,你先吃!你早上吃的也少,快吃了吧,要不过保质期了咋办!”

刘春惠和张新雪飞快的把几块枣糕吃了,吃完摸摸肚子才觉得舒服了一点,刘春惠抬头看了看天,觉得该做饭了,就带着张新雪到了厨房。

“今晚上做个炖猪蹄,猪肉白菜饺子,炒猪血,萝卜粉条。你先烧火,我给猪蹄去去毛!”刘春惠吩咐道。

张新雪走到灶台一看,其实和现代农村灶台差不了多少,只是没有了打火机和火柴,只有打火石,张新雪把带毛的草放在最下面,努力摩擦两块打火石,失败了几次终于烧起来了火,刘春惠这边也把猪毛去完了,看着张新雪烧开水还很早就把猪肉先剁了。

等俩人把猪蹄炖上,张老娘也出来和刘春惠一起包饺子,张新雪还在烧水,对,古代没有现代热水器,想用热水就得烧火,过了一会,张玉宇也出来帮着烧火了,张老娘看着在灶台烧火的姐弟,笑着说:“别把衣服烧着了!”

等一家人把菜做完,都在桌子跟前等张桥回家,但是天越来越暗,人却迟迟没有回来,刘春惠看这情形就和张老娘说道:“娘,你带孩子先吃吧,我去外面迎一迎。”

“我去给你找蓑衣和灯笼。”张老娘这话音刚落,就听见有人在开门,刘春惠赶忙开了门,就看见张桥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站在门外。刘春惠激动的眼睛都红了,赶忙给了张桥两锤:“卧槽,你咋穿的这个!”

张桥感受着自己老婆熟悉的拳头,赶忙把身上的羽绒服脱了扔到了空间,搂着自己老婆进了屋。

张桥进屋看见了自己这辈子的娘,连忙跪地磕了一个头说道:“娘,儿子平安回来了!”

张老娘眼神火热的看着自己儿子,把张桥从头看到了脚,嘴上说着:“回来了就好,喝点热水,快摆饭!”

等一家人全坐在桌子上了,张桥这才笑嘻嘻的说着自己经历:“我本来今中午就回来了,但路上遇到了一个同窗,他非得拉着我喝酒,我这才回来的晚了!”

“你没事就好,你不回来可把我们担心的呦,快吃猪蹄,你不是最喜欢吃猪蹄吗?”说着张老娘笑呵呵的把半个猪蹄夹到自己儿子碗里。

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吃了一顿团圆饭,饭后张桥和张老娘说了几句悄悄话,接着把张玉宇抱到了自己屋。

一家四口坐在正房西屋的大炕上,张桥看着年轻了几岁的老婆和变小的儿子,看着整整齐齐的一家,眼里有了泪花,刘春惠一看张桥这死样子就知道他要哭,连忙锤了两锤,张桥这才收起那副要哭不哭的样子说道:“幸亏一家四口都在呀!”

“你是咋回事?”刘春惠发问道。

“老婆你听我说,我今早上是被冻醒的,我住的那个破客栈,连个火盆都不给点,好吧,主要是我穷,你不知道这人多倒霉,他刚去…”

“说重点,别啰嗦!”刘春惠不想听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直接打断张桥。

“好吧,就是我一大早醒来就懵逼了,其实文会今下午还得继续,你们是知道我的文化水平的,我吓得连忙往家跑,然后人生地不熟的走错了路然后这会才回家!”

娘仨都无语了,这事可真…呵呵。

“那你羽绒服哪来的?”刘春惠忍不住问道。

张新雪和张玉宇一听眼睛都亮了。

“我不是走错了路吗,我就很紧张,不小心磕了一下,然后我就进去了,你们还记得那几个集装箱吗?我羽绒服就是那集装箱里的,我还没仔细看其他箱子,我估计好东西肯定不少。”

说完张桥就从集装箱里拿出来四件羽绒服,都是自己家人的码。

“哎呦,这羽绒服还是牌子货,值了值了!”张新雪看着自己这件白色羽绒服道。

“你们看着我会,我去看看其他箱子是啥!”说完张桥眼一闭进了空间,其他三人看见张桥像睡过去了似的,紧紧盯着屋里屋外动静。

张桥进了空间,空间温度很是适宜,空间不是很大,再加上五个大集装箱,摆的满满的,张桥不看有衣服的那个集装箱,走去第二个箱子,里面摆满了各种水乳霜啥的,赶忙拿出两套给自己老婆闺女,接着走去第三个箱子,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肉,虽是冷冻的,但有就很好了,第四个箱子是各种药品,张桥找出感冒药给自己儿子,在找药过程中张桥才觉出不对,一般集装箱只装差不多一种物品,这些集装箱怎么装的是同种类型的各种物品,不管了先拿了再说。

张桥走到最后一个集装箱,印象里面要是有机器就好了,然后打开了门看见了各种各样的书,张桥翻了两本,头疼,不干了,拿了给家人的东西就出去了。

刘春惠看见张桥突然睁开了眼睛,然后从袖子里拿出来自己一直舍不得买的水乳套装和一盒666感冒灵颗粒,刘春惠顾不上化妆品了,下炕拿了热水冲了药让张玉宇喝。

“爹,里面有啥呀?”张新雪问道。

“第一个箱子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衣服,第二个箱子是化妆品,第三个箱子是肉,第四个箱子是药,第五个箱子是书!”

“爹,你能把这里的东西放进去吗?”正在喝药的张玉宇问道。

“这我没注意,我试试看!”说着张桥就把旁边的被子放进了空间,“可以,这空间还挺神奇!”

“行了吧,都累一天了,都回各屋洗脚睡觉,有啥事明天再说!”刘春惠觉得天不早了撵人道。

张新雪回到了自己屋,觉得其实穿越也挺好的,老天爷既然送来了一个这么大的金手指,那指定得好好活着,想着想着张新雪就睡着了。

“,”uid”:”1169508886121997

                           

原创文章,作者:莉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42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