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团宠:病娇夫人惹不得》小仓角殿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寒冰,薄沧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团宠:病娇夫人惹不得

小说:现代言情-马甲

作者:小仓角殿

简介:【重生/双掉马/团宠/病娇/女强/甜宠/双救赎】
颂凡歌生来娇贵,受尽宠爱,是个不折不扣的腹黑大佬,可因为偏执症,惨死在最信任的人手里。
重活一世,她投入最爱的男人怀抱,开启除渣渣撕绿茶,撒狗粮打脸爆马甲一条龙。
六个哥哥霸气宠妹,双胞胎弟弟拼命想当哥哥来宠她,颂凡歌表示,全家宠出来的宝贝,凭什么要怂!
老公宠她如命,当过去慢慢掀开,她发现,他曾是她拉过她一把。
芸芸众生,她是唯一!

角色:寒冰,薄沧

重生团宠:病娇夫人惹不得

《重生团宠:病娇夫人惹不得》第1章 颂家落败,颂氏易主免费阅读

幽暗禁闭的地下室,一阵阵腥臭的味道浓浓散发,成群的老鼠叽叽喳喳到处乱窜,蟑螂密密麻麻爬得到处都是。

女人一动不动,披头散发,形如鬼魅。

她手上脚上和脖子上都拴着粗大的铁链,全身瘦得只剩下骨头,脸上三道深深的疤痕张牙舞爪地布在脸上,狰狞可怖。

“姐姐,你怎么不喝啊?”

门忽然被打开,一个女人穿着华丽的女人进来,看着地上一碗馊了的汤,“这可是我特意给你熬的汤,足足放了半个月呢。”

老鼠在身上爬来爬去,啃咬颂凡歌的身体,蟑螂钻进她的伤口,身上散发着一股股浓浓的恶臭。

蟑螂老鼠本怕人,可被关这半年,她如同死人一般,连驱赶老鼠蟑螂的力气都没有,只有身上的剧痛让她知道她还活着。

她身上筋脉尽断,头发已经打了无数死结,裹卷着已经凝固的血块,活似一团枯草。

陆桥桥嫌弃地捂上鼻子。

“姐姐。”陆桥桥看着被数十条铁链拴起来像狗一样的颂凡歌,笑容如同淬了毒,“你认命吧。”

颂凡歌掀开眼帘,眸子如同几十岁的老人,沧桑凄凉。

眼前这个女人,是她最疼爱的妹妹!

“现在颂家已经落到我和妈的手里,今天早上已经发了新闻,颂氏易主,你所有的股份,不动产,全部东西,都是我的了,那个男人,将来也会是我的!”

陆桥桥笑得恶毒张扬,“对了,你爸爸已经死了,为了来救你,被我打死了,血流了一地呢,你想知道你妈妈怎么样了吗?”

陆桥桥笑容满满,很满意颂凡歌这副丑样子,“你妈妈受不了凌辱,自杀了,她还真是矫情呢,我好心送她七个男人,她居然跳楼了。”

陆桥桥一字一句,如重锤击打在颂凡歌心上。

爸爸……死了,妈妈……凌辱!

“陆桥桥,你不得好死,你不得好死!”颂凡歌嗓子像被烟熏过般嘶哑难听。

她手脚筋脉都被陆桥桥挑断,凭着浓烈的恨意,她身体猛然冲过去。

巨大的铁链禁锢着她的身体,随着她的动作哗哗作响,老鼠和蟑螂感受到响动,轰然散开。

爸爸妈妈一辈子做好事,竟然落得这样的下场。

“陆桥桥,我要杀了你!”可她哪能伤到陆桥桥,连陆桥桥的脚都碰不到。

恨得入骨撕心,颂凡歌嘶吼着,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的皮肉,没有一处不是痛得钻心。

很小的时候,她就患有严重的偏执症,偏执地心疼这个妹妹,向来对她呵护有加,掏心掏肺地对她,恨不得把自己拥有的都分她一份。

偏执到为她扫清一切障碍!

家人的劝告她不听,凭借自己强大的手腕,力排众议,一步步将陆桥桥捧上高位,成就了她万千荣耀。

没想到,她竟然是个吞骨食肉的魔鬼!

“不得好死?”

陆桥桥把汤碗端起,看着蟑螂和老鼠再次涌来,爬满颂凡歌的身体,她在颂凡歌身上下了药粉,老鼠蟑螂很喜欢那味道。

“颂凡歌,我的好姐姐,你看我现在活得多舒坦,倒是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呢。”

“你知道这碗汤是怎么做的吗?是我剥了你那条狗的皮,撒盐将它活活痛死,给你熬的狗肉汤!”

陆桥桥红唇张扬,“我劝你还是喝了吧,这条狗很忠心呢,味道很香。”

“陆桥桥,我们颂家有哪一点对不起你!”颂凡歌身上的铁链碰击发出声音,她喉咙喊破天也只是发出微弱的声音。

“对我好?”

陆桥桥愤怒地一把扯住颂凡歌的头发,连同头皮一起扯起来,“颂凡歌,你是颂家上上下下捧着的小公主,人人尊敬的颂家小姐,而我只是个养女而已,你说对我好?”

“我暗地里被人嘲讽,被人挖苦,这就是对我好吗!”

头发被狠狠地拽下一把,鲜血沿着脖颈流下,将已经干了的血液又覆盖。

被挑断筋脉关禁闭半年来,颂凡歌没换过一件衣服,身上的血流了不知道多少。

陆桥桥嫌弃地看着她,端起碗,一把掐住颂凡歌的喉咙,“喝了这碗汤,你就好好去吧。”

颂凡歌陡然睁大眼睛。

她半死不活这半年,无论怎么被折磨她都吊着一口气,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出去,能报仇雪恨。

她怎么能死!

“颂凡歌,记住了,下辈子见了我陆桥桥,绕开走,别挡我发财道。”

陆桥桥手上发狠,猛地将馊了的汤水给颂凡歌灌下去,“不要跟我抢沧哥哥。”

颂凡歌全身痛得像万千尖针在扎,下了毒的汤水被灌进喉咙,将她呛得喘不上气,她了拼命地挣扎。

她不能死,不能死!

父母惨死,家族衰败,她还没有报仇,她不能就这样离开。

砰!

震天的巨响。

地下室轰然被人生生撞开。

男人逆光而来,全身带着剧烈的森寒。

看到被铁链拴起来的女人,无尽的杀意如同滔滔江水。

他一脚踹翻陆桥桥,直接将人踹出十几米远。

“欠欠。”男人小心翼翼地捧起颂凡歌的脸。

看着如同鬼一般恐怖的面孔,他没有半分嫌弃,反而如同珍宝,伸手小心翼翼抚开她脸上被血黏住的头发。

欠欠……

好久没听到有人这么叫她了。

“医生!医生!”权薄沧焦急地喊医生,“救她!”

随同的医生赶紧给颂凡歌诊断,之后无力地摇头。

她一直都被灌慢性毒药,早就没救了,那碗汤里的毒,不过是最后一击。

“权薄沧……”

弥留之际,颂凡歌抓着慌乱的男人,布满疤痕的手想要抚上他的脸,眼泪断了线地从眼角流出来。

这个男人爱惨了她啊。

是她,是她自杀,拿自己的命为赌注,将这个视她如命的男人推开,让他不敢靠近自己。

体内如同蚂蚁在爬,颂凡歌一口鲜血吐出来。

“欠欠!”

曾经不可一世的霸主,这一刻慌乱得不成样子,他紧紧地抱住他心爱的女人,朝数十位医生怒吼,“快救她!你们干什么吃的!”

颂凡歌深知自己没救了,她双手死死抓住他金贵的西服,仿佛这样才能支撑她残留久一点,声音断断续续。

“权……薄沧,对……不……起。”

她眼泪不停地流,上下牙齿不停碰撞,用尽全力,她才说那句她欠了他很久的话。

对不起。

这辈子。

我负了你。

“我不准,不准死!”

眼泪猝不及防地滴落,权薄沧死死地抱住颂凡歌,想抓住她最后一丝残魂,“颂凡歌!”

女人再不能回答他。

回答他的只有满屋子保镖惧怕的心跳声,还有陆桥桥恐惧的颤抖。

权薄沧不是被颂凡歌逼走,发誓今生永不踏入国内的吗?

为什么会赶回来?

她还打算拿到颂凡歌的一切后,去国外找他,追求他呢!

好久,等到颂凡歌渐渐没了温度,权薄沧才将怀里的女人小心翼翼放下。

如同狂风暴雨来临,他全身如同万年寒冰,萧杀一片。

陆桥桥双眼陡然紧缩,那一刻,她仿佛看见死神来临。

身体内心无限恐惧,陆桥桥跌跌撞撞爬起来,刚转身,身后便传来魔鬼一般的声音。

“陪,葬!”

                           

原创文章,作者:小仓角殿,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4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