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总求放过,夫人她已另嫁他人》颜汐月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顾元洲,婉莹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顾总求放过,夫人她已另嫁他人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颜汐月

简介:【火葬场+蓄谋已久】云欢热烈地倒追顾元洲三年,等来的却是男人的一句“她挺烦的,我怎么可能喜欢她”以及不断的误会。
后来,云欢忘了他。
决定离开的那天,云欢眼睛红红,看着贺景明“你能带我走吗?”
他又一次栽了,想把她拐到自己身边。
某天,顾元洲拉着云欢的手腕,语气卑微,“欢欢我错了,你再喜欢我一次好不好”,却被人用力扯开。贺景明牵上云欢的手,把她护在身后,成对的戒指闪着光,“顾总自重,吓到我夫人了”

角色:顾元洲,婉莹

顾总求放过,夫人她已另嫁他人

《顾总求放过,夫人她已另嫁他人》第1章 车祸免费阅读

临城,一辆深红色轿车在公路上行驶,云欢坐在副驾驶上,眼神忧郁地望着车外,陷入了沉思。

从小学三年级到现在,她和顾元洲已经认识了十三年。

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他的呢?

云欢自己也不清楚。

是在他像大哥哥一样耐心地教她题目的时候?亦或是他保护她的时候?

……

云欢以为,认识这么多年,他对自己总会有一丝感情的。

可是,她似乎想错了。

他终究是和别人不一样。

那颗心是捂不热的。

云欢抛开一切,放下身段,追了他三年。

现在看来,这三年,就是个笑话!

她死皮赖脸的跟在他身边,努力地讨好他。

追他的第一年,云欢大一,顾元洲大三。

因为喜欢他,云欢报了他所在的那个大学。

刚入学那会儿,她兴高采烈地去找他,看见了围绕在他身边的莺莺燕燕。

她带着光的眼神暗了一些。

那时候云欢安慰自己,他这么优秀的人,有这么多人喜欢他,也正常。

那时的她,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她觉得,顾元洲一定不会喜欢她们的。

因为有竞争者,云欢在追他这件事上更加积极了。

顾元洲忙的时候,她主动去给他送饭。

下雨天,冒着大雨,专门从寝室出来去给顾元洲送伞。

顾元洲打球赛的时候,她怀着满腔热情,卖力地给他加油……

而他始终没有回应。

对云欢的态度也是,时冷时热。

每次在她想要放弃的时候,他总会主动接近,扰乱她的心神。

云欢那时的思想完全被他的态度影响了。

她所做的那些殷勤事情只有她在自我感动,或许对于顾元洲来说,她做的这些事情只是他生命中很平常的一件小事,不只有她一个人这样做过。

追他的人不只她一个,她只是渺渺众生中的一小粒,确实不值得他注意。

云欢将头靠在汽车的玻璃上,双目无神的望着外面的灯火阑珊,旁边人的话她一点也没听进去。

想着那段时间她为追到顾元洲所做的事情,云欢咧开嘴,无声的笑笑,似是自嘲,对那段无知、愚蠢时光岁月的自我嘲笑。

笑着笑着,就释怀了。

她累了,不想追了。

她现在开始觉得自己以前的行为是多么的傻,多么的不理智。

不得不说,在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她也是个恋爱脑。

云欢想:如果家里没有发生变故,云岩没有出事,也许她还会继续沉浸在这场无终点的倒追之中吧。

云欢和顾元洲之间的关系变得恶劣,在云岩和顾天华出事之后。

顾天华自杀,顾元洲把一切都归咎到她的父亲云岩身边,连带着她,也一起憎恨。

那天,在葬礼上,她第一次从顾元洲眼中看到了一股强烈的厌恶情绪,是对她的厌恶。

后来,云岩入狱,父亲欠下的高额债务落到了她头上。

为了还债,她卖掉了临城的房子,休了学。

从此,她在临城没有了家。

那段时间,她没有去找顾元洲。

可顾元洲的心思总是让人摸不透。

他主动来找她了。

或许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情意在吧,帮她还了债,把她接去了顾宅——他在临城的房子。

虽然顾元洲的态度一直是冷冰冰的,但是云欢尝试维持以前那样热情的对待他。

她希望两人快至冰点的关系还有一点转机,不至于变成仇人。

因为云岩和顾天华之间的那件事,出于愧疚,她想弥补。

没想到在顾宅待的那几天,两人的关系恶化到了极致。

司婉莹,顾元洲的大学同学。

他的准未婚妻——司氏集团董事长的女儿。

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云欢难过,但也只能坦然接受。

门当户对,怎么说都比她配。

她能给他权势和帮助,可云欢却不能。

云欢压抑自己的情感,努力和她和谐的相处。

想着,等有钱租房子了,就立刻搬出去。

可对方早已把她当成敌人。

从第一次见面起,司婉莹对云欢一直带着敌意。

人前对她客气友善,人后完全是另外一副嘴脸。

她不断地被冤枉,被陷害。

她辩解,而他不信。

云欢的心渐渐变得冰冷,整个人像是跌入了冰窖。

顾元洲一点都不相信她。

无论她怎么辩解,他都不会信。

有一次,顾元洲还没有回来,司婉莹主动找她聊天,两人站在二楼的走廊上。

司婉莹态度假装友好,语气充满得意,刻意露出脖子上的项链,向云欢炫耀着顾元洲对她的好。

“元洲哥哥送我的生日礼物,而且是特别定制的,仅此一件呢!还是他昨天亲自给我带上去的,是不是很漂亮?”

说着她拿起脖子上的项链,给云欢展示。

项链上闪着的光以及司婉莹脸上的笑容,像一把把锋利的刺刀,直直的刻入她的心,真的很痛。

她幻想的很久的事情在别人身上实现了。

云欢强装镇定,露出微笑,对她说着祝福词。

司婉莹突然上前,靠近她,挡住了她正准备离开的路。

她的手莫名抓着云欢的手,云欢没有反应过来,愣愣的看着她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

云欢的手被司婉莹拿起,司婉莹抓着云欢的手,朝她自己身上使力,随后她自己朝地上倒去,头撞在了后面的墙壁上。

这些容易让人误会的动作,以及司婉莹脸上望着云欢,一脸震惊又害怕的样子。

很容易误会是云欢推的她。

果然,云欢反应过来自己被设计了,身后传来的一声熟悉而又陌生的,带着气愤而又焦急的声音,“云欢,你在干嘛!”

云欢被他重重地推开,顾元洲的力气大,她的头直接磕在了楼梯的角上。

如果再用力一点,她可能就要摔下去了。

她坐在地上,强忍着头痛,看着顾元洲满脸担心,直接抱起司婉莹,看也不看云欢一眼,径直离开,去了医院。

之后,她被强制要求,在顾宅外面,冒着大雨,跪了一晚上。

豆大的雨滴打在她身上,冰冷的风吹在她脸上,被撞击了的头此刻已经红了一块。

但这些,终不及她心里的痛。

那天后,她大病一场,醒来后,想通了许多事。

痛过了,也累了,她选择放下了。

她打算离开这个充满痛苦回忆的地方。

告别自己这一段无疾而终的暗恋。

在临城,没有家,没有亲人,她没有什么好留恋的。

她给顾元洲的死对头——贺景明打了电话,希望他能带自己离开。

大学的时候,云欢认识了贺景明。因为顾元洲的关系,她和他联系的很少,后来逐渐断了联系。

云欢翻着通讯录,她认识的人就那么多。

贺景明有权势,而且他不是临城人,所以云欢想自私一回,让贺景明帮助自己离开临城。

他最后答应云欢的请求了。

时间定在今天晚上。

云欢没有想到司婉莹会过来,说是有事要和她说。

反正自己要走了,就和她聊聊,为两人之间的恩怨画上一个句号吧,云欢这样想。

和她出去了。

司婉莹在驾驶座上,开着车。

云欢从回忆中走出来,才开始听进去司婉莹的说的话。

不知道说到了什么,司婉莹情绪有些激动。

后面的话云欢清楚的听见了。

“云欢,你还不知道吧,你爸坐牢,顾元洲也有一半的功劳。”

“本来你爸爸的罪行,最多判个几年就能出来,结果在顾元洲的努力下,给他判了无期徒刑。”

“你说你可不可笑,他都这么残忍对你了,你居然还死皮赖脸地待在他家。”

……

其他的话,云欢都无心去听了,真相总是那么残忍。

她忍住即将落下的眼泪,脸上是绝望的笑。

这样,他们之间算是扯平了吧,谁也不欠谁。

路灯下,一辆深红色轿车飞驰而过,行驶方向左右摇摆,似是失控了。

伴随着紧急的刹车声,“轰”的一声巨响,车子直直的撞上了树。

车子的前面已经被撞碎,后面在不停地冒烟。

云欢的头撞到了车里的玻璃上,额头上已经慢慢地渗出了血。

腿被卡住无法动弹。

她的意识模糊,眼睛控制不住的想要闭上。

好痛!

身边不断地传来人的说话声,还有警笛声。

一个黑色的模糊身影出现在她眼前,他的身上充满了汽车的烟味。

云欢模模糊糊的看着他,砸开汽车的门,小心翼翼帮她拿开腿旁边的障碍物。

他把云欢抱出来,身上的寒气浸入着云欢的身体。

她觉得好冷。

云欢被抱入救护车,温柔的空间让她想要闭上眼睛休息。

头上的血此刻已经流在了她的脸上,伴着疼痛,云欢闭上了眼睛。

她是要死了吗?

躺在急救担架上,她的手被人握住,一只很大的手,很是温柔,但她眼睛看不清那人的样子。

生离死别那一刻,她的脑海里不断浮现顾元洲的画面。

她望着面前握着她手的模糊身影,用虚弱的声音喊着。

“顾元洲。”

再见!

再也不见!

手术室外,被云欢误认成是顾元洲的男人靠在墙上,把玩着手上没有被点燃的烟,嗤笑一声,似是在笑他自己:“还真是自作多情了!”

最后帮你叫一回,再有下次就不让了。

                           

原创文章,作者:颜汐月,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4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