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在妄想症司爷怀里肆意撒欢》豆枯草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骆言,司空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在妄想症司爷怀里肆意撒欢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豆枯草

简介:{双向救赎+宠妻+又狼又狗+腹黑+HE}
重度妄想症雕塑艺术家vs傲娇可萌可飒双重梦游症体奥冠军
她是他的阿尔忒弥斯,她不知,他也不求。
她死后,他用尽生命求她生。
她重生后,他用尽一生去救赎。
“10点,你穿着吊带捡东西,你在暗示我。”
“??”
“12点,你用我的杯子喝了水,你在暗示我。”
“what?”
“现在,你的裙子比早上短了一公分,呵,心机的女人。”
“拜托,这位大佬,你有妄想症吧!”

角色:骆言,司空

重生后在妄想症司爷怀里肆意撒欢

《重生后在妄想症司爷怀里肆意撒欢》第1章 跟我结婚免费阅读

南兴州东郊边境处,一座废弃的荒庙里。

关宿蜷缩在地面上,潋滟的小脸,血迹斑斑,满是刀痕。

今天是她母亲的忌日,但很快就会变成她的忌日。

六年前,她爱上了一个男人,整个南兴州女人的梦中情人,骆家大公子——骆言。

六年后,他们结婚了。

这原本是一个完美浪漫的结局,然而却成为了一场噩梦的开端。

席善思是关宿的表妹,三个人曾是同校的校友,但是那天晚上却代替她成为了真正的新娘。

一墙之隔,她被绑在椅子上,透过冰冷的屏幕,看着两人交缠的身体,泪水打湿的又何止是她的脸,切腹之痛也不如此。

如果这还不算,那么今天席善思那杯下了毒的水,才是她宣告她死亡的最后通牒。

“席善思,你可真是我的好妹妹!”关宿吐了口血沫,抬头看着她,满是嘲笑。

嘲笑她,同时嘲笑自己。

嘲笑那六年来付出悲哀的真心。

席善思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如虫蛆一般的关宿,眼里得意又狂妄。

“表姐,你错就错在为什么要自以为是,你以为在骆言的心里,你会是天上的明月?然而在他心里,你不过是助他攀上高枝的垫脚石,真要算上,你也就是一个甩也甩不掉的破鞋。”席善思毫不留情的嘲讽。

“我不怕告诉你,在你结婚两天后,你爸站在关氏集团30层楼顶上,他跳下去的时候,我和骆言就站在他的背后,我说我们没推,你信吗?”她笑容狂妄。

关宿耳边雷声滚滚,腹部的绞痛,抵不过心中的愧疚。

犹如毒液,渗透侵蚀,直至让她窒息。

“爸爸,对不起,对不起,如果不是我引狼入室,你又怎会含恨而死。”她嚎啕大哭,声音嘶哑,回响在空荡的荒庙里犹如厉鬼。

关宿满腹悔恨,泪水滚烫,灼烧着她的心房。

死前的最后一眼便是席善思那张鄙夷的脸,像是刻在她的灵魂里。

直至汽油尽数泼在关宿的身上,火把在瞳孔里燃起熊熊火光,皮肤的焦灼刺痛她,心中的不甘捶打她,她的灵魂抽丝剥茧般归于平静。

她应该下地狱陪她的父母,不应该苟活一世,如果往生重活,她定会偿还。

若是有来世……

若现在就是来世……

上天是公平的,关宿重生了。

醒来时,她有片刻的恍惚,镜子里的自己穿着白色的婚纱,面容姣好,妆容精致,头上的钻石皇冠映着窗外照进的阳光,刺痛她的双眼。

“关小姐,恭喜你啊,今天你可是最美的新娘。”旁边的化妆师,还在不停地帮她补妆,脸上洋溢着祝福的笑容。

结婚?

关宿念头微转,今天是一年前的五月二十七日,那是她和骆言认识的第六个年头,日子是她选的,他们恋爱的每一个细节,包括哪天确认关系,哪天拥抱,她都记得清清楚楚。

六年前的今天,他向她表白,她满心期待,接受了,付出了。

于是她选择在今天,举办他们的婚礼,成就他们的爱情。

爱情?

如今再看这两个词,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比这更加恶心。

“关小姐?”化妆师见她面色凝重,提醒道,“您不必紧张,结婚也就一生一次,您应该放轻松。”

轻松?

她当然轻松,只是有些人没那么轻松了。

关宿瞥了她一眼,用手遮挡住她的粉扑。

“不用画了,这婚,我不结了。”

“哦。啊?什么?”化妆师反应慢了半拍。

不结了?

这是要逃婚?

关宿说完,站起身,双手提着裙摆,走出化妆间。

然而,大门打开后。

门外站着一人。

身材颀长,一身笔挺西装,气质高贵又充满了冷寂。

他声音带着戏谑,声线磁性浑厚:“不结了?”

关宿闻声抬头,对上一张极具魅惑性的脸,狭长的眸微微上扬,薄唇翘起的弧度,唇角位置一道浅浅的疤痕。

“二叔!”关宿脱口而出,随后想到自己跟骆言的关系。

她纠正道:“司先生。”

司空是骆言的二叔,也是南兴州国宝级的雕塑艺术家,在国际上获奖无数,南兴州无人不知他司空的名号。

他是一个艺术家,同时也是南兴州地产大亨,如此长相英俊又满腹才华、家产万贯之人,光是站着铺面而来的气势就能压人一头。

只可惜他这人,不是正常人,准确的说,他患有精神疾病,人称“妄想症”。

关宿能想起来,初见司空,他眼神中出现令人反感的探究和贪恋,直勾勾的,旁若无人般赤果。

当时她很不自在,可由于他是骆言的二叔,关宿只能忍着示好。

如今,她不需要给谁面子,特别是跟骆言有关的人。

“真打算不结婚了?”司空重复问。

“不结了。”关宿语气冷漠,不近人情,“麻烦让一让。”

她不看司空,掠过他要走。

手臂倏地被人抓住。

“等等。”

关宿手臂纤细,肌肤白皙娇嫩,穿着抹胸婚纱,身材凹凸有致,潋滟妩媚。

司空视线打量她身材,一刻即收。

手劲有点重,她蹙眉不悦,用力抽回手,抬眸睨了他一眼。

“还有事儿?”

“有事儿,既然你不想跟他结婚,何不考虑一下我,我可以跟你结婚。”他说这话不带半点戏谑,满是诚恳。

关宿眉头皱得更深。

“我没犯贱到,刚跳出一个火坑,又往另一个火坑跳,您别把所有人当傻子。”

她恶狠狠瞪了他一眼,踱步想走。

司空倚在门口,慵懒随意道:“想好了再做选择,跟我结婚,这是一举两得的事,你应该懂我在说什么。”

关宿脚步一顿,回头看他。

四目相对,谁也没挪开目光。

默了片刻,她轻笑,用下巴示意旁边的房间:“走吧,进去详谈!”

说罢,她率先走进房间。

司空嘴角微扬,余光瞥了眼怔愣在原地的化妆师,眼神警告后,化妆师识相的捂住嘴,他一个侧身跟了进去。

~~~~

晚上七点一刻。

婚礼如期进行。

骆言站在聚光灯下,手捧鲜花,一身华贵的白色燕尾服,衬托他身材修长挺拔,面容清隽,甚是俊朗。

可惜如此英俊的脸上,没有半分喜悦,倒是多了几分烦躁。

兴奋的只有那些拿着长枪短炮的记者。

曾经南兴州人人垂涎的国民男神,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男人,现在要结婚了!

谁能抢占头号新闻就可以赚一波不小的流量。

缥缈音乐徐徐入耳。

聚光灯集中在入口处。

所有人都在等着新娘的出现。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十分钟……

大门迟迟没人推开。

骆言俊美的面容逐渐浮起怒意。

“这该死的关宿,做什么事都磨磨蹭蹭的。”

思及此。

大门突然被人推开,涌入一道光。

所有记者对准光频频按下快门。

可等光散尽,入眼的竟然是席善思那张妆容尽毁,狼狈又凄惨的脸。

骆言震惊。

席善思大哭:“阿言,关宿她,她逃婚了!”

                           

原创文章,作者:豆枯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