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季客栈》文风菜的一批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钱兄,阿温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四季客栈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文风菜的一批

简介:【创世与灭世只在一念之间的神明】【尔虞我诈却重情重义的妖怪】【无情无爱却难逃尘世的小鬼】【明明弱小却试图拯救苍生的人类】拒绝玛丽苏,拒绝开局就无敌,拒绝除男女主以外都是白痴人设。开局不说主角是谁你就猜不到,剧情有逼格,配角有智商,即便是小人物也有自己的性格特点。神 妖 鬼 人谁能笑到最后呢?

角色:钱兄,阿温

四季客栈

《四季客栈》第1章 有诈免费阅读

抬头薄暮,转头青。一半烟雨,一半晴。石生厚土镶翠草,雨打屋檐老木腥。倾城倾国不逊色,仙人入尘也可言。故人低头看着那湿透的裤腿儿,一脸老子有洁癖的表情。嘴里也不断念叨着:为什么今日突然请我来这里? 等了半天也不见人来。

又过了很久天边多了一抹墨青,故人有些不耐烦道“莫非已经不来了吗?……那我走?”

“谁在外面?”伴随着雅雅开门声,一位白面书生出现在门后。细细观赏老木滋锈铁,青石翠竹。公子温如玉,外柔内刚。书生笑盈盈的站在故人身后手中提着一个小匣子。

故人有些错愕连忙鞠躬道“佩温兄,你在门后啊?”

白面书生佩温侧身示意他进来,而后缓缓开口道“是啊,一直听到门外有些许响动,还以为是隔壁的小狗又来讨吃的呢!吓得我不敢开门,我在这站了足足有两个时辰了呢!”

故人一听两个时辰,这是早就知道我在门外了啊!故人会心一笑,不过这笑容有些许的刻意,还伴随着动手的冲动“我……我在这,也刚……我刚到呢?想必佩温兄的耳疾越发严重了,还是有空去看看吧!”

看着故人像一只炸了毛的小仓鼠,佩温不知觉的笑了起来“是吗?故兄如此惦记兄长的耳疾,真是倍感欣慰啊”

故人陪笑着“岂敢岂敢”

他一步步的逼近佩温,这样看去佩温要比他高好多,这般贸然向前估计吃亏是他,于是放弃了再向前的想法。谁知佩温一手搂住了他的脖子,头被死死的卡在了佩温的腰间 ,佩温另一只手向他的脑袋上弹了几下。边弹边说道“小鬼,越来越没有规矩了。”

故人彻底炸毛了,凶巴巴的盯着佩温“你给我放开,这里可是尚城敢欺负我,你可想好了。”

一只手握住臂膀,另一只手摁住腰,马步一扎运气丹田,奈何佩恩力气这么大,硬生生的没有挣脱开,二人一推一嚯,连连别压制。

“双人跳?”声音缓缓传来,一位身穿黑色长袍,腰系白玉如意蝠的男子站在远处。清风拂杨柳,公子抱荷花。一把云纹扇,两眼是沧海。钱食撑开折扇遮住了自己的眼睛“你们继续,我先行一步”

佩温松开手完胜的表情看着故人。

故人抱着头骂骂嘞嘞向里走“哼,等我长大了,我要把你摁在地上打”

佩温听到有些洋洋得意“到时候看你本事了”。哼着小曲跟进了院内。

这院子不大,但蜿蜒曲折,左有青竹,右配长枞。那随处可见的嫣黄雏菊,宛若姑娘鬓边沾花,看似无意实为倾心。曲径通幽处,青竹池前合。墙深草木柳,一点莲花红。雅姿,雅致。沿着小路往里走便是一竹亭,两侧屏风画的是花鸟树石。中间放着一张圆形石桌 东南西北四张石椅,正中坐着身穿黑袍的男子。旁边站的小厮正是佩温。

故人悠哉悠哉的坐在那黑袍男子对面,眼神不耐烦的瞟了一眼佩温,佩温笑盈盈的回应着他。

黑衣男子在旁看二人眉来眼去的。打趣道“你怕不是看上我家小郎君了吧”

一句话把故人呛了个半死,连咳数声“咳…咳……咳咳钱兄真会打趣啊……咳咳”说完下意识扫了一眼佩温,他似乎已经习以为常,依旧笑盈盈的看着他。

黑衣男子“阿温,递茶”

娴熟的沏好茶水递到故人面前,接过茶水。故人假意喝茶却若有所思的偷看着这位钱兄,这黑衣男子名为钱食,是他在山上偶遇的路人。自称四季客栈的掌柜,至于客栈在哪里?倒没有听说过,不过这些时日来多亏钱食兄照应,想想这几天发生的一切宛如一场梦境。故人不禁摇摇头。看来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这四季客栈,等他日有幸路过一定前去拜访。

回过神来桌上已经备满了点心,钱食挥挥手示意他品尝“这是我们四季客栈的点心,故兄品尝一下看看。”

他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这一桌子的点心,因雨天空气阴凉却也有些湿闷,可这点心一上来,周围的空气便变的清爽通透了。抿了抿嘴唇,抬眼望向钱食。钱食笑盈盈的招呼道“故兄,请”

一双筷子招呼到他手边,接过筷子故人夹了一块莲花糕,一直停在嘴边不肯动嘴。

钱食见状问道“莫非是,不符合故兄的胃口?”

故人“不不,我看着莲花糕做的惟妙惟肖,不忍下嘴啊。”故人内心:虽然这些天又听钱兄提起过莲花糕是他们四季客栈特色,但今天有幸见到……这……这就是一朵刚摘下的小莲花吧!!这该死的的清香,还有那花瓣间的纹理,甚至还有些许的露水沾在花瓣之间。中心的花蕊被去除,放了些许砂糖,这……这简直就是艺术啊!故人小心翼翼放进嘴里,开始有些苦涩,慢慢出现芳香,然后一股甜味从口腔蹦发,些许黏腻可是很快一股雨水和清草芳香四溢袭来,瞬间洗漱了黏腻。这吃的那是什么食物啊!

钱食望着他那表情丰富的脸,漏出一种胜券在握的表情,但又瞬间装作一脸踌躇的样子,发出连连叹息。故人听到声音连忙放下手中的筷子,看向他。

故人“钱兄,为何叹息?”

钱食眉头一皱,叹息道“故兄不知,这莲花糕本是我钱家祖传糕点,以前是我们哪里的名食,食材都是从莲花中取得,顾名莲花糕。可谁知我们那个地方连年大旱,别说莲花,连水也是少的可怜,所以我这来尚城也不单单只是寻我那故友,还有就是在这尚城重新开一家四季客栈”

故人听到后有些许同情眼前的钱兄,这生意之事他还是有些许共情的,不怕人祸,就怕天灾,天若与你相逆。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又怎能抵抗的了呢?但有想象这些时日钱兄的为人处世,心里咯噔一下连忙起身。

故人“钱兄这些时日待我如故交。如今钱兄要在这异乡开店,我自然会竭尽所能去帮,不过钱兄若是缺钱我真是爱莫能助了”

钱食“故兄莫怕,我不求财了。”

故人悄悄撇了一眼旁边的佩温,他正盯着那桌上的糕点若有所思,似乎察觉到投来的目光,佩温发出咯咯的阴笑。嘴巴朝他动了两下:有毒

故人一个踉跄吓得蹲到了地上“我诚心待你们二位,你们竟然如此害我。”故人有些懊悔不该逃那个婚,也不该上那个山啊

                           

原创文章,作者:文风菜的一批,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8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