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90:收割年代陈浩,希希,重返1990:收割年代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重返1990:收割年代

小说:都市种田

作者:床前白月光

角色:陈浩,希希

简介:重生怎样富得快,少说废话勤割菜。
重生干啥赚得久,后世啥火啥得有。
亿万富翁、妻美子孝的陈浩意外重生到1990年。
这是一个劳苦大众心智初开、万恶资本刚刚萌芽的黄金年代。
人民善良淳朴、市场百业待兴。
说是机会遍地有点夸张吧,可是你看这茫茫的单纯人海,要是敢放到20年后,可不就是一片绿油油的韭菜地?
面对如此提问,陈浩波澜不惊道:“谢邀,人在韭菜地,刚下时光机,镰刀已备好……”

重返1990:收割年代

《重返1990:收割年代》免费阅读

1990年7月8日。

因受到胶东半岛台风气候的影响,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偷袭了整个镇安。

九十年代初的北方县城,楼房出奇的稀少。

纵横交错的胡同,高矮不一的平房,构成了一幅水墨般烟雨小城的主色调。

城里的居民们,全都紧闭了门窗,生怕有雨水潲进了房间。

唯独有一户人家,孤独地林立在郊区的边缘,门窗大敞着,留在家里的男人,傻傻地坐在门槛子上抬头望天。

他叫陈浩,是一个重生者。

前世的他名校毕业,妻美子孝,三十几岁时就已经身家过亿,龙精虎猛,正值壮年。

可此时的他,虽然已经换了副更加年轻的皮囊,但却是个十足的窝囊废人设。

名字依然叫陈浩,二十五岁,小学文化,软弱无能,老婆跑路,债务缠身……

“这尼玛……”

陈浩叹了口气,从门槛上站了起来。

此时,

距离他重生到这儿,时间已经过去了1个小时,这其中绝大多数的时间,他都在消化着这具身体的记忆。

而至于他之前一直未曾关门的原因。

究其所有,主要有以下三点:

第一,这栋房子,并不是他的;

第二,这破房子墙壁漏风、屋顶漏雨,关不关门窗,结果都一样;

第三,是他在放味儿。

没错。

就像在被窝里放了屁,就一定要掀开被子一样。

在这个屋不避雨,家徒四壁的破烂黄土坯房里,地面上,尽是一个人酒后产生的呕吐产物。

加之还混合着,刚从他胃里吐出来不久的‘亡者农药’敌敌畏,那个味儿,堪称神乎其神的逆天。

“糙,死,你特么的都不会死!”

陈浩骂咧了一嘴,感觉臭味也散的差不多了,大致将屋地上的呕吐物们处理了一下,随后重重地带上了房门。

屋顶的漏雨处不少,因为想着晚上还要在这凑合一晚,陈浩把房间里仅有的几个不锈钢铁盆,全都摆在了漏雨处的正下方。

硕大的雨滴,敲打在空空荡荡的铁盆上,发出‘叮叮当当’的沉闷音色。

“俗话说,穷得叮当响,说得就特么是我现在这种状态了吧?”

无奈地自嘲一声后,陈浩默默地找了个干燥的地方坐下,脑子里想得,却全都是这副身体的原主,怎么就能把一手的好牌打得如此稀烂。

原主是家中独子,母亲去世的早,父亲靠收破烂起家,最后做成了镇安本地一家规模不小的废品回收站,在80年代早期就成为了县里的万元户,羡煞旁人。

然而,父亲过世后,手握家庭财政大权的他,也不知是因为性格懦弱使然,还是文化程度太低,硬是把一个收破烂的稳定营生,做成了一个亏本买卖。

紧接着就是半年之前的除夕。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火,直接把他的回收站烧了个干净,连带着周围的邻居也都受到了波及。

为了赔偿,家里的楼房,彩电,洗衣机,能卖的不能卖的全都卖了。

最后还是抵押了回收站所占用的那块集体用地,才还上了其中绝大多数的欠款。

一朝家产散尽。

老婆连离婚手续都没办就直接跑路。

万般无奈之下,无家可归的原主,只好带着还不满四岁的女儿希希,去丈母娘家求收留。

结果,硬是被人用扫帚打了出来,并且还拒不承认他们之间的亲属关系。

好在是有一个从他父亲那辈,就给他们家送废品的拾荒老人王叔,收留了他们父女俩,于是便有了陈浩现在所处的这间房。

原主从此彻底颓了,终日靠老人的救济与饮酒度日。

一天前,原本六亲不认的丈母娘突然到访,说什么也要把原主的女儿希希带走。

还美其名曰:“你这个窝囊废根本没能力抚养女儿。”

原主碍不过对方的羞辱,并且也的确被戳到了痛处,便答应了对方。

临走时,还索了对方20块钱的好处,顶一般人小半个月的工资,就算是把女儿给卖了。

然后转身就拿着那些钱,买了啤酒和农药,在伶仃大醉一场后,借着酒劲带给他的勇气,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

“小浩,你看看谁回来了?”

门外面,一声苍老的呼唤,打断了陈浩的思考。

紧接着,一个骨瘦嶙峋的老汉,带着满身的雨水推开了房门,“小浩,你看看我把谁给你带回来了?”

老汉再次强调了一声。

然后便躬着身,小心翼翼地从门外面带进了另一个湿漉漉的、瘦瘦小小的身影。

正是那昨天才被原主拱手送人的四岁大女儿——希希。

“这……”

突然喜当爹,本身就有些让人无法适应,更别说还是个‘卖女求荣’的鬼父。

陈浩一时有些说不出话,只能睁大了双眼,木然地注视着眼前的小家伙。

那是一个肤色暗黄,身型也有些干瘪的瘦小孩童,但却长着一副颇为精致的五官,和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与那具恰似营养不良的羸弱身躯拼接在一起,很不和谐。

“爸,爸爸……”

瘦弱的小女孩想叫又不敢叫地轻唤了一声,声音,只比那蚊子声大出了一丁点儿,很叫人心疼。

尤其是那因被雨水淋湿,而冻得发红的脸蛋上,更是写满了讨好的意味。

“谁,谁让你回来的?”

陈浩嗔怒了一声,反问到,实则根本没有经过他的大脑,就像是被原主的身体条件反射了一般脱口而出。

小家伙整个人都被吓住了,似乎是理解不了,眼前的父亲为什么会如此的陌生,连忙躲在了老人的身后。

“希希别怕,你现在已经是大孩子了,你今天不是还给你爸爸准备了礼物了吗?快,你自己给他拿去。”

苍迈的老汉疼惜地摸了摸希希的小脑袋。

随后,又从塑料袋里拿出了一个翠绿色的啤酒瓶,递给了她。

紧接着,被淋得宛如雨人一般的小家伙,竟然真的接过了酒瓶、磕磕绊绊地走向了陈浩,然后用略带惊恐的眼神,说出了一段准备已久的话:

“爸,爸爸,礼物,希希今天帮爷爷捡垃圾换来的,给,送给爸爸……”

“什么?捡……捡垃圾?”

陈浩讶异地看着面前这个别人家的孩子,在那双稚嫩的小手上,竟然还有着数个被雨水浸泡过的伤口,现在还在持续流血。

想来,就应该是在捡垃圾时被划破的。

与此同时,一些雨水也顺着她的头发流到了脸颊上,混合着早已分不清是汗、还是泪的液体,吧嗒吧嗒地掉在地上。

眼神之中除去恐惧,更多的,反而却是期待。

陈浩的心被揪了一下。

这个画面太心疼了。

他无法狠心地拒绝这样的一个馈赠,于是便伸出手,打算接下那个“礼物”。

然而,让他意想不到的是,就是这么一个略微示好的动作,却瞬间让小家伙的情绪直接崩溃了。

“呜啊……爸爸……”

“希希知道错了,希希现在也能帮爸爸赚钱了,求爸爸千万不要把希希卖掉啊。”

原创文章,作者:床前白月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80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