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自在,虫鸣小说全文免费阅读,《我梦中有很多传承》最新章节

小说:我梦中有很多传承

小说:玄幻

作者:年糕夹心

角色:安自在,虫鸣

简介:安自在在昏迷中做了一个梦。
梦里他看到有剑客御剑而行,一剑断了山河万里。
有僧人口诵佛号,掌灭通天妖魔。
有香火神灵显化,护佑一方池城生灵。
更有大儒念动诸圣文章,引动天地正气,化作亿万浩然剑,灭尽魍魉。
之后让他没想到的是,这梦竟然变成了真的….

我梦中有很多传承

《我梦中有很多传承》免费阅读

夜。

星辰漫天。

斑驳且碎的月光洒下,照亮黑夜。

寂静的夜晚之中,一道身穿粗布麻衣,脸上右眼带着眼罩的高大身影走在一条漆黑寂静小道之上。

独自走夜路,他也不害怕。

反而耳中听着道路旁的蟋蟀青蛙和各种虫子的交鸣曲,平静的想着自己未来的事情。

他想着今天的经历,停下脚步伸了个大懒腰,然后扭了扭胯,又动了动脚踝,喃喃的低语:

“累死了!”

“什么时候才能不这么累了!唉!”

这位高大的年轻男子,扭着脖子甩着束起的长发,抬起略微帅气面孔,看着如同钻石一般的漫天星辰,口中叹了一声长气,然后迈起脚步,继续在小道上走着。

他叫安自在,原地星之人,但因为某次考古时,不知道触动了什么,一下被传送到了这一界。

而他的肉身因为在传送之中受不了其中的力量直接化为了碎末,最后只有灵魂入了一个初生的胚胎之内。

然后他便出生了。

从那时起,安自在在这个世界已经生活了二十年了,他现在主职位是….待业。

没错!

就是待业。

按说安自在这么年轻帅气,身体高大,找一些简单的工作应该很好找到。

就算再不济,一些体力活也是可以随随便便的找到。

但是他偏偏就是找不到。

其实最开始也不是找不到。

而是他找到了工作后,别人用了他一段时间,便不敢用了。

至于为什么?

是因为他在此界生来便有一双奇异的双眼。

按说常人应该是黑色的瞳孔白色的眼白。

但安自在一黑一白的眼睛却是恰好相反,其中黑色眼睛是黑色的瞳孔黑色的眼白,白色的眼睛是白色的瞳孔白色的眼白。

可能是因为这双眼睛的原因,他一出生就被遗弃了,所以并不知道自己的出生之地在哪里,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谁。

而他能活到现在,是因为他被遗弃后,被一位老人发现了,并收养着。

虽然有这么一双奇异的眼睛,但却丝毫不影响他的视力。

反而他的视力好的异常。

甚至….他还能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比如….死人魂。

人死后,三魂之中,天魂归天,地魂轮回,人魂徘徊于人世间。

而安自在所见的便是人魂,这些人魂并没有什么记忆,只有本能。

他们平日里跟没死的常人相同,只靠本能行事,并且过了七七四十九天,便会自动消散于天地之间了。

这是一种规律,是安自在二十年来总结下来的。

但这些事物平常人却是看不见的,只有安自在能看见。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安自在在很多工作中,在刚刚上岗时将人和游荡的人魂认错,以至于他有时候在和鬼魂打招呼的时候,都让那些不认识的人惊恐的看着他。

毕竟在他眼中能看到的东西,别人是看不到的,他打招呼的时候,在别人眼中看到的都是他在和空气打招呼。

所以他找到很多工作做了一段时间后,就被店家找借口给辞退了。

毕竟哪个地方也不想要这么一个神经好像有问题的人。

更别说这个世界都是相信妖魔鬼怪、信奉鬼神的人了。

而现在无业游民安自在,今天这么晚还在这个小道上的原因是…

他今天刚被新的工作辞退,然后拿着钱在城里…捏脚,忘了时间。

嗯。

虽然人生很难,但也要及时享乐不是。

而累的原因则是…

城里距离他家是真的太远了!!

他走了一个多时辰都还没到。

“这边的夜空真好看啊!怎么看都不腻。”

因为走的时间太长,安自在有些累,停下脚步歇息了一下,仰望着星空,压下心头升起的万千思绪,发出一声感叹。

他叉着腰,安静的站在那里,露出的白色独目陶醉的欣赏着百日难得一见的夜景。

突然地,他那绝好的视力看到,一道白光自夜空中的明月上闪过,使得他发出了疑惑的声音:

“咦?”

“那是个什么东西?”

安自在正欣赏着夜空,突然皱起眉头,脸上闪过疑惑。

刚刚那一瞬间,他好像看到什么东西闪过去了。

就在安自在疑惑之时,他的胸口猛然一烫,让他浑身打了机灵,一蹦三尺高,嘴中大叫了起来:

“娘的!什么东西!怎么回事!!”

安自在在大叫之中,迅速将右手深入衣襟之中,将胸口上戴着的东西一下扯出,然后手臂大力涌起,一把扯断连着挂在脖子上的丝线,慌忙的扔在地上。

而扯下那东西时,安自在手忙脚乱没有注意,被上面的棱角划破,在上面洒上滴滴鲜血。

“娘的!老头子给我的这东西咋还会发烫!烫死小爷我了!”

夜幕的小道之上,虫鸣不断。

安自在看了看手上的鲜血,然后看着地上染着他鲜血的东西,口中骂咧之声压下虫鸣,传出老远。

安自在骂了一会后,目光落在地上的物品上,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停止了谩骂。

他双眼看着地上那一块似书籍一般的东西,想起了什么,眼中变的复杂了起来。

地上的书籍是收养他的老头走之前留给他的最后的东西。

为了保存好这个东西,他用绳子系了起来,一直贴身挂在胸口。

“娘的,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

安自在嘴上骂了一声,伸手拉了拉衣襟,低头看了看胸口,但却意外的没看到预想到烫伤印记,不由得疑惑的皱起了眉头嘟囔着:“嗯?怎么没有烫伤?难不成刚刚是错觉吗?”

“不可能!!”

他这句话刚出就立马摇了摇头,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刚刚那真实的痛觉绝对不是假的。

“算了!”

安自在目光落在地上那似书籍的物品上,先是犹豫了一下,最后又叹息了一声,缓缓的蹲了下去,伸出左手将其捡起来。

“老爷子留下的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怎么还会烫人呢?”

安自在拿起这个书籍,嘴里嘟囔着,眼神中充满了疑惑。

就在他刚将那小型书籍拿到手的瞬间。

异变突生。

但异变不是他手中的书籍,而是夜空。

只见夜空之上的明月突然大放光芒,这光芒照亮了整个夜空,使得整个夜里都如同白昼一般。

但这变化只是那么一瞬间、一刹那,之后那轮明月便又恢复如常,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虽然只是那么一瞬间的变化,还是吸引到了安自在,让他抬起了头看向了那空中的明月。

就在他刚看向明月的一瞬间,他浑身一震,然后发出了一声震彻整个小道的愤怒大吼:

“我靠!!又来!!”

就在安自在刚看到那明月的瞬间,只觉得左边露出的白色眼睛一凉,然后其中的瞳孔猛然的抽痛了起来。

那剧痛恍若一万根针刺在了他的瞳孔,使得他发出无法遏制的大吼。

“啊啊啊啊!!!”

安自在拿着小书籍的左手抬起,捂着白色独眼,闭着眼发出了一声又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发出一声声巨吼的安自在没有发现,在他的吼叫声中,他眼眶中的白色瞳孔和手中的书籍都在缓缓的发生变化。

他那白色瞳孔好似被染上了黑色墨水一般,正在缓缓的变化成黑色,恢复正常。

而在安自在瞳孔变黑的同时,他手上的小书籍也在慢慢的吸收着书籍上以及安自在手上被棱角划破的伤口中的鲜血。

嗡!

突然,一声无形之音响彻在天地之中。

“呃!!”

这一声无形之音,恍若一击无形的重锤,狠狠的锤在安自在的灵魂之中,使得他的口中的惨叫戛然而止,意识变得混沌。

扑通!

随后一声倒地的闷响响起,他趴在了小路上昏厥了过去。

安自在在小路上昏厥过去后,他眼中的变化和手中书籍上的变化并未停止。

反而变的更加快速了。

在变化中,他白色瞳孔,彻底化作了与常人无异的黑色。

同时,安自在手中的小书籍也在吸收完鲜血后,在昏迷的安自在身前大放光明,紧接着光芒凝聚,在他身前照射出三道投影。

这三道投影凝聚,分别化作了三个物品:

无字金色榜单。

薄的好似一张纸的黑色账簿。

以及纹着奇怪纹路的白色书籍。

这三道投影出现后。

无字的金色榜单慢慢飘动,飘飞到地上的安自在脸前,轻轻的贴在了他的眉心上,随后爆炸开来,没入了他的眉心,在他的眉心前化作成了一道似竖眼一般的金痕。

黑色账簿则是化作一道黑光,没入了安自在脐下三寸的丹田,不知所踪。

而纹着奇怪纹路的白色书籍则是没入了安自在头颅之中,在他的脑海中化作了无数道大小不同的暗淡星光,漂浮在其中。

这些变化消失后,小道上再次恢复了安静。

嗡!

无形之音响彻整个天地。

“这是!!!”

“天地有变!!”

在这一无形之音中,天地间一些修行者和奇异之士面色大变,惊呼出声。

随后他们从自己的住所迈步而出,目光看向夜空之上的那高悬的明月,感受着天地之间在这一声无形之音的变化,尽皆沉默。

他们知道大变之下,必有大乱。

这是自古至今有过数次记载的定律。

但同样的大乱中也蕴含着大机遇!

以及大造化!

日月帝国中央十九地,日月帝城中央的辉煌建筑群中央,有一个高九十九丈的高塔。

这高塔名为定国,乃是在日月帝国最中央之地,也是日月帝国的心脏。

为何如此说?

日月帝国全国囊括九十九地,其中中央十九地,位于日月帝国东西南北四方的中央之地,其中日月帝城占地方圆千里,自成一地,又位于十九地之中央,而定国塔又位于日月帝城中央。

所以此塔名为定国,其中的意思与传说中的定海神针相同。

只不过此塔定的是国运。

此塔乃是万年前天地变化之时,日月帝国第一代国师取自一次大变中降临的一个秘境中所有的仙材与神金,历时几近八十一年,三代人之力所立之塔。

塔成后,第一代国师用最后的寿命用禁法将此塔与日月帝国国运相连,镇压住了日月帝国国运,使其坚不可摧。

据传,此塔可绵延日月帝国国运十万年。

而且,最重要的是他成功了。

万年来不知多少人通过各种手法想毁灭它,来终结、盗取日月帝国之气运,但都未曾成功,都被此塔镇压的国运反噬。

此时。

那好似通天的定国塔内的顶层楼阁之中。

一道身穿黑色衣袍盘坐修炼的中年人听到这响彻整个天地无形之音,缓缓睁开了眼,眼神有些恍惚,沉默了起来。

他便是这日月帝国的这一代国师,朱明世。

噼啪!

寂静的高塔顶层中,熏香发出灼烧的声音。

朱明世沉默了片刻后,慢慢的站起身,然后缓步走到一处放着许多物品的木架前,伸手在其中拿起了一个不起眼的方盒子。

朱明世将盒子拿到手中后,抬手翻开了盒子的盖子。

盒子盖子打开,只见里面装着一个充满了奇异纹路的圆形破旧龟壳。

朱明世有些复杂的看着这个龟壳,眼中满是回忆。

随后他收敛了眼中的复杂,右手伸手拿出龟壳,左手将盒子又放回架子上。

朱明世右手拿着龟壳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气,脚下一动,迈着奇异的步伐,嘴中念动着咒语,开始了一次重要的占卜。

他要卜算一下,这玄音会造成什么,是否会影响到日月帝国。

在日月帝国国师朱明世卜算的同时。

日月帝城中临近中央建筑群的一处花草树木,亭台湖泊齐全的大府内。

一位脸色红润,有着一股祥和气质的儒雅老人披着白色儒袍,站在湖泊旁,仰着头看着落下的满天星光与那庞大明月。

这老人名为郑琦,是这日月帝国的右相,也是名满日月帝国九十九地的一代大儒。

“唉!”

斑驳月光之中,郑琦看着明月,发出了一声复杂的叹息。

这声叹息之中充满了忧患与担忧。

“老爷?”

突然,郑琦身后不远处传来了一道疑惑不确定的稚嫩声音。

郑琦听到声音,收回目光,应了一下说道:“嗯,是我,这么晚了,小当你怎么还不睡?”

郑琦府内虽大,但并没有很多下人,所以每个人声音郑琦都记得很清楚。

郑琦回答了后,一道身影带着光,伴随着一阵杂乱的脚步迅速向着郑琦接近。

“呼呼!真是老爷啊!刚刚我听到声响,我还以为是哪个小贼进了咱们府内偷窃呢。”

名为小当的下人是一位孩童。

他右手拿着一个发着光亮的圆珠,左手拍着胸口,快速走到郑琦旁开口说道。

那样子像是松了口气一般。

小当松了口气后,仰头看着郑琦,有些疑惑:

“老爷您这么晚为什么还不睡?”

“哈!年龄大了,刚刚有所触动,便醒了。”

郑琦笑了一下,低下头摸了摸身旁年龄并不是很大的孩童脑袋,说道:“好了,老爷这里没事,你先回去睡吧,我一会自己就回房继续睡了。”

小当愣了一下:“哦….那行吧,那老爷我先回去了,您也别在这里站太久,夜里冷,小心染上了风寒,哦,对了,照明珠用给您留下吗?”

听着小当的絮叨,郑琦摆了摆手,表示不用。

小当见到后明白了,便退后两步,冲着郑琦背影施了个礼,径自回屋了。

小当走了以后,郑琦又仰头站了一会,然后他便收回目光,裹了裹身上的衣袍,回身向着屋子里走去。

他边走边摇着头:“天地正气衰弱,妖邪之气大增,要有大乱了。”

他的声音不大,但却带着一股无法掩盖的担忧与无奈。

郑琦自幼不修所有,只读诸圣文章,养一口浩然正气。

而从那时到至今已有了数十载岁月了,他也已经成为一代大儒了。

刚刚异变的动静他怎会感知不到。

他不仅是能感知到。

还能感知到,天地之间的浩然正气在刚刚的那一声无形之音中瞬间衰弱了一大截,与之对立的妖邪之气猛然增长了不知道多少倍。

浩然气弱,妖邪气增。

必有大乱将至。

所以他才会发出如此感叹。

更同时。

日月帝国各地,一些有着神像和佛像的庙宇和寺院之中都有光芒大放。

那些光芒柔和异常,其中有道音长鸣,梵音阵阵,如同神佛在念经说法,诉说无上真经,充满了祥和慈悲。

若有人进去观看,便会知道,那光芒乃是其中的神像、佛身所放。

好似真有神佛显灵一般。

日月帝国的东方二十地中,西川之地的某处村庄。

此时已入夜,万家灯火皆已灭。

啪嗒!

啪嗒!

深夜之中。

在村庄外的一条通往村口的寂静小道上,突然响起了一道道缓慢的脚步之音。

呜呜呜~

这脚步之音充满了奇特的韵律,并伴随着阵阵鬼哭,哭声凄厉哀怨,似是蒙受了巨大的冤屈一般。

但奇怪的是,小道有脚步和鬼哭声响起,但却没有一个人影出现。

就好像,那脚步是凭空出现在小道上的一样。

在这脚步出现的同时,村中鸡鸭狗等动物,都收了声音,缩着身子发着抖不敢动弹。

好似遇到什么恐怖的天敌一般。

“滚!!”

在这万籁俱静之时,村口一道巨吼猛然响起。

那声音滚滚而来,如同天神大吼,瞬间打乱脚步的韵律,压下了鬼哭之声。

这声音虽然很大,但只针对这发出脚步的东西,平常人却是听不见。

在这巨吼之下,那发出脚步的东西好似被吓住了,猛然止住。

“呜呜呜呜!!”

但紧随其后,便是一阵阴风大起,鬼号之音,掀起了漫天的灰尘。

那阴风刮起满天的灰尘,好似遮住了满天星辰,使得这片村口外的地域光亮猛然一滞。

仿佛某些奇怪的东西恼怒了一般。

“既然不走!那就别走了!!”

话语之中,一位长发披肩,面目坚毅的中年男子提着一把血色长刀,自村口道路走出,男子穿着满是补丁的麻衣,怒视着村外的小道上。

他是这个村庄的守夜人,看守着村中夜晚的安静。

月光之下。

守夜人披头散发,怒目的双眼散发着奇异的幽光,看着村外不远处的寂静小道之上。

他能看到,那不远处有着一个身穿血色残破长袍的人影披头散发的站在那里。

那人影周身散发着血色雾气,身后有着一长串的血色脚印。

不知是不是错觉,在那人影的血雾之中,好似可以看到有着带着痛苦的哀嚎人面闪过。

刚刚的脚步之声,和鬼号之音便是由这人影发出的。

“这是…..血衣厉鬼!”

守夜人带着幽光双眼看着这人影身上残破不整的红色血袍和人影周身血雾中的闪过哀嚎人面,脑海突然闪过了一道看过的书籍内容。

那是他整理村子上一代守夜人留下的东西时,看到的几本古老的奇闻异志。

其中有一本便是记载了血衣厉鬼的来历。

记得里面的内容是这样的:

“有生灵,怨气不散,葬于阴地,化作厉鬼。

厉鬼者,观其外观定实力,其中白衣为底,血衣为最。

血衣厉鬼者,血衣越整,实力越强,最强者堪比大神。

血衣厉鬼者,杀生过多,周身生血雾,此雾怨气所化,可夺人魂魄,血衣最强者,杀戮滔天,一念之间可血雾漫天,瞬息之间便可夺数十万人之魂。

若遇血衣之厉鬼,不论血衣残缺与否,一法保命,唯逃而已。”

守夜人的脑海中想起那本奇闻异志之中所记载的关于血衣厉鬼的内容。

那时他看这本奇闻异志的时候,还嗤笑著书的人胆小。

遇到竟直接逃跑。

但现在看来,其中说的还是没错的。

因为他能感受到,面前这个血衣厉鬼的压迫之力从无到有,并且越来越强了。

就好似有一股封印在体内的力量,正在从它身体之中缓缓从复苏一般。

守夜人顶着不断袭来的无边压迫之力,回头看了看安静的村子。

那一瞬间,他的目光好似穿透了重重虚空,看到了正在等待着他归家的妻子和熟睡的女儿。

看着夜幕下祥和的村子,守夜人攥了攥拳头,面上闪过坚定之色,猛然回首。

“便是血衣厉鬼又如何!做过一场才知道高低!”

回首之间,他看着那已经被血雾包围的厉鬼身影,面色一狠,眼中幽芒大放,率先出手。

                           

原创文章,作者:年糕夹心,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8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