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望世界:我以体魄铸就恐惧王座最新章节,李玄,李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绝望世界:我以体魄铸就恐惧王座

小说:玄幻脑洞

作者:恐惧王座

角色:李玄,李林

简介:无脑莽夫打爆一切!
根正苗红的李玄,莫名穿越到一个诡异莫名的世界,
在这里有妖魔邪祟控人心魄,掌握生死。
李玄身负星图,一拳轰开了这片被绝望笼罩的世界!
吸收仆妖恐惧之念,获得九龙神火真身!
吸收妖狐恐惧之念,获得诛灭森罗拳!
……
热血锤炼不朽体魄,恐惧铸就无上王座!
李玄说:世界以痛吻我,我必将报之以恐惧!

绝望世界:我以体魄铸就恐惧王座

《绝望世界:我以体魄铸就恐惧王座》免费阅读

十月初一,寒衣节,宜下葬,出殡。

白木村位于大离王朝的西北边陲,再往西边去便是茫茫群山,再无人烟。

村子不大,一百余座木梁土砖的房子分散在周边,上面被竹篾捆缚的茅草在西北风的吹动下,发出了簌簌的声音。

“李玄,李玄,你在家没有?”一个有些稚嫩的声音在白木村偏向西南的一座已经漏风的破旧土房子外响了起来。

“干啥?”房子里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回应。

“李黑心的老娘刚刚过世,现在正在请村里的妆师入殓呢!”

“关我屁事!”

“黑心的可是说了,要十六名年轻小伙子去扛棺,到时候不但有银钱发,还管饭,据说这一场道场,要做七天勒。”

“哦”

“你不对劲啊?这么好的机会,你不去?”

“你先走,我等会就过去。”

“好,别不来啊,村里的年轻小伙子本来就少。”

“嗯,去吧,肯定来。”

屋内,躺在茅草床上的李玄眸子没有焦距,似乎在想着什么。

“坑爹呢,特么的,一张破画,把我弄到了这破地方?”

李玄的眼角有清泪流下,自己本来是地球上一个资深的考古爱好者,在京城闲逛发现了一张模糊到了极点的星图,随后跟老板一番砍价之后,便收购了下来。

谁知道,晚上想着研究研究,打开这幅星图,偏偏自家的黑猫因为发春焦躁,自己撸猫的时候,被黑猫一爪子挠在了手心,随后一滴鲜血落在了星图上。

然后,李玄的眼睛便什么都看不见了。

再之后,睁开眼,李玄便到了这个世界。

“要啥没啥,父母双亡,这就是穿越者的孤儿奋斗历程么?”李玄双手枕在脑后,家中已经断粮,耗子进他家都是含着泪走的。

“好歹也给个金手指啊!”李玄叹了口气,收拾收拾准备前往,李黑心的的心虽然黑,但是对于自家的老娘还是十分孝顺的,这场水陆道场,起码他的肚子不会饿着了。

至于之后的事,肚子都没填饱,说什么之后?

白木村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远在大离王朝偏远地界的白木村,要说大人物,这么些年下来,就只有被村民称之为黑心李的李沉舟了。

原身的记忆很完整,也很枯燥。

每日就是去村后的山里伐木,白木。赚了点工钱,便去三十里之外的镇子里放肆浪。

李玄眯着眸子,看着那村东北方向热火朝天的李家。

水陆道场的台子已经搭了起来,十殿阎君的卷轴画像已经依次挂了上去,十殿阎君两旁延伸开来的竹竿上,则挂着判官、黑白无常等鬼神。下面几个道士在咿咿呀呀的唱着,锣鼓声、哭泣声、呼喝声夹杂在一起,混乱到了极点。

“玄哥,来来来。”一个看上去约有十六岁的干瘦少年看见李玄走了过来,便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小林子,出殡不是要七天么,我们来这么早合适么?”李玄看着搭着的竹棚里,一副黑漆棺材横在了两条板凳上,心里有些发毛。

“沉舟叔说了,六奶奶仙逝,需要十六名年轻人守夜扶棺。”李林有些尴尬的向李玄解释道。

“?”李玄越走近那副棺材,身上的汗毛不由自主的竖了起来。“六奶奶是怎么死的?”

“不清楚,昨晚走的,沉舟叔说半夜发丧不好,便拖到了下午。”李林走到白事管理人那里,替李玄领了一块白毛巾,还有一包烟叶,用来晚上提神。

李玄伸手接了过来,眸子的余光又扫过了那座漆黑的棺材,心中的不安却愈发的沉重了起来。

他不知道到底哪里不对,但就是心中不安。

随着李玄的到来,棚子里十六名年轻小伙子已经聚齐了,那挂满十殿阎君图像的台子上,一名手持木剑的道士将木剑朝天一指,随后那喧嚣的锣鼓声骤然一停。

“李家李唐氏安魂之祭礼,现在开始!”那道士将木剑竖在眉间,清喝了一声。

而在李玄的眼里,那道士在夕阳的照射下,一边脸颊反射着余晖,而另外一边脸则隐藏在了昏暗中,诡异到了极点。

随着领头道士的指挥,这场堪称白木村百年难得一见的水陆道场正式开始。

漫天的黄纸洒落而下,一群身着白袍的孝子孝孙们正从地上爬着进了竹棚,围着李唐氏的棺材开始转圈。

李玄看着这群孝子孝孙爬几步就磕头,有些无聊。

旁边的李林倒是看得津津有味,毕竟在这样偏远穷苦的村子里,一般村民家里死了人,最多喊个道士和尚过来念几遍往生咒,随后席子一卷,埋了便了事。

“据说,今天晚上会开棺悼念容颜,随后才会正式封棺。”李林的胳膊捅了捅李玄,“玄哥,你说,六奶奶的陪葬品会不会很多?”

“怎地?你还想去盗墓?”李玄瞪了一眼李林,“那可是咱们李家的祖坟,你疯了?”

“没这意思,就是想见识见识,嘿嘿。”李林搓了搓手,“六奶奶平常穿戴的物件都极为值钱。”

“死了这条心吧!”李玄冷哼了声,“死者为大!”

李玄原身的魂灵已经覆灭,现在的李玄,是从二十一世纪的地球穿越而来的魂灵,根正苗红的他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发小出现这种危险的思想。

“对对对。”李林应和了几声,便不再说话,坐在凳子上安静的看着。

在场的扶棺的小青年还有帮工道士以及孝子贤孙们吃了一顿油水十足的饭菜之后,夕阳便已经落了下去,来自莽莽群山之中的西北煞风一吹,坐在棚子里的李玄都裹了裹身上的白袍。

而负责杂事的管事已经吩咐帮工们将碳火铁盆燃起,一座一座搬了进来。

一个下午,围绕着李唐氏棺材爬行磕头的孝子孝孙们也已经筋疲力尽,再加上天气骤冷,见到火盆燃起,行动也缓慢了起来。

“呜呼哀哉,李家唐氏老夫人驾鹤西游,然子孙后代仍念其好,望再见最后一面。”棚子外面的水陆道场台上,那领头道士的声音已经嘶哑,毕竟李沉舟给的银钱,足足翻了三倍。

随着道士的声音落下,那些跪着的孝子孝孙们连忙站了起来,接下来便是第一天最为重要的观遗容。

主家的人都站了起来,李玄也随之站起,但随着他的站起,外面的煞风忽然便转成了呜咽之声,如同恶鬼咆哮,吹得人头皮发麻。

“开棺!”

那道士撒落了一把黄纸,随后两个身穿孝服的粗壮汉子走上前来,按住了棺材的前端,用力缓缓朝后推去。

李玄的身高在这群小年轻里算高的了,十七岁便有将近六尺来高,他扫了一眼棺材里躺着的李唐氏。李唐氏的遗容很安详,应该是喜丧。

李玄对于这个世界的丧葬风格不是很了解,但是十殿阎君等鬼神的图录跟地球倒差不多。

关键是这个扶棺是什么意思,他没有弄懂。

李林也支支吾吾半天没有说出个名堂来,气得他当场给了李林一拳。

棺材一开,李沉舟穿着孝袍,头上绑着黑缎,走到棺材前,一脸悲伤的看着自己的老母亲。

而在这时,一只皮毛黝黑发亮的猫,正优雅的踱着猫步,从竹棚的后方缓缓走了进来。

由于在场诸人都站着,也没人注意到脚下那只黑猫。

“喵呜…”那黑猫的声音很小,但却很有穿透力,声音中蕴含着无尽的怨毒与贪婪,让李玄这个六尺之高的男子身躯一抖。

不单是李玄颤抖了一下,就连那棚子外高台上做道场的道士们也骤然一抖,随后那黑猫一跃,踩在了李玄的肩膀上,再一跃,猫躯便落入了棺材之中,李唐氏的胸口。

随后尾巴一扫,拂过了李唐氏的鼻子。

场面顿时一静。

而李玄只感觉自己的左肩如同在寒冬腊月里被冰封过一般,瞬间麻木开来。

“草!”李玄感受到自己肩膀上的异样,脑袋有些发蒙,“这特么…合理么?”

而那黑猫尾巴拂过李唐氏的鼻子之后,再度一跃,便消失在了人群里。

“啊!!快抓住那只猫!!”李沉舟的眸子骤然一变,自己母亲本来是喜丧,但被这黑猫这么一弄,喜丧变成了凶丧。

黑猫跃尸,便为不详。

这是村子里乃至周边数百年来的共识。

但到底什么是不详,没人知道。

李玄没有去抓猫,而是蹲了下来,僵硬的伸出左手开始烤火,他的脑袋在那一瞬间的迷蒙之后,便涌出了一股巨大的恐惧之意。

“这个世界,尼玛的不对劲!”

李玄的原身在这里生活了十七年,十七年来,见多了村民死亡的情况,但从未出现过当前这种诡异到了极点的事。

那黑猫只不过借助他的肩膀,跃到了棺材里而已,他的手臂就快被冻僵了?

“不对劲..不对劲..不对劲..”李玄烤着左臂,脸色苍白的喃喃道。

而在此时,那具棺材里的李唐氏,忽然便坐了起来,发出了一声嘶吼。

“嚄….”

“啊!!”

随着老人的坐起,周边的人发出了凄厉的喊叫声,疯狂四散逃窜。

死人,复活了!

                           

原创文章,作者:恐惧王座,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8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