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北斗陈有志)星起斗南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_(林北斗陈有志)精彩小说

都市小说《星起斗南》,讲述主角林北斗陈有志的爱恨纠葛,作者“猫字拖”倾心编著中,本站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北斗之南,是为天下
妖怪祸世的时代,人类文明的崩塌,体内封印着狼妖灵魂的人类少年,在时代的洪流中,终成那斗南一人

小说:星起斗南

类型:都市小说

作者:猫字拖

角色:林北斗陈有志

评论专区

算卦我靠玩微信:虽然有我不喜的屌丝风?根据微信算卦的能力一步步解开也是比较好的,微博宣传比较爽。从不救人被报复开始就觉得怪怪的,不喜欢了。

宝可梦修改器:还行看着舒服,每次叼回皮卡丘都想笑,哈哈

树宗:主角是颗树,入党了,真恶心,作者能恶心到这个份上,也是不容易.

星起斗南

《星起斗南》精彩片段

第3章 黑店

“缥缈轩的?还是定制款?行货啊!”

挂牌就叫做“黑店”的销赃窟里,坐在高凳上的中年伙计轻轻推了下连镜片都没有的单片眼镜,居高临下地看了一眼裹得严实的黑衣人,问道:“如果是一套的话,就都拿出来吧,这种定制款整套要比单件的值钱多了。”

“只有这一件,估价吧。”黑衣人说道。

伙计将信将疑地动了动眼珠子,将手里那双出自缥缈轩的靴子放下,顺手从旁边抽出一张草稿纸,一边写,一边小声念叨道:“缥缈轩中端定制款,市场行情整套八个金币,单件靴子一双价格一金五银,几乎没有磨损,算九成新,加上二级市场溢价……”

写写画画之后,“黑店”的伙计抬起头,对坐在柜台下的黑衣人说道:“您是抵押还是售卖?”

“抵押什么价,售卖什么价?”黑衣人问道。

“抵押七个银币,每个月收两成的管理费,三个月不赎回视为放弃所有权,售卖一个金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我卖了。”

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将从吕良辰尸体上扒下来的靴子卖掉,林北斗又从黑袍下掏出一串质地温润光华的玉石脚链,“这个呢,售卖大概是什么价位?”

伙计接过林北斗递来的脚链,仔细端详了一番后,不确定的看向林北斗,问道:“玉?”

林北斗没有说话,虽然看着昂贵,但这毕竟是从吕良辰脚上扒下来的,林北斗也不确定这究竟是什么材质。

“这东西要是放在公元年历,大概还能卖上些价钱,但现在这年代,除了金子和军用矿产,这些石头再稀有也是廉价物件,不值钱。”

伙计随手将脚链放在托盘里,兴致缺缺道:“看起来是有些年头了,不实用的老古董,最多能给你算个等重置换,三四个银币。”

“那就一并卖了。”

虽然和预期中的收获有所差距,但毕竟是白捡来的东西,林北斗也没有挑三拣四的资格,把甄万里勒令的金币补上后,还能余下两个月的房租,已经是经年不遇的好事。

“得嘞,我给您填单子。”坐在高柜后面的伙计做事倒也利落,应了林北斗一声后,就有条不紊的将手续和一金四银备齐,一并推到林北斗面前:“钱货两清,出了这个门,您和黑店之间就没有任何关系了。”

林北斗将桌上的钱币收起,甚至连看都没看一眼被金币压在下面的单子,“规矩我懂。”

伙计点头微笑道:“您清楚就好。”

目送着林北斗转身离开黑店的店门,伙计保持着脸上的微笑,按下柜台侧面的按钮,说:“来活儿了。”

……

离开黑店后,披着拖地黑袍的林北斗扭头就钻进了旁边的巷子。

错综复杂如蜘蛛网般的巷子里,林北斗毫无规律可言的绕了足足半个小时,才从鱼龙混杂的巷子离开。

只是刚从巷子口走出来,还没来得及辨认方向确认位置,林北斗就满声疲惫的叹息一声,头疼道:“都绕了这么久,居然还能被你们堵到。”

七个平均身高超过一米九的壮汉,将刚从巷子口离开的林北斗围住,虽然人数不多,但站位和角度都很刁钻,几乎断掉了被围困者所有的退路。

挡在林北斗正前方的光头,穿着被粘腻汗水浸透的背心,笑容油腻道:“专业的人,当然要做专业的事。既然规矩都懂,就不用我再多说什么了吧?”

“规矩我懂,但我可没说过要按你们的规矩来吧?”

“!?”

……

从妖怪出现在世人眼前,公元正式更名为昭光的那一年开始,或许是因为适者生存的法则,新生的婴儿们,在某种意义上,已经与公元年代的人类有所区别。无论人种地域,所有的新生儿,身体机能的活跃度都要远超昭光元年之前的人类,身形体格与四肢比例也要更优于旧时代的人类。

随着时代的发展,妖怪的势力越来越大,新生人类的占比也越来越高。

没有超能力的出现,也没有所谓的异能觉醒,但如今昭光年代的人,无论男女,在未接受训练的情况下,理论数据上几乎可以做到无伤击败三个公元年代的人类。

不过即使是这样,七个平均身高超过一米九的壮汉围聚在一起,那种画面的冲击感,依然会让人感觉到视觉上的震慑。

尤其对手还是一个,在如今时代居然连一米八都不到的小矮子。

可没有人能想到,七打一,在占据绝对人数和体型优势的情况下,拦路的他们,在短短三分钟内,就全部失去了战斗能力,缩在地上哀嚎打滚。

刚经历了一场巷口激斗,林北斗身上的黑袍依旧裹得严丝合缝,没有露出任何的身体部位,看起来无比从容写意,但在一片哀嚎声中依然清晰可闻的沉重喘息声,也昭示了林北斗并没有看上去那样轻松。

站在原地缓了几秒钟后,林北斗低下头,看着被自己偷袭撂倒失去意识的光头,低声笑道:“钱我就拿走了,合作愉快。”

说完,林北斗就快步消失在夜色中。

……

在流民街的大街小巷绕到天黑的彻底,一身黑袍的林北斗,在黑夜的掩护下,悄声推开分租房的门,静步回到三楼自己的房间。

动作轻缓地将黑袍墨镜和口罩一并放回床底的箱子里,林北斗打开床头的夜灯,就着昏暗的灯光,开始检查身上的伤势。

虽说只用三分钟就结束了战斗,但一开始的混乱中,林北斗也是硬挨了好几记闷棍,被一群能抡着铁棍打死旧时代猛兽的壮汉来上这么几下,就算是正儿八经的骑士也不一定能扛得住,更何况是林北斗这样一个“普通”的小兵。

幸运的是,除了几块淤青之外,并没有出现特别难堪的伤势,衣服完全可以遮得住,对日常生活也没有太多的影响。

躺在几块木板拼凑,五六层破旧棉被组成的床上,林北斗缓缓舒了一口气,似是在庆幸,又好像是在哀愁:“以后要是捡了好到了不起的东西,去黑店卖的话说不定会被打死啊……”

黑店的规矩,除了伙计当面给林北斗说的那句“钱货两清”外,还有一个摆在明面,一万分的不合常理,却又“本该如此”的规矩。

黑店的对于不明来历的二手货,不仅从不过问来历,而且在很多时候,给出的价格往往要比专门处理不明来路物品的市场行情,要高出接近三分之一。

而这高出市场行情三分之一的代价,则是每一个进入黑店的人,都要承受所谓“黑店”的洗礼。

卖货人与黑店钱货两清,离开柜台后,黑店就会立刻派出与售卖金额相对应的打手团,将已经“钱货两清”的交易款抢回来,抢回的钱,七成归打手,余下三成返还黑店账户。

卖货人只有在三个小时内没有被黑店的人抓住,亦或者直接将打手团击败,这笔交易款,才算是真正落到他的手里。

尽管风险高到几乎有可能血本无归,但高出市场行情三分之一的高昂价格,依然让无数流民街的亡命之徒们趋之若鹜。

仅仅只是一枚金币的货款,就要同时面对七名以此为生的壮汉,林北斗不敢想象,那些曾经被黑店追回的高达几千金币的交易,会出现怎样普通人所不能理解的恐怖故事。

将打满补丁的“军装”搭在床头,林北斗散去脑海中对不属于自己世界的憧憬和想象,就着盛夏时节奔忙半宿的粘腻汗水中,在连半扇窗户都没有的狭小房间中,缓缓睡去。

这样的生活,已经过去了五年。

林北斗很满意。

……

早早将两个月房租的两银八铜交给了早起晨练的房东,攒下一枚银币后,还盈余两枚铜币的林北斗,破天荒的坐在了人头攒动的早点店里。

城墙根下发放给上城人员的饭虽然是免费的,但除了能填饱肚子,能让廉价的生命们熬过八个小时外,几乎没有任何作为“食物”而存在的意义。

除了难吃,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能够去形容那碗“糨糊”的词汇。

平日里恨不得一天三顿花不到两枚石币的林北斗,像是个流民街里的“上流人士”,一个人,点了三屉最贵的肉包子。又因为是少见的大客户,老板主动送了他一碗捞底的黏稠红豆粥。

一个人占据了一张四人桌,林北斗拿起勺子,从糖碗里舀了两大勺糖,搅进已经放过糖的红豆粥里。

隔壁桌穿着整洁衣衫的老头,恰好看到林北斗这样放肆加糖的场景,似是好意,又似是调侃道:“小伙子,按照你这个吃糖量,怕是连我这个年龄都活不到哦。”

“别说了,你没看见他穿的什么吗?”同桌的另一个老头拦住同伴的调侃,压低声音道:“指不定哪天就死上面了,你管他吃什么喝什么呢?”

“也是……”老头嘀咕一声,随后又用余光瞥了一眼林北斗稚气犹在的年轻脸庞,叹息一声,便不再说话。

林北斗端着放了很多很多糖,在旁人看来或许甜到发腻的红豆粥,没来由的笑了起来,随后便不在乎旁人目光,认真吃起了这顿几个月都难得一次的豪华早饭。

就像隔壁桌老头说的那样,像林北斗这样很小年纪就登上城头,让轻贱如草的命在风中苟延残喘的人,平均死亡年龄,不到二十岁。

在十岁出头的年纪,穿着不合身的粗制军装,扛着或许直到死都不会用上、即便用了也不能对妖怪造成伤害的枪,领着那折算下来,一天不过两枚铜币的卖命钱……这些或许根本活不到成年的孩子,对未来,并没有太多的幻想。

能够大快朵颐的吃肉包子吃到饱,喝上一碗加了很多很多糖的红豆粥,就已经是很幸福的事情了。

                           

原创文章,作者:猫字拖,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819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