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之旅)夏渊低声细语_(不朽之旅)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夏渊低声细语是奇幻玄幻小说《不朽之旅》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低声细语”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夏渊做了个很真实的梦,梦里山河破碎,梦外繁荣昌盛,但夏渊知道,这繁华的背后是场巨大的阴谋,夏渊为了阻止这场阴谋,斗内患,征外敌
“什么,你是一朝之主,我打的就是你”
“什么,你是帝主,我找的就是你”
当时间暂停后,我就是这个世界的王

小说:不朽之旅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低声细语

角色:夏渊低声细语

评论专区

召唤万岁:陪伴青春的一本书 设定很有趣 逗逼加一路无敌的爽文

兰帝魅晨系列之饮:相信爱情。红色披衣下深隐的款款深情,谎言背后的自信与自知。

漫游在影视世界:写得还行,至少讲点逻辑,同类型衬托,唐人街是作者魔改的,电影里托尼挟持阿花的时候自己承认了花了几年的心血就是为了黄金,拿不到就要两手空空去逃命很惨的

不朽之旅

《不朽之旅》精彩片段

第6章 拍下女战奴

二十万灵石都不知道能买下多少侍女,就是逛花楼也能够被扶着出来,所以大家也不傻,怎么会花二十万灵石买个丑女、

黑老也明白,只能再次介绍到:“各位,这个女战奴是某个战败王国的女官,而且国家已经灭国了。大家不用担心会被报复。

而且她本身是个御河境三阶的修行,原本也是个美人胚子,只是脸上的道疤疤,让她失去了原本的美丽而已。

但是熄灭蜡烛还不是一样的吗。”

黑老的话直接引的一些年轻武者淫笑。

“黑老说的对,这妞身材火辣的很,我看行。哈哈哈”一位武者淫笑的说道。

而那女子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也不知道那女人是昏迷了听不见还是假装听不见。

也可能是黑老的话得到了认同一些武者开始起价。

“二十一万灵石。”

“二十一万五。”

看到这,黑老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容,终于是解决了这个麻烦。

“我出二十三万。”一道嚣张的声音从二楼的一个隔间内传出。

一楼大厅的人纷纷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那男子似乎也注意到了众人的目光,连忙起身说道:

“各位,我乃余明河,家父余侍郎,还望各位公子给在下一个薄面,将他让给我。”

而楼上的夏渊在是听的男子自称余明河后,脸上的表情顿时凝重起来,恰巧这是张兴也回到包房内,轻声说到:“殿下,就是此人。”

夏渊闻言点点头,然后出声喊道:“三十万灵石。”

轰…..三十万的灵石一出,再次吸引了众人的目光,而那余明河闻声后,脸上一脸尴尬,然后便是感到愤怒,

自己都自报家门了,还有人出价,这是明显不给自己面子啊。不行,不能让给他们。

“三十一万。”

余明河再次报价到。

“四十万。”

“麻袋,来人给我查一下这是什么人。”

余明河愤怒的对着手下说道,然后不再开口竞价。

拿四十万来拍卖一个战奴这是钱多烧的慌啊,别说余明河没有,就是有也不会买。

虽然东西自己没拍到,但是这个面子要找回来,有了这个想法,余明河直接放弃拍卖。

“去,给我叫点人在湖边等着。”余明河阴沉的说道。

“四十万灵石一次,四十万两次…..成交。”

最后夏渊以四十万灵石拍下女战奴。

夏渊的这一败家行为顿时引得众人好奇,纷纷派人想要打探消息。

两个时辰后,拍卖会终于结束,夏渊除了女战奴外,再没拍其他。反倒是林老四卖了几个小玩意。

夏渊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前往后台接收女战奴。

等夏渊过来的时候,那主持拍卖会的黑老已经在铁笼旁等待了,

见到夏渊和林鸣绝等人走了过来,脸上立马露出了笑容,连忙上前恭敬的说道:“见过林公子,”

然后对着夏渊打个招呼。

夏渊也不在意,而林鸣绝开口道:“黑先生,这女战奴你们是从哪搞过来的。”

“哈哈哈,林公子,小人只是负责拍卖而已,具体的卖家另有他人。”

黑老微笑一声不再言语,然后将手中的一枚符令递到了林鸣绝面前说到:“林公子,这是这名战奴的控制符令,只要捏碎符令,她就会爆体而亡。”

林鸣绝接过符令后,直接递给了夏渊。

夏渊接过符灵后,直接放到了戒指中,然后说道:“拿件衣服给她。”

黑老点点头,旁边的人立马递上了一件衣服,丢给了那女战奴,而那女战奴仿佛没有看见一般,动都不动一下。

那侍卫见她没有反应,立马上前一脚踢在了女战奴的后背上,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

夏渊三人没有说话,黑老也好像没有看见一般,拿出两枚黑色名令牌,递到夏渊和林鸣绝面前说到:

“两位公子,这是我们鸿宇商会的贵宾令牌,可以享受八折优惠,请笑容。

夏渊接没有去接令牌而是冷声说到:“黑先生,这女战奴在拍下的那一刻,就应该属于我了吧。”

夏渊语气很平淡,但在黑老耳中却听出了另一个意思,连忙笑着说道:“是的,公子,这是凡阶中品疗伤丹,可以治疗女战奴的伤势,还请您收下。”

听到这里,夏渊挥了挥手,身后的张兴上前接过令牌和丹药。然后再去往铁笼,将女战奴拎了出来,将疗伤丹药放进她的嘴里。

“走吧!”夏渊开口道,然后直接转身离开。

黑老笑着将夏渊几人送出阁楼后,旁边的一名小厮连忙上前问的:“黑爷,他们是谁啊,居然要您亲自相送。”

“不该问的别问。”黑老瞪了一眼小厮后继续说到:“传我命令,将刚刚那么白衣公子的画像传给大黎各分商会,例为紫色会员。”然后转身快步离开。

能在大黎帝都当一个商会二把手的,绝对不会是个傻子,在夏渊等人进来的时候,黑老就发现林鸣绝始终慢夏渊半步。

在大黎和林绝地位差不多的的权贵子弟就那几个,他都见过。但是比他地位高的估计也只有王氏两位了。

大黎太子他也见过。

而且刚刚灰衣强者上前的时候,黑老发现他脸色苍白,像王宫的……!

由此,黑老断定,夏渊必然是王宫那位低调的二殿下。

这件事情必须禀报会长。

而夏渊在离开长清湖后,刚想和林老四告别,便听见传来一道声音

“小子,终于出来了。”

夏渊闻声望去,发现是刚刚竞争女战奴的余明河。

夏渊好奇,这人想干嘛?

“大胆。”张兴大声呵斥道,刚想出手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的时候便被夏渊拦了下来。

“噢,你在等我吗?”夏渊明知故问的说道。

“废话,小子,敢抢我余明河看上的东西,我看你是找死。”

说着便想招呼身后的十来个手下将夏渊等人围着。

夏渊这边加上两人的护卫,不过七人。这也是余明河敢人人围着他们的勇气,

“小子,赶紧将那女奴给我交出来,我就饶你一命,不然…..”

“不然怎么样?”夏渊打断的说道。

“哼,不然这长青湖就要多出几具尸体了。”

语气嚣张,仿佛这几条人命对他来说都是蚂蚁一样。

而夏渊闻言,脸上顿时充满了笑容,有意思,这还是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威胁,有意思。

还没等夏渊开口,站在身后的林鸣绝突然走向了前,脸上阴沉的说到:“是吗,你试一下。”

“我试……”余明河刚想出声讥讽回去,便看到了林鸣绝阴沉脸,顿时脸上冷汗直流,身体忍不住颤抖了起来。连忙跪在地上,惊慌的说道

:“四…..四哥,您怎么在….在这。”

只是一个照面,余明河便吓的说话都不利索了。

夏渊见状忍不住打趣到:“哟四哥名声这么好使吗,一个见面就将堂堂三品侍郎的儿子吓的发抖啊。”

林鸣绝没有接话,冷眼看着跪在地上余明河问道:“你不是要把我沉湖底吗,啊。”

“不敢,四哥我不敢,我不知道您在这,我要是知道您在这,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四哥我错了。”

余明河慌忙磕头求饶到。

这要是换了另一个人余明河可能没这么害怕,但是林鸣绝就不一样,就像他的名字一样,凡是得罪他的人都死绝了,其中最出名的便是一个前任礼部二品尚书的儿子,因为看上了林鸣绝的一个女人,与他交恶。

最后不但身为尚书的父亲被撤职,就连自己也被人在大街上乱刀砍死。

想到这,余明河更是用力的磕头求饶。

“哼,小渊你说怎么处理他。”林鸣绝没有说话,直接将决定权交给夏渊。

                           

原创文章,作者:低声细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821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