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女尊】炮灰自救计划》念娇娇G弦上的大司乐全章节在线阅读_(【穿书女尊】炮灰自救计划)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古代言情小说《【穿书女尊】炮灰自救计划》,讲述主角念娇娇G弦上的大司乐的甜蜜故事,作者“G弦上的大司乐”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女强 打脸 团宠】汉语言文学专业的念娇娇被书架砸中穿越到了一个女尊王朝,成为了一个猥琐又爱家暴的村妇
本以为只是一次普通的穿越,没想到后来发现自己是穿越到小说中,成为的女主的炮灰恶毒姐姐
想到书本中自己的凄惨下场,念娇娇当即拍板—
她要靠读书发家致富,走上人生巅峰!
听说毒妇念大宝要参加科考,村名们都惊了!
某村民:谁人不知道念大宝大字不识一个,她能考上童生,我把家里的母猪杀了送给大家!
某夫郎1:呵,装模作样!
某夫郎2:随她去吧,只要不吃喝嫖赌我就谢天谢地了
原书女主:这个恶毒的女人,等我考上了一定让你好看!
直到某一天,一席红纱的绝色女子骑着骏马,带着状元的仪仗来到了村头
当大家发现对方径直走到念大宝家时,纷纷惊掉下巴

小说:【穿书女尊】炮灰自救计划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G弦上的大司乐

角色:念娇娇G弦上的大司乐

评论专区

超能大明星:裤裆里的东西占据了大脑

1911新中华:清末民国少有的基本能看的书

从绘画开始的东京生活:开头就劝退,文笔太差了,角色塑造恶心人就不说了,宅文现在小白化趋势比主站文更厉害,偏偏想写的精彩的写作难度并不比主流网文题材简单。。。

【穿书女尊】炮灰自救计划

《【穿书女尊】炮灰自救计划》精彩片段

第4章 兔子

“只有这些,我们够吃吗?”念娇娇觉得她一个女人都吃不饱,还别说有四个男人了。

她下意识忘了,在这里女子的饭量是要大于男子的。

“够吃,够吃,我们四个喝点汤就行,其余都是妻主的…”

星云抿了抿嘴,见念娇娇仍面无表情,立马改口道:“我们汤也不喝了,都是妻主的。”

念娇娇无语:“……”

她现在十分想照镜子,好奇自己是不是长得特可怕,来到这里不断汲取记忆,连自己的长相都忘记注意了。

“我不是这个意思,唉……听我的,这次逮到的两只兔子做了吃了。”

“吃兔肉?”

星云惊讶的望着念娇娇,连害怕都忘记了。

兔子不仅是美食,可爱的长相受不少城里的公子哥喜欢。

兔皮还能制成披肩之类的衣物,既美观又保暖,所以价格卖的不错,两只兔子差不多能得大半两银子了。

“对,吃兔肉,我决定了”,念娇娇斩钉截铁的道。

病了这么久,肚子里一点油水都没有,心里想吃肉想得发慌,要那点死银子干什么,还不如吃到嘴里的爽。

“那,好吧”,星云稍微迟疑,点了点头。

“兔子在哪里,我们一起过去”,念娇娇迫不及待的兴奋道。

星云一瘸一拐的前方带路,念娇娇看着对方艰难的走路,心中升起一抹同情。

兔子就放在厨房的墙背面,用竹笼装着防止其逃跑。

星云提起一只肥大兔子的耳朵,野兔在半空中用力蹬着兔腿,力道不小,他一时不察兔子掉在地上准备逃跑,还好念娇娇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兔子。

咦,她的身手这么好?

当念娇娇心中惊喜时,耳边却传来星云畏畏缩缩的声音:

“妻,妻主,对不起,都是我不好,没有抓好兔子,害得妻主弯腰抓兔子”。

念娇娇觉得这句话怎么听起来有点讽刺,但她又看到对方无辜的双眼……

算了,是自己想多了,可能是自然黑吧。

她头疼道:

“老四,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道歉,我又没说怪你,要是老二老三看到了,又以为我在欺负你,刚刚老二推我,后腰还疼着呢”。

星云见念娇娇真不怪他,脸上露出柔和的笑容,情绪渐渐平复,不好意思道:

“对,对不起,妻主,之前大哥推你撞到了,要抹药吗?”

念娇娇觉得这关心有点官方了,都撞了这么久了才问她,要不是她提起,她觉得对方绝不会主动提出。

“算了,不用了,杀兔子吧”,念娇娇心累的伸出手想将兔子递过去。

“杀…杀兔子!?”

星云表情彻底僵住了,一时间竟然忘记接过兔子。

念娇娇见况也迟疑了一下,这货不会不敢杀兔子吧?

那岂不是要自己动手?

她将兔子提到与自己双眼平行的高度,与之对视。

兔子仿佛在说:嘤嘤嘤,兔兔这么可爱,怎么可以吃兔兔!

她…下不了手……

于是,念娇娇沉默的放下手。

原身是敢杀兔子的,可她不敢。

而且别说是兔子,连鸡她都不敢杀,前世自己看到鸡时通常都是某部位的成品。

她看向星云,发现对方正好也看着她,一时间相对无言。

……

“妻主”。

玄奕带着誉川回来时正好见到这一幅大眼瞪小眼的场面。

他看了眼念娇娇手中的兔子,削薄的唇微抿,随即自嘲一笑道:

“呵,妻主又要给他送猎物过去么?”

哈?

又说他?

他是谁?

拜托你们说话能不能带名称,梳理记忆本来就很困难了。

念娇娇心中吐槽时,星云连忙上前解释:

“不是不是,大哥你误会了,妻主是要杀兔子自己吃。”

听了星云的话,玄奕面色缓和了些许。

他走到念娇娇面前,拿过她手上的兔子道:

“这种事还是让我们男子做就好,妻主一个大女子应该远离厨房。”

说完,玄奕提起兔子往厨房走。

身后的念娇娇感叹这男人有种霸总的气势时又突然想起什么,连忙出声提醒:

“另外两只兔子一起杀了,今晚就要吃”。

玄奕身形一顿,没有回答,却是朝着竹笼走去。

“大哥,我来帮你!”

星云连忙跟了上去。

不用自己动手的念娇娇心情大好,笑眯眯转过头才发现了与玄奕一同回来的男人。

这个就是她的大夫郎,誉川?

面前的人看起来有些文弱,一根简朴的木簪将其墨黑的头发半绾,皮肤白净,五官并没有多好看,但凑在一起却给人一种和谐的舒适感。

见过全部夫郎的念娇娇忍不住将这四个人在心里做了个对比。

三兄弟都十分俊美,各有千秋。

老大轮廓分明,像是一个雕刻俊男。

老二则像是一个脱俗的俊逸书生。

老三可爱中带着无辜,像是一只漂亮的慵懒小猫。

最后这个誉川的颜值虽比不上三兄弟那样俊美,但给人一种帅气的邻家哥哥的感觉。

念娇娇自认为自己总结很到位,满意的摸了摸下巴。

而一旁的誉川却不知道面前的人在想些什么,只是安静的站着,等待念娇娇开口。

其实现在誉川的心情无比复杂,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这个骗了他这么多年的女人,但对方是他的妻主,他已经别无选择。

“额……老大,回来了啊…”

注意到对方的沉默,念娇娇尴尬的开口。

“嗯。”

“那个,这几天,你还好吧?”

“嗯,还可以,妻主你呢?”

“也……还行?”

念娇娇看到对面的男人眉眼间化不开的忧郁,顿时觉得嘴里有些干涩。

怎么回事?

那些亏心事又不是她做的,面对他自己怎么这么心虚?

“我们…进去吧,别在院子里干站着呀!”

念娇娇像主人招呼客人似的将人迎进了客厅。

两人在桌前落座。

“你这次回去,丈母娘没说什么吧?”念娇娇想了想道。

誉川眼中闪过一丝讶异。

一起生活了两年,对方从未在他面前提起过自己的家人。

而每年当他提出想让对方陪他回一次家去看望父母,总被她不耐烦的打断。

讽刺的是,两年来,唯一一次回家竟然是被赶回去。

这次,妻主这么问,是不是自己可以期待对方是在乎母亲的感受,在乎自己?

                           

原创文章,作者:G弦上的大司乐,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822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