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陵萧劼《荆州往事录》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荆州往事录)完结版免费阅读

《荆州往事录》中的人物刘陵萧劼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军事历史小说,“萧劼”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荆州往事录》内容概括:这是发生在汉末三国荆州的故事平民少年刘陵带着家中晚辈逃离故土,在乱世异乡奋进求生他在传奇的一生当中,邂逅了诸多历史人物,见证了若干历史大事,也在无意间左右了历史的走向但他的故事在史书记载之外,早已无人知晓

小说:荆州往事录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萧劼

角色:刘陵萧劼

评论专区

完本之王:看到作者一边霸气地将后世文章歌曲拿来当原创说:拿来就是我的,谁要那些人还没写呐……一边说总比后世那些抄袭要高尚吧……从未见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反派被迫深有苦衷[快穿]:快穿

开奖:中500万比挣500万难多了

荆州往事录

《荆州往事录》精彩片段

第一章 春夜惊变 第四节

大约寅时四刻(注:4时),他们走到了高山县郊。

已是晚春,天已经不冷了。但一路上蚊虫野兽也颇让人难受惧怕。三个孩子不哭不闹,似乎格外懂事,让人又欣慰又心疼。

刘陵担心黑衣人可能住在村庄里,就没找人家投宿,只带着孩子们坐在草丛里休息了一会,继续向西南走。

天蒙蒙亮的时候,刘陵看到了高山县城。他没敢进县城,在城外找了家客栈投宿了进去。

看店的是位瘦瘦的长者,引刘陵一行人上了二楼。

刚到二楼,刘陵看见楼梯口一张桌旁坐着一人,端着胳膊袖着手,似乎在闭目养神。

长者跟这人打招呼,叫他“七公子”。“七公子”只“嗯”了一声,一动不动。

刘陵路过时,打量了这位“七公子”,似乎比自己年龄大一点,相貌平平毫无特点,穿着灰黑色衣裤,身板笔直。

刘陵和三个孩子住在了第三间房里。长者走后,刘陵从里边闩上门,把三个孩子放在床上,终于松了口气。

不一会,外面传来敲门声。声音很轻,但很清楚。

刘陵顿时紧张了起来。他让三个孩子躲在床下,然后自己抄起短矛、扒在门上小心地问:“谁?”

“隔壁投宿人,有事请教。”一个平和的声音缓缓答道。

“不敢当。所为何事?”

“躲在床下没有用,我是想帮你找个更好的地方。”

刘陵心跳得厉害,感觉来者不善,但转念一想,既然被盯上了,恐怕躲不过了。于是他心一横,握着短矛的右手臂架起,做好了向前刺的准备。然后他左手慢慢打开门,在看见那人的同时,将短矛猛刺出去。

眼看矛尖刺向胸口,那个人侧身向右一闪,右手抓住了矛杆。

刘陵认出来了,这就是刚才坐在楼梯口的“七公子”。

他猛地抽回短矛。那人抓着短矛没松手,嘴里小声而快速地喊了一个字:“停!”同时眼睛看向刘陵的身后。

刘陵回头一看,小赵武从床底下探出头来。矛杆尾巴马上就要顶到赵武的脑门上了。再看“七公子”,握着矛杆的右手被矛刃割伤,流出了血。

“放心吧,想害你的话早就动手了。”七公子松开右手,自己细细包扎了一下。

刘陵默默看着他,心中有些歉疚,但不敢放松警惕。

“你是什么人?”

“在下鲁七,东城县人,回家路过高山县。我看你一个人带着三个孩子,黎明时分来投宿,怕你们不安全。你们是哪里人?”

“在下刘陵,东阳县人,也是路过此地。”

鲁七看了看刘陵的脸,又看了看三个孩子,“你们要去哪?”

“家中发生了变故,我们要去……要去荆州。”

刘陵知道路途太远、自己带的行李太少,根本撑不到荆州。但是他想不出别的答法。

“荆州?哈哈哈哈……要不你们跟我回东城县吧。”

“这……”刘陵不敢贸然答应。

“你一个人带着三个小孩,能从东阳县走到高山县平安无事,已经是幸运至极了。你还想去荆州?你能出得去这家客栈吗?”

屋里,三个孩子并排躺在床上,安稳地睡着。

刘陵坐在床边,看着三个孩子,自己也十分困倦,忍不住打瞌睡。

突然,隔壁传来铛铛声响,是水壶落在地上的声音。刘陵瞬间清醒,与坐在桌边的鲁七对视了一眼。

隔壁脚步声响了两下又停了。

鲁七对刘陵使了个眼色,自己轻轻打开窗户,翻身坐在窗沿,回身提起刘陵的包袱抛落在外边地上。屋里,刘陵叫醒三个孩子,将刘东和刘阳搂到鲁七面前。鲁七抱起刘东刘阳,纵身一跃,稳稳落在地上。

刘陵也用同样的方式,抱着赵武跳落在地上。

下面正是马厩。鲁七给刘陵找了一匹红马,让他骑上、背上包袱、挂上短矛,前面搂上赵武。

鲁七自己牵出一匹黑马,把刘东和刘阳捧起放在马鞍上,自己翻身上马,再用一块大布把刘阳缠在怀里,让刘东抓紧自己的腰带。

一连串动作完成后,两人挥动马鞭,两匹马向西跑了出去。幸好两匹马的马鞍很大,两人带着孩子们一起前行也稳稳当当。

刚才,刘陵和三个孩子搬到了隔壁鲁七的房间里。那水壶是鲁七摆下的陷阱,一旦有人强行开门,水壶就会落在地上发出声响。不仅开门,开窗也会有同样的声响。

回想刚才,刘陵心里阵阵后怕。

两匹马跑出去十几里地(注:约五六公里),来到一大片空旷的野地。刘陵和鲁七回头眺望,没有人跟来,附近也荒无人烟。

“行了,你们安全了。” 鲁七语气轻松。

两人小心地下马,把孩子们放了下来,让孩子们坐在旁边休息。

晚春的微风已经有了暖意。三个孩子惊魂未定,但又困倦难耐,不一会就相拥睡着了。

“进我们房间的是什么人?”刘陵看孩子们都还好,稍稍放下心来。

“你一个年轻人,带着三个孩子,黎明投宿。我就知道,肯定有人觉得你们好欺负,来看看能不能捞到什么便宜。高山县有一些飞贼,能悄无声息地进你的房间,店家都不知道。”

“飞贼?是高山县当地的飞贼吗?”

“对。专挑过路人下手,尤其你们这样的。”

既然是当地飞贼,应该就不是那伙黑衣人了。刘陵稍微松了口气。

“他们不会追来吧?”

“不会。他们只是飞贼,不是土匪,不会明目张胆。只是希望他们没看清你的模样。”

“为什么呢?”

“他们不是土匪,但他们认识土匪。要是他们记住了你的长相,回头要是再见到你,就知道你带着三个孩子。他们知道了,土匪也就知道了。在土匪眼里,你那三个孩子……”

鲁七顿了顿,“要是三个孩子落在土匪的手里,运气好了就是三个小土匪,运气不好了就是三头小猪。”

刘陵倒抽了一口凉气。

“七公子,此番多谢有您相救……”

“哈哈哈没什么,其实有一点我和土匪想的一样——这年头,人是很宝贵的。如果你愿意,可以跟我去东城县。我庇护你们,种田过日子不成问题。”

刘陵一时犹豫,鲁七又补充道:“我不强迫你。如果你不愿意,咱们就各走各的路。以后万一有缘遇到,我还拿你当朋友。不过呢……”

鲁七稍微顿了顿,“如果你真想去荆州,我建议你先跟我去东城县。你看你行李这么少,还带着三个这么小的孩子,肯定走不到荆州。不如先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种种地、攒攒钱、练练本事、交交朋友,把孩子们养大一些,再找机会去荆州。”

刘陵低头想了想,觉得鲁七的话有道理。他思忖半天,也想不出更好的选择了。他正想答应鲁七,但又想起不知下落的姐姐和外甥女,就问:“敢问七公子,这两天有没有见到一个清瘦的女子,抱着一个婴儿跑路?”

“没见过。”鲁七想了想答道。

“或者……几个人一起,其中有一个清瘦女子。”说出这句话,刘陵的声音微微发颤。

“没有。下邳国比广陵郡乱,高山县比东阳县乱,很少有女子上街。要是有,我们肯定能注意到。”

看着刘陵失魂落魄的样子,鲁七轻声问:“她是你什么人?”

“是我的姐姐。”

“你家发生的事,可以告诉我,只要你愿意。”

刘陵有些犹豫。但是他感觉,在这个世上,自己和三个孩子眼下最可以依靠的人,恐怕就是鲁七了。于是,他把从昨天到今天发生的事简略讲了出来,只是没提那九颗珠子。

                           

原创文章,作者:萧劼,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822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