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在惊悚世界里成神了》烤白鸽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沈添,秦玉书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在惊悚世界里成神了

小说:纯爱

作者:烤白鸽

简介:【无限流+爽文+灵异+金手指。】
数以万计的平行世界开始异化。
吸纳了一群饱含欲望的赌徒,在充斥着血腥暴力的恐怖世界里和能实现一切欲望的游戏积分,没人会拒绝这充满诱惑的赌局。
从血腥恐怖的鲜血晚宴,到古怪稀奇的惊悚古堡,甚至于副本中的boss都无一不拜倒在沈添脚下,他的目标只有一个推翻王座上蔑视众生的神明。

角色:沈添,秦玉书

重生后在惊悚世界里成神了

《重生后在惊悚世界里成神了》第1章 你懂个屁免费阅读

沈添是被尖锐的哭喊声吵醒的,不同于别人重生,在死前他就知道他不会这样永远长眠下去。

醒来后那熟悉的声音也随之在耳边响起。

【您的技能已成功发动,祝您在未来的旅途中过得愉快。】

“查看目前副本背景,”

【已为您找寻中……】幽蓝色的面板如同被加了速度线一样飞快的刷新,不到一息便将信息浮现在沈添的眼前。

【作为记者,你热衷于探索不为人知的秘密,将它揭露在大众眼前。最近你收到消息,在不知名的大山里,突然挖出了几十座坟墓,每一具尸体都穿戴整齐,可有些棺材里的陪葬物却不翼而飞,本来以为只是普通的盗墓贼偷了东西而已,可在棺材的周围又发现了几具类似于盗墓贼的尸体,周围放着丢失的陪葬品。作为记者你敏锐得察觉到其中必有大秘密等你挖掘。】

沈添:“所以我就因为一个不知来处的消息,就来到了这荒无人烟的地方?”

“系统的剧本依旧令人感到弱智。”

沈添的身边匆匆经过几个披麻戴孝的人。

在这样阴沉的天气下,显得此场景应该是阴森恐怖的。

可是沈添仿佛跟没有看见一样,继续在查找信息,除了偶尔用余光扫了一下,俊秀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直到当看到姓名那一栏的时候,眉头才皱了一下。

【玩家姓名:沈添】

【固有技能:彩蛋】

【固有技能:???】

【状况:目前身处于新手副本,生者已逝,查看面板,疑惑中。】

【身体各方面素质:计算中…】

……

【眼睛轻微近视,经常熬夜。耳朵略有耳背,似乎是经常戴耳机听音乐的关系,身体因为经常低头看手机,驼背。除了相貌数据好看些,别的一无是处。】

【数据分析中…评价…】

【半截入土】

沈添:“=_=…你跟我有仇?”

他现在的状况,和面板上所描述的状况仿佛两个人,他有充分的理由觉得系统在报复他刚说他剧本弱智。

让他在意的是名字…和前世不一样了。

就连数据分析也是,虽然极大可能是系统在偷偷篡改嘲讽他。

但是沈添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丝毫比不上前世的十分之一。

前世不知道是谁杀了他,在副本里他根本就查不到外边的时间到底过了多久。

必须尽快通过这个副本。

在沈添准备查询自己的道具想碾压副本时,却被系统告知高级道具无法在低级副本中使用,均处于无法使用冻结时。

那一阵吵醒他的哭声,又再次响了起来。

沈添本以为是剧情戏本中的一环,向着源头查看时。

却发现村口处那几个穿着学生校服和成年人打扮的新人,其中发出哭声的便是学生里的一个女生,身边的男生似乎是他的朋友,正在安慰她。

那个成年人拦住了一个NPC正在询问,模样似乎不太和善。

他们发现了正在往村口走的沈添怔了一瞬,那个被他们拦住的 NPC以惊人的速度,挣脱逃离!

村头挂着的铃铛,因为突如其来的阴风,正疯狂的宣告着不安。

女生抱着头更加害怕,哭声在天地间回荡。

沈添就这么慢慢的走了过来,那个拦住NPC的西装男,看着自己即将得到的信息突然跑了的时候。

将怒气撒在了刚刚分散他们注意力的沈添身上。

“那边那个小白脸,你怎么进去的?不知道自己独自行动很危险吗!”

说着便大步走向沈添,撸起袖子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老子最讨厌你这种自作聪明的家伙,算你运气不好,在老子心情不好的时候撞上来。”

“ 喂!姜折,别冲动。”说着便上前要拉住这个名叫姜折的男人。

“别拦着我,上次这样自作聪明的害的我们多惨,你不知道吗!”

男人似乎也想起了上次发生的事,脸色顿时难看起来,但手上制止的动作却未停止。

沈添无视那边的动静将视线落在那三个学生身上,两男一女,其中女生似乎特别依赖刚刚安慰他的男孩子,似乎都是十七八岁的模样。

其中一位看着偏小,体态也是偏柔弱的那种,站在旁边似乎与他们格格不入。

沈添上前拉开了正在争吵两人:“我是听着哭声寻到这儿的,不太懂这位兄弟口中的自作聪明是什么意思。”

看着沈添满脸认真的样子,似乎并未说谎,这下轮到他们觉得疑惑了。

“不可能啊,上次进去又出来的人,现在尸体还在外面呢,你怎么可能安然无恙的从里面出来?”一道清脆的男声响起,发出了质疑。

听到此话的那两人,盯着沈添开始打量了起来,眼神中透着警惕。

人看着小,心眼倒挺多。

“可能…我是从里边出来的,而不是从外面进去的吧?”一边向少年走近,一边笑着说道。

少年看着逐渐走近的沈添不由得从心底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慌,似乎是什么吃人的怪物一样逐渐向他靠近。

“你你干什么?”少年逐渐后退,眼神死死盯着沈添,却不敢对视。

沈添觉得此刻他像是一个欺负孩子的恶劣大人一样,便不再走近。

“好了,别闹了,我们现在最主要的是商量怎么出去,而不是互相质疑。”男人身上散发出从内往外的一股领导能力,似乎原本就是天生的统治者。

秦玉书向沈添介绍自己,并向他讲解了此前发生的事情,表示之前对他的质疑感到抱歉。

沈添微笑并未回话,余光却看向女生口袋露出来的有些泛黄的纸张。

看来他进来的有些晚了,故事似乎早已开始。

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这个故事尚未开始时,其中的人自作主张坏了事,导致人数不够,才临时加入了他。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他是在村子中重生的,因为那个人死的地方正好是他醒的地方。

沈添踏出了村门,跟着那群奇怪的村民后面,打算看看他们到底要去哪里。

刚走了几步,就被拦了下来。

拦住他的正是之前那个脾气不太好的人:“不是说了不要乱走吗?”

沈添解释道:“干站在这里也不会想到办法出去,不如去找些实质性的线索。”

沈添看得出来这群人因为他们口中之前的事情,变得谨慎了起来,就连主动去寻找线索都困难。

害怕未知,惧怕死亡,是人类的天性。

沈添绕过了拦住他的人,不想在这里继续浪费时间,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等着他做,无论这群人是否主动去寻找线索解开谜题。

都不是他需要在意的事。

离村子越远,沈添越发现附近荒无人烟,附近竟然只有那一座村子。

继续向前走,除了前方越来越近的树林之外,就只有低着头走在路上披麻戴孝的村民和后方已经缩成一个点的村子。

前面的人停了下来,从怀中拿出斧子开始劈砍树干。

而周围许多这样的村民纷纷在埋头砍树,整齐的动作,像是每个人都被复制粘贴一样。

过了一会儿,之前的那几人跟了过来,看得出还是有些对未知的恐惧,除了领头的人。

秦玉书微笑道:“好巧,又见面了。”

“是啊,这么广阔的地方,我们居然又遇见了,真是好巧呢。”

明眼人都看得出这些人就是跟着沈添过来的,说的难听了,就是拿他过来试试水的。如果他跟过来没事,这些人便可心安理得的一起过来。

看来这群人在他来之前就已经抱团了,说不定毫无行动,也只是想逼他先行动。

只是让沈添有些好奇的是,如果他没有半路插足,那他们会怎么做呢?

维持队伍,然后一直无法进步。或者…推一个替死鬼出去。

秦玉书看着沈添闭着眼一直倚在树干上毫无行动意思,刚想着去提点一下。

谁知他刚走两步,沈添就像突然醒来一样,向着刚刚砍完树的村民地方走去,随后弯腰捡起了落下的斧子,像周围的村民一样开始砍伐树木。

砍树节奏诡异的和这群村民重合了,像是沈添被同化了一样。

看到此场景,秦玉书立马就想起了之前进村子的那些村民,每个人都背着树回来的,安然无事。他懂了,想要安全进村就得学这些村民一样把树背回去。

周围人看着秦玉书也拿起斧子砍树,互相对视之后也纷纷去找那些已经砍完树的村民遗落下的斧子。

加入了砍树大队。

砍到一半,沈添突然往森林深处走去,秦玉书刚想继续跟上去,可当视线扫描到断裂的斧子,又停下了跟上去的脚步。

而已经出了森林的沈添微微勾起了嘴角,他目光注视着前方驻扎的队伍,脚步不快不慢的走了过去。

                           

原创文章,作者:烤白鸽,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9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