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逃荒:夫君是个粘人精》清灵Lu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王金花,王金花乐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越逃荒:夫君是个粘人精

小说:种田

作者:清灵Lu

简介:也许是前缘未了,苏乔和学霸男神程铭竟然一前一后死了,然后魂穿到同一个饥荒年代。苏乔刚觉得可以谈一场甜甜的恋爱,但是吃不饱,穿不暖,这也太惨了。经过相处,发现曾经喜欢的男神是个病娇,太难养活了,谁要谁领走。病娇男说“不行,我们两个人的命被道长绑在一起了!”苏乔想了想病娇男好像除了爱喝酒,耍耍酒疯,喜欢抱着小白兔,娘不拉几的。好像也没啥大缺点,算了,掰掰还能正过来,再放身边养养吧……

角色:王金花,王金花乐

穿越逃荒:夫君是个粘人精

《穿越逃荒:夫君是个粘人精》第1章 北疆大旱免费阅读

永兴九年夏,北疆大旱,田间荒芜,河道里干裂的都能放下一个大人的双脚。

北疆难民饿得没有办法了,只好一路向南逃荒。

苏大强一家也是逃荒大军中的一员。

他带着婆娘王金花和四个儿子背井离乡,一路南下。从小,他常听老人说江南是鱼米之乡,丝绸之府。

不愁吃喝的江南是他们逃荒的目的地。

本来是苏家村苏氏族人一起逃荒的,但是一路惊险万分:各种抢食不断,偶尔还会土匪流窜出来杀几个人,还有族人走着走着就倒下了,就此长眠在逃荒路上。还有的族人孩子生病了,急着往前赶……

逃着逃着就散了。

苏大强家是在一次流民抢夺黑馍馍的时候,和族人走散了。他们一家一路走过来异常艰难,极不安生。

苏大强抬头看了看日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家里水囊里的水不多了,只剩小半壶了,这点水再省着喝,也撑不了两天。

他四处张望,期待着能找处水源,可是目及之处,除了路边光秃秃的树木,别无他物。河道里早就干涸了。

放眼望去所见之处一片荒凉。苏大强心里无比凄凉。

“当家的,你爬树上再找找有没有哪个地方有水的?”王金花指着那棵光秃秃的树,让苏大强爬上去。

三福点头说道:“对,爹,站的高望的远。”

苏大强点头,三两下爬上了树,站在树上的最高点,四处寻找水源。可是目及之处,饿殍载道,更有阵阵的腐尸味萦绕在鼻间。

哪里有水,有的只是无边的死气。

忽地,一阵风吹过,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苏大强吓得赶忙从树上下来。

饿得奄奄一息的四福被吓得直往王金花怀里钻。

连仅仅只有十岁的四福都明白,有血腥味就有杀戮,为了口水和吃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二福心里暗道:不好。他常年游走在山间,是把打猎的好手,与生俱来对于危险极其敏感。

这血腥味太大了,顺着风传那么远,绝对不是流民之间抢食物的小打小闹。

磕碰到脑袋都不算什么事,怕的就是命都没了。

他像一头猎豹一样,警觉地站定了脚,眯着眼睛看了一眼自己的老爹“爹,咱坐下来歇会儿吧!我饿了!”

言外之意是咱别往前走了,苏大强会意,立马让全家都停下来,不要向前走。“都坐树边吃点东西吧。刚才我看了,方圆半里路没人,咱可以安心吃点东西了。”其实不是没人,是没有活人。

一家人靠坐在树边稍作休息。

王金花搂着最小的儿子,一脸担忧,小声的问:“咋啦?”

她两只眼的眼皮子一直跳,跳得心里直突突:一家六口怕是今天走不出这里了。

苏二福走过来,摸了摸四福的小脑袋,安慰他娘:“娘,没事,前面好像有人,让三福去探探路。”

前面?半里地外有人?王金花鼻子没孩子那么狗,没有闻见血腥味。她只是内心极为不安,心忽上忽下的,难受的紧。

二福头朝右前方甩了甩,给了三福一个眼神:弟弟,顺着血腥味探探路去。

三福默契的点头。

大家伙实在是害怕了,路上只要有人,就会抢夺他们食物,他们家要不是苏大福,身高八尺,腰阔九围,天生神力,直接将抢食物的人举过头顶,扔了出去,吓住了一帮子人,他们家连口黑馍馍都不会剩下。

一家早在几天前就饿死了。

如今虽然有口黑馍馍吊着命,但是战斗力弱得跟病鸡似的,走路,两腿都打颤。

大福现在战斗力也没那么变态了,所以全家人非常害怕。

穿着一身道袍的苏三福看懂了二哥那个眼神,立马顺着二哥指的方向去探路。

这几年,年景不好,三福被父母送去道观混口吃的,父母不期望他将来做一个什么真人的,就希望他不要饿死。

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北疆大旱,田间颗粒无收,道观的道士也随百姓一路逃荒了。

三福混饭吃的地方关门了,没有办法,他也离开了道观和家里人一起逃难了。

他是个机灵鬼,没有在道观混吃混喝,而是趁机跟着白毛道长学了一身好本领。可把苏大强和王金花乐坏了。

这样的好身手用来探路,大家都觉得十分稳妥。

可惜,他们忽略了三福是个十二岁血气方刚的少年郎……他天性善良,嫉恶如仇……

如果他们以后知道了真相,会为今天的决定把肠子都悔青了的。

*

苏大强看着连日来赶路,灰头土脸的妻儿,满眼都是心疼。他伸手把妻子脸前头发,温柔的别到耳后。

干哑着嗓子说道:“我们坐歇会儿,等会儿三福。”

他拿出了贴身带着的黑馍馍,慢慢掰成六瓣,四福的双手接在他爹手下,每次掰黑馍馍掉的干渣渣,四福都是十分珍惜,仰头全倒进了嘴里。

大家席地而坐,一人一小块黑馍馍吃的香喷喷的,这一小口黑馍馍便是今天的所有口粮了。

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这一小口黑馍馍还不够塞牙缝的,哪里能填饱肚子。

四福吃完黑馍馍有点噎着了,十分难受“爹,黑馍馍太干了,我想喝水!”

“只需喝一小口,我拿着,喂你喝!”苏大强拿过水囊,喂了四福一小口,他不敢让四福自己喝,半大孩子不懂事,怕一下全喝没了,其他人一口都喝不到,都渴死了。

苏大强把水囊递给王金花“花~,你也喝点水。”

王金花接过水囊,发现里面只剩一点点了。摇了摇头。把水囊递给了大福和二福。

大福和二福一人喝了一小口,水囊里只剩点底了。苏大强掂了掂水囊,也没喝水。他想把这一口水留给三福喝。

王金花摸了摸缝在胸口的银票,长长的叹了口气:这荒年,有钱也没地儿买吃的。

大伙儿休息片刻,等着三福这个侦察兵回来汇报。

可等了好一会儿。

不见三福回来,大家伙面面相觑,人心惶惶的。

“三福怎么还没回来,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吧?”王金花眼皮子不停的跳,她心里极度不安。

大福和二福也坐不住了。心里有些着急,三福怎么去那么久,不会出了什么事吧,想到有这种可能,他们心里莫名有些焦躁不安。

两个人一起起身,来来回回踱了两步,最后异口同声对苏大强说:“爹,我们也去看看。”

苏大强和王金花也根本不放心,于是点头同意,“你们去看看,遇到坏人,可得跑了,不要硬杠。”

虽然交代了,但是两人还是不放心,偷偷跟着两个孩子,准备远远的看一下到底是什么情况。

三福去了那么久,王金花的心早突突到嗓子眼了。常言道: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两眼一起跳,八成是大祸临头吧!

当大福看到三福和三个凶神恶煞的土匪纠缠打斗在一起时,他急眼了,三打一啊!三福指定要吃亏了!只听“噗呲”一声,三福吐了一大口血。

“乖乖,三弟受伤了!”大福急了,捡起路边一块石头就栽了过去。说来也怪,那石头仿佛是长了眼一样,力道和准头都特别强,直接把其中一个匪徒脑袋砸出血窟窿。

二福在旁边给大福捡石头。大福捡起一块石头,在手里掂了掂重量,瞄准了对方小腿。一石头砸了过去。那石头好像长了眼似的,准得很。一下把对方砸得摔倒在地。

但是土匪很强悍,很快又站了起来,大福继续栽石头,虽然打的毫无章法,但是很有准头。

二福看着弟弟吐那么多血,眼睛早已猩红一片的,他早就像一个蓄势待发的猎豹了。

等到看着两个贼人倒下去了,立马灵活的跳了出去,拿起地上的刀,刀刀狠戾!一刀一个砍死了大福砸倒的两个人,就像杀死两只垂死挣扎的猎物。

他转头看了一眼处于劣势的三福,连忙加入战斗。

二福没怎么学过武功,他所有的打法都是山里狩猎得到的经验。

他像一只猎豹一样,动作灵活,速度极快,绕道与三福缠斗的土匪身后,干脆利落,一刀捅向了土匪的要害,眼里的狠戾如吃人的魔鬼一般。

二福战斗力虽然没有大福和三福强,但是身体灵活,出手极快,只要有一点可能,他就会像猎豹一样,死死咬住对方的脖子,一招致命。

土匪被捅了要害,躺在地上求饶“大侠,我们也是饿急眼了!你就饶我一命,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二福听着土匪一出口就是北疆话,面上闪过一丝不忍,不过还是手起刀落,结束了土匪的性命。

此时,他才看到三福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怪不得,打得那么力不从心。

刚才二福还纳闷,以三福的身手,不会打不过这几个土匪,原来是护着怀里的孩子。二福上下打量了三福一番“三弟,你受伤了?”

三福抿着唇,吞下嘴里的血,摇了摇头。他不敢说话,怕一说话,嘴里的血就流出来了。

苏大强和王金花此时也走过来了,看了看火堆上烤着的人肉,一阵恶心。

苏大强看了看满地的狼藉,怕又有人过来吃人肉,他准备把死了的人都扔火堆里,烧成灰。也好毁尸灭迹。毕竟他的儿子杀人了!

他搬起一个人就往火堆里扔。

王金花捡着地上土匪的包袱,还发现了一个水囊,喜出望外,忙拦着苏大强,“他们身上的衣服布料都不错。咱家里大人孩子衣服都破了。”

苏大强秒懂王金花的意思。

于是,苏大强扒男人衣服,王金花扒女人衣服,扒完塞进自己的包袱里。

苏大福一脸懵逼,他爹娘是看到死人吓懵逼了?

扒人家衣服干啥呢?

也不害臊?

看那女人光溜溜的身子,大福一时间移不开眼睛,他长那么大,还没看见过没穿衣服的女人哩。

他一时好奇的移不开眼睛。出神的看着那个女人。

苏二福比苏大福更有眼力劲,女不女人的有什么好看的,命要紧,他跑到远处放哨。

不一会儿,就有更多的土匪往这边来。

二福一看不妙,偷偷跑回来:“爹,娘,快跑!”

苏大强一看这个架势,就知道八成是大祸来了。

“大福,背着小四,向南跑。”小四福才十岁,赶上饥荒,小瘦胳膊小瘦腿的,大福跨一步,够他跑三步的。

指望他自个儿跑,绝对落到最后,跟不上大家了。

一家人风一般的跑起来,三福抱着小孩子,提着一口气很快赶上来。

跑了大概有一个时辰,感觉不到有人在追了,大家方才停下。

王金花气喘吁吁地走过来,看了看三福苍白的脸蛋,一脸担心的说道:“三福啊,你咋啦?脸那么白。”

三福此时脸色白得吓人,他摇了摇头。“娘,我没事。”

他低头看着怀里的女娃娃,娃娃不知道做了什么美梦,浅浅的笑着,嘴角的两个浅浅的梨涡甚是可爱。

这娃娃长得白白胖胖的,太惹人喜爱了。

谁都没有想到,逃荒路上,还能捡个白胖的女娃娃!

                           

原创文章,作者:清灵Lu,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1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