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神星尊》楼台无月明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弑兄,张青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瞬神星尊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楼台无月明

简介:天逆大纪元,逆星者妄图毁灭亿万星空诸天万界。天才少年星错,被同族兄弟陷害修为尽失,机缘巧合之下,他竟然意外得到了星源玺印,领悟神技天瞬神闪,从此强势回归,成为一代少年至尊!
如果一个闪现杀不掉的话,再加上时停呢?
我等生于微末,自当斩破尘埃!
摘下神之头颅,以祭不朽之剑!
掌众星之力量,统御诸天万界!
(正统玄幻,无系统,主角杀伐果断,不圣母,情节微虐,世界观宏大,请放心观看)

角色:弑兄,张青

瞬神星尊

《瞬神星尊》第1章 命殒归墟免费阅读

这是一片漆黑到没有任何光影的空间,与其说是空间,倒像是空间破碎之后,所残留下来的不应存在于世间的死寂之地。

一股股令人窒息的绝望气息充斥在这片空间之中,破碎的空间之中,是极其刺耳的罡风呼啸声,这片死寂之地中,密布着数不清的空间乱流,每一道空间乱流,都足以在顷刻间将众生毁灭。

霎时,远方闪亮起一道耀眼的星蓝色光芒,这道光芒瑰丽而闪耀,突然之间,星蓝色光芒猛然爆裂,铺展而开,如同星河瀑布般展开成为一幅巨大的浩然图卷,与黑暗的虚空交织成为一片诡异的黑蓝二色天空,璀璨无比。

突然之间,只听一声厉喝,一杆凌厉的长枪猛然挑破那星河瀑布,星光乍现,瀑布那端,竟然出现了一个手执银色长枪,身着淡紫色长衫的少年。

这里可是号称空间破碎死寂之地的空间裂隙,如此危险的绝地,这少年竟然敢孤身深入。

只见他身穿了件苍紫罗兰色的长衫,腰间系着暗紫连勾雷纹金带,留着如风般的墨色发丝,眉下是一双熠熠生辉的星蓝色明眸,当真是清新俊逸。

少年朱唇皓齿星眸,嘴角微微上扬,露出一个略显邪魅的微笑:“果不其然,这处绝地,就是家族此次规划的试炼之地。”

还没等少年招呼,他身后的众人已经一拥而上,一齐闯入了这道空间裂隙,约有四五个少年,年纪都在十五六岁左右。

“星错大哥实力果然强劲,竟然能够独自斩杀星空妖狼!”身旁一个少年星鸿雪祝贺道。

“要我看,星错大哥的实力,应该达到星卫第一重了吧,那星空妖狼实力至少有尘级九品。”另一个少年星子默面露微笑,拍了拍星错的肩膀。

那个被称为星错的少年微微一笑,抬眼望向这空间裂隙的远处,说道:“还好突破到了星卫第三重,不然的话还真不是这凡级五品星空妖狼的对手。”

“凡级五品?!星卫第三重!越级两级?!”星错身后的少年们都倒吸一口凉气,星子默与星鸿雪眼神之中不可察觉的隐约出现了几丝阴郁,两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眼神,心中都有了定数。

空间裂隙深处,是一团略显光亮的白色光团,不出所料的话,那白色光团,就是星错等人此行的目的——郡主之证。

拿到郡主之证的人,将会得到家族的全力培养,同时也将成为下一任家主的候选人。家族的全力培养,代表着成为稀世强者的机会。

星错几人从怀中掏出一个黑色的布袋,这个布袋名曰乾坤袋,看似普通,实际却有着一个立方左右的储物空间。

哪怕是对于星错的家族,乾坤袋也是相当珍惜的法宝战器,只有家族顶尖的天才,才有可能被家族御赐乾坤袋,星错几人,代表着家族最顶端的天赋。

星错拿出一张符纸,轻轻念动咒语,一层呈现出淡蓝色光华的护盾出现在周身,这护盾看似轻薄纤弱,柔若无物,实际上却能够完美抵挡空间乱流。凭借星错几人的境界,还不足以对抗空间乱流。

白色光团虽处于空间裂隙深处,但是对于星错几人来说,相比于试炼中的其他挑战,这个白色光团,已经是唾手可得。

身形数次闪烁,几人已经辗转腾挪到光团的前方,随着他们的逐步逼近,空气中的灵气浓度也越来越高,但是空间乱流也更加狂暴。

一行小队中,星错天赋惊人,年纪轻轻十五岁便达到了星卫第三重的境界,相比之下,星错领先了其他人五六个境界,其他人不过是星者第七重左右而已。

光团溢散出澎湃的能量,这些能量气化成为乳白色的蒸汽,仅仅是站在光团前面呼吸了几下,星错竟然有一种实力又有所稳固增进的感觉,果真不是凡物。

几人面面相觑,郡主之证只有一个,也就说明了他们之间有着不可忽略的竞争关系,而这郡主之证,可是成为稀世强者的希望!

“不如这样,先将郡主之证拿回家族,让家族长辈再行定夺。”星错思索良久,终于开口说道。

星错的心中犹如明镜,若是在此处决出郡主之证的归属,他将以碾压之姿态战胜所有人,但是也会与家族的其他派系产生不可愈合的裂痕,将会对自己的派系产生很大的麻烦。

星子默点点头,冷静道:“这样也好,毕竟,我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这种身外之物,相信大家也不会特别放在身上。”

他顿了顿,如同利剑一般锋利的目光在众人身上扫过,一股寒意在众人身上掠过,旋即目光看向了星错,“那我提议,这郡主之证,就由星错大哥来保管,大家没什么意见吧。”

众人均摇摇头,表示同意。因为避嫌等原因,星错本来不打算保管郡主之证,但是见此状况,星错也不好再说什么:“那由各位兄弟见证,我星错将暂时保管郡主之证,直到回到家族,交由长辈再行定夺。”

说完,星错深吸一口气,一抬手,体内的星辰之力不断运转,他的周身渐渐泛起星蓝色的光芒,身体中已经突破的九个窍穴自下而上,依次亮起光芒,这边是他完美突破星者第九重达到星卫的证明。

纤细仿佛葱白一般的手指伸出,径直握住那个闪耀的白色光团。在握住的一瞬间,磅礴的力量不断涌入自己的体内,星错见状,连忙封闭了在手上的窍穴,以免控制不住自己强行融合郡主之证。

就在星错放松警惕,全身心投入到将郡主之证收入乾坤袋中的一瞬间,星错的身后猛然响起几声怒吼,“动手!”

霎时,铺天盖地的杀气从背后冲天而起,星子默手中猛然闪现出一杆锋利的长枪,寒光乍现,一枪刺出,直接将星错的胸口心脏贯穿!

星错胸口处猛然出现一丝凉意,紧接着便是穿心般的疼痛,极致的痛感涌入大脑,星错喉头一甜,喷出一股鲜红的血雾。

凛冽的寒光闪过,只听“咔嚓”一声, 星错周身那层用以抵挡空间乱流的护盾应声而碎,脆弱的肉身直接暴露在可怕的空间乱流之下。

“暴风刃符!”星鸿雪手腕一转,手上顿时出现一张青绿色的符纸,这张青绿色的符纸猛然燃烧,随着星鸿雪手臂不断地摆动,空间中的星空乱流竟然应声而动,化为强大的暴风刃!

暴风刃并没有第一时间冲向星错,而是杀向了星鸿雪一旁的两个少年,直接将两人包围在里面,仅仅星者第七重的实力,如何抵挡这空间乱流!

只听无数利刃切割皮肤的声音响起,空气中腾起大片大片的血雾,那两人竟然直接被暴风刃彻底撕碎,化为漫天的血肉飘飞。

星鸿雪手臂一挥,再度操控暴风刃飞向星错,星子默猛然抽出手中的长枪,后退几步,躲开这空间乱流聚合而成的灭世风暴,下一刻,暴风刃将星错彻底包围!

不过,星错的实力要比那两人高出很多,这暴风刃能将那两人彻底绞杀,却不能直接灭杀星错,只能让他重伤失去行动能力。

暴风刃漫天飘飞,呼啸的风声始终回荡在耳边,良久,暴风刃符燃烧殆尽,暴风刃渐渐散去。

星错身上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全身上下鲜血淋漓,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胸口上的长枪贯穿伤口尤为骇人,一阵阵深入灵魂的疼痛让他几乎丧失了理智思考的能力。

终于,他用尽自己的全力,抬眼看向正在冷笑着的星子默与星鸿雪,眼神中是无尽的愤怒与不解,“为什么?!”

“呵——”星子默冷笑,上前两步,抬腿一脚踹在了星错的胸口上,“还用我说为什么?你星错做过什么自己不知道吗?”

星错心中很清楚,他喘着粗气,咬牙切齿的怒吼道:“我星错自认为为人端正,待你们不薄,你们竟然为了一个郡主之证,不惜犯下弑兄这种罪行!”

星鸿雪哈哈大笑,他蹲下身,伸手拽住星错的头发,让他抬起头看向自己。

“郡主之证,不过是这次行动的导火索,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抢走了多少的修炼资源,抢走我心爱的女人,你觉得你待我们不薄,你要知道,那些本就是属于我们的!”

他不断地嘶吼道,眼睛中充满了血丝,“要是没有你,那些,都是我们的!”

“可笑。”星错冷笑,“星悦是我的亲妹妹,何来我抢走她之说?我很清楚她不喜欢你,你心爱的女人,不过是你自己的自欺欺人罢了!”

“我不管!要不是你阻拦!我和悦儿,早就在一起了!”星鸿雪怒吼,他猛然打出一拳,直接轰击在了星错脸上,将他打出去十数米远。

“鸿雪说完了,接下来该我了。”星子默冷漠道,相比于星鸿雪的暴怒,他这种无言的冷漠,才是最可怕的。

星子默上前,默默地掏出一枚疗伤丹药,仅仅能够维持住星错不死,但是没办法治愈他的伤势,“为了这次的行动,我和鸿雪筹备了太久太久。”

星错眼神中充满了恨意,“你也和他一样?因为我抢走了原本属于你们的东西,而对我出手?若真是这样,你大可直接告诉我,我可以无条件将郡主之证和所有的资源让给你们。”

“不,并不是。”星子默摇摇头,“我恨你,是因为,你对我太好了。”

星错愕然,“那——”

“我对你的恨意,深入我的灵魂,这辈子都不可能忘记!”星子默的每一句话,都让星错炽烈的热血坠入冰窟,至寒冰冷,“的确,你待我们不薄,但是,你的每一次分享,你的每一次指导,你的每一次赠予,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对我尊严的践踏与蔑视!”

“难道我就不能凭借我自己的努力得到我想要的?我用得着你施舍于我?”星子默眼神中是凛冽的寒光,仿佛刀剑一般锋利的眼神直直的刺向星错。

“你星错,高高在上,天资惊人。或许,在你看来,我们这些凡人,根本不配拥有尊严!”

星错终于明白了星子默为何对自己痛下杀手,他冷冷一笑:“你疯了,疯的无可救药。”

星子默仰天大笑,他目光如炬,朝着星错怒吼:“没错!我疯了!我恨你,你天赋惊人,却拿着那些自己都不要的东西,来施舍笼络我!”

“我的付出,要比你天才星错,要多得多!为何却只能在你的阴影之下苟活一辈子,永远没有属于自己的出头之日。”

“我星子默,隐忍了这么多年,终于,终于老天开眼,给了我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从今天起,世人只会知道,绝世天才星错死在空间乱流之手,早早夭折。”

“而我,终于不用活在你的阴影之下,我就是试炼的最终赢家,我才是拿到郡主之证的优胜,未来的家主之位,必然是我!”

隐忍了这么多年,星子默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一切,他忍不住哈哈大笑。

但是,对于星错来说,他从来没有看不起家族其他脉系里的兄弟姐妹,想不到,自己平时对星子默的好,在他看来,竟然是施舍笼络吗?

星子默张狂的大笑声回荡在这无比寂静的空间裂隙中,显得格外讽刺。

星错一阵沉默,终于还是下定了决心,死死咬着牙,沉声道:“想不到,我平日里对你的好,在你看来,竟然是一种负担,一种笼络施舍吗?如果说,这就是你嫉妒我的根源,那么,我向你道歉。”

星错抬头,星蓝色的眼眸中是如血似火般闪耀的愤怒,与星子默那刀剑般的目光针锋相对。

“但是,既然你已经做出了自己的抉择,那从此以后,你我兄弟,恩断义绝,分道扬镳!”

“此后,若是再次相见,我星错,必定不死不休!”

星子默起身,抽出腰间佩戴着的长剑:“你认为,你还有机会活下去吗?”

他手腕一转,那杆长枪锋芒乍现,锋利的寒光猛然闪过,仅仅一瞬间,就已经连续刺出九下!

每一枪,都精准的刺在星错的九大星窍之上,竟然直接废掉了星错这一身逆天的天赋修为!

星错再度不由得痛哼一声,汩汩鲜血从嘴角溢出,眼前原本清晰的世界竟然渐渐模糊起来,眼前视野之中,黑暗蔓延,无边的黑暗正一点点蚕食眼前仅有的光明。

意识渐渐消失,自己仿佛陷入无尽漆黑的永恒地狱中,由于修为被废,体内的能量早已消失殆尽,在他彻底失去意识之前,他听到了星子默冷漠的宣判:

“我将你禁锢封印在这空间裂隙中,接受空间乱流的绞杀!也省得说我弑兄罪名。”

“星错!永别!”

                           

原创文章,作者:楼台无月明,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1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