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灵异委托人》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灵异委托人

小说:悬疑

作者:陈雨岩

角色:

简介:你是否见过死人复活,并亲手杀死自己的父母双亲?
你是否半夜穿着寿衣,行走在阴气森森的坟地?
你是否为了活命,被亲人活埋进葬过死人的坟墓里?
这些我都经历过……

灵异委托人

《灵异委托人》免费阅读

你是否见过死人复活,并亲手杀死自己的父母双亲?

你是否半夜穿着寿衣,行走在阴气森森的坟地?

你是否为了活命,被亲人活埋进葬过死人的坟墓里?

这些我都经历过。

我叫张耀宇,现年34岁,是一个行走在灵异圈的修道者。

二十几年的灵异之路,我遇到过无数次诡异离奇的灵异事件。即便时隔多年,现在回想起来依旧感到毛骨悚然,脊背发凉。

今天,我终于能够鼓足勇气,将这些经历分享给大家。也算是对自己的过去做一个彻底的了断,同时更是为了缅怀那些早已逝去的同伴。

而这一切,还要从我的出身开始说起。

我出生在北方的一个山村,从小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一直和父亲还有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

爷爷说过,我还没出生的时候母亲就被人给算计了。肚子里的孩子是千年难遇的八字极阴之体,容易招鬼,就算是生下来也活不过五岁。

母亲一听这话当场就吓得嚎啕大哭,连忙给爷爷跪下;

“爹呀!你可要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呀!这可是老张家的种啊!”

奶奶一边抹着泪,一边伸手扶起了母亲;

“老大媳妇,瞎说啥呢?这可是俺的大孙子,你爹还能见死不救不成?”

爷爷没有说话,而是拿出一串佛珠让母亲戴上,并告诉母亲孩子出生之前千万不要把佛珠摘下来。

可是谁曾料到就在我出生的当晚,佛珠突然“砰”的一声碎裂了一地,而母亲也在佛珠碎裂之后去世了。

母亲去世后的第三天爷爷就离开了家,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两个月后他兴冲冲地回来,将一个约莫婴儿手掌般大小的锦囊带到我的脖子上,并叮嘱父亲和奶奶在我十八岁之前千万不要摘下来。否则,就算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我。

八岁那年我因为好奇打开了一次锦囊,发现里面装着一张泛着金光的符箓。

金灿灿的光芒照在身上非常的舒服,就好像大冬天泡了一个热水澡。

父亲看到后二话没说,拿起扫帚对着我就是一顿胖揍。就连一向宠溺我的奶奶,那次对着我也是大发雷霆。并严厉地警告我,再敢擅自打开锦囊就扒了我的皮。

一想到挨的那顿揍,即便是时隔多年,现在想起来依然有些心有余悸。

从那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打开过锦囊,直到十岁那年遇到了那个人。

那个让我恨不得将他碎尸万段的人。

那年暑假的一天,我正和村里唯一的玩伴胖墩在村子东边的树林里爬树,远远的就看见有两个衣着古怪的人向着我们走来。

我和胖墩不由得就多看了几眼。

那两个人一胖一瘦。

胖子身高也就不到一米六的样子,可整个人长得肥头大耳。戴着一副墨镜,冲着我和胖墩呵呵地笑着,整个人看起来就像西游记里的弥勒佛。

而旁边的另外一个人长得瘦高瘦高的,就像根麻杆一样。身上裹着一袭黑袍,就连头上也带着一个黑斗篷。

“小娃娃,敢问刘家沟该怎么走啊?”

胖子冲着我俩笑呵呵地问道。

我和胖墩闻言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

他所说的刘家沟,正是我们的村子。

村子不大,也就只有几十户人家。而且相对比较闭塞,基本上没跟外人有什么来往。

可突然出现了两个外地人,我和胖墩的心里都有些纳闷。

“顺着这条路往西走,过了这片树林子就到了。”

胖墩指着通往村子的路,对着胖男人说道。

“你们就是刘家沟的?”

胖男人一边说着,一边向着我俩走了过来。

我和胖墩相继点了点头。

“你们村是不是有个张神仙专门给人做白事的?”

我一听这话就明白了。

原来他们是来请我爷爷做白事的。

爷爷是附近十里八乡有名的阴阳先生,专门替人做白事看邪病。而且本事很大,收费还不高,要是遇到孤儿寡母的穷苦人家分文不收。

正因为爷爷的本事和为人,村里人对爷爷是格外尊重,便送外号张神仙。

“那,那是我爷爷,你们是来找我爷爷做白事的吧!”

胖男人闻言有些惊愕,甚至就连一直默不作声的黑袍人也不禁发出了一声惊疑。

“你就是张仲龙的孙子?”

“嗯,张仲龙就是我爷爷。不过你们来晚了,爷爷去隔壁村子处理白事了,要三天后才回来。”

胖男人呵呵一笑走到我的面前;“我们可不是请你爷爷做白事的,是来找你爷爷借点东西的。”

胖男人说着就伸出了手摸向了我脖子上挂着的锦囊。

我下意识地想躲开,可他的速度很快。还不等我反应过来,一根手指就点在了我的锦囊上。

当他那跟粗壮的手指刚触碰到锦囊的时候,我浑身一个激灵。

只感觉一股阴冷的寒气顺着他的手掌钻进了我的身体内,即便是在大夏天我也不禁打了个冷颤。

“呼”的一声,一阵寒风以我为中心吹向了四周,将黑袍人的斗篷吹得上下飘舞,当我无意中看到黑斗篷下的那张脸时整个人瞬间石化。

那是一张让我感到无比恐惧的脸。

眼珠外突鼻孔外翻,嘴里向外流着乌黑发臭的口水,甚至有几条蛆虫在他的脸上爬来爬去。

“妈呀!”

我瞬间摊到在地,而面前的胖男人依旧笑呵呵地看着我。

“小娃娃,你看到了什么?”

我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使出了浑身的力气站起来,拉着胖墩的手就向着林子里跑去。

“宇娃子,你跑啥呀?咋滴啦?”

“快跑,他们是鬼!”

我对着胖墩大喊道。

胖墩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我,有些不敢相信我说的话。

“快跑!”

我歇斯底里地冲着胖墩大喊一声。

胖墩被我的喊声吓了一跳,他知道我不是在开玩笑,原本胖嘟嘟的脸上因为恐惧变得有些僵硬。

我来不及多做解释,拉着他的手就向着林子里跑。

然而,不管我们在林子里怎么穿行,胖男人的笑声始终回荡在我的耳边。

十几分钟之后,脚下的速度也变慢了不少,胖男人诡异的笑声也渐渐消失不见。

“宇娃子,不跑了,跑不动了。”

胖墩有些力竭,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穿着粗气。

然而,当我回头看向胖墩的时候,发现身后的不远处依旧站着两个人影。

一胖一瘦。

“他们追来了!”

我对着胖墩哭喊着,将他从地上拉起来,继续向着树林里跑去。

可是我越跑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四周的树木怎么这么熟悉?

当我看到眼前的一颗槐树时整个人都吓傻了,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宇娃子,又咋啦?”

我颤巍巍地指着面前的那颗槐树,当胖墩顺着我的手指看过去的时候,一屁股坐在地上“哇”的一声哭了起来。

“这咋跑了一圈又回来啦?”

那颗槐树正是刚才我和胖墩爬的那棵树。

这片树林不是很大,顺着树林往西走大约五分钟左右就能回到村子里,可今天我们跑了将近一个下午还没走出这片林子。

更加诡异的是,我们原本是想回到村子里的,可又莫名其妙的在树林子里转了一圈又回到了原地。

就在这时,前方突然出现了两个身影。

一胖一瘦。

我双腿一软直接摊到在地,而胖墩哭得更大声了。

“鬼呀!”

我大喊一声,连滚带爬地站起来,使出全身的力气拉起了胖墩,继续跑进了林子里。

“胖墩,咱们顺着林子往南跑。”

“啥!宇娃子,南边是乱葬岗啊!你爹不是不让你去吗?”

胖墩一脸惊讶地看着我,他不敢相信我说的话。

可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回村的路已经找不到了,要躲避身后的两个怪人,只能硬着头皮逃到乱葬岗,顺着乱葬岗的小土路回到村子里。

“管不了那么多了,挨揍总比被那两个鬼抓到强吧!”

胖墩闻言点点头,同意了我的想法。

我们一路狂奔,好不容易跑到乱葬岗,两个人直接瘫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宇娃子,实在跑不动了,歇会再走吧!”

胖墩慵懒地朝我摆了摆手,肥嘟嘟的圆脸上挂满了汗水。

我向身后看了一眼,发现没有动静,便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此时我的双腿就像灌了铅一样,变得异常沉重,每迈出一步都变得异常艰难。

放眼望去,四周尽是密密麻麻的坟头。

一条约莫两米宽的小土路如同巨蟒一般在坟墓之间来回穿梭,顺着这条路走大约二十分钟就能看到我们的村子。

将近半小时之后,我们恢复了不少体力,而天色已近黄昏。

“胖墩,咱们快走,别让那两个鬼追上。”

胖墩嗯了一声,从地上站起来,我们相互搀扶着顺着小土路向着村子走去。

可是越走我约感到有些不对劲。

原创文章,作者:陈雨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21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