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食谱:她在兽世驯狼王》微梦浮生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娇娇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山海经食谱:她在兽世驯狼王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微梦浮生

简介:星际元帅轻鸢,一朝众叛亲离,误闯时空裂缝,却来到远古山海经世界,被一只狼王宠上了天。
人美心冷女元帅&傲娇酷贱大狼王
轻鸢刚来到这世界,就被狼王薅走了。轻鸢好说歹说闯出来,带着兵器“弑神”,一路上养宝宝,见啥吃啥,收集一大堆天材地宝,最后却都被不要脸的孩他爹吃了。
轻鸢:“……”弑神上手。
狼王:“嗷呜?”

角色:娇娇儿

山海经食谱:她在兽世驯狼王

《山海经食谱:她在兽世驯狼王》第一章 前传——她在兽世驯狼王免费阅读

她吃力地睁开眼,月光倾洒在她的身上。露水已经起了,漫野都是侵散的凉意。她大脑里空洞洞的,在一阵雾里行走,一瘸一拐,歪歪倒倒,水珠沾染了衣服,沁润伤口,不疼,却冷得刺骨。

大雾迷茫,她已经没了方向,她彻底失去了家的方向。

雾里好像有人呼喊她,声音空寂又渺远。”轻鸢……“

轻鸢像一个稚子一样,抬头在白茫茫的雾里寻找这个声音。

她走近了,一个山洞,洞里漆黑一片,像是她心头旷远的荒野。

”唔!“轻鸢被猛地扑倒在地上。她的眼底一瞬间的惊愕闪过,又立马恢复平静。炽热的身躯附上她,她手里的短刀已经抵上身上人的后心。

那人不知收敛,反而来势汹汹的急切的吻上她的唇,想拽她共赴情欲的海。

轻鸢的眼角微颤,刀口向下,刺入血肉,鲜血流下了。“停下。”她的声音低哑无力。

身上的人停滞了一下,在她耳边粗粗地喘息。轻鸢不适地动了动身体,从来没人离她这么近过。

下一秒,那人不顾刀锋相向,攥住她纤细的手腕,把她双手举过头顶,死死地压在地上。他收紧她的腰,让她的身形曲线傲人地凹出,紧紧贴着他,渡去灼热。男人力量之大,把她的能量镯都捏的咔擦作响。

沉御喉咙干渴的发疼,被陷害吃下狼毒花已经三日了,他困在这里,像是沙漠里的旅客,渴求一丝半点的清凉。他撕开俩人的衣服,身躯紧贴着,他感觉自己的元神都归了位,贪婪的汲取娇娇儿身上的沁凉。

太久了,没有水,他差点干渴而死,就在他以为等不到的时候,这个小东西闯进来了。

是神赐吗?

那他就不客气了。

他敏锐的嗅觉记住了这个女人,身上有他最爱的味道,在此之前,他从未闻到过。

沉御都快不能维持自己的人形,他几乎失了意识,双眼被情欲占领,他的双眼本是墨绿色,如今却是黝黑的,像是黑洞一样,要把人吸进去。

轻鸢不经意间对上他的眼,充满了占有欲和痴迷。

轻鸢怔愣,就是这短短一瞬,身上的人彻底的主宰了她。

“啊!”她把唇瓣咬得发白,完全没了血色,试图挣扎,可手根本无法挣脱。

沉御完全丧失了理智,与她灵魂相依的那刻,脑中好似金花炸响,宛如盛夏里的冰淇淋,冬日温暖的火。

轻鸢神情麻木,她眼里最后的光沉了下去,当最后承受不住时,她一口咬上沉御的肩头,拼命的咬,恨不得咬下一块肉。

她像只受伤的小兽,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呜呜咽咽的声音。

冰冷的液体从她眼尾滚落。

这个星际最强悍的女人,这个东四区第一元帅,在被整个世界抛弃后,沉沦在一场盛大的情宴里,哭泣着绽放。借着这档口,狠狠地撕去自己的伪装,恨不得蜷缩着抱紧自己。宇宙之大,她无处容身!

沉御紧贴着她的脸索吻,沾染上这液体,却好似被灼伤了一样,他心疼的琢去这水珠,缓解自己心口的压抑,他用此生独一无二的温柔道:“你是谁?从哪里来?……以后,我会护着你的……”

狼王庄重的许下承诺,真挚而爱怜。

轻鸢听着他淡漠的声音,心底无端翻起一种安然。然而很快,她就没了别的心思去空想……

“轻鸢!本王真是看错你了!你知不知道这一战有多少星际公民无辜死亡吗?四万啊!四万!这是你的国家!可是你竟然去勾结异族!难道就是因为要去陷害王妃吗?”

轻鸢魇在梦境里,这是她不可言说的痛苦的回忆。

她处在旁观者的角度,看着自己跪在星际理事堂的大殿上。听着她最敬爱的哥哥对她的审判,听着她的臣民对她的审判!

“禀王,轻元帅的所作所为实在有愧于其军人身份,更勿论公主之称!王一定要重重严惩,才能给帝国一个交代。”

哥哥不认她了,臣民们也厌弃她了。因为什么?因为偏殿里那个还在窃窃偷笑的女人吗?!

可笑啊可笑!她轻鸢半生征战守卫的帝国,就因为一个满嘴谎言故作娇怜的女人要驱逐她了!

她看见自己惶恐的站起来,不可置信的退后一步,想为自己争辩。

然而她少言惯了,大殿上千夫所指,她只能气愤的颤抖着唇角吐出微弱的几个字:“不是我……哥哥”

她满怀信任的看着大殿上的王,那是她的哥哥啊,一母同胞,一起长大的哥哥啊,他怎么可以不相信她。

可她最终失望了,她只能看见哥哥眼里的怒气和失望。

那一刻,她整个世界都好像没了声音,周围人的熙熙攘攘都没了,她看着哥哥的嘴一张一翕,落下她最终的判决:“原东四区元帅,帝国公主,勾结异党,德不配位,犯下弥天大罪,择期流放深渊之境,此生不可返!”

轻鸢闭了闭眼,那个人的判决一直在她耳边萦绕。

不是哥哥了……是帝国的王,她却成了帝国的罪人。

“瞧瞧,这不是我们的公主殿下吗?哦,我说错了”锦兰夸张的捂住嘴,尽情的对着她冷嘲热讽。

她轻轻地笑,志得意满:“轻鸢,看到了吗?我不过略使手段,你就要被丢进深渊了。时空裂缝就是我撕裂的又怎样,我就是故意要异族进来的,不过死了四万贱人,却把你这尊贵的公主拖下来,真是合算啊~”

锦兰企图看到轻鸢的羞怒,好成就她的快感。

然而梦里梦外,轻鸢都只是冷淡的看她一眼。

帝国,再也不是她守护的了。它已经丢弃她了,那她轻鸢有什么理由再去担心帝国的前途?

最后一次叫你了,哥哥,我不能守护你了……

即使深眠了,她的悲伤也溢了出来,但好像有人为她拂去了。

三日后,她终于拖着破败的身躯走出了山洞。

轻鸢坐在黄昏的悬崖上,双腿晃荡在半空中,面前是绯红的云霞,风卷起她的发丝,拂过她脸颊上的细小的伤口。她微微垂着头,身上的战斗服已经破烂不堪,少有的狼狈时刻。

她转动手腕上的能量镯,右手腕翻转,一柄一尺长的短兵出现在手中。

能量镯已经受损,不堪重负的发出电流交错的“滋滋”声。

轻鸢眉头微皱,伸手解开了手镯,拿在手里修复,指尖运转间,能量镯上的凹陷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复原。

当手镯完全恢复时,内壁突然有线光闪过。

轻鸢怔愣了一下,随后抿紧唇,面色冰冷苍白的把手镯扣回手腕。

她回头看着烟霞,脚下的万丈深渊里,她的飞行器摔成了破烂。

都过去了。

没了,就当是场梦吧,现在梦醒了,满是孤寂和凄凉。

她将头发捋至耳后,露出光洁的脸。

山风很冷,她屈臂抱住自己:轻鸢,为自己活了……

原创文章,作者:微梦浮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