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老公,别装了》会说话的小番茄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季言许,姜今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老公,别装了

小说:现代言情-后爱

作者:会说话的小番茄

简介:【病娇+甜宠+治愈+双洁】姜今安一直以为和季言许的婚姻没有爱情,不过是一场交易。三年后她懂事得提出了离婚,只是没想到在去办理离婚手续的路上,季言许出了车祸。
他极力掩藏的秘密也被她知道了,原来他素来冷情的外表下藏着一颗真心,甚至为了不离婚,故意出了车祸,宁愿死也不要离婚。
为了唤醒陷入昏迷中的季言许,姜今安通过心理医生的帮助进入了他的精神世界,在那里她才体会到这个男人伪装之下的偏执阴郁……

角色:季言许,姜今安

病娇老公,别装了

《病娇老公,别装了》第1章 离婚路上出车祸免费阅读

秋风瑟瑟,道路旁金黄的银杏树叶随风飞舞,在半空中调皮地打着旋儿才落到了银杏树下的美人儿披散着长发的肩头。

站在树下的姜今安没有兴趣欣赏这金秋的美景,她抬手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皱起了眉头,她这一等可真是等得够久了。

季言许一向守时,今天这日子想来他应该会早早到场的,只是不知为何迟迟不见踪影。

应该是临时有事情耽搁了吧?

姜今安左右脚交替着踮起脚尖在原地左右转动,舒缓着有些酸麻的脚掌,眼角的视线不时留意着一旁的马路,等着那个人的出现。

一对小情侣手挽着手,腻腻歪歪得从她身边走过,出来时,他们手上多了两个红本本。

女孩红着脸娇嗔道:“我后悔了,我还这么年轻就变成已婚妇女了。”

男生搂着女孩的肩膀,一脸笑意地低声哄着她,“老婆,为了庆祝我们领证了,老公请你吃大餐。”

“好呀,我要吃火锅,还有奶茶,小蛋糕……”

女孩的欢喜声渐行渐远,甜蜜的气息萦绕在他们四周,秋风中都似乎夹杂着一股甜香味,吹到了姜今安的鼻息间。

她不由得想起了三年前与季言许领证的日子,也是在这样的秋天里,那天的银杏叶有没有四散飘零,她没有注意到。

她只记得那个男人冷着脸,一言不发的进了民政局,她亦步亦趋地跟在他的身后,不敢跟他多说一个字。

他们看着不像是来领证的,倒像是来讨债的!

甚至连工作人员都发现了他们之间的异常,皱着眉头有些迟疑的追问着他们是否是自愿来领证的。

这话说的,她在心里不禁要对工作人员竖起大拇指,眼睛真真是雪亮!

他,季言许真的是被逼的!

他这样的成功人士,怎么可能会娶一个在不久前家里刚破产的学生妹?

不过在工作人员问完这句话后,季言许却抢先道:“自愿的。”

可能是他意识到自己的脸色有些难看,不想节外生枝,也想起了她父亲的临终所托这才强颜欢笑地扯了一下唇角。

姜今安记得那时她紧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双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不过还好季言许先开口,她这才呼出了一口气,小心翼翼的附和着他。

当钢印落在他们的结婚登记照上时,她提起的心这才安全回落了,只是大学还未毕业的她从此步入已婚妇女的行列了。

她还没来得及伤感,季言许拿着结婚证已经大步往外走了,她不得不迈开步子紧跟在他身后,他是父亲为自己找的避难所。

一出民政局,季言许就自顾的坐上了去公司的车,而她被安排的司机送去了学校。他们之间除了领证外,好像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她按部就班的上学,而他依旧早出晚归的上班,他们似乎没有太多的交集。

所幸她一早就知道他们的婚姻不过是一场交易,也没有太大的期待,季言许也信守承诺庇护着自己。如今三年已过了,她也毕业工作了,没有必要再拖着季言许了,是时候解除他们之间的婚姻关系了。

她想季言许应该是高兴的,昨晚他可是想都没想立马就答应了她提出的离婚。

只是这么久了,季言许怎么还没有出现?

为了不耽误季言许这个大忙人的时间,她可是乖顺的一大早就直奔民政局门口,不给季言许制造一丁点儿麻烦,就当感谢他这三年的照顾了。

姜今安等得有些无聊了,她拾起肩头的银杏叶拿在手里把玩,细细的打量着,甚至数起了它的叶脉。

突然一阵急切的手机铃声打断了她的思路,姜今安这才将银杏叶的小杆子拿了起来,伸手去掏包里的手机。

一看来电显示是季言许的秘书,姜今安连忙接了起来,想来应该是来解释说明他们老板迟到缘由的。

“夫人,老板出车祸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孙秘书急切的声音。

季言许出车祸了?

姜今安有些恍惚,她隐约的还听到孙秘书的声音有些哽咽,“您赶紧来医院一趟……”

似乎车祸还有些严重,不然孙秘书不会如此失态。

姜今安挂了电话捏着手机就匆匆忙忙往停车场赶,银杏叶不知何时从她手里脱落了,孤零零的躺在地上,看着那抹倩影渐行渐远。

那金色的蝴蝶似乎还想追赶她,趁着秋风掠过时,它展开了翅膀。可惜借力不成功,它只是刚脱离地面打了几个转儿,最终还是跌落在了混泥土路面上,被环卫工人无情的扫进了撮箕里。

……

“哒哒哒……”

姜今安踩着恨天高,风一般出现在了医院的长廊上,孙秘书一脸激动地迎了上去,“夫人”,夫人来了,老板一定会醒的。

“季(先)……季言许怎么样了?”

这么突兀的叫季言许的名字,姜今安有些不自在,通常在家,她一般也会跟着管家他们一起称呼季言许“先生”。

孙秘书没有觉察到姜今安的异常,此刻他心里还在担忧着躺在病床上的老板,“夫人,老板的命是救回来了,可就是昏迷不醒。要不您试试,看能不能唤醒他?”

“什么时候出的车祸,你们怎么不早点通知我?”

看着躺在病床上了无生机的季言许,姜今安的心猛烈得颤抖了一下,想到他可能是在去民政局的路上发生了车祸,姜今安不禁有些自责。

若她昨晚没有离婚这件事,可能他今天就能避开了,晚个一两天也没有什么问题的。

“今天早上……老板怕您担心,不让我通知夫人。本来我想着等老板醒了再通知您的,只是没想到出了手术室这么久了,老板还没醒……”

似乎是怕姜今安生气,孙秘书的声音越到后面越小了,直至最后消音了。

姜今安闻言脸上没有一丝怒容,相反异常的平静,似乎早已习惯了季言许将自己排除在外,那张结婚证不过是给外人看的。

病房突然一下子安静了下来,甚至可以清晰的听到病床前环绕着的几台仪器发出的嘀嗒声。

这气氛有些出奇的诡异,孙秘书一时摸不准夫人是否生气了。他偷偷打量了姜今安一眼,蹑手蹑脚地转身离开了,大气都不敢出。

姜今安早已发现了孙秘书对自己的小心翼翼,不过她已经见怪不怪了。说来也奇怪,虽然她和季言许是协议结婚,自己不过是个挂牌夫人,但奇怪的是他身边的人对自己特别毕恭毕敬。

姜今安也没多想,只是感慨季言许不愧是上位者,御下有方,给足了自己该有的体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才有他这气场,真正能独挡一面。

                           

原创文章,作者:会说话的小番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0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