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妹穿越古代之带领全家脱贫致富》壹叁伍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苏笑笑,小丫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兄妹穿越古代之带领全家脱贫致富

小说:种田

作者:壹叁伍

简介:苏笑笑拍崩脑袋都没想到,她哥苏向阳因为一句话把她带穿越了。然后她就成了小丫,苏向阳就成炭头。人家说投胎是个技术活,现在穿越也成了技术活?这家真穷啊!只吃了两顿窝窝头的兄妹俩就饿得两眼翻白,决定带动全家奔向致富路。

角色:苏笑笑,小丫

兄妹穿越古代之带领全家脱贫致富

《兄妹穿越古代之带领全家脱贫致富》第1章 苏向阳我觉得你有事瞒着我免费阅读

撅着腚拱在被窝里像只蛆的苏笑笑呵呵呵呵呵傻笑。

那哈喇子都快落在手机屏幕上了,果然还是偶像最帅,刷了一天手机的苏笑笑还是被周公拉入梦中。

阴间时间:0:00

啧啧啧,怎么会那么冷?棉被呢?我捞捞捞,手也抬不起来。

哼!算了反正冻不死……

“唉!我看是不行了,身子都快凉透了。”

“可怜呐!这大林家也够惨的”边叹气边摇头。

“小丫啊!我的孩子呀,你醒醒,要娘怎么活啊!”

苏笑笑耳边传来一阵阵嘈杂跟哭泣声,还有人使劲摇晃她的身体。

被晃得有点头晕的苏笑笑,顿时感到一阵恶心。

然后“哇…呕…”吐出大一口水。

苏笑笑此时也已经睁开双眼,发现眼前是一个妇人陌生又关切的脸,对着她说:“小丫你醒了?真的醒了。我的孩子,娘都快要吓死了。”

说完又开始流泪,眼睛鼻子红彤彤的看样子是哭了蛮久。

欸?这人她不认识呀而且说的话也奇奇怪怪的。

“这真是菩萨保佑啊!”人群中又有开始说话。

她看了一圈周围人都是古代人的装扮,这是拍戏,还是在做梦呢?

还没来得及开口询问,蹲在她身旁的一个小男孩就开口说道:“啤酒小龙虾。”

苏笑笑习惯接到:“你剥壳来我吃虾。”

然后男孩便哇哇大哭起来,一把抱住她喊着“笑笑,笑笑啊!”

砰!男孩头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脆生生的跟拍地里西瓜似的。

“还笑啊!笑个屁,你妹都差点嗝屁了。”李氏嘴里一顿口吐芬芳。

跟之前温柔和善的样子完全相反,那口水沫子喷湿了苏笑笑一脸。

这时人群中传来一个中年男人说话声:“李氏,小丫既然已经醒了就带回去吧!炭头赶紧带你娘跟妹妹回家歇息去,薛氏你帮扶着点儿,大伙也都散了吧!”

薛氏应道:“好嘞!村长。”

村长发话,围观群众也相继离开。

苏笑笑被搀扶着站起来,她发现自己身体缩小了一圈。

谁?谁能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苏笑笑狠狠的掐了一下大腿,抬头看看天还是这个天,腿也是真疼的,好像真不是梦。

她这是穿越了吗?穿越到古代了?为什么她睡个觉会穿越?小朋友你是不是有很多的问号!

刚刚被村长叫炭头的男孩子悄咪咪在她耳边压低声音说:“笑笑先回家,一会跟你说。”

之前这个男孩子说的话就是苏笑笑平时跟她哥的暗号,仔细看看这男孩子又黑又瘦大概八九岁的样子。外貌却跟大哥小时候微微略有些相似,可这黑确实是够黑的。

怪不得刚刚叫他炭头来着,难道老哥也穿越过来了吗?而且还是穿到这个男孩的身体了。

走了没一会就到家了,一个破旧的院子几间泥巴房。

苏笑笑被搀扶进了一间狭小的屋子,一大一小两张床,一个衣橱,一张小木桌子破旧得很。

狭小的房间里,多出几个人来感觉转个身都麻烦。

“小丫,先换身衣裳再歇息别凉着。”

跟她说话的是薛氏,膀大腰圆说话却细声细语。

刚刚回来路上苏笑笑脚都没沾地,整个人都是被薛氏夹在胳肢窝下面的。

“哦,好谢谢婶婶。”

苏笑笑不知该叫人家什么,看这年纪叫声婶婶应该没错的吧!

然后,背后就挨了一捶倒也不疼。

李氏一脸担忧看着她:“我说你这孩子真真的是在水里泡糊涂了?人家都得叫你一声姑奶奶。”

“啊!我这就当奶奶了?”苏笑笑惊呼一声。

“娘,妹妹一定是吓到了,不记事乱说的,我去给她弄碗水压压惊。”炭头话刚说完,又被一顿捶。

“这臭小子,你妹在河里喝的还不够?要不是你作怪,她能掉河里?”

炭头这瘦身板儿哪能经得住他娘捶,边跑边求饶。

“娘…娘我错了啊!”

哎呦呦的直叫唤,脚下又踩到鸡笼子顿时满院子飞舞的鸡毛。

薛氏看看这鸡飞狗跳的院子,还有发呆沉默的苏笑笑,连忙拉住李氏说道:“小太奶奶,别捶了,小丫这会估计还没缓过神呢!让她赶紧歇息吧!”

李氏这才停下手,转身进屋打开衣橱翻出一套干净的衣裳让苏笑笑换上,然后出了屋跟薛氏唠了一会。

苏笑笑在屋里把湿掉的衣服换掉,啧啧啧!这衣服上的补丁跟袖口差不多一样大。屋里没镜子看不到自己现在的样貌,只能看看这细胳膊细腿的,皮肤倒还挺白。

她躺在床上盯着灰扑扑的屋顶,眼神渐渐迷离起来,没一会就睡过去了。

李氏送走薛氏后回屋,看到小丫已经睡着就轻轻的关上房门。叮嘱炭头在家好好待着,挎着个空篮子出了大门就往村外走去。

苏笑笑在睡梦中接收到了原主的记忆,原主叫田晓。

他们住的村子叫田家村,家里就六口人。爹叫田大林,娘李凤英,大哥田恩小名虎头十三岁,田阳十岁小名炭头,田晓八岁小名小丫,小弟田文四岁小名大头。

田大林今天带虎头和大头去县城,买粮顺便抓药。

苏笑笑醒来坐在床沿边上,慢慢消化所知的信息。门口轻轻打开探出一张黑黝黝的脸,不是炭头还有谁。

要说原主是怎么落水的,还要从炭头这捣蛋精说起。

炭头说要带妹妹去抓鱼,一想到有鱼吃吸吸鼻涕就屁颠屁颠跟着去了。

小丫站在河岸边玩水,炭头把鱼笼子放入河里后两人就在岸边等。估摸着是无聊了就吓唬妹妹脚边有条蛇,结果噗通一声小丫就掉河里了。

小丫是不会凫水的,在河里一通挣扎。

炭头吓坏了,着急下河救小丫。结果右脚绊倒左脚摔了一跤,脑袋磕在石板上晕了过去。

后来路过的田大贵看到才把小丫给救了起来,那时候小丫已经不省人事了。

炭头见妹妹气鼓鼓的看着自己,挠挠头。

嘿嘿,尬笑几声露出一口大白牙显得脸更黑了。

“亲爱的妹妹,你醒了。”

“那谁,娘不在?就你一人吧?”

喊这声娘,苏笑笑多少还有点不习惯的。

炭头点了点头说:“去外婆家了。”

苏笑笑拍拍床边,招呼炭头过来。

“过来吧,咱们得合计合计这事。”

“你恢复原主记忆了?”炭头问。

“呃!眯了一会儿就记得了。哥你说咱们怎么好好躺床上就穿越了?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炭头摸摸鼻子回答:“我也觉得吧!这多少有点儿扯……d,可已经成了事实。我想了想啊,好歹咱们俩是一块来的刚好有个伴不是。”

炭头此刻有些心虚,因为好像知道他们为什么会穿越。玩游戏带一猪队友搞团灭他气得大叫:“老天爷就该送你去古代,玩这啥玩意儿。”

结果外面突然电闪雷鸣,一道耀眼的白光穿透整个房屋。被他骂的人穿没穿不知道,但他苏向阳带着妹妹苏笑笑倒是一块穿越过来了。

但他怎敢说出来,苏笑笑怕会掐死他吧!只能装糊涂了,把这秘密百年以后带进棺材里盖好钉得稳稳的。

“苏向阳,我怎么觉得你好像有些事情瞒着我呢?”苏笑笑眯着眼说。

炭头立马狡辩:“我能有啥事瞒你,叫你少看些悬疑小说,阴谋论也太多了吧你。”平时苏向阳撒谎就会脸红,现在他穿到炭头身上,这娃脸黑得很,五颜六色在他脸上也不显色的。

“那还回得去吗?那边的我和你算不算是死了?咱们是魂穿,那炭头跟小丫的魂是不是也穿越到咱们肉身上了?”面对苏笑笑一炮三连问。

把炭头也给问住了,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

微微愣神一下就回道:“鬼知道啊!我又不是百科全书。来都来了以后在想办法,有我在保证你以后吃香喝辣的。”

说完还啪啪的拍了两下胸膛,显示男子气概,估计是使的劲大了点把自己拍咳了。

“别拍了,不怕把肺给拍掉。”

苏笑笑看着这多少有点不靠谱的哥哥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咱们也恢复原主记忆了,说的做的尽量注意点以后别露馅。被人当什么妖怪附体给烧死,毕竟古代封建迷信思想还是很深的。”

“知道了,彼此监督。唉!幸好爸妈不在了,要不然白发人送黑发人,一次还送走俩。”

说完这话两人彼此对视沉默不语,这话题稍微有点沉重啊!

话说两人父母是在一次旅行中遭遇海难失踪的,苏笑笑当时只有十二岁,苏向阳也只有十四岁。

这么多年过去,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所有亲戚都认为他们父母应该是不在了,只有兄妹俩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

两人沉默一会。

苏笑笑双手一拍大腿站起身说:“炭头我们出去看看吧!既来之则安之。”

虽然刚穿越过来的确还有些焦虑跟迷茫,但她这姑娘也还算积极乐观向上。

炭头不乐意了,从床上跳下说:“我是你哥,以后别叫我炭头。”

什么玩意儿取这名,现代的自己怎么也算是个185的帅哥。

“好的,炭头哥哥。”小丫捂着嘴嘿嘿嘿的笑!(以后要正式叫小丫了)

想揪妹妹辫子怎么办?

两人走出屋打量起这小院子,三间泥巴房,两大一小。院子里还搭了个草棚,砌着两个灶台堆着一些柴火。除了一面有些遮挡外,其他三面完全透风。用竹篱笆围着一圈养了几只鸡,鸡舍旁还有间茅草屋是茅房。几件农具随意摆在一个墙角边边,摇摇欲坠的泥巴院墙随时要塌的样子,后边还锁了个小门,小丫记忆里想起这门后边是自家开垦的几块菜地。

真正是家徒四壁穷得叮当响啊!

“咕噜咕噜。”

“你看我干啥?难道你不饿?”炭头说完一边走进鸡舍里,扒拉出两鸡蛋来。

又喃喃自语道:“别看了,我都找了几遍。这穷得呀!只剩两鸡蛋了,先填饱肚子吧!”

折腾那么久小丫也有些饿了,早上喝的那一肚子河水也早蒸发得一干二净。

虽然没有手表,但看着日头大概也到了下午吧。

小丫想去看看地里都有些什么蔬菜,就两鸡蛋怎能填饱肚子呢!

大门这时砰的一声打开,进来的是一个个头矮小的中年男人。肩上扛着一个麻布袋子,身后还跟着两个人。一个少年怀里抱着一个小男孩三人都是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模样。

这三人分别就是,田大林和虎头、大头。

田大林刚进院子就马上盯上了炭头,肩上的麻包袋往地上一丢。

抄起墙边一根竹鞭子就要请炭头吃一顿“竹笋炒肉”。

他们这刚回到村口,就遇到一个坐在大树下乘凉的村民告诉他,炭头把小丫吓唬掉河里,田大林一听还得了,便火急火燎飞奔回去。虎头哥也抱上大头紧紧追着他爹的屁股往家赶,这位善良又热心的村民后面的话还挂嘴边…你家小丫呛了几口水,人没事儿了~~田大林哪里还听得到啊!

“咳咳咳。”

看着两人飞奔卷起的尘土,善良又热心的村民心想着。炭头那捣蛋精也活该被揍,便心安理得继续抠脚。

炭头一看他爹这幅模样怕是要吃了他,撒腿就跑。

田大林一边追一边骂:“你这臭小子,混不吝的看我今天不抽死你。让你下河摸鱼上树掏蛋,吓唬妹妹。”

“爹…爹我错了。”

奈何这院子那么小,炭头跑得再快也还是挨了他爹几鞭子那叫一个疼,边跑边求饶。

心里还想着,自个怎么那么倒霉穿到炭头这娃娃身上去了。心里苦啊委屈啊可是又不能说出来,呜呜呜呜。

虎头看着他爹,这次似乎真是要把炭头抽出翔的节奏。连忙放下大头,一把抱住田大林的腰。

“爹,别打了看看妹妹咋样了?”

一旁的大头年纪太小还不懂什么事儿,平时炭头哥也没少挨揍。这对于他来说太平常不过了,眼里只盯着炭头手上抓的两个蛋直嚷嚷:“鸡蛋蛋,蛋蛋”。

炭头虽然被揍了但是手里的蛋一直牢牢抓住没碎,这就是干饭人当精神,祸祸啥也不能祸祸粮食。

“爹,那啥我没事儿别打炭头哥了。”

众人循着声音看过去,这才注意到小丫一直都站在院子小门边。

这事吧!来得太突然,小丫一下子就愣住了。

田大林着急往小丫走过去,走路姿势微微有些瘸。上下打量着自家闺女,然后关切问道:“小丫真没事?哪受伤了没?”

“爹,我没伤着,就灌了几口水而已。”

田大林看着小丫整整齐齐的,心里头也踏实下来。

转头又瞄了眼炭头,炭头吓得一哆嗦。

眼神求助的看着晓丫,妹子救命啊你哥我命苦啊!

看着田大林手里还撺根竹鞭子,小丫也知道这事的确跟她那倒霉哥哥无关。

于是拉着田大林的手,往院子里走边转移话题。

“爹,让我看看你们赶集买了啥?”

田大林揉揉小丫头说:“割了肉,还给你买了糖葫芦。”

“哎呀!爹真好。”

拍拍手蹦蹦跳跳的,一副天真可爱又活泼的样子。

“你娘不在吗?”

田大林到现在才发现自家媳妇不在呢。

“哦,她去外婆家了叫我跟炭头哥在家呢!”

虎头看着小丫没事,也把爹给哄住了没在想着揍炭头,然后把买回的两串糖葫芦分成四份,分给弟弟妹妹们。三个萝卜头滋溜滋溜吃起来,他自己那份却没吃而是包好。

把他爹刚刚丢在地上的东西整理归置好后,抓起一包草药点火给大头熬药。

这一家又归于以往平静,日落西山,村里也慢慢开始炊烟袅袅。

                           

原创文章,作者:壹叁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5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