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郡主,公子又趁您出征逃走啦》喜欢缅因猫的阿芷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苏汉帝,林嬷嬷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报告郡主,公子又趁您出征逃走啦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喜欢缅因猫的阿芷

简介:郡主,不好了,公子又不见了
门外有下人来报,刚回府还没来及喝口水的苏漓烨:?????
他怎么又不见了,本郡主今日什么都还没做啊
“郡主,公子说,今日他看见您与李家公子走的很近,他生气了。”
苏漓烨:……..
这也算我的锅是吗?
自穿越以后,苏漓烨不是在出征的路上,就是在哄自家男人的路上,她表示太累了,要不只要事业不要男人了吧。
某人直接黑了脸,理直气壮的望着她,“我错了,但下次我还敢!”

角色:苏汉帝,林嬷嬷

报告郡主,公子又趁您出征逃走啦

《报告郡主,公子又趁您出征逃走啦》第1章 穿越免费阅读

“滴滴滴……”

苏漓烨刚回到家,往浴室走去,放好热水手试了下温度,温度刚好。

“早知道,就不答应那帮小崽子了,年纪不大想学的东西倒是挺多啊,累了一天了,泡个热水澡真舒服啊。”

躺在水温合适的浴缸里,苏漓烨慢慢的放松了身体,一不小心就睡了过去。

恍惚间她好像身处一个特别温暖的地方,时不时会有女人温柔的声音传来,隔着什么在抚摸她。

她在抚摸之中感受到了温暖,甚至还有些留恋,她很喜欢那种感觉。

再后来,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听见了女人凄惨的叫声,还有脚步声来来回回。

旁边还有人声音传来:“长公主您要加把劲啊,已经能看见头了,再加把劲就好了。”

发出凄惨叫声的女人似乎是骂了一句什么,房间里的人个个都低下了头,生怕触了什么霉头。

下一秒,随着女人的一声咒骂,整个人便昏死了过去。

此时外面的天边突然亮起满天的霞光,有下人来报:“启禀皇上,皇城之上不知为何聚集了成片的鸟儿,赶都赶不走,皇上这可如何是好?”

大内总管海公公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头也不敢抬,生怕惹得眼前面容严肃的天子大怒。

“百鸟齐聚,满天霞光,难不成……”

苏汉帝摸着下巴,嘴里念念有词,突然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看了一眼屋内。

这一看原本站着不动的宫人,刷刷的跪了下来,就连苏汉帝身旁一脸着急的男人也跪了下来。

“皇上,息怒……”

海公公是最先跪下来的那一个,都说伴君如伴虎,从小边陪伴在黄上身旁,察言观色早已成为了日常。

皇上说完这两句话,又看了眼正在生产的长公主,这漫天的异象和那些鸟儿怪异的行为。

难免会引起帝王的猜测,看来这次……,唉。

海公公心里叹了一口气,皇家的心思最是难猜,也不知道驸马爷会怎么做。

“皇上,臣恳求待长公主生下郡主,能让臣带着妻女返回边境,臣自愿永不踏入皇城半步,誓死捍卫大汉领土。”

江凌神色紧张的跪倒在地,额头有冷汗落下,他知道如果不这么说,他那还未出世的孩子必然保不住。

皇家最是无情,方才看见这漫天的异象,他心中便有了不好的猜测,又见天子那眼杂的眼神。

便能猜想到他的想法,内心越发紧张。

此时房间内又传来宫人惊呼声,江凌心咯噔了一下,该不会是公主她……

“生了生了,快去禀报皇上驸马,女太医在何处,快,长公主晕厥过去了,快快……”

林嬷嬷安排着各路人手,将小郡主清洗一番后,却见怀中的小郡主不哭也不闹,甚至安静的有些可怕。

林嬷嬷内心一颤,但看见小郡主微微起伏的胸膛,又松了一口气。

林嬷嬷不敢耽误,小心的将小郡主抱起,起身走出了产房。

外面的气氛凝重,地上跪了一群人,所有人大气都不敢出。

看见林嬷嬷抱着婴儿出来,江凌看向她手中的孩子,表情不自觉的柔和下来,这是他和公主是第二个孩子。

林嬷嬷看着眼前的情形,皇上面色严肃,驸马和海公公等人齐齐跪在地上,顿时将心提了起来。

苏汉帝看了眼她怀中的孩子,神色如常询问:“林嬷嬷,长姐诞下的是小郡王还是小郡主?”

“启禀皇上,是小郡主,只是……”

林嬷嬷低着头如实回答。

“只是什么?你是母后身边的人,说吧,朕不会怪罪于你。”

苏汉帝撇了林嬷嬷一眼,林嬷嬷身子一颤。

“启禀皇上,小郡主一出生便不哭也不闹,奴婢觉得……”

“怎么回事?抱过来让朕看看。”

苏汉帝心下松了一口气,这如果是个小郡王,漫天异象让他不得不多想。

林嬷嬷小心翼翼的将怀里的小郡主,送到苏汉帝的手上。

没想到,苏汉帝刚接手,怀中的婴儿便大哭起来,握住的他的一根小指后便安静起来。

苏汉帝严肃的神情也软了几分,看着怀里与自己有几分钟相似的面容,又想起来她身上流着皇室的血脉。

倒也放宽心了些,看着她抓住自己的小指,苏汉帝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很快又收敛回去。

又想起还跪在地上的几人,大手一挥:“都起来吧,驸马也来看看小郡主吧。”

“谢皇上。”

几道声音同时响起,江凌起身走到苏汉帝的眼前,小心翼翼的接过他手中的女儿。

刚接过手,怀里的女儿又开始哭闹起来,江凌笨拙的哄着哭闹不止的女儿,又怕她惹得苏汉帝不喜。

可是他越哄怀里的女儿哭的越大声,江凌一下子慌了神。

抱着女儿单膝下跪,连忙开口道:“皇上息怒,漓儿她年幼……”

江凌话还没说话,便被苏汉帝扶了起来。

“姐夫说的哪里话,漓儿便是这孩子的名字么?”

苏汉帝看了眼他怀里的孩子,这孩子和他那些皇子不同,一出生便是白白嫩嫩的模样,不像他那些皇子,一出生皱皱巴巴不说,也还哭闹的厉害。

看着都烦人,一时间苏汉帝反倒是有些羡慕了。

“回禀皇上,小郡主的名字是漓烨,是公主定下的名字,无论男女都叫漓烨……”

江凌抱着怀中的女儿如实回答。

苏汉帝点了点头:“这名字倒是不错。”

苏汉帝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扯着自己,一时有些纳闷低头看去。

一只小小的手扯住了一块布料,沿着那只小手看去,便看见了刚刚还在大哭的娃娃。

此时安静的躺在江凌的怀里一脸满足。

苏汉帝看着她那副模样,一时来了兴趣,小心的从她手里扯出那块布料。

没成想,刚扯掉她便哭闹起来,塞回她手里,又瞬间安静下来。

看到这忍不住哈哈哈大笑起来,又想到刚刚海公公说的一切,和漫天的霞光,又摇了下头。

终归还是孩子,这么小她又能做些什么?

“来人,传朕旨意,漓烨郡主出生之时,漫天霞光,百鸟齐聚不散,如此天地异象,必是天佑我大汉,特此封漓烨郡主为福安郡主,传令下去,以后福安郡主不必见朕下跪,她如同长姐一般。”

苏汉帝看着江凌怀里的孩子,眼神满是慈爱,但江凌却看见了一闪而过的歉意。

微微松了一口气,连忙跪下谢恩。

“臣替福安郡主跪谢陛下,天佑我大汉。”

跪在地上的宫女太监等人也跟着谢恩。

“天佑我大汉!!!”

“行了,都起来吧,朕得去和太后报喜,想必她日后定会疼爱福安的,海公公摆凤宁殿。”

海公公立马起身:“嗻。”

苏汉帝面带笑意,带着一群太监宫女浩浩荡荡的去了凤宁殿。

江凌林嬷嬷等人目送苏汉帝的远去。

等苏汉帝走后,江凌看着怀里的苏漓烨,叹了一口气:“唉,你生的这般聪慧,日后可如何是好啊。”

然而怀里的婴儿却回答不了他的话。

没一会便淘淘大哭起来,旁边的林嬷嬷一看就知道,小郡主应该是饿了。

“驸马,把郡主给奴才吧,估计是饿了,奶娘已经在隔间等待多时了,您去看看公主的情况吧。”

林嬷嬷是宫里的老人了,听她这么一说,江凌小心翼翼的把手里的孩子递了过去。

对着旁边的下人吩咐道:“来人,从明天起,城西处的施粥铺多设几个,另外从我私库里,提三千两白银多购置些大米,分发给城外贫苦的百姓。”

“是,驸马爷。”

……

一晃几天过去,苏漓烨躺在特制摇篮里,艰难的翻了个身,就听见旁边两个宫女有些惊讶道。

“小郡主好可爱啊,你看你看,她翻身了,天啊,好可爱啊。”

“是啊是啊,小郡主可乖了,不哭也不闹,饿了也会喊两声,小声和你说,我照看过那么多的皇子郡主都没小郡主这么乖的。”

苏漓烨:你们能不能不要聊的那么大声,这让我很没面子好不好?

苏漓烨听着宫女们的聊天,有些欲哭无泪。

这几天从这些宫女口中得知,自己是大汉朝的福安郡主,据说出生时天降祥瑞,被特地册封为福安郡主。

大汉朝,一个历史架空的朝代,民风淳朴也比较开放,并没有男尊女卑这些现象的出现。

是一个比较平等的朝代,没有那么多死板的规矩,女子无需面纱也可上街出行,也可替父从军,前提是能承受得了军队的管辖。

朝廷之上也有女官侃侃而谈,这一点苏漓烨很喜欢。

如果脑子里没有那段剧情,她可能就更喜欢了。

她苏漓烨,大汉朝的最尊贵的福安郡主,上有贵为天子的亲舅舅疼,下有大汉朝常胜将军之称的亲爹爱。

母亲是大汉朝立下不小战功的长公主,哥哥虽然在大汉朝没有什么出色的事迹,但也是征战沙场的一名好将领。

然而这些人,在苏漓烨的剧情中并没有什么好下场。

长公主一家三口战死沙场,百姓称为贤君的舅舅被下毒杀害,而她也被废去武功,活生生在宫内被折磨致死。

这些都因为一个女人许嫣儿。

许嫣儿原本是丞相的庶出小姐,却因为一场意外结识了还是大皇子的,苏君羡。

两人仿佛一见如故,甚至暗生情愫,可许嫣儿不是个安分的主,因为她又看上了,体弱多病的三皇子苏清朗,然后又是风流成性的五皇子苏铠明,就连九皇子苏顾宁都不放过。

要知道九皇子苏顾宁也不过十三一二的年纪。

几位皇子就跟疯了一样,对许嫣儿如痴如醉,但几人又都不想分享她。

于是乎几皇子联合下手毒死了身为自己亲生父亲的苏汉帝苏储。

还联合心思不正的奸臣,害死镇守边疆的长公主一家,还把苏漓烨骗进了宫,废去武功,手脚用铁链锁住。

关在冷宫,让她受尽折磨。

只因她当初说了一句:“许嫣儿是谁?不是什么人都能与本郡主成为闺中密友,她还不配。”

如果站着苏漓烨的角度来看,许嫣儿的确不配做她的闺中密友。

然而许嫣儿就觉得苏漓烨瞧不起她,把这事暗暗记在了心里。

后来,几位皇子推崇许嫣儿登上皇位,几位皇子心甘情愿做她的后宫玩物。

几个人快乐的生活了一辈子。

回想到这,苏漓烨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如果说剧情中的那个人苏漓烨真的是自己。

那么她是绝对不可能让许嫣儿这种人,活到大结局的,更别提怎么被骗进宫内。

只不过这些剧情很模糊,她现在只能看见这些。

还想看的详细一点,头就跟炸裂一般,疼的她撕心裂肺。

苏漓烨觉得这个姿势躺不舒服,又艰难的翻了个身。

如果那段剧情是真的,那么她得提前做好准备,毕竟她现在已经是苏漓烨了,虽然很不想接受,已经是婴儿的苏漓烨也不得不接受了。

她什么时候能长大?婴儿时期的她很多东西不能自己掌控啊。

感受着下身的温热,苏漓烨很想哭,她能怎么办?她也很绝望啊,看着还在闲聊的宫女。

苏漓烨开口咿呀了两声,一个宫女便走了过来,轻车熟路的抱起苏漓烨,擦拭着她的身子。

苏漓烨已经习惯了,反正她现在只是个宝宝,她这样子很正常,苏漓烨内心安慰着自己。

等宫女把自己放回去之后,困意渐渐袭来,苏漓烨打了个哈欠,想强撑着精神,再回想一下那段剧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但还是婴儿的她,能力实在是太有限了,没过一会便沉沉的睡去了。

睡梦中感受到一阵熟悉的气息,温热的抚摸了一下自己肥嘟嘟的脸颊,苏漓烨下意识的往上蹭了蹭。

“睡吧,我的小郡主。”

等苏漓烨睡醒的时候,便看见一道明黄色的身影,嗯,应该是她的皇帝舅舅来了。

这可是大腿,得卖萌装可爱撒娇三连。

苏漓烨挥舞着小胖手,一边咿咿呀呀的说些什么。

“皇上您看,小郡主知道是您来了,看给高兴的哦。”

海公公谄媚的开口,皇帝身边哪有不会说话的奴才,不吹皇帝两句,那可能连脑袋都要搬家哦。

原创文章,作者:喜欢缅因猫的阿芷,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8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