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法天尊》木彩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罗修,冷厉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弘法天尊

小说:玄幻-无线流

作者:木彩

简介:俯瞰万界,皆为利来,人情冷暖,皆为利变。
一道绿色光陨穿过浩瀚星空中,落入修行界,一切皆此发生改变。

角色:罗修,冷厉

弘法天尊

《弘法天尊》第1章 测试灵脉免费阅读

“第九个了,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浩瀚星空之中,正漂浮着雕刻有奇珍异兽的圆盘,而上面落坐一名身穿白色长袍的老者。

肩头垂落两鬓白发,只是微微挥动手臂,久居人上的气势顿时显露无疑。

收臂之时,一道绿色宝光从他袖口中飞出,转瞬即逝,便已经消失在了茫茫星空之中。

………

仙国水明域。

榆沧学府的学堂之中,所有学生皆一脸紧张地盯着台上。

“现在按照顺序开始上前测试灵脉,凡事拥有灵脉的人,都有机会为仙尊牧守一方。”

黑衣男子话音一落,随手便从储物戒中取出一块散发白色光晕的圆形球体。

学堂内的学生盯着黑衣男子手中的测灵珠,皆满脸的紧张和激动。

位居首位的长发女子迅速站起,在所有学生紧张的注视下,来到测灵珠前。

长发女子的明眸中,闪过一道决绝之色,伸出芊芊玉手抓向测灵珠。

接触到测灵珠的一刹那,顿时红光乍现,整个测灵珠变得如同耀眼的红色太阳般,令台下的学生都有些睁不开眼睛。

随着测灵珠褪去红光,台下的宁静便顷刻间被打破。

有发出羡慕的声音,也有趁机夸赞讨好的声音,同时也不乏有嫉妒的冷哼声。

在修行界每隔二十年,会有微薄灵气出现,而肉眼凡胎,便可借助微薄灵气和测灵珠测试出自身是否具备有灵脉。

凡是拥有灵脉者,皆有机会踏上茫茫修行之路。

灵脉分为:低、中、高、地、天级,共五种。

而灵脉的高低,则决定自身的修炼速度。

情绪激动到无以复加长发女子很快做回原位,旁边的白衣男子羡慕的看了一眼长发女子,便从座位上站了起,走向讲台。

有了前面的长发女子首秀,台下众人又将目光从长发女子身上挪开,重新投向台上的白衣男子。

然而随着一阵白光乍现,白衣男子的心如同石沉大海,就差瘫软在地上,居然是低级灵脉。

而台下皆是一阵哗然,大多有些幸灾乐祸的盯着一脸颓然返回座位的白衣男子。

而学堂最后方的角落里,一男子趴在桌上,面无表情的盯着周围学生。

身穿黑衣,乌黑长发被青色束发冠捆头顶, 留两鬓长发垂落肩头。

相貌虽不出众,但那双极其深邃的眼眸,令他有一种难以琢磨的感觉。

他名叫罗修,原本并不属于这个世界,可因为一次阴差阳错魂穿到了这具身体上。

这副身体的原主人也叫罗修,不仅性格暴躁,而且还是个练家子,算得上是十足的恶霸,欺凌同学几乎是家常便饭。

也因为这个原因,罗修魂穿后,也试着挽回过,可都无济于事,学生们压根不敢靠近,也不愿意靠近他。

随着测灵珠又显现出一道青光,一名体型肥胖的学生面露喜色的回到了座位。

而周围已经有人羡慕的看向他,此时没有人再嘲笑第二个上场的白衣男子。

因为测试到现在,发现有一半的人根本就没有灵脉,这令他们不得不接受残酷的现实。

测试时间并不需要花费太久,没一会儿便轮到了罗修。

同样带着紧张和激动,罗修来到讲台前,伸出手掌,朝着测灵珠摸了过去。

心中不断的祈祷着会是高级灵脉,毕竟自己也是穿越过来的,总得有个过人之处吧。

随着指尖传来冰凉的触感,测灵珠随即变为耀眼的白光。

罗修满脸失望的收回手掌,竟然是低级灵脉,在修行界中,注定是活在底层的修士,所谓的前途早已被定格。

此时台下的学生中,凡是灵脉等级比他高的,皆露出了怨毒或幽怨的神色,罗修心中不禁咯噔了一下。

这些学生之前一直被原主人欺凌,一直不敢报复,如今灵脉等级比他高,光是起跑线,他们便已经占据优势,自然也便不用怕他。

罗修之前也料到了会如此,毕竟原主人把这些人得罪的太狠了。

心中暗骂这具身体的原主人,本来想安安稳稳的度过,如今看来,恐怕没那么轻松了。

“拥有灵脉者,先回去收拾东西,明日到指定地点集合。”黑衣男子又将准确地址告诉众人后,便挥袖离去。

有人欢喜有人忧,那些测试出无灵脉的学生,一脸的颓然,失望和落寞。

而拥有灵脉的学生,则是满脸的兴奋,甚至有一些低灵脉的,已经开始对高一级灵脉的学生套近乎。

原本关系不怎么好的学生,此时却像是失散多年的兄弟般,罗修瞥了一眼周围的同学。

默不作声的从座位上站起,也不管桌上的东西,直接出学堂。

随着罗修的背影消失,学堂内瞬间安静了一下,像是商量好似的,所有学生立即朝着中心位置靠拢过来。

“罗修乃歹毒之辈,平日受他百般欺凌,本想待今朝一雪前耻,却没料到自己竟无灵脉,无法亲自手刃此贼,只能托付诸位了。”

青衣男子那愤慨激昂的话,令周围的人皆为之动容,原本压抑的情绪顿时爆发出来。

“哼!那小子只是个低级灵脉,收拾他只是早晚的事,到时候我定将他大卸八块,以解尔等心头之恨!”被测试出为中级灵脉的黑衣男子冷厉的说道。

“到时候要让他从我们身上取走的东西,百倍奉还回来。”

“待有朝一日,必取罗修狗头!”

“罗修必死!”

整个学堂内,喊杀声此起彼伏,由此可见,众人是有多恨罗修。

一名嘴角长痣的男子站起,对众人说道:“明天乃是是取得修行功法之日,我有一计……。”

…………

城主府门口。

“见过少主。”

守门士兵说着,便为罗修推开了大门,虽然语气客气,但眼神之中却闪过鄙夷之色。

罗修点头示意了一下,便走进府内。

府内的建筑十分富丽堂皇,就连每一个柱子上,都雕刻有精致的花纹。

穿过花园,来到修建在墙角破屋前,推开有些破烂不堪的木门,开始收拾起了明天所需要的东西。

这具身体的原主人,虽是城主的儿子,但却活得比府内的狗都不如。

原主人是城主和和一名妾待所生,而当时城主夫人刚好膝下无子,这名妾待便颇受城主宠幸。

为母得宠,原主人的地位自然不差,然而好景不长,就在他三岁的时候,他母亲意外掉进水里淹死。

后随着城主夫人生下一子,城主又招了几个妾室后,他的处境变得更加堪忧。

城主夫人以及妾待自然是对他充满了敌意,自己孩子如果没有灵脉,那便是一凡夫俗子。

而原主人又刚好是府中最大的孩子,城主的位置很有可能就会落到他的头上。

一个没有母亲做靠山的孩子,平日里受欺凌自然是不在话下,更有妻妾在城主耳前吹枕边风,城主对他的印象也越来越差。

如果原主人的父亲不是为了顾及自己这城主的面子,他现在恐怕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从遭白眼和唾弃的他,性格变得极其孤僻,做事也显得极其极端,而这种性格自然很难交到朋友。

后来慢慢演变到了如今这个模样,虽然被他欺凌的同学很可怜,但这原主人也是个可怜人,之所以会变成这样,也是少给他纠正正确道路的人。

皎洁月色再次挂在空中,罗修的木门被人敲响。

“少主,城主让你来亭苑一趟,他们正在等候。”下人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罗修对于这所谓的城主自然是不感冒,本不想去见,不过对方既然邀请,算是替这原主人去见最后一面吧。

罗修应了一声后,直接推开了木门。

一来到亭苑,发现在场的不止城主一人,连城主夫人和两个妾侍,以及三人的孩子都在。

七人所坐的石桌上,放满了各种散发诱人香味的食物。

罗修想起给吃的食物,顿时替原主人感到一丝悲凉。

“既拥有灵脉,你为何不早说,为父也好派人替你收拾离开时所需的东西。”年纪约莫四十多岁,留着胡子的男人,淡漠的说道。

“不需要,我自己有手有脚,能自己收拾,就不劳费心了。”罗修本以为对方是要交代什么,可见对方这丑恶嘴脸,顿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罗修的话令城主脸色一变,他本想的是离别最后一面,有个好聚好散,没想到罗修如此不识抬举。

只听砰的一声,体肥腰圆的城主夫人一手拍在石桌,指着罗修便大骂道。

“小子,你别给脸不要脸,你摆着臭脸色给谁看呢,你不过是一个低等灵脉,你有什么好嚣张的?”

“我儿子今天测试出来的可是高级灵脉,就你这修行资质,连给我儿子提鞋都不配,不愧是贱婢生的,连最起码的礼貌都不懂。”

“我懂不懂不需要你这贱人来讲,你算个什么东西,一天到晚就知道装疯卖骚,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教训我了!”罗修刚还想说什么,便感觉一记重拳砸在了自己的胸口。

随着胸口传来一阵剧痛,罗修踉跄后退了几步,同时也看清了出手之人正是城主夫人的儿子罗志。

罗修也没想到对方会突然出手,刚准备出上去给对方来上一拳,城主怒容满面的一手拍在石桌上,指着罗修便喝道“来人,把他给我扔到门外!”

两名士兵立即冲得上来,一人架住罗修一双手臂,强行拖了下去。

罗修心中的悲愤,可无济于事,很快便被士兵像是扔垃圾一样扔到门外,随着砰的一声,门又被重重的关上。

“这一拳,我记下了!”罗修揉了揉依旧隐隐作疼的胸口,目光发狠的说道。

此时府内,罗志盯着罗修被拖走的方向,眼中闪过一道杀意。

“好了,别再骂了,别因为一小事,坏了雅兴。”随着城主制止后,骂骂咧咧的城主夫人才停下了嘴。

“夫君,这逆子实在可恶,居然敢顶撞你,真是气死我了!”城主夫人一副气急败坏的模样说道。

虽嘴上这么说,但实则是在借机报复,她到现在还记得当初罗修母亲得宠后对自己的嘴脸,甚至开始有了篡位的举动。

然而她能做到这个位置,自然不是泛泛之辈,立即派人暗中制作意外死亡的现象,借机除掉对方。

要不是当时城主怀疑起了她,否则绝对会连罗修这个眼中钉一起做掉。

“大人说的对,大家不要因为那小子坏了雅兴,就他那低等灵脉的资质,注定是碌碌无为。”一旁的青衣妾待笑着摆手道。

愉快的气氛再次被烘托,对于七人来说,今天都是值得高兴的日子,两个妾待的儿子虽然天赋没城主夫人儿子的那么好,但两个也皆是中等灵脉的,甩了罗修不知道好几条街。

即将入冬,夜晚天气更是极其寒冷,冷风一吹,刺骨的寒意,令罗修裹紧自己身上的衣服。

随意找了一个草堆,用手挖开一个洞口,勉强凑合着过了一夜。

天色微微亮起,罗修从草堆中爬起,拍了拍粘在身上的草,来到小溪前清洗脸颊后,便朝着指定地点出发。

整个修行界的势力分别为仙、佛、妖、魔、道五国,由五大尊主所掌握,凡事想要修行,就必须要加入各国麾下,只有这样才能够获得修行功法和修炼资源。

集结点设在了榆沧都城,从这小城出发,距离倒也不算太远,步行一个时辰便能抵达。

随着时间的推移,原主人残存的记忆,几乎是彻底消失,罗修也没办法通过记忆来探路。

只好一进入都城,便四处找人打探位置,耽搁了不少的时间才到集结点。

本来不需要如此花费时间,奈何穿越过来,路痴的毛病依旧没改,再加上都城又大,费了不少的功夫。

集结点设置在了都城广场之上,而周围则站着手拿银枪的官兵。

罗修左顾右盼了一阵后,终于见到了站在人群中给他们测试灵脉的黑衣男子,而同学们则已站在他身后。

为了防止有闲杂人混进来,想进入广场上必须要有领队,否则说破了头都无用。

“磨磨唧唧,快入队,就差你了。”黑衣男子没好气的冲罗修说了一声,又重新数了一下人数后,一张令牌递到了守卫官兵手中。

守卫官兵检查了一阵后,朝一旁的士兵点了点头,随后给众人让出了一个通道。

罗修跟在人群最后,已经察觉到了同学们投向他那不善的目光。

他现在不想招惹这些人,可要是这些人真敢动到他的头上,那他可丝毫不会心慈手软。

黑衣男子领着众人,很快便来到了广场中央。

“见过欧阳大仙,小人不负大仙托付,人已全部带到。”队伍前方的黑衣男子,此刻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高冷模样,脸上带着谄媚的微笑,冲着落座之人说道。

“嗯,做得不错。”被叫做欧阳大仙的,是一个年纪约摸四十多岁的男子,一袭白袍披身,头戴金丝发簪,面颊处更是有一道显眼的刀疤。

“退下吧。”脸上有着刀疤的欧阳大仙随手将一袋沉甸甸的金块甩给了黑衣男子。

黑衣男子顿时眼冒精光,赶忙点头哈腰的接下,刚转身准备离去,见到一脸期待的望着自己的学生,拍了拍脑袋,又转过了身去。

欧阳大仙微眯着眼睛,望着黑衣男子冷哼道“怎么,觉得太少了吗!”

黑衣男子一听,顿时吓得一激灵,连忙摇头摆手道:“欧阳大仙误会了,不是您想的那样。”

“哦,那意欲何为?”

黑衣男子明显听出欧阳大仙有些不耐烦了,也不敢再犹豫,连忙小声说道。

“欧阳大仙,事情是这样…。”

黑衣男子将学生托付的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对方。

听明白的欧阳大仙,望向站成一排的学生,眼神中顿时闪过一道精光,不过脸上却面无表情。

“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黑衣男子一听,顿时一脸的欣喜,连忙点头哈腰的退下,经过站在前排的几个学生时,微微点头示意了一下。

明白事情得逞的学生,心中皆是即将报复的快感。

站在最后排的罗修,很明显的察觉到前面学生望向自己的戏谑眼色,甚至还能感受到一丝杀气。

一种隐隐不好的预感,浮现在了罗修心里,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这些学生对原主人,恐怕比想象中的更加怨恨。

之前他觉得这些学生就算得势,也顶多将他暴打一顿来泄愤,看来这想法实在是太幼稚。

如果罗修魂穿过时,知道那时候原主人的记忆就已经少了一大半,或许早就另做打算了。

原主人对这些同学做过令人发指的事情,他可是大多都不知道。

原主人披着城主儿子的皮,就算是做的再过分,也根本没同学敢反抗,他们哪知道原主人在家里的地位是非常不受待见的,否则也绝不会任他欺负。

今天的事项分为两个步骤,第一步是领取仙国仙尊亲自定制的修行功法,第二步,便是通过灵脉等级分配去留。

众人在欧阳大仙的示意下,靠近到他一旁的小型石台前。

石台散发着悠悠白光,同时石台周围还布满了细密的纹路,光是用肉眼便能看出此物的不凡。

此石台内,记载有仙国仙尊所修炼的小部分修炼功法,凡是拥有灵脉者,只需站到石台上,便能记承功法。

如果没有灵脉的人站上去,石台内的法力便会立即破坏五脏六腑,结局只有死路一条。

因此每一个想要踏上修行之路的人,都会选择等待每隔二十年一次测试灵脉的机会,毕竟命只有一条,谁也不敢拿去赌。

至于为何只能获得一小部分修行功法,这就是五大尊主控制修行界的重要手段,不将功法一次性传承,为的无非是防止有人动摇自己的地位。

五尊之所以能够拥有如今的地位和实力,皆是因为掌握有全天下最完整的功法,至于是如何获得的,以他们目前的处境,根本触及不到。

站在队伍前的,自然是全学堂唯一一名拥有高级灵脉的李官兰,她自然也是知道石台的具体用处,刚准备站上去。

欧阳大仙挥手一拦,不疾不徐的说道:“慢着,即求人办事,总得拿出诚意吧,不然红口白牙答应的事,我怎么知道你们到时候会不会不认账。”

李官兰嘴角微微一抽,面若寒霜的问道。

“敢问大仙需要我们拿出什么?”

欧阳大仙倒也丝毫不含糊,随即从储物戒中取出玉简,推到李官兰面前。

“你们现在根本拿不出我想要的东西,签下仙律令,也不多要,将你们三年的修行资源交付于我,我便答应此事。”

所谓的仙律令,由仙国高层定制,一旦签下,就必须去履行,否则后果极其严重。

“三年!大仙这未免也太欺人太甚,我们学堂这么多人,光是一年,就是一笔不小的数额了,还请大仙手下留情。”李官兰顿时有些急了。

“哼!如果嫌给的太多,那你们就另找他人帮忙去,这件事情一旦上面查下来,可是要掉脑袋的!”欧阳大仙随即黑下一张脸。

李官兰此刻脸色也是不好看,整整三年的修行资源实在太多,至于换人,想都别想,对方要是以势压人,以她们目前的处境,根本没有机会反抗。

这也是对方有恃无恐,敢狮子大开口的原因。

李官兰转头看了一眼罗修,一股怨恨涌上心头,脑海中满是对方对她做过那不堪入目的情景。

“我签!”李官兰说着便咬破手指,又将玉简上的内容检查了一遍后,将沾有鲜血的手指印在了仙律令上。

她实在是没办法放弃今天这个机会,虽然以后绝对会有机会报复,可她眼下就不想让对方好过。

欧阳大仙露出了得意的微笑,示意李官兰站到石台上。

随着石台上发出一道强烈的白光,功法便已经出现在了李官兰的脑海之中。

走下石台的李官兰,将事情告诉了身后几名同学,几人先是露出了悲愤的神色,不过很快便毅然决然的点头,又将李官兰的话传给了自己身后之人。

话传到了罗修后便断了,刚刚他也尝试着窃听过,奈何这些人本就是在回避自己,因此连一句话都没听清。

原创文章,作者:木彩,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6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