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尊:凭本事娶的夫郞就要宠着》花菜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林夏,陆清风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女尊:凭本事娶的夫郞就要宠着

小说:古代言情-智力

作者:花菜

简介:女尊,双洁1v1 林夏一个当代大龄女青年。混到 快三十了男朋友还和人跑了,一不小心就穿了。玩这么大的吗?刚来就被人抓奸,从此以后多了个小夫郞,一穷二白的人从此奋发图强赚钱娶夫郞,取到手后,这小夫郞怎么越看越好看。越看越喜欢,别哭别哭,乖,小心肝,我把心给你 好不好。

角色:林夏,陆清风

女尊:凭本事娶的夫郞就要宠着

《女尊:凭本事娶的夫郞就要宠着》第1章 穿来就玩这么大免费阅读

“阿花,从我身上起来 ,压的我喘不过气了。”林夏在梦里感觉自己胸口被压了一块大石头,这会摸到一个毛绒绒的脑袋,以为是自己养的猫。

推了一下,没动静,又摸了摸,这手感不太对呀,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看了眼天花板,不是自己家?陌生的环境,闭眼几秒然后睁开。

这下清醒了,环顾四周,这个古色古香的房间,不是跑影视城了吧!刚动一下然后就看到自己身上趴着一个…人,林夏一怔。

缓了两秒,仔细观察,长发,长衫。

“美女,美女醒醒。”推了几下,没有动静,于是林夏用力一下子把人推到了一边 ,自己下了床。四处观察。

床上的人被大力一推,慢慢清醒了过来。见人醒了,看清了对方的脸,这美女长的有味道呀。

床上的人抬眼看了林夏一眼,揉了揉眼。然后往后退了退,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房里。”脖子上突然多了一只手,掐着自己,林夏一下子就懵了。她什么时候过来的,速度好快,瞬间移动?好可怕。脑中迅速的转着此情此景该怎么应付。

林夏被掐着脖子,憋的眼泪都流下来了,指了指脖子,表示自己说不出话。

男人看她毫无还手之力,知道她不会功夫,于是就放开了手。一放开林夏就不停的咳嗽,之后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空气。等平复好,经过刚才这一个插曲,林夏可以肯定面前这个美人是个男的。

林夏摸了摸后脑勺有些隐隐作痛,这是被人打了?这时一阵剧烈头痛,痛的倒在地上缩成一团。一股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入。

这里是大渊国一个女子为尊的国家。原主是一个上京赶考的秀才,一路走来,身上的银子,也所剩无已。本想找个书院打杂,等到之后的开考。可就在昨晚打算找个地方栖身在路过一条巷子的时候,后脑勺一痛,眼前一黑,醒来就变成林夏了。

“你没事吧,你怎么了?”男人看着地上痛苦呻吟的人。想上前,又防备的退了退。

理清了一切,林夏站了起来,看着眼前的男人,长的还英气逼人,但在这女子为尊的世界却不讨喜。在这个世界男子大多是柔弱,小鸟依人的,大多是在家相妻教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

也有一些男子到年龄还嫁不出去的,要是家里有钱的会准备大量的嫁妆,招入赘妻主。

接收了脑海里的信息,林夏看着眼前的人“有意思”。

“你看什么? ”男子看着她,有些狐疑。

“我叫林夏,是来京城赶考的秀才,昨夜被人打晕,醒来就在这了。”林夏在两人身上看了看,衣裳都是完好的,应该没发生什么。这要是在现代,都不是事,但在这女尊的世界,自己这得负责要娶了吧!现在这样好像也说不清了。

对方估计也发现了这一点,林夏突然感受到对方身上的杀气。我的个乖乖不是要杀人灭口吧。

“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林夏在人动手这前先开口,自己一个穷酸秀才初来皇城, 也没有机会得罪人,何况自己一个女子,这事吃亏的也是男子。那肯定就是对方得罪人了,一个要毁了他一生的人。

听了林夏的话,男子陷入了回忆。

林夏也没有打扰他,在房间里转了转,想着自己该怎么走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试着把门打开,试了好几次,林夏才反应过来了,门从外面上锁了。

“门被锁上了。”林夏转过身对男人说。

男子走到门口,试了一下,然后又来到了窗户边上。

“你从这边走。” 说着就打开了窗。

林夏屁颠的跑了过去,只瞄了一眼,然后抬头看着对方,“你开玩笑了吧?” 这是个小二层啊跳下去不得摔断腿。

“要跳你跳,我还要命呢。”说着就往后退了退。就在这时听到有声音往这边来,然后就是开锁的声音,来人开了锁就跑开了,紧接着,听到一群人往这边来了,距离越来越近。

林夏也着急了,这种情况被发现了,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吧!自己不会被拉去侵猪笼吧!看着男子眉头越来越紧,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冷。林夏在对方手身上又感觉到了那股杀气,声音更近了。

“跳下去,要不我丢你下去。”他也着急了,门外声音已经到门口了。

“清风,你在吗?”

一秒后,林夏还没反应过来便从窗户飞了出来。

“靠”从地上爬了起来,痛死了,连忙检查自己有没有骨折,还好,还好,除了痛,没其他地方受伤。

这边林夏偷摸的走出院子,刚走两步,脖子上一凉,一把剑就这么直直的架在自己的脖子上。

“你是谁,为什么会从清风院子里出来 ?”来人是个身材魁梧的女子,比自己整整高了半个头。林夏推了推脖子上的剑,推不开呀,“唉呀妈呀,”手指划开了,林夏想的是完了。

脑子里想了好几个应对的方案都被自己否了,主要是自己人生地不熟。怕说的多错的多,所以自己暂时打算当个哑吧!一副我就不说你能拿我怎么样的嘴脸。

“不说话就当我没办法了是吧!走。”

于是自己就到了这前后不到一天就被关了。

林夏想着等会怎么办,这是一个祠堂,自己双手被捆着,按着跪在地上,刚刚林夏骗她说这事只能和清风说,是叫清风没错吧,这名字怎么有些熟悉,刚刚那女人叫的就是这个名字。

林夏一方面是想拖延时间,另一方面是想想对策,万一待会两人口供对不上不就完犊子了。

听着外面的声音,门口陆陆续续来了一群人,男人走在中间,进来的时候看了林夏一眼,然后就再也没往这边看一眼。

林夏看到绿衣男子对旁边小侍便使了个眼色。

“家主,就是她,我昨晚看到的就是这个登徒子进了少爷房间。”那小侍的指着林夏激动的说。刚刚在房间没看到人,说也没人信,最后还被少爷威胁要卖到暗娼馆里,现在总算找到人了。

“娘,二哥发生这事可怎么办,二哥你怎么能干这种事呢,你要是不想嫁,你说就是了,这就是你喜欢的人吗?”

他一说完,几双眼睛都齐刷刷看着林夏。

一位四十多岁的女人来到林夏面前。身上威严不怒自威。

林夏看了看那边低着头,没有说话的少年。心里直叹气,这是狗血的候门宅斗剧。

“陆清风,你来说,这人你认识吗”中年老女人开口了,身边的人都一副看戏的样子。

林夏本来就觉得清风这名字有些熟悉,听到陆清风三个字,一下子愣住了。口供还没串通好呢

男人抬头看着林夏“不认……”话音未落。

“想清楚再说。”老女人开口,瞪着他。

“娘,二弟平时是胡闹了些,但是他不会干这种事的,事关男儿家的清白,二弟知道轻重的。” 说话的是刚刚那名魁梧女子,看来这人是他姐了。

“大姐,绿柳是二哥的贴身小侍,怎么会冤枉自己主子。”

“陆离,你闭嘴。”女子瞪着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庶弟。

“是的就是她,前几天奴才和少爷去街上,把奴才支开,回来的时候手里多了个女子用的荷包,在不远处看见的就是这人,家主,奴说的句句都是实话。”

林夏看着这一唱一和的二人,笑了笑,盯着陆清风“你丫居然还会变脸呢?”

刚刚丢我出来的勇气呢?有意思。怎么这么傲骄的人,也会被人逼成这样,还是说你扮猪吃老虎呢?

                           

原创文章,作者:花菜,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7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