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盖世医王》前进的暴雨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苏燃,冯哲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盖世医王

小说:神医

作者:前进的暴雨

简介:莫名其妙多了一个可盐可甜、绝色倾城的未婚妻,苏燃表示这个开局很香。这一世,苏燃武道盖世、医道称王,不求其他,只求肆意畅快、执掌命运,只求念头通达、再无遗憾。

角色:苏燃,冯哲

盖世医王

《盖世医王》第1章 重生,你是我的免费阅读

苏燃只觉得头很痛,爆炸一样的痛。

艰难的睁开眼,眼前的场景陌生中透露着一丝熟悉。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耳边传来一道声音:“小杂种,快点去退婚,磨蹭什么?你是想要你母亲死无葬生之地吗?啊??!”

这道残忍、阴狠的辱骂声是从苏燃左手握着的手机里传来的。

手机正在通话中。

苏燃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手机,猛然间,浑身一颤,他瞪大了眼睛,怔住了。

良久。

我重生了?!

上一刻还在被数十位仇家围攻濒死,下一刻就重生回到了命运转折的起点???

他赶紧看向自己的右手,果然,右手抓着的是一封书信,有些老旧的书信!这封书信是什么?——是婚书!

他和祝池鱼的婚书啊!

“小杂种,吭声!竟敢无视老子吗?!!!”还在通话的手机里又传来暴怒的辱骂声。

苏燃回过神,眸子里闪过一抹寒冷到了极致的神光。

他直接挂断手机。

挂断手机后,他颤抖着手操作手机,很快,找到了一段视频。

视频中是一位头发斑白、穿着朴素的中年女人在一条老旧的胡同巷子里,被人狠狠的踩着头的场景。

中年女人因为太痛,浑身哆嗦着,挣扎中求饶,但因为失血过多,求饶声都很虚弱。

她额头有一道长长的豁子,鲜红的血从豁子里流淌、沾满了已经有皱纹的脸,顺着耳根染红了一小片的青石板。

更残忍的是,她的左腿明显骨折了,断骨森森,无比的刺眼,鲜红的血液将裤脚都完全染红了。

视频的最后露出一张狞笑、残忍的脸,对方龇牙咧嘴的在视频里威胁道:“嘿嘿,苏燃,这是一个警告,你母亲虽然被老子打断了腿,但还没有死,还有一口气呢。别说,你母亲的腿脚还挺硬,老子哪怕拿着棒球棍,也耗费了不小的力气才打断,老子都累了、饿了,现在要回家吃饭了。你母亲现在躺在南湾区皮影胡同呢,老子可告诉你地址了。”

威胁完,接着传来跑车轰鸣的声音,显然对方已经离开皮影胡同,坐上了跑车,回家了。

苏燃死死地盯着手机中的视频。

心抽搐着痛。

视频中的中年女人,是他的母亲啊!!!

而那个该死一万次的杂碎,名为冯哲。

冯哲,云州市顶级家族之一的冯家的嫡系公子。

苏燃所在的苏家,在数十年前也是云州市的大家族,可最近十来年,落魄到了极点,人见人欺。

冯哲痴迷祝池鱼,祝池鱼是云州市祝家的嫡系女,天之骄女,绝色倾城,公认的云州大学校花、云州市第一美女。

19年前,苏家还未落魄,苏家老爷子也就是苏燃的爷爷和祝池鱼的爷爷是挚友,定下了苏燃和祝池鱼的娃娃亲。

谁曾想,后来,祝家蒸蒸日上,成为云州市顶级家族之一,苏家却落魄到如今的九流小家族。

苏燃和祝池鱼的这场婚约,在外人眼里,也就成了笑话。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祝家肯定要找苏家退婚的。

事实上,就连苏燃自己也这么认为的。

可偏偏,并不是。

有传言,祝池鱼决定履行婚约,至于原因,没有人清楚。

传言并不是空穴来风,例如,今年,苏燃考上了云州大学,祝池鱼也进了云州大学,要知道,她的高考分数可以上全国排名前几的大学,云州大学只是排名前几十而已。似乎,祝池鱼选择云州大学就是专门为了她的未婚夫苏燃。

前世,苏燃自卑。

虽然心底抱着一丝丝幻想,可大一刚开学这两三个月,他没有主动去和祝池鱼搭话哪怕一次,刻意躲着走。

冯哲也是云州大学的学生,今年大三,在祝池鱼进入云州大学后,他对祝池鱼展开了猛烈的追求,可惜,祝池鱼宛若冰山,根本不搭理他。

追不上祝池鱼,冯哲开始反思为什么,最终,他得出的结果是——祝池鱼和苏燃有婚约在身,这纸婚书制约了她寻找自己的幸福。

可偏偏,祝池鱼看起来不想退婚,于是,前几天,冯哲找到苏燃,要求他主动去和祝池鱼解除婚约。

苏燃当然不同意!!!哪怕自卑,他也舍不得主动放弃婚约啊!试问,整个云州大学,有哪一个男生不倾慕、暗恋祝池鱼吗?他何尝又能例外?

本以为,事情过去了,却不想,就在今天上午,他突然收到了这段母亲被冯哲打断腿脚、踩踏头颅的视频!

这是冯哲对他的威胁和警告!

他没有选择!!!

在剧烈的愤怒、不甘、害怕、迷茫、痛苦中,他行尸走肉一般,拿着婚书,来到了祝家。

此刻,他已经站在祝家别墅的大门前。

前世,他走进了这个别墅,当着祝池鱼的面,都没有敢抬头,颤抖着、卑微的、带着一些恳求的说道:“祝姑娘,我……我配不上你,我能和你解除婚约吗?”

“可以。”祝池鱼就给了这两个字,声音里似乎有一点点失望的情绪吧。

退婚后,他逃一般的离开祝家别墅,去皮影胡同找母亲。

找到母亲的时候,母亲已经因为失血过多、陷入昏迷,他匆忙背着母亲去了最近的医院,救下了母亲的性命。

但,仅仅三个多月后,母亲就去世了,去世的原因有多种,第一,长期营养不良、身体虚弱。第二,心情郁结。第三,也是最重要的点,头颅淤血,哪怕经过几次的开刀手术,也没有彻底根除淤血。

前世,母亲去世后,自己被苏家现任的家主,也就是自己的大伯撵出了苏家。

而学校那边,冯哲赶尽杀绝,动用冯家的力量陷害自己,让自己身败名裂、被学校开除。

前世,被撵出学校,自己最最最绝望的那一天,都做好自杀的准备了,是祝池鱼找到了自己。

她硬是给了自己一万块现金,告诉自己,祝家可以帮忙安排工作:“就算为了你母亲,就算是为了报仇,也要好好的活下去。”

正是因为祝池鱼,前世,他没有寻死,艰难的和狗一样活着。

几年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下,他得到了《不灭玄黄诀》和《药王经》,走上了武道和医道的路。

他这才知道,这个世界并不简单,这个世界有武道、有传承千百年的隐世家族、还有昆仑山。

或许是因为《不灭玄黄诀》和《药王经》的不凡,前世的他在武道和医道一途上逆天而上、创造了不小的神迹。

被数十位仇家围攻而死之前,他已经是传说中的大宗师级别的强者和公认的昆仑山第一神医。

然而,这些又有什么用呢?

母亲已死!!!

祝池鱼也香消玉损了……

前世,在他还没有走上武道和医道之路的时候,祝池鱼就已经香消玉损。

起因是昆仑山的一个顶级的隐世的武道家族的嫡系子,一次来云州,偶然遇到了祝池鱼,被祝池鱼的倾国倾城的容貌惊艳到了,下定决心要娶祝池鱼。

对方给祝家施加巨大的压力,祝家扛不住压力,只能逼迫祝池鱼嫁给对方。

祝池鱼宁死不从,最后因为心力交瘁而重病,香消玉损!!!

前世,自己得知祝池鱼香消玉损的消息后,靠在出租屋的墙角抽了一晚上的香烟,脑海中缭绕着一个念头——如果自己没有和她退婚,命运能改变吗?能吗?!

踏上武道之路和医道之路后,最终,他成功的将那导致祝池鱼香消玉损的昆仑山顶级武道世家的嫡系子给斩杀了,连带着那个家族都连根拔起了。

可是,有什么用呢?祝池鱼活不过来了!

但,现在……他重生了啊!!!!!

一切都可以重来,前世的种种遗憾,都可以弥补了啊!

“叮叮叮……”这时,手机又响起了,还是冯哲打来的。

刚才,苏燃挂了他的手机,冯哲已经愤怒到了极致,回到冯家的冯哲差点把自己的跑车方向盘都给砸了。

苏燃没有接,再次直接挂断,反手拨通了一个记忆中的手机号。

“叮叮叮……叮叮叮……叮叮叮……”

经过了足足30多秒的漫长等待,手机里一个淡漠的中年妇人的声音响起:“谁?”

“帮我一个忙,事后,我告诉你13年前杀害你女儿和丈夫的凶手是谁?”

“你……你是谁?你到底知道什么?说!!!说啊!”对方先是沉默,接着,几乎是疯狂的歇斯底里。

“南湾区皮影胡同里有一个重伤的中年女人,你护送她前往附近的医院,保护她的安全,直到我出现。”苏燃没有废话,说完,挂了电话。

对方名叫胡剑琴,隐居在云州南湾区皮影胡同附近,她自己开了一个小餐馆,看似不起眼。

可有前世的记忆,苏燃很清楚胡剑琴的强大,此女现年50多岁,和自己的母亲相仿的年纪,却是实打实的宗师境七八层的存在,放在昆仑山都属于不折不扣的高手了,更不要说在云州这个普通人聚集的城市。

13年前,胡剑琴的女儿和丈夫被屠杀,凶手是谁?胡剑琴找了很多年,却无果,最后,她心灰意冷,就来到了丈夫的老家也就是云州市开了一个小饭馆隐渡人生。

对于胡剑琴而言,如果谁能告诉她杀死她丈夫和女儿的凶手,她付出任何代价都愿意。

苏燃的前世记忆里,恰好知道凶手是谁。

有胡剑琴去救自己的母亲,保护自己的母亲,不要说冯哲和他的几个狗腿子了,哪怕是整个冯家也只是渣,武道修者的强大,根本不是冯家这样的家族能够想象的。

“呼。”确保母亲安全后,苏燃松了口气。

“叮叮叮……”

见冯哲再次打来电话。

这次。

苏燃接通了。

刚接通。

“小杂种,你真的找死啊!你真以为老子开玩笑吗?老子要现在就开车再回去,你等着!最多半小时老子就能回到皮影胡同!老子要踩碎你母亲的头颅,将她踩成烂泥,妈–的!不弄死你母亲,老子跟你姓!!!”冯哲嘶吼着,咆哮着,仿佛癫狂了一般。

苏燃并不着急,因为,他很清楚,冯哲从冯家回皮影胡同的速度再快,也不可能有本来就住在皮影胡同附近的胡剑琴快。

母亲百分百安全了。

“冯哲,相信我,很快,你会死的比你想象中要凄惨一万倍!”苏燃终于开口了,声音安静,安静到没有一丝丝情绪。

“哈哈哈哈哈,小杂种,你……”冯哲仿佛听到了世间最最最好笑的笑话,刚想要嘲讽什么,苏燃再次挂掉电话。

苏燃深深的看了一眼祝家别墅,刚想要转身离开,可正在这时,别墅里走出来一人。

正是祝池鱼。

苏燃看向对方。

白色的短衫,扎着马尾辫,齐膝的百褶裙,肉色丝袜包裹着笔直白皙的长腿,一双圆头黑色半高跟鞋,略施粉黛,巴掌大的羊脂一般的小脸上分布着精致到了极点、几乎没有缺点的五官。

还是记忆中的池鱼!

她那一双灵动、乌黑的美眸和苏燃对视,很快,那双美眸就看到了苏燃手上攥着的婚书。

似乎想到了什么,美眸中闪过一丝失望。

她朝着苏燃走来。

走到苏燃身前。

“苏燃,你拿着婚书是来解除婚约的吗?”祝池鱼问道,声音清脆悦耳,好似山间的泉水滴答滴答一般的好听。

                           

原创文章,作者:前进的暴雨,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7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