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灭族之夜,从暴揍带土开始》性感太阳哥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宇智波泉,宇智波带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火影:灭族之夜,从暴揍带土开始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性感太阳哥

简介:寄宿着来自大海的力量,手握漆黑的太刀,傲慢的姿态,桀骜不驯的笑容,忍界的舞台只剩下他一个人…
敌人?只要是我看不惯的都是敌人,敢对我散发恨意,必将成为我之敌,刀锋指处,所向披靡。
众人:收敛点,你是忍者。
新一:哈?也是,那你们就给我忍着。
不跪舔,不圣母,行事随心所欲,逮谁干谁…
不一样的忍界编年史,灭族之夜,暴揍带土,火贼王我当定了!!!

角色:宇智波泉,宇智波带土

火影:灭族之夜,从暴揍带土开始

《火影:灭族之夜,从暴揍带土开始》第1章 猿飞新一免费阅读

月当空,风呢喃。

木叶关押犯人的警务部队附近,昏暗的灯光明明灭灭,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压抑感。

乌鸦呱呱地啼叫,扑腾着翅膀在夜色中盘旋,落在电线杆上后又诡异的安静下来。

因为练习手里剑之术,很晚才想起回家的宇智波佐助,他抬头看到了这种景象后,脸色大变深感不安,脚步飞快地跑了起来。

这时的街区很奇怪。

属于木叶最强大宇智波的族地,原本应该灯火通明的街道竟然鸦雀无声,满街的寂静似乎预示着不祥。

更奇怪的是有个年轻的暗部曲腿蹲在电线杆上,反手紧握着背上的刀柄,目不转睛地凝视着佐助的身影。

一双红色的眼睛,闪烁着光芒,似乎将天上的月亮也染得血红。

幽幽叹息随风飘过…立刻又复归寂静。

佐助似有所感,停下脚步,抬起头望向半空,目光所及处却又空无一物。

“欧尼酱!”

佐助张了张嘴,轻轻念叨了一句,甩了甩头,立马又奔跑起来。

……

孤月薄云,的确是杀人放火的好天气。

此时宇智波族地另一侧。

“叮!”

夺命的苦无精准的刺穿了敌人的眉心,却如同刺中了空气一般,径直地扎在了柱子上。

“怎么可能?”

风吹起黑色的飘逸长发,拂过宇智波泉精致的脸庞,她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画面好似也定格在这一刻。

泉惊讶地看着眼前带着虎皮花纹面具的神秘黑袍男子,不敢相信自己的苦无在这么近的距离,居然刺了个寂寞。

对方究竟是什么人?这是什么忍术?

各种念头一闪而逝,宇智波泉知道现在处境很危险,族地里断断续续传来的惨叫声已经开始停息,自己或许也即将失去生命。

竟然有人敢对宇智波一族下手,为什么村子到现在还没派人过来援助?

“真是迷人的眼睛啊!在这浑浊不堪的世界,究竟能看多远呢?”

面具男看着宇智波泉的三勾玉写轮眼,也不管对方惊慌失措的表情,下意识就赞叹了一句。

言不由衷的赞叹…

只是即将多上一对收藏品而已。

斩断了与这世界因果的宇智波带土,不对…他现在代表着宇智波斑。

村子、家族、羁绊一切都已经被他忘却,现在的他身处地狱,是一只孤魂野鬼。

所以…眼前这女孩儿的生死,并不会拨动他的心弦。

“都会活着,活在无限月读的世界里。”

带土自言自语说出了这句话,随之而来的就是冰冷的杀气。

泉心中一个激灵,转身就打算逃跑。

她很清楚,眼前的敌人不是她能够对付的。

可是不等她迈开脚步,就听见叮当的声响,一条锁链如同毒蛇般缠绕了过来。

宇智波泉行动受限,当即摔倒在地面上,感受到身体被紧缚,冰凉的铁链混合着浓郁的杀机,让她几乎喘不过气来。

才成为一年忍者的泉,虽然在同龄人中有着不俗的实力,可也只是生活在和平年代的13岁女孩儿。

这种突发事件已让她感到无能为力。

悲怆、惊恐交织…眼角不由地渗下了泪花。

“救命,一打七!”

“救救我!”

宇智波泉知道目前在族地里能救自己的只有宇智波鼬,那个宇智波的天才,自己的好朋友。

成为暗部精英的鼬,一定能够对付眼前这个神秘人。

不过,她却不经意想起了另一道身影。

永远自信满满的笑容,永远不会动摇的坚定眼神,嗯,那股帅气比鼬还要帅,要是他没长嘴就完美了。

此时的宇智波泉,脸上的绯红,时不时的出现,消失,出现,消失…

这一幕,把带土整得有点懵了。

他高高抬起的手臂握着一把锋利的苦无,但迟迟没有落下。

“你…”

面具下的脸颊抽了抽。

果然,宇智波一族都是神经病,都死到临头了还在胡思乱想。

怪不得鼬会拜托我来杀掉这个女人,原来是那小子的小情人。

喊一声一打七,脸就能红成这样!

好哇,你个渣鼬!

不给她来一发月读,送她个安乐死,居然还让我来代劳。

哼!

如果琳能够脸红红地喊我一声带土,就是让我马上去死,也是值得的。

“琳,等我!我一定会创造出一个有你的世界。”

现实里的狗男女,那就请先去死吧!

虎皮面具上的洞孔里闪烁出一丝红光,带土恶意满满地握紧苦无对准泉白皙的脖颈落了下去。

泉紧紧闭上了眼睛。

“叮!”

金属碰撞出的刺耳声清脆。

带土眼神一凝,感觉到手上传来的酥麻,本能使用出了虚化。

写轮眼中的世界无限放缓。

只见一柄苦无包裹着翠蓝色的查克拉,拖着长长的尾巴从自己的身体中穿透过去。

好危险。

事先居然没有听到半点声音。

这是…风属性的性质变化?

怪不得。

究竟是什么人?

“呀嘞,呀嘞,真是奇怪呢,居然刺不中,你这是什么忍术呢?貌似很牛逼的样子!”

虽然言语间的词汇听上去似乎很惊叹,但却没有半点惊叹的语气,反而是充满了戏谑!

“新一君!!!”

听到这个声音,泉睁大了眼睛,俏脸上露出了喜色。

“你来救我…”

的吗两个字还没说出口,就听到:“咦,泉同学,你躺在地上做什么?还一脸兴奋的模样!铁链…捆绑??大晚上,玩这么嗨的,不太好吧!”

“猿飞新一,给我去死!还不快滚!”

泉鼓着腮帮子,面红耳赤地怒吼了一句。

不过,她的眼神中却透露了一丝期盼,或者说是担忧。

猿飞新一?

带土看了眼苦无上平整的切口,然后朝着来人打量过去。

月光下。

只见一个十三四岁的年轻忍者。

身穿白色上衣、棕色长裤和黑色忍靴,右臂上绑着黑色的木叶护额,左腰挂着一把太刀武器。

稍稍倾斜的嘴唇透露出淡淡的嘲弄,棕黑的头发掠过他英俊的面颊。右手不经意插入口袋的模样,又显得有些懒洋洋。

长相嘛,哼!

一般般吧,就比我好一丢丢。

我…宇智波带土…绝不是酸!

在忍界里帅不可能当饭吃!!!

“你是什么人?到这里做什么?”带土率先开口。

“呃…”

猿飞新一用看白痴的目光看向宇智波带土,然后无声地指了指手臂上的护额,扯了个讥笑。

好像说了什么,好像什么也没说。

宇智波泉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

带土一愣,发现自己问的话就像是傻子才能问出口的一样。

对方一看就是木叶的忍者,肯定是听到什么动静,无意间越过了根的封锁圈,然后过来打探情报的。

不过…团藏那伙人办事也太不靠谱了吧,这都能把人放进来。

那可就别怪我了。

猿飞新一咧嘴一笑,反问道:“这本该由我来问,你是什么人?来宇智波族地做什么?”

“我…”带土刚要开口,就被猿飞新一打断。

“算了,懒得听了,都不重要!只不过是个带着面具不敢见人的鼠辈而已,肯定说的话都是满嘴跑火车,嗯,你应该不知道火车是什么!”猿飞新一按了按刀柄,昂首道:“现在的你,只有两个选择…”

宇智波带土:???

“放开她,乖乖过来让我砍死你!”

宇智波带土吸了口气,镇定问道:“还有呢?”

“不放开她,那我就辛苦点,过去砍死你!”

宇智波带土:……

合着就是要挨砍呗。

他冷笑了一声,随口道:“这么大的口气,你也想和她一起去净土?”

“哦,你是不是觉得自己很行?知道死字怎么写的吗?”猿飞新一歪着头,语气极其傲慢,嘴角的微笑有种说不出来的狂妄。

带土心中怒火一闪而过,连金色闪光都被自己弄死了,现在木叶的年轻人都这么狂了吗?

和某个带口罩的银发魂淡一样讨厌!

“忍者可不是靠动嘴皮,没有掌控命运的能力,唯有死才是一种解脱。”

带土知道不能拖太久,要是错过和鼬的约定时间,根的那群老鼠就该过来了。

“有道理,但我也知道,废话多,死得快,所以你到底放不放开她?”猿飞新一淡淡回答。

话音刚落,空气中充满了肃杀。

宇智波泉轻轻咽了咽口水。

风起。

呼!

猿飞新一和宇智波带土两条身影立刻消失不见。

                           

原创文章,作者:性感太阳哥,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