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嫁悍夫后:多胎指标超额完成了》薪木于林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陶桃,凌山川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改嫁悍夫后:多胎指标超额完成了

小说:年代

作者:薪木于林

简介:【逃荒+宠妻+读心术】陶桃意外穿越到闹饥荒的五十年代,抓了手烂牌,前有虎视眈眈等着她断气要吃了她的婆家人,后有恨不得榨干她最后一滴血的后妈和同父异母弟,陶桃表示不用慌,婆家不好咱就踹,扶弟魔更是坚决不能做。
扭头嫁给人人都怕的大恶霸,怎知他竟然还会读心术,随身携带生育系统这事儿压根瞒不住。
“小祖宗,任务还差几个?”看着近在咫尺的俊颜,陶桃在想,亲自上阵超额完成任务,金库里还能不能塞下翻倍的奖品?

角色:陶桃,凌山川

改嫁悍夫后:多胎指标超额完成了

《改嫁悍夫后:多胎指标超额完成了》免费阅读

陶桃好方,以前熬夜看小说也幻想过穿越,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么个穿法!

下楼梯盯着手机屏幕看小说,结果一脚踩空,直接从被袁爷爷和杂交水稻造福的2021年,穿到物资匮乏的五十年代,竟还随身携带生育系统!!!

【你再说一遍,我必须要完成啥来着?】

脑海里凭空出现一道冷冰冰的机械音,【一百个生育指标。】

【哎不是,定这个任务的人都不结合实际情况吗?三年大旱全村逃荒,老百姓连肚子都吃不饱,谁会去想那点事儿?别说一百个就是十个我也完不成!】

陶桃已经震惊得自动消化了穿越事实,也不去想现代的存款房子车子还有小奶狗弟弟怎么样了。

低头看了看隆起奇大无比的肚子……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跟她同名同姓的原主是吃了太多观音土,活活撑死的!

留给她的这副身躯简直惨不忍睹!

枯瘦如柴,体重可能也就在六十斤左右,面色蜡黄脸颊凹陷,颧骨高高地凸起,就连头发也因为长时间营养而掉得所剩无几。

陶桃在心底发出了愤怒的哀嚎。

【咱能不能换成别的任务,我保证完成!】

系统不为所动,秉持着公事公办的态度开始讲解任务。

【宿主在原来世界已经变成了依靠呼吸机存活的植物人,如果完不成任务,系统将自动解绑,送你回去。】

“你特喵地威胁我……”以下省略一千字优美语言。

陶桃心想,好死不如赖活着,原身才十六岁,多娇嫩的年纪呀!

【好的吧既来之则安之,我会努力完成任务的,不过一般系统都有新手大礼包的,嘿嘿,你送我什么呀?】

【根据扫描分析,本系统将贴心地为宿主送上目前最需要的两样东西,宿主请注意查收。】

【好嘞好嘞!】

尽管系统的机械音依旧冷冰冰,陶桃却还是充满期待,但下一秒她的脸就绿了!

所谓的新手大礼包,一是原主的全部记忆,这个咱就不说了,确实也有需要,毕竟穿越人士最基本守则就是不能被人看出异样。

可手里凭空多出来的开塞露是怎么回事?

检测到宿主不满意,系统及时提醒。

【原身已经七天没有排泄,为了避免宿主用力过度导致肛裂或脱肛的症状,请务必使用药物辅助。

为了不侵犯隐私,本系统将会进入短暂休眠状态,好了,宿主快去吧,加油!】

“哔”一声犹如关机的声音充彻脑海。

陶桃呆若木鸡地望着手中的小瓶瓶,上个大号用得着加油么?

新手大礼包是开塞露,就问还有谁!!!

土拨鼠的尖叫响彻云霄,紧接着陶桃就被一只突如其来的破鞋砸倒在地上,鼻血狂喷。

不等反应,两道黑影就如猛虎扑食般冲过来,骑坐在她身上,噼里啪啦左右开弓。

“天杀的丧门星叫唤啥,想把大野狼都引过来吗?”

“二姐,狠狠地打,咱爹说了,这个女人要是死了,就能拿她跟其他逃荒的难民换着吃!反正她本来就是咱家花钱买来的!”

浓烈的杀意扑面而来,死亡近在咫尺。

陶桃这才意识到,原来易子而食不是典故!

掐住她脖子的女孩是细河村西头徐家的二闺女徐招娣,一旁助威的是徐家三闺女徐来娣。

光听这名儿就知道这家有多盼望男孩儿了,于是按照封建迷信习俗,老徐家用一张“大黑拾”换来了老陶家的幼女上门当等郎妹。

等郎妹其实和童养媳差不多,最大区别就是等郎妹嫁到婆家时丈夫还未出生。

原身六岁抱着公鸡拜堂成亲,此后这家啥脏活累活都落在她身上。

一直到十二岁,婆婆终于生下了男孩,于是原身白天干农活做家务,晚上还要把屎把尿哄小丈夫睡觉。

本以为这日子就够苦了,谁知竟然遇上旱灾和蝗虫害,庄稼颗粒无收,方圆百里连树皮都被扒光了!

不得已细河村的村民只能集体逃荒。

徐家老大金凤是在这个家里唯一会对原身好的人,可她在逃荒没多久就被徐父换成二斤喂牲口的糠麸子。

没有人能救她,除了自己!

强烈的求生欲爆发,陶桃狠狠地咬在徐招娣手臂上,直到她吃痛撒开才是撕心裂肺地咳嗽起来。

“咳咳,咳咳……”

“小贱人,居然敢咬我!”

“咳,二姐快看,你心上人凌山川来了。”

陶桃大喊一句转移注意力,趁她们转身回头张望的空隙,用尽全身力气爬起来,仓惶地逃进没过头顶的荒草丛里,拼了命往前跑。

现在这副随时都有可能断气的身体,可不是那两个泼妇的对手。

“该死的,被她骗了!”

徐招娣也饿得头晕眼花,实在没力气去追了。

徐来娣比较有心计,她隐隐地笑了起来。

“回来吧,我们跟你闹着玩儿的,天这么黑还这么冷,你跑丢了就算不被冻死也会被大野狼吃了的!”

饥民们已经在这附近停留二个多月了,早就把同样骨瘦如柴的土狼等野物猎了个干净。

按人头分肉的时候是原主去领的,民兵队的大队长凌山川看她可怜还多分了一点。

可徐家人连一口肉汤都不舍得给原主喝,她实在饿得受不了,不止吃观音土,还开始抠破棉袄里又脏又黑的棉絮往嘴里塞。

陶桃越回忆就越觉得腹中绞痛难忍,忍痛前行,跌跌撞撞看见了龟裂的河床。

渴,实在太渴了……

陶桃咬着牙往河床走去,突然身后传来一声爆喝。

“别动!小心脚下捕兽夹!”

“哈?”

说时迟那时快,英俊不凡的魁梧男子刚拉住陶桃手臂,脚踝就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

“啊!啊啊啊!”

陶桃痛苦地尖叫着,两眼一翻白身子就朝后倒去,男人很仗义地接住了她。

失去知觉前,陶桃心想:这就是传说中的男菩萨吗?好帅啊!

男菩萨?

凌山川冷峻的眉眼染上了疑惑,怀里的人儿明明嘴唇紧闭,可他为什么清清楚楚听到了她说话的声音?!

“,”uid”:”111200180988

                           

原创文章,作者:薪木于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9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