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剑洞天》一身晴朗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李剑心,柳文庆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一剑洞天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一身晴朗

简介:【传统言情玄幻】
三年前他被心爱的仙子质疑,道心崩溃,跌入凡尘,成了个无人问津的乞丐,一晃就是三年,好在有她:
那日雪碎,少年污衫,她撑一纸油伞而来,覆雪万千春芳,情丝难结,面面无言,是曲天凉悱恻……
本书没有给很多设定,偏向剧情,感人,不是传统的装逼打脸爽文,谨慎食用。
没有那些大作的世界观宏伟,偏向剧情,言情,兄弟情,师生情,有泪点,有燃点,有笑点,各种因素结合讲述了一个剑仙对仙域的逆反之旅。

角色:李剑心,柳文庆

一剑洞天

《一剑洞天》免费阅读

秋天的最后一片叶子凋零,白雪替代它落在了古朴的街道上。

初雪时节,寒意未深,心中对雪的喜爱让街道上充满了人。乡里乡亲,相互寒暄,使整个街道热闹了起来。

但他们的热闹,却将角落的一个人排斥在外。

那人盘坐着,双肩搭拉在膝盖上,衣服略显宽松,破洞繁多,没有一处补丁。

头发像是很久没有梳洗过了,结在了一起,快盖住了整张脸。那仅露出的半张脸下,是深邃的眼眸,棱角分明,看上去,倒也是个俊朗人。

他旁边随意摆着一把缠了无数条破布的木棍,严严实实地却仍旧散发着神圣的气息。

寒意侵袭,雪花透过衣服上的破洞落进他的身体里,他丝毫没有反应,就好像这具身体与他无关。

饶是没有肢体反应,体温骤降的他也只能缓缓地提起旁边的小酒壶,送到缀满寒霜的嘴边饮下。借助酒劲,他的身体恢复了几分温暖。

他叫乞丐仙,这是绵阳城百姓给他起的名字。

因为三年前他出现在绵阳城的时候,可与现在有着天壤之别。

那可是一袭白衣,仙气十足,整个一风华绝代的俊美少年!

令万千少女痴迷!

只是……后来他嗜酒如命,从不与人交善,最终,他花光了身上的盘缠,无人接济。

久而久之,他便成了今天这副模样,不染世俗的白衣已经成了画板,油黑,又泛黄,俨然一副乞丐模样。

乞丐仙由此得名。

他手中的那壶酒,也是街上客栈馊坏扔掉不要的酒,他捡来喝了。

人们对他的印象就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关于他,城里的人有诸多猜测。

有人说他是落难王子,满门抄斩,仅有他幸而逃脱。

也有人说他是天上的仙童,因触犯了仙人被贬下凡。

……

诸如此类的猜测不计其数,无人知道其真正的身份。

其实,他只是一个不需要过多词藻点缀的剑仙。

不管他曾经是什么人,现在的他只不过是一具躯壳,一个盛装酒水的器皿罢了。

那把斩杀了无数邪祟的圣剑,也只成了一把随处可扔的木棍,与他一样,堕入无尽的阴霾……

现在,他的剑和心都已经失落了。

……

狭窄的角落里,不和谐的一幕正在上演。

“来人帮忙啊!有人抢劫了!”

一个村妇扯着嗓子呼喊着,旁边一个脸上蒙着破布的男人正跟她抢夺手里的新棉衣。

李剑心注意到了,不过他没有回应,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一个赌馆,目光不愿转移,又饮下了一口酸臭的酒。

凡人的事,他从不插手。

这是为仙者的基本原则,触犯,就会遭到恐怖的惩罚!

“晦气!真是穷疯了!一件破棉袄也抢!”

村妇的新棉衣被抢了去,所幸人没事。她沿着街道走来,还发着牢骚自我安慰。

村妇走到了李剑心面前,对他的不作为义愤填膺,一脚踢翻了他手中的酒壶,嘴巴咧开骂道:“恶心的东西,活该做个乞丐!”

村妇将棉衣被抢的怨气撒到了李剑心身上,见他没有反应,还朝他身上吐了一口唾沫,完事才愤愤地离开了。

饶是受此侮辱,李剑心脸上依旧没有波澜。

他只是一直盯着赌馆的因多次摩擦而变得油黑发亮的门帘,似乎透过了门帘,穿过墙壁,目睹了里面的喧闹,虚假的喜悦,悲哀和绝望。

……

大雪肆虐地飘落在绵阳城的每一隅,气温愈加寒冷,街上的人也少了;酒家的旗帜变得僵硬,飘扬不起来了,给这座古朴的城镇添了几分悲凉。

如此寂寥的街道上,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俏丽的女子身影。

女子轻踩着雪撑伞走来,一身云白色的长裙似乎与周景融合,好在身上披着的粉红色的斗篷才勉强将她凸显出来。

她裹得严严实实的,即便如此,仍能看见她娇媚的身姿和精致灵动的面容,一颦一笑都是那么的摄人心魂。

她身边还跟着个拎着食盒的丫鬟,丫鬟身着浅绿长裙,姿色单拎出来也称得上尤物,只是在她面前,一切光芒都敛去了。

她叫柳灵灵,年芳二十,绵阳城守柳将军嫡女。

她们俩停在了李剑心面前,为其撑伞挡雪,两道倩影给悲凉的街道增添了几分暖意。

三年没有洗漱过的李剑心身上的恶臭味即使隔着一条街也能闻到,这让一旁的丫鬟小岚脸上难掩嫌弃。

柳灵灵没有介意,眼眸温柔,面带微笑,缓缓掏出手帕,俯身贴近在他面前,仔细地把那口唾沫擦掉。

柳灵灵眼中带有一丝深情,望着李剑心的喉结气息开始急促。

距离如此俏丽的女子这么近,感受着她急促的气息和撩心的体香,李剑心脸上乃至内心却竟然丝毫没有波动?

就跟个行尸走肉一样!

“小岚,把食盒给我。”

“小姐……”

“快点。”

丫鬟小岚不情愿地把食盒给了柳灵灵。

柳灵灵接过食盒,眼含秋波,拿出了两个热气腾腾的包子递到了李剑心手里。

李剑心面无表情,接过包子咬了一口,似乎感觉到了包子炙热的温暖,他开始贪婪地大口地吞咽了起来,一眨眼,两个包子都吃下肚了。

“别着急,我这边还有呢。”

话语间,柳灵灵美眸轻眯,又拿出了两个包子给了他,还贴心地给他添了碗热汤。

李剑心没有多余的动作和话语,继续狼吞虎咽着。

这本就是一个乞丐该有的样子。

丫鬟小岚脸上的厌恶简直快要实体化了,连忙拉着柳灵灵走了。

“小姐!不是小岚说你,你对那个乞丐仙也太好了!这三年来,你没少施舍过他食物,而他呢!不仅连声谢谢都没有,甚至一句话都没跟你说过!”

小岚愤愤地,为柳灵灵打抱不平。

柳灵灵眉毛轻轻扬起,露出好看的微笑。

“父亲他保护绵阳城,我替父亲照顾绵阳城的百姓,这不应该嘛?”

说着,柳灵灵轻轻地叩了一下小岚的额头,两人噗嗤笑了出来。

“好啦好啦!小姐!老爷和小少爷还在等我们送饭呢!”

言语过后,两道倩影沿着街道朝城门口走去,两排脚印很快就被大雪掩盖了,好像从未有人来过。

这条街上,只有李剑心像个雕塑一样杵着,落寞、凄凉又充斥了整条街。

最近不太平,绵阳城周边时常有妖兽出没,城中时有待字闺中的少女失踪,柳将军柳秉忠心怀百姓安危,便与将士们同驻守在城门楼上,以逸待劳,以护绵阳城安危。

……

“别碰本少爷!本少爷自己能走!”

李剑心对面的赌馆有了动静,一个锦衣少年骂骂咧咧地走了出来,似乎不太情愿。

赌馆内随后走出来两个大汉,一身横肉,面对锦衣少年,其中一人脸上带着戏谑嘲讽了起来。

“柳少爷,下次就别玩这么大!今儿就到此为止吧!别忘了赌约哦!”

嘲讽之余,两个大汉互相对视了一眼,一丝狡黠一闪而逝。

“本少爷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绝对不会赖账!”

锦衣少年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

听见少年的话,李剑心脸上终于有了表情,那是快要溢出的厌恶。

李剑心知道他们的赌约是什么,他早先目睹了这一切。

少年名叫柳文庆,是柳灵灵的弟弟,早先也是个彬彬有礼的文人,自从两年前莫名其妙地染上了赌瘾,便失去了本心,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

若不是城内的人忌惮他父亲柳秉忠是个灵士,还是绵阳城守将,恐怕他的腿脚早已被人卸掉!

灵士,是这个世界对修仙者的统称。

“希望柳少爷真能做到!”

赌馆门口的两大汉不屑地扔下一句话,便返回了馆内,他们也对柳文庆做出那样的赌注嗤之以鼻。

赌馆的门帘落定,柳文庆一人站在雪地里,厚雪积落在他单薄的身上,略显狼狈,甚至有些可怜。

但若知道他刚刚赌博输掉的是他姐姐的贞洁,那他死,也不足惜!

柳文庆似乎感觉到背后刺骨的目光,转过身去,赫然发现是乞丐仙,他眼神变得舒缓,来了兴致。

刚刚吃了瘪,现在正好宣泄一下!

“臭乞丐!再看,把你眼睛挖了!”

说着,柳文庆做出要揍人的唬人姿势。

见李剑心没有反应,柳文庆目光从他身上转移到了那根和他形影不离的木棍上。

柳文庆动了坏心思。

“三年不离手,或许是个宝贝,拿去换点钱,再把姐姐赢回来!”

人一旦染上了赌瘾,便脱离了人的轨迹,连畜生也比不上。

柳文庆面容贪婪,将内心所想付诸行动,伸手就要去拿。

这时,李剑心突然按住了木棍。

柳文庆皱眉,他不信,自己连个乞丐的东西都抢不过来,说出去真是贻笑大方了。

于是他发力,可李剑心的力气似乎比他大很多,任凭他用了全身的力气也没有移动分毫。

柳文庆怒了,他输了赌注本就在气头上,现在,就连一个乞丐也敢让他不称心!

“找死!”

柳文庆喝道,他放弃了抢夺木棍的念头,猛地一脚踢向李剑心胸口,李剑心无处借力,身体重重地倒在了雪地中,积雪趁势涌进他单薄的衣服里面,寒意瞬间侵袭了全身,李剑心不由地打起了颤。

李剑心没有反抗,硬撑着缓慢地爬了起来,涌进衣服里面的积雪渐渐融化成水,或流出,或浸湿了残破的衣服,他的身体变得僵硬了。

尽管全身僵硬了,他依旧紧紧地护住那根木棍,珍视甚至比得过自己的生命。

这三年来,欺负他的人不少,就是因为他不会反抗。

他只是懒得反抗罢了!

柿子捏软的,这就是人性!

“呸!软蛋!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臭乞丐!”

他自然是知道自己姐姐柳灵灵经常施舍李剑心饭食,对李剑心也没有什么好感。

发泄完,柳文庆心情似乎好了起来,气定神闲地往城门的方向走去,路旁的不知谁家忘了收的盆景许是碍了眼,被他接连踢翻,嘴中还发出令人厌恶的笑声,真不像一个名门之后。

柳文庆知道柳灵灵送饭来了,他要去吃点,顺便为履行赌约做出第一步。

李剑心看着柳文庆的背影,握紧了手边的木棍。

三年来,这是他第一次情绪上产生了波动。

大雪纷飞,寒意侵袭,他的意志最终败给了寒风,倒在了地上,昏了过去,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他一人一剑,镇守仙域大门,万千妖魔不能向前一步!

“,”uid”:”3320150896682494

                           

原创文章,作者:一身晴朗,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