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恶毒女配只想做咸鱼》十三圣母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祁荒,向平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这次恶毒女配只想做咸鱼

小说:古代言情-女玄

作者:十三圣母

简介:「伪穿书➕救赎反派」穿成恶毒女配又怎么了?一定要和女主作对?一定要作死在反派BOSS边缘试探?No!
向书书的理想生活是咸鱼,过得像一只懒虫,走得是安安稳稳的康庄大道,结局是寿终正寝颐养天年!
可是反派大大前期太可怜了怎么办?对哦,反派为什么一定要是反派?不能好好做人嘛!
哎不对,反派大佬我把你当兄弟你居然图我的身子?!
被迫恶毒注定炮灰被选择抛弃的向书书怒了,奋起直追决定逆了这偏心眼的贼老天

角色:祁荒,向平

这次恶毒女配只想做咸鱼

《这次恶毒女配只想做咸鱼》第1章 刚穿就不可描述免费阅读

向书书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远处躺着一个呼吸急促的男子,凌乱的发丝有一股苍白羸弱之美,精致的五官因为瘦弱而更加分明。

此刻他眼神中带着三分迷离七分憎恨,而向书书深刻认识到眼前的处境,并不会被他的美色所迷惑。

“向念书,我会杀了你!”男子咬牙切齿。

罪魁祸首是向念书,不是她向书书。

没错,她穿书了,这本《高冷师尊霸宠甜心小白兔》的无脑玛丽苏小说她昨晚刚看完。

因为其中一个恶毒女配和自己的名字只差了一个字膈应而吐槽的话犹在嘴边。

结果第二天醒来就发现自己变成了向念书,娇蛮任性的大小姐给自己的下人下了春药,还要叫街上的乞丐来侮辱!

要死不死的,这下人是书里的大反派祁荒,少时流落为奴受尽欺凌,但后期开挂杀人不眨眼,最后把向念书挫骨扬灰的那种!

“小姐,人都已经安排好了,您千金之躯不宜久留,可别让这贱奴脏了您的眼睛。”

彩雀近乎雀跃走进来,脸上带着反派标配的得逞奸笑。

外面等候着八个脏兮兮的乞丐,眼中皆带着少儿不宜的光彩。

造孽啊!

“快让他们走!”向书书求生欲前所未有的强大,摇晃着彩雀的肩膀,“把解药拿来!”

“小姐,您怎么了?这药是秋大师的新品还没有研制出解药呢。”彩雀挠挠头,自家小姐不正是听到这一点才一定要花重金买回来的吗?

听见两主仆对话的祁荒,眼里的恨意更毒了几分。

“彩雀,把这些人都给我丢出去,拿冰水和大桶来把他放进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靠近他!”

祁荒很快被人丢进冰水里,但秋大师可是帝都有名的炼药师。

她的作品可不是一桶冰水就可以解决得了的。

反观这向念书命人关了房门在他面前来回晃动,又在耍什么把戏?

“你……能自己解决吗?”

向书书有些难以启齿,但意思还是很明显的。

她没吃过猪肉还是见过猪跑的,这方面多少还是懂一些的,比如……这种时候一般都可以靠自己不是?

祁荒肉眼可见地青筋暴起。

这毒已然发作,再加上外部传来的寒气,自己已经动弹不得,要不然一定冲起来掐死面前这个恶毒的女人!

“今天的事情其实都是一场误会,我不是有意要搞你的,希望您大人有大量千万不要介意,实在不行……”

都是为了活命啊,向书书深吸一口气慢慢靠近桶边,同时伸出了自己的魔爪。

女子魔爪伸过来的方向瞬间叫他意识到对方想做什么!

他要杀了她!

手上突然有了力气,祁荒的动作比理智要快,倏地一下抓住了向书书的手腕用力一扯!

哗啦啦的水花瞬间炸起。

“啊!”

漫过头的水让向书书几乎睁不开眼,祁荒的力气大得惊人,眼底的理智已经完全被浓浓的欲望所代替。

女子被扯得生疼,祁荒的理智告诉自己不能这么做。

但理智已无踪迹。

向书书挣脱不开,原身残存的本能让她飞速在掌心凝结一道冰心按在对方的脑门上,冰息顺着脑门一路蹿至祁荒的脚底。

“你敢动我你会死得很惨的!”

这不是向书书想说的话!是脑子里的记忆叫她脱口而出!

“啊!”

这家伙属狗的吗?!

祁荒一口咬在向书书肩膀上,拼着同归于尽的决然!

女子身上的香气不受控制地窜入他的鼻尖,他眼里的赤红更甚了几分。

向书书心里骂街,集结全身的力量推开压在身上的人,桶里的水隐隐竟是有要结冰的迹象!

对方猛地撞在桶壁上,两眼一翻居然晕了过去?

晕了?

这……就晕了?

晕了的祁荒慢慢向下滑,向书书赶紧接住防止对方淹死。

然而记忆中关于这毒的效用和男子此刻的状态让她意识到事情还没有结束。

记忆中这药无解,若是不发泄出来怕是要爆体而亡。

“向念书啊向念书,你造的孽还要我来还,造孽啊!”

三个时辰后,彩雀从外面跑进来急匆匆禀报向书书:“小姐,那奴隶醒过来了。”

向书书端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彩雀一脸单纯:“小姐,您的手不舒服吗?怎么在抖?”

“没……没事,就是这茶太烫了。”向书书哂笑一声,默默放下茶杯。

“大夫说是余毒得要慢慢清除,所以现在有些虚弱,再加上眉心受了小姐您的冰寒掌一击所以有些发热,好生休养一番就可以了,就是……”

“可是什么?”向书书腾地一下站起来,只想着别出什么差错才好。

“那奴不肯喝药……”彩雀挠挠头道。

今日的小姐真奇怪,从来没对哪个奴才那么上心过,突然改了主意不说还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解了那贱奴的药性,又马不停蹄地让人去请大夫来,还叮嘱人醒了立刻过来禀报。

那下意识的招式原来叫寒冰掌,听起来还有那么一点威力。

这祁荒应该是怕她又害他所以不喝药。

她在屋子里独自一人对向念书所有的记忆以及昨晚看书能想起来的内容都复习了一遍,眼下比一开始可要冷静多了。

这是个修灵世界,实力为尊,天赋以金木水火土为主,雷和光系世间稀有。

修灵者地位高,没有天赋之人只能沦为奴隶,不得反抗。

最大一派主修行,自诩正道。

对立派则是号称魔派的修罗派,实力一到十阶依次递增。

而向念书的父亲向平是天辰郡郡守,也是一个五阶高手,平日里妥妥一个女儿奴,所以向念书被娇惯成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

但最后向平为了保护向念书也死在了祁荒手上,死无全尸。

想到书里描述向平死时的惨状,向书书冷不丁打了个寒颤,步子不由得迈得更快了。

祁荒起了高热,看见向书书进来眼底的厌恶不加掩饰。

“大胆,见到小姐还不起来行礼!”

彩雀喝了一声,吓得向书书心一抖却也没拦着。

她记得书里有修罗派高手夺舍的描写,所以自己不能一下子转变太快,要不然向平那个便宜老爹一定会以为宝贝女儿被夺舍了的。

毕竟书里那个被夺舍的人直接让骆绝尘抽离了魂魄灰飞烟灭了,一点痕迹都没留。

回忆着向念书素日来的模样,向书书壮着胆子扬起下巴一脸桀骜——

“听说你不肯喝药,放心,本小姐可不想杀了你脏了我的手,东西……得慢慢玩不是?”

“你想杀了我也得有本事,像现在这样躺在床上虚弱不堪只会让本小姐连看都懒得看你一眼。”

“因为你不配!”

                           

原创文章,作者:十三圣母,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6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