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娇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最新章节,段无洛,李隐尧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病娇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

小说:纯爱

作者:碧海的夜曲

角色:段无洛,李隐尧

简介:【双男主+重生+半甜半虐+温润潇洒神医师父VS病娇偏执魔头孽徒+江湖武侠】
前世慕风衍死前,才知自己只是一本小说的炮灰配角师尊。他的徒弟接近他,只是为了从他身上得到金蚕蛊救他所爱之人。后来重生到萧云离身上的他,看着已成了大魔头的孽徒,冷笑着撕掉了手中的炮灰替身剧本。孽徒,欠为师的该还了!

病娇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

《病娇孽徒的白月光竟是我》免费阅读

山谷之中,火光弥漫,空气里充斥着浓郁的血腥味。

慕风衍身子一晃,咳出一大口乌黑的血。

“师父!”身后的段无洛慌忙扶住他,苍白的脸上神色仓皇,“你中毒了?师父……你有金蚕蛊在身,怎么会中毒?”

他轻笑,微阖的眸闪过嘲讽:“金蚕蛊不在体内,我便不是百毒不侵之躯,怎么不会中毒。”

段无洛的手不断发抖:“金蚕蛊……你取出了金蚕蛊?!”

“这不是你当初接近我的目的吗?”慕风衍淡漠地看着他惨白的脸,“你想要金蚕蛊直接与我说便是,何必骗我说你爱我。”

每一代卜思谷的谷主,体内都有一只金蚕蛊。

慕风衍的师父自他幼时,便将金蚕蛊种入他体内,多年来早与他血脉相连,直接取出来会令他元气大伤。

只有在同房之时,将其取出,才不会对身体造成伤害。

但前些日子段无洛受人暗算,药石难医。为救他性命,慕风衍顾不得许多,直接取了金蚕蛊给他解毒。

看到师父冷漠嘲讽的眼神,段无洛心中一阵惊慌无措,师父……师父何时知晓了此事?

但他更害怕的,却是另一件事,以至于嗓音都在颤抖:

“金蚕蛊……它在我体内?!上次你是用它救了我?!”

“对,在你的体内。如今你可如愿了,待你脱困后,尽可拿金蝉蛊救李隐尧。”他压下喉咙间翻涌出的鲜血,“咳咳……那日你身体刚恢复,我便见你出谷,因担心你才跟了上去。不料我却在你跟李隐尧的谈话中,知道你原来接近我的目的,是为了拿金蚕蛊救他。”

慕风衍语气冷讽,看到段无洛那惶然痛苦的神色,心中嘲讽更浓。

当时他因强行取出金蚕蛊,身体受了损伤,听到他们的对话时,喉口一甜,呕了口鲜血出来。

那一刻他只觉得拿出金蚕蛊时的疼痛,都比不上内心的半分惊痛。

后来他亲自去找了李隐尧,查看他的脉象,发现他中了蛊毒,除了下蛊之人外,确实只有金蚕蛊可以救他性命。

他也从李隐尧口中,知道了他与段无洛之间的事情。

原来段无洛真正的身份,是玄冥教的少主。

当年江湖各派围攻玄冥教,诛杀包括教主在内的一众魔头,段无洛却趁乱逃过一劫。

自此他在江湖中东躲西藏地流浪,是李隐尧救了他还给他安身之所。

后来他身中蛊毒,段无洛知道慕风衍有金蚕蛊可解,这才寻到卜思谷来。

呵,那时段无洛怎么跟他说来着?他只说他自幼父母双亡,无依无靠流落江湖,从未透露过他是玄冥教的少主。

慕风衍看着李隐尧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心里冰冷又好笑。

原来他那个徒儿,每日对着他的脸,心里思慕的是另一个人。

回去后,慕风衍不想再见到与自己虚与委蛇的段无洛,便直接闭关养伤。

段无洛面庞惨白,那无助中透着希冀的目光,仿佛是发现了最后一根救命蛛丝,不顾一切想要抓住它。

“师父……我现在马上取出金蚕蛊救你!还来得及的!还来得及救你的!”

“不必了。”慕风衍疲惫阖目。

他如今已是强弩之末,油尽灯枯,金蚕蛊纵然可以解他体内之毒,却修复不了他被掌力震碎的心脉。

慕风衍再睁开眼,所有情愫荡然无存,唯余漠然冰冷。

“段无洛,从今往后,你不再是我慕风衍的徒弟!我最痛恨欺骗,所以永远不会都原谅你。”

慕风衍的声音冷酷无情,最后一丝残存内力震碎手中玉箫。

“你我情谊,犹如此箫!从此一刀两断,死生再不复相见!”

“师父——!”金色的铃铛颤抖,发出破碎的悲鸣。

视野逐渐被黑暗笼罩,他听见了段无洛凄厉嘶哑的哭喊,伴随着他们曾经说过的话。

“瞧你根骨不错,是个习武的料,不如拜本谷主为师如何?”

“谷主愿收无洛为徒,是无洛的荣幸!请师父受弟子三拜!”

“师父,我们皆是男子,又是师徒,若在一起,世人会看不起你……你会介意吗?”

“人生短短一世,总在乎旁人眼光,岂不活得很累?他人如何看待我,又与我何干。还是说小洛儿你介意?”

“我只在意师父。”

“小洛儿,拜师之时,可还记得你说过的话?”

“记得,师父在上……”

“嗯,记得便好。”

“……”

往日所言,皆犹在耳。

可他最后才知,这只是一个虚假的骗局。

意识彻底消散之际,他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故事,那些情节如走马灯般一一闪过,慕风衍才明白过来——

原来他的人生,只是一本小说里早早退场的配角。

故事的主角是段无洛和李隐尧,他们经历了一系列狗血虐恋纠葛后,最终修成正果。

原来更搞笑的荒诞,还在后头。

无所谓了,人死如灯灭,是虚假的故事亦或是短暂的人生,在他闭眼那一瞬都已宣告落幕。

**

寒凉冷风吹来,将慕风衍的意识唤醒。

他才刚刚睁开双眼,就看到眼前站着一个英俊的高壮男人。

“这张脸倒是很像那姓慕的,把你交给教主,或许真能讨个赏赐。”

男人阴狠坏笑着,目光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眸中闪过惊艳的暗光,眼神逐渐不可描述。

眼前少年身披绯红薄纱,白皙肌肤若隐若现。

他身段修长匀称,乌发垂散,剑眉薄唇,俊美无俦,好一个皎如玉树临风前的潇洒美少年。

本是俗气的红纱衣裹在他身上,却添了丝别样的色气性感,勾得人心痒。

“小子,你放跑了那姓沈的疯子,本护法只好把你交给教主了,说不定看在你这张脸上,教主还会把你留在身边当个禁脔。”

向天舔了舔唇,心道可惜,这小子就算不献给教主,他也不敢私自留下。

毕竟这张脸太像教主身边那位,留在身边被教主发现的话……

他不敢想后果。

这会儿慕风衍已想起来了,他现在是萧云离!

面前这个男人是玄冥教的左护法向天。

几个月前他们家收留了一个流浪的疯男人,没想到疯男人跟玄冥教有过节,向天便是奉命来抓疯男人的。

他帮助疯男人逃脱了向天的追杀。

但向天却把他抓住了,并且带回了玄冥教。

现在他说什么?把他献给教主,当男宠?!

回想起这些,慕风衍茫然的双眸,顿时沉冷冰寒起来。

                           

原创文章,作者:碧海的夜曲,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81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