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武娘在斗罗大陆)苏绣萧缨漫_苏绣萧缨漫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小说《绣武娘在斗罗大陆》是作者“萧缨漫”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苏绣萧缨漫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苏绣重生后和父亲生活在一个名为海神村的地方,据传村子的名字来源一位已经成神的魂师,而苏秀自己也在家中获得了名为《绣书》的奇书,熟悉武技,认识武魂

小说:绣武娘在斗罗大陆

类型:游戏动漫

作者:萧缨漫

角色:苏绣萧缨漫

评论专区

莽穿新世界:想要追求自己的正义,却不愿意弄脏自己的手。真的是一群小资。真要想阻止侵略,有一万种方法,但是,你们不是真的想,只不过是自我满足而已。

伏龙:据说是知秋马甲,马克一下

从桌游开始[无限]:升级无限流。优点是没有谈恋爱女主专心升级专心装逼,对女配友好,缺点是女主各种解密的过程写得有些不清不楚,影响爽度,以及各种几章就挂的脸谱npc就不用起那么复杂的名字了吧,看得人脑阔疼。

绣武娘在斗罗大陆

《绣武娘在斗罗大陆》精彩片段

第3章 神弃儿

苏绣刚来到苏青身边,村长便走入了她的视野,然后就是两位男性村民,扛着单架在父女面前放下。

当苏绣认出躺在担架上人的衣着时,就有些无奈地想:麻烦真是躲不掉呢。

这人赫然就是她今早放弃救治,留在谷地溪流里的陌生伤患。

你们要做好人,那就好人做到底,这人送我家来干什么?

村长也真是的,伤患不送大夫,抬来我家埋尸吗?

似乎察觉到苏青看来的视线,苏绣小心翼翼地收敛了自己的小情绪。

苏青眸光微动,不等村长说话,便难得地率先开口:“此子来历不同寻常,留在村中恐怕不妥。”

村长心头一沉,他也是见过些世面的,如今得了苏青的肯定,就直接冷声下令道:“这人,哪来的送回哪去。”

李大壮不仅是村长独子,也是村里出了名的热心肠,这人就是他捡回来的。

李大壮一脸为难道:“让我把一个孩子放荒郊野外,这事,我做不出。”

驼背村长拿手里拐杖敲了李大壮手臂道:“就你事多。”

李大壮不死心道:“这男孩受伤不轻,这般放回去,指不定夜里就被野兽叼走了,运气差点,还会遇到魂兽。”

村长瞪眼:“你可知这样的人物会给村子引来灾祸。”

“我只知道他还是个孩子!帮助一个受伤昏迷的孩子不需要理由和顾忌。”

村长又恼又急,举起拐杖就想打人。

苏绣适时开口阻拦道:“村长爷爷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就不好了,大壮哥你也少说两句。”

村长左右觉得这事格外棘手,只得上前摸了摸苏绣的头,慈爱笑道:“绣绣今年也快满十岁了吧,可以参加今年村里的觉醒仪式。”

十岁在这个世界是一个很特别的年龄,因为这片大陆有一种名叫武魂的东西。

据说,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武魂。

武魂主要分为器、兽两大类,附带一些罕见的类型。

一部分武魂拥有者会拥有先天魂力,有魂力便能够吸纳天地灵气入体锤炼武魂,从而让武魂获得更强的力量。

这部分能够修炼武魂的人便被称为魂师,而魂师也是这个世界最高贵的职业。

在说书人的故事里,魂师能够飞天遁地;能够长生不老;能够破界封神。

因此,苏绣非常期待自己的武魂是什么?

她第一次见到的武魂是邻家梅姐姐的绣花针,其实就是一根针。

针是很常见的器武魂,根据使用的方式不同,叫法也不同。

虽然梅姐姐没有先天魂力不能修炼,但武魂的存在却会给主人在某些特定的方面提供不凡的助力。

就比如梅姐的绣花针,她的刺绣作品就要比只能用普通绣花针的绣娘要更加精美细腻,而刺绣的速度也更快。

梅姐仰仗着这门刺绣手艺,在家中获得了一定的婚嫁话语权。

因为海神村的地处偏远,人迹罕至,导致村里人都比较迷信守旧,所以大多村民显很重男轻女。

如果女孩不想在十五六岁就被迫嫁人,最好的出路就是根据武魂的特性,坚持不懈锻炼出能够自立根生的技艺。

毕竟有先天魂力的都是少数人,觉大多数的武魂,还是只能当门技艺傍身。

在这之前,苏绣还听说,觉醒仪式是有风险的,会存在觉醒失败的人,也就是没有武魂的人。

这类无武魂者就会被为神弃儿。

海神村的人都认为神弃儿意味着不详,所以神弃儿是个女孩,就会在刚满十二岁时立刻外嫁;若是男孩,会被赶到村外的海神庙出家为和尚。

这也促使苏绣思考,如果她觉醒失败,做一个神弃儿该怎么生活?

如果只是想安身立命,应该是难不倒她的。

不然,真是愧对20世纪,现代国家十多年知识教育。

只是好不容易异世重生一次,不能做些只有她才能做到的事情,实在很遗憾呐。

如果太过特立独行,与时代理念脱节,那么自身的生存也会变得艰难。

不到万不得已,苏绣还是会选择在顺应大众趋势的同时,寻求一些相对自由的生活方式。

不过苏绣能有这样想法,完全是出于对父亲的信任。

她相信父亲不会让她十二岁就外嫁,就算她是神弃儿,在父亲眼中,她也永远是至宝。

“今年的觉醒仪式定在了年尾,又能见到魂师大人了。”村长的话语中带上了几分期许。

村里若能有一个具有先天魂力的孩子,那可是非常值得骄傲的事情。

村长正色道:“绣绣要记得觉醒仪式不能错过,听说这次来的魂师大人可是位魂力24级的大魂师。”

说到大魂师二个字的时候,村长眼中有明显的羡慕之色。

“就算这次没有觉醒出拥有先天魂力的孩子,也希望别出现神弃儿才好,毕竟这两三年村里收入都不太好。”村长语气中充满忧色道。

苏绣在心里吐槽:村里收入好的年头,有一半都是彩礼钱吧!这些人是有多没自知之明?

这几年村里女娃的数目有超过二十个吗?恐怕海神村有望成为男人村。

苏绣道:“村长爷爷,我觉得想提高村里收益还是该从采药方面入手。

后山崖壁虽然陡峭,但是一些地方是可以人为开凿小路的,那么多药,够大家采好多年的了。

我们还可以选个地方把草药圈起来培养,这活适合姑娘们做,别总觉得女人是附庸品。

再说了,收入不好和神弃儿之间没有什么必然联系吧?”

村长果断地摆了摆手,语气十分严厉道:“神弃儿是不幸!这是全大陆的共识。神弃儿就是异类,这种人就不该存在于世上!”

“神弃儿就是不幸吗?不幸就是神弃儿招致的吗?”

苏绣十分意外地看向突然说话的苏青,这还她第一次如此清晰地从苏青话语中听出其中包含的不悦情绪。

向来古井无波的父亲,怎么会对村长的话有这么明显的反应。

村长并没注意到苏青瞳眸中涌动着极力克制的情绪,而是无比不想再提‘神弃儿’这个词语般挥了挥手,就像在驱散晦气。

村长目光看着担架上生死不知的男孩,开始回归正题,对李大壮道:“赶紧把这人抬离村子。”

“你小子要是不听话,我就马上安排你娶媳妇!我这把老骨头的心愿就是入土之前能抱上孙子。”村长一跺拐杖道。

李大壮一听村长让他马上娶媳妇就有点慌,被迫妥协时,苏青居然已经抱起男孩走入院中。

被晾在院外的一群人面面相觑,在短暂的沉默后,除了苏绣,在场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面色难看的村长身上。

村长有些不甘心地看了眼半虚掩的篱笆院门,只得朗声道:“既然苏青先生接了这事,那么就请妥善处理。

您也来海神村十年了,村里人待您家也是不薄,还请为村子的安宁考虑一二。”

见屋子里没有回应,村长眼皮抖了抖,转而看向身边若有所思的苏绣。

“绣绣也帮爷爷劝劝你父亲,让他尽快把人弄走,这毕竟是为了全村人的安全着想。”村长摸着苏绣的头,叹气道。

苏绣微笑:“村长爷爷放心,父亲自有分寸。”

“行,爷爷听你的,没事就都散了吧!”

村长一走,看热闹的村民也都走了。

苏绣可以百分百肯定,父亲救人绝对是因为村长对‘神弃儿’的成见,触到了他的逆鳞,否则父亲不会突然改变主意。

神弃儿是异类,母亲也是神弃儿吗?还是说,父亲是神弃儿?

毕竟这十年来,苏绣从未见过苏青用过武魂。

苏青这位父亲在苏绣眼中既有父亲的伟岸威严,也有母亲该有的细腻温柔。

有时苏绣觉得,就算她真是个一纸空白的孩童,在苏青的照顾下,甚至可能也不会有缺失母爱的感觉。

如此近乎完美的苏青,不太可能是神弃儿吧?要说是魂师,倒是比较令人信服。

村长的无心之言,让苏青产生了名为愤怒的情绪,或许苏青曾经的经历,不是苏绣这种普通人能够设想理解的。

既然苏青不告诉她关于母亲的事情,那只可能是时机未到,又或是没有让她知道的必要。

无论哪一种可能,苏绣都能欣然接受。

这不仅是对父亲的信任,更是不愿让旧事,影响到如今父女两人平静生活的私心。

                           

原创文章,作者:萧缨漫,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842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