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麻将赘婿》白成非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钟起河,余梦浅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麻将赘婿

小说:赘婿

作者:白成非

简介:神秘麻将牌手钟起河,入赘余家,受尽白眼冷落,面对疑惑和不解,他淡定的说:“打一圈,打赢我就告诉你。”

角色:钟起河,余梦浅

麻将赘婿

《麻将赘婿》第1章 赢了入赘,输了断手免费阅读

“大三元!”

“绿一色!”

“小四喜!”

“和!”

……

牌桌上,余梦浅脸色苍白。

这场二对二的麻将局,已经到了生死边缘。

如果输了,余家在和平镇的七家麻将馆,将会易主。

“秦贵,你为什么要背叛我?”

余梦浅再不愿相信,也不得不面对昔日同伴的背叛。

“大小姐,你终于肯正眼看我了。”

秦贵放声大笑,笑中有泪。

“为什么?”

余梦浅想不明白,秦贵是孤儿,当年差点饿死在街上,余家收留他,并把他培养成为一名雀士,最终竟然选择背叛。

“在大小姐变得一无所有之后,只有我愿意陪在你身边,你不选我还能选谁?”

这就是秦贵的想法,也是对方答应他的条件。

余梦浅惨笑一声,这就是农夫与蛇,可眼下无人可用。

望向亲戚们,他们的眼里只有冷漠和躲闪。

“余馆主,最后两局,你没有机会了。”

墨镜男子是一名麻将代打,等级雀士中段,在雀星上,代打是最热门的职业之一。

“真没意思。”

另一名秃头男子也是雀士,加上反水的秦贵,二对二变成三对一,余梦浅必输无疑。

这时,一名浑身缠着绷带的男子,缓缓进场。

“换我来。”

“你是谁?”

余梦浅蹙眉,眼前这个人,似乎有些熟悉。

“我叫钟起河,会让你赢。”

钟起河脸上只有眼睛露出,但神采奕奕。

余梦浅不可能再用叛徒秦贵,但没人肯帮她。

“我怎么能相信你,你都伤成这样了。”

“别在意,我只是被命运的列车撞到了,除了相信我,你别无选择。”

钟起河语气坚定。

没错,到了这个时候,已经没有更坏的局面了。

“你想要什么?”

余梦浅不相信他纯粹是好心。

“赢了,我入赘余家,输了,我自断双臂。”

钟起河话音刚落,众人一阵哗然。

这是何等的疯狂!

余梦浅略微思考,点了点头,没人会拿自己的双臂开玩笑。

至于入赘,那是将来的事。

秦贵礼貌的让出座位,除非雀神降临,不然无力回天。

钟起河刚坐下,麻将桌上,显示他个人的信息。

[级别:雀徒下段

牌力:5点

牌技:破釜沉舟

牌运:10点。]

围观的众人愣了一下,然后哄然大笑,场面充满了快活的气息。

“区区雀徒,连三岁孩子都不如。”

“牌力5的渣渣,你能用几次牌技?”

“10点牌运,这是上辈子做了多少孽,还是说祖坟被人刨了?”

……

余梦浅一度怀疑钟起河是对方派来的人,正当犹豫之际,看到他坚定的眼神,一时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相信我!”

钟起河只说了这三个字。

“好吧,我没有选择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余梦浅无奈点了点头。

四人重新坐好,牌局正式开始。

钟起河剩余点数4000点,上家余梦浅8000点,下家墨镜雀士41000点,对家秃头雀士47000点。

规则是负分直接击飞出局,牌局结束后,计算双方总点数。

麻将桌自动理牌发牌,淡淡的金色光幕隔绝外界。

钟起河看了眼手牌,这也太烂了,属于九种九牌,可以直接宣布流局。

正常人会选择流局,重新开始。

也有特殊情况,成功组成国士无双(十三幺)的牌型,实现逆转,只是机率微乎其微。

外面的人们可以观看,但无法干扰到牌局中的人。

“运气真差,第一手就是九种九牌。”

“难道他想做国士无双,简直痴心妄想!”

“流局吧,不过余馆主的手牌很好啊,真是太可惜了。”

……

钟起河听不到他们的议论,略微思考,选择继续牌局。

他出牌平平无奇,跟着初学者差不多。

三巡过后,余梦浅发现了端倪,这样平淡的牌面,无法起死回生。

对方两名雀士代打心领神会,雀徒就是雀徒,再怎么虚张声势,也掀不起风浪。

牌局来到第十巡,余梦浅立直听牌,只能胡牌,不能换牌,破釜沉舟的打法,不过好处是可以摸里宝牌,有机会获得更多的点数。

两人对视一眼,专心防守,滴水不漏。

除非自摸,不然两人不会点炮。

好巧不巧,钟起河手上有四张余梦浅要胡的牌,连想都没想,直接出牌。

余梦浅假装没有看过,这一巡顺利过了。

轮到钟起河再次出牌时,他看向余梦浅。

“你和牌吧,反正牌面又不大,把庄家让给我。”

“你在说什么傻话?”

余梦浅压抑着愤怒,她胡了钟起河没有意义,最后总点数不及对方,仍然算输。

“你不和,就没有机会和了,墨镜已经断幺九听牌,秃头手上正好有他要和的牌。”

钟起河耐心的解释。

墨镜雀士和秃头雀士沉默不语,全都被猜中了。

钟起河出了和上一巡同样的牌,双手离桌。

接下来就交给余梦浅判断了,和还是不和,全在她的一念之间。

“万一输了,你的双手就没了。”

余梦浅提醒说。

“万一赢了,我就入赘余家。”

钟起河自信的说。

“好,你自己选的,和!”

余梦浅未尝没有赌气的成分,眼前这个只露出眼睛的男人,让人捉摸不透。

牌局结束,余梦浅加2600点,钟起河只剩1400点。

“这就没意思了。”

墨镜雀士耸了耸肩。

“早知道这样简单,我都懒得来了。”

秃头雀士摇了摇头。

但在钟起河看来,不过是掩饰心虚罢了。

“轮到我坐庄了,牌局才刚刚开始。”

钟起河消耗5点牌力,起手使用牌技破釜沉舟。

两名雀士笑了笑,这出招太幼稚了。

破釜沉舟在立直听牌后使用,可以大大提高自摸和牌的几率,刚开局就使用,难道还想天胡不成?

这时,钟起河悠哉悠哉的看了眼手牌。

“你们打了一个半庄,牌力消耗得差不多了,我承认捡了个大便宜。”

“小子,口气别那么大,出牌吧。”

“一筒,双倍立直!”

钟起河慢悠悠的打出一筒,起手就立直听牌,简直不讲道理。

众人瞪大眼睛,这运气也太逆天了吧。

                           

原创文章,作者:白成非,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1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