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找回渣男前任撕着玩》狗子狸狸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秦世美,秦家一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快穿之找回渣男前任撕着玩

小说:现代言情-脑洞

作者:狗子狸狸

简介:为渣男整容25次,惨遭抛弃,被渣男一家抢占房产,打到半死,金自信穿越回和渣男认识的时候,决心复仇,第一步就是将渣男整容成渣男……

角色:秦世美,秦家一

快穿之找回渣男前任撕着玩

《快穿之找回渣男前任撕着玩》第1章 命定免费阅读

“金总。”

“还是不愿意开工?”

金自信立于窗前,一袭红色开叉中裙将她衬得盘正条顺气场十足,她轻微侧目,眼神落在助理手中的黑皮文件夹上。

“有几个?”

“十八个,全部。”

“给我。”

笔挺额宽三白眼,表情冷漠厌世脸,这是她从入职的第一天就知晓的自己领导的形象,从前只觉得美,现在却只觉得觉得怕。文件夹里装着的是罢工那十八个同事的辞职报告——部门主管和hr轮番劝说挽留无效,最终递到了金自信手里。

罢工涨薪,自以为牛逼的员工惯用伎俩,你弱他强,你强他弱,强硬处理掉带头的几个,温和对待起哄的几个,给以台阶,大局自然得保,但凡有职位的,都是在职场摸爬滚打多年的人精,不会不知道这个原理,决定权传到金自信这里,无外乎“关系”。

偌大的办公室像一个四面密封的木质囚笼,签字笔在笼子外面轻轻划过,都能在她的欣心产生清晰而剧烈的震颤,让人倍感煎熬,眼前的女人却始终神色如常,甚至在还她签字笔时,露出了难得一见的笑容,美极了,让她不禁忘了刚才的怕,结结巴巴抖出几个字:“…都…签…了?”

签了。金自信没料到助理会有此一问,诧异过后,给出了肯定答案。工作就是工作,不管是谁,影响了工作就得处理,即便他是老板的亲戚、主管的对象!

“告诉秦世美,我给他一天的时间,明天早上开不了工,就给我一起走人”

秦世美,新媒体运营部主管,她做管培生时面试的第一个员工,她现在的男朋友!

麻将声在金自信推门时瞬间安静,又瞬间响起,金自信默默将打包回来的饭菜放在茶几上,转身进卧室去叫秦世美出来吃饭。她在公司的签的辞职报告里有他表哥的一份,本来想请秦家父母和秦世美出去吃一顿赔罪,但两老每天下午的麻将局得从下午一点持续到晚上七点根本不得空,所以她让他先开车回来休息,自己打车到二老的最喜欢的饭店,打包他们最爱的饭菜。

门刚半开,突然从屋里窜出一个人来,不管不顾往外冲,她被狠狠的撞到门框上,胳膊在金属锁上挂了个口子,瞬间鲜血直流,待她回过神来,按住伤口,往外看,才看清撞到自己的是个穿着小吊带超短裙的女人,此时正跟打着麻将的秦家父母有说有笑道着别。

孤男寡女关在十多平的卧室里能做什么?不,不是的,她跟秦家父母那么亲密,他们绝对不是那种关系,白天才让他表哥丢了工作,现在一定不能误会他了。金自信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

“帮我拿一下医药箱吧?”她紧按着伤口,不让血流出来,神色如常走到床边,盯着床头柜,医药箱就在下面的柜子里,秦世美就在旁边,空间狭小她不便过去。

“你自己找一下。”男人只穿着花短裤,露出肥腻带毛的肚子,闻言并未抬眼,继续懒散的整理床铺,只在她路过时斜了斜身子。

床头柜上的撕开的包装袋,红的刺眼,气血“嗖”的上涌,直窜头顶,金自信感觉自己已经不能呼吸,滚烫的泪珠一泻而下。

“这是什么?”金自信顾不得恶心,抓起那袋子,向秦世美砸去。

“不认识?明知故问”

她当然认识,那是她最喜欢的牌子,早上买了放在车上的,现在被开了封放在在她的床头柜上!这个她爱了七年的男人,在他父母的眼皮底下,堂而皇之的将人带回来,睡她的床,用她的安全工具,他们不但没有制止,还包庇纵容,金自信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这样恶心的一家人,她还与他们共同生活了这些年,待若亲人,一想到他在家里、在酒店、在其他任何地方,带多少身份不明的女人过过夜,她几度干呕欲吐。

金自信连退几步,背靠着墙缓缓蹲下,她已经流不出泪来,止不住的小声抽泣,她恨他恶心他,却不能没有他,她早已习惯了自己的一切有他,她不能想象自己没有他怎么生活。

她强忍心里的难受,呆呆的望着秦世美,眼神空洞,只要他解释,哪怕是编的,她都会原谅他,她想。可是他没有,连一个字都不愿意施舍给她!她终于放弃了等待,在一起后第一次向秦世美讨要说法。

“为什么?”

“到底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歇斯底里,双手不住捶打秦世美的身体,仿佛只有身体动起来了,心才能得到平静。

他们在一起七年,从刚离校的青涩到现在成熟,从小职员变成管理著,从租房变成买房,她用自己父母的资助和自己全部存款买下这套房子,给他住,给他的父母住,她努力的孝顺他的父母,扮演乖巧的儿媳妇,她努力的喜欢他烂泥一样的朋友们,扮演懂事的女朋友,她努力的变成他喜欢的样子,在脸上割下一刀又一刀……

是她哪里做的不够好吗?她死死的盯着他。

“为什么?”

她的双手被强有力的双手禁锢住,身体被狠狠的摔倒了床上,那张让她恶心的想吐的床,她几度挣扎着起来,都被按了回去,她索性不再挣扎了,绝望的躺着,死死盯着狂笑的男人,第一次,她看着秦世美的脸想到了变态杀人狂。

“为什么,你不知道吗?”男人像是气急了无处发泄,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你不是御姐女魔头,我征服了你,多风光多荣耀啊,可是你自己照照镜子,你现在的样子,有哪一点是能让我有兴趣的征服的?你讨好我的样子,让我厌恶至极!”

“我最讨厌你穿着一身红像个辣椒一样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讨厌晚上刷牙,讨厌每周日的烛光晚餐,更加讨厌你讨好我的父母像一个丫鬟一样!”

“那你走吧。”金自信变得异常平静。

男人愣了几秒,紧接着耳光一个接一个落在她的脸上,火辣辣的痛,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个翻滚挣脱腿的桎梏,冲向门边,门刚被开出一条缝,头发便从身后是被拽住,脑袋被扯着在门把手上反复撞击,直到她完全瘫倒在地,那扯着她头发的手方才松开。

“我走?”他折身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取出一叠装订好的A4纸张,扔在床上,“签了。”

《房屋赠予合同》几个常用字,加粗放大组在一起,她却不认识了,他拖家带口在这是白住了这么多年,现在是要鸠占鹊巢?她猛然抬头望着秦世美,他像一个刚打了胜仗的将军,居高临下,得意洋洋的等着她这个战俘在“降书”上签字。

“房子……是我的…..”金自信咬牙道。

话音未落,又是一个耳光打在她的脸上,反复几次之后,她索性不答了,盯着秦世美傻傻的笑,任由他打,他拿她没有办法,狠狠一拳砸在门上,正好砸开了没关严实的门。

秦世美父母的麻将搭子,是她最后的希望,只要让他们看到,她就能得救。她叫喊声音却是喑哑的,她捶地力气却是微弱的,她摇门门却被他控制了,于是,她挤开门缝,拼命的往外爬……

麻将被推入轨道洗牌发出轰隆隆的声音,洗好的麻将被码成蹬子推出,然后是掷骰子的声音,摸牌的声音,齐牌的声音,终于安静下来,她的机会来了……

她拽着秦父的裤腿死命摇晃,没有反应,又爬到秦母身边,摇晃她的裙边,被高跟鞋“无意的”狠踢了一脚,细跟正好扎在她脸上的伤口处,她才终于明白秦世美跟在她身后,没有制止她的原因——一对包庇儿子出轨的人,怎么会向着外人?

“一条。”

“四万。”

“四万,碰。你们说钱啊,车子啊,房子啊,活不带来,死不带去的东西,争着干啥?”

“就是,六条,可惜年轻人不懂,到了我们这把年纪才明白身体健康最重要已经晚了。”

她听懂了她们的话,让她听到了希望,她疯一样的爬向他们,死命拉拽他们的裤脚,扯的他们的袜子,仍旧于事无补。

“打牌打牌,就你俩话多。”

“打嘛打嘛。”

她真的要死这里,让秦家一家享受父母和自己的血汗了吗?不,她要活着,要活下去看着他们一个个不得好死,为了活下去,她愿意做任何事情——她铆足最后一口气,将手伸向了小三光洁白皙的小腿。她似乎受到了惊吓,连退数步差点踩到她的手,小跑着冲出了客厅,将这个残忍冷漠的世界关在了身后。

大门关上,她最后的希望没了。

这一辈子就这样了,如果有来生,她一定只做自己,不再相信什么爱情,不会相信男人,不,这不够,她要做一个玩弄男人的女人,将他们永远踩在脚下,永远!!!

                           

原创文章,作者:狗子狸狸,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