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嫁给隔壁老王后,我多胎了》潘多富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朱坚强,李玉兰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改嫁给隔壁老王后,我多胎了

小说:年代

作者:潘多富

简介:年代+糙汉vs娇娘
姜末连续数次做梦梦到自己在80年代跟渣男处对象,渣男家暴她,玩站街女羞辱她。当她反抗的时候发现自己真的活在了80年代,她立马分手,嫁给了隔壁老王。
婚后的生活跟开了挂一样,她从被人嫌弃的农村妇女变成了拍广告,电影的女明星,赚的盆满钵满。
前对象看到她结婚后生活好肚子迟迟不见动静,诅咒她生不出孩子!
但姜末改嫁后肚子是越来越大,还一胎接一胎。
隔壁老王:“我媳妇儿生不出?不可能吧?这都要三胎了……”
姜末前对象咬牙切齿,找了个地洞钻……

角色:朱坚强,李玉兰

改嫁给隔壁老王后,我多胎了

《改嫁给隔壁老王后,我多胎了》第1章 梦回80年代,被渣男羞辱免费阅读

“我去嫖娼怎么了?哪个男人不喜欢嫖娼的,你去看一下,在街边找鸡的还少吗?”

“我去嫖娼,但是我有回家不就好了?你怎么就这么小气呀?我现在跟你还没有结婚呢,没有老婆碰,我不出去找鸡,难道我还憋着啊。”

姜末清醒过来的时候,听到面前有个男人指着她的额头骂她,手指非常用力的往她的脑袋上面戳。

姜末被戳的疼了,清醒过来的时候,直接掰住了那个男人的手指头。

咔嚓的一声,那男人的手指头差点就要断了,疼的那个男人受不了。

姜末以为自己现在是在梦境里面。

她已经连续做梦好几天,都是这种梦了,梦到自己在80年代,要结婚了。

她并不喜欢那个男人,之所以跟这个男人结婚,是家里的安排。

因为她大哥的老婆,最近看上了一台电视,要求他们家给她买电视,不然就要把肚子的孩子给打掉,肚子都已经非常大了,还闹着要打!

就是为了威胁让他们家补上彩礼钱,因为刚开始他们两个结婚的时候,没有给彩礼,后面越想越后悔。

于是就说必须得补回彩礼,如果可以买一台黑白电视当彩礼,就把肚子的孩子生下来,不然的话就免谈,这可是80年代呀!

一台黑白电视,是一年的工资了,家里哪有那么多钱啊,前前后后拼凑的跟人家借的彩礼钱,买一台摩托车还行,买一台电视那是肯定不可能的,加上他们村里还没有人通电视呢。

那姑娘就是虚荣,想要做村里第一个通电视的,必须要求有一台黑白电视,不然就把肚子里的孩子给打掉,姜家人哪里愿意呀,孩子都这么大了,不久之后就要出生了。

嫂子那家人摆明就是看孩子打不掉硬币,他们给出彩礼钱,两家人差点就闹掰了,她大哥,愁的这头发都要发白了。

最后朱家找上门,说愿意给一台黑白电视的彩礼钱,就是让姜末嫁过去。

姜末起初不愿意的,但是想着从小供自己读书的大哥,是真的爱极了大嫂,也不想爸妈天天为了钱发愁,就答应了。

她嫁给的男人是村里最浪荡不堪的男人,朱坚强。

朱坚强家庭条件在村里算好,所以养成了他特别浪的性格。

还特别喜欢去找街边的那些女人,五块钱一次,十块钱一次。

家里就觉得这样实在是太不生性了,想要让他早点结婚生孩子,便让媒婆来给他说亲。

但是他的名声臭了,村里没有人想要嫁给他,而且村子里也有习俗,不太喜欢外嫁,也不喜欢让外村人嫁过来。

他的家人更希望在本村找,找了一圈都没有合适,于是就提高彩礼,谁愿意嫁给他们儿子,就给一台黑白电视的彩礼。

这价格的确是让姜末心动,姜末因为觉得哥哥对自己太好了,反正自己怎么也得要嫁人的,就为了哥哥嫁人,还有彩礼钱。

于是,姜末就说自己愿意嫁,这不,婚事就决定了,但是哪怕定下婚约来,她这个未婚夫朱坚强都一点都不安分。

因为村子的习俗就是没有结婚,不让碰,他就去镇上找那些女人,好几次都被姜末看到。

姜末是哭着求着说,他们两个要结婚了,让他不要去找那些女人,两个人好好过。

但是朱坚强不愿意还对她又打又踢,就像是这话一样,理直气壮的觉得自己找站街女没问题。

姜末本来就懦弱,对于未婚夫做的事情,不敢有任何的抗拒。

……

这是她连续几天做梦梦到的剧情,她起床吓得一身冷汗都出来了,觉得自己蠢!

她在现实中好歹是一个聪明的高中语文老师也不知道,在梦里怎么这么蠢,根本就不敢反驳,她还一直懦弱的被欺负。

今天又是这样的剧情了,今天的剧情是他们两个今天结婚了,但是姜末发现,朱坚强一大早就把街边上面五块钱找回来的女人带到了他们两个的房间里面。

姜末就生气,外头都是客人,他竟然做出这种事情,她就跟他吵起来了。

结果朱坚强指着她的脑门骂。

朱坚强之前答应跟这个女人结婚,无非也是因为这女人长得好看,而且还性格懦弱,也好欺负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就喜欢这种婆娘伺候他。

但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么懦弱的女人,现在竟然把他的手指头给掰弯了,疼的他倒在地上。

姜末之前做梦的时候是没有意识的,根本就没办法反抗,只能跟着他走,但现在不一样,她发现自己有意识,可以反抗,看着那个女人跟他都觉得恶心。

“像你这种肮脏的男人,我才不稀罕你,搞不好你有花柳病,我不跟你结婚,今天我们两个就撤了摆酒,谁爱跟你结婚就跟你结婚。”

朱坚强听到这女人这么说格外的生气,忍着疼痛起来,出去。

姜末刚才已经跑出去了,现在外头的人在喝着喜酒,幸好吉时还没有到,他们等着吉时的时候敬酒。

他们没有领结婚证,在村子的习俗就是先摆酒之后再去领证,所以她现在还没有嫁人,没有叩拜,更不算是嫁人了。

姜末突然跑出来的样子,吓坏了所有人,这还没有到吉时呢,新娘子突然跑出来,这不是吓人吗?

姜末的妈妈李玉兰看到这个样子吓了一跳,赶紧的上前去,把她的红喜帕盖上,“小末,你这怎么回事呢?时间还没有到呢,赶紧回去等着,吉时没到出来不吉利。”

姜末看着面前的女人,穿着朴素的布丁衣服,身上的花纹洗的都发白,齐耳的短发,脸上黑黝黝,上了年纪的女人,身体驼背厉害。

姜末把红喜帕丢掉,态度坚硬,拔高声量的跟他们说:“我不结婚了。我不可能跟朱坚强结婚。”

一番话说出来,吓到了大家,朱坚强现在从里面出来,听到她当场让自己没脸的话,气的上前去,抓住了她的手腕,瞪大了眼珠子恐吓她:“姜末,拜托你搞清楚你现在的身份,现在全村的人都知道你已经嫁给我了,你除了跟我在一起之外,你还能跟谁在一起?我们已经定下婚约了,你就是我不要的破鞋。我看村里的哪个男人吃得了这个哑巴亏要你。”

一旁站着的是朱坚强的母亲丁香,听到这话过去,顺着朱坚强的话说:“就是,姜末,你这也太糊涂了,说好要跟我们坚强结婚的,现在又不结婚了,当我们家好欺负吗?彩礼钱你们已经收下了,要是你不想结婚也行,把彩礼钱双倍还给我们家,不然免谈!”

李玉兰听到这话,急的都要哭了,好端端的怎么不结婚呢?这不是说好要结婚吗?不结婚那不是糊涂吗?

都已经摆酒了,村里的人都来吃饭了,这要是不结婚,大家看了可是要说闲话的!

女人的名声是臭的,这都已经众所周知。

虽然没有摆酒成功,但是已经把这门婚事说定了,村里人都知道,以后再怎么嫁人,都是二婚。

二婚这个名声不好听不会有人要的,以后都嫁不出去的,要当一辈子老姑娘的,跟守活寡一样。

姜末的妈李玉兰听到这话也是吓傻了,以为自己的女儿是糊涂了,哭着找补说:“不是,不是,她没有说要不结婚的意思,这肯定是气糊涂了,乱说的。她要结婚的。”

姜末看着这发疯似的女人拉住了她的手,态度坚硬的跟他们说:“我没有发疯,我现在很清醒,就是要取消摆酒。”

姜末说完,进去把刚才朱坚强在街边找的那个女人抓了出来。

跟他们说:“我有理由不结婚,因为我的未婚夫找街边的女人,这个女人,就是他花五块钱在街上找来的女人已经不止一次了,被我撞见的就已经有二十次,不结婚这个理由充分不充分,我嫌他脏,搞不好他有花柳病!”

这一番话说出来,全场噤声,这个人是真的浪荡,这个都要结婚了,竟然找了街边的女人回家,这不是欺负人吗不是?

丁香听到这话,吓得脸色都变了,这要是被大家知道他儿子找街边女人这以后还需要见人吗?

她把朱坚强护住在身后,看着姜末,满嘴乱喷的话,吐了她一脸口水。

“我呸,你这坏女人,怎么可以这么侮辱我们家坚强。我们家坚强就不是这样的人,我怕你是跟狗男人通奸了,不想跟我们坚强结婚了,想要骗彩礼钱才这样,你们一家实在是太过分了,乡亲们给我评评理!”

姜末看着这人骂骂咧咧的嘴脸有些恶心。

这个是她以后的婆婆,还没嫁过来呢,之前就已经各种让她干活了,秉承着彩礼钱已经给了,就当是找了个免费的佣人。

整天差使她去做工,照顾一家人的起居饮食还得要洗一家人的衣服,平时家里的田地还得要让她去施肥收割。

她之前是工厂妹,因为大哥宠爱她的原因,所以从小让她去读了几年的小学,所以勉强算是小学毕业,小学毕业在村里也是香饽饽了,进去工厂之后,做的职位也大。

每个月赚的工资有70块钱的比普通的工厂妹赚的50块钱要多了不少,但就是因为她赚的实在是太多了,所以朱家这边不高兴。

朱坚强也是工厂里的员工,只不过没有小学,毕业读完,所以干的活不高,也就只有40块钱,想着老婆赚钱有70,自己只有40块钱,这不是抬不起头做人嘛,这被外人听了都说不过去,实在是太丢人了。

所以他就哄着姜末,让她辞去工厂的活,以后都要嫁人了。好好的在家里干活。

毕竟他可以挣钱,他可以养她,不用出去受苦。

她那个未来婆婆也觉得是女人嫁人了,就应该好好的在家里安心的照顾老公,跟孩子出去干活干什么,自然不让她去工厂干活,一家人磨破嘴皮子,不让她去干活,她一开始还不太乐意,但是朱坚强第二天直接跟人家主管说她不干了,说要回家结婚生孩子去了,在工厂干活,生不出来孩子,人家主管自然没说什么。

姜末就这么稀里糊涂的工作没了,当上了无业游民。

天天跑他们家去伺候他们,朱坚强工资不高,平时要给爸妈钱,剩下的自己还要去喝酒,跟人家去玩,剩下的一点点钱给她做家用。

还是她死抠死抠,省下来的钱不然早就饿死了。

姜末都记得这些剧情,因为是之前做梦的时候梦到的剧情,那时候她很气,毕竟她脑意识想着不应该这样,特别憋屈。

但是身体跟着剧情走,根本就没办法反抗,现在可以反抗了,她态度坚决。

姜末在丁香说完之后,直接上手去撕开了朱坚强的衬衫,把他脖子上面的红纸印露了出来。

这是在很偏僻的农村这边,女人们化妆大多数都不会用上城里才能买的到的唇脂口,口红,用的都是红纸,在嘴巴上面抿了一圈。

所以特别的容易沾染上。

朱坚强刚才跟这个女人乱搞,所以衬衫跟脖子上面一圈都是这个女人嘴巴的红,那个女人嘴巴也乱了。

姜末发狠的力道抓住了他的衣服,跟大家说:“这下证据确凿,大家给我看看这狗男人脖子上面跟那个女人的嘴巴颜色是不是一模一样的,就这样,我难道还要跟他结婚吗?你们哪位能接受的了,自己结婚的老公出去找街边的站街女。”

听到这话,在场有妇女都说不出话来了,的确是哪有女的愿意呀,这不是脏死人吗?

朱坚强觉得姜末现在的性格完全就是反了天了,以前都温柔乖顺的一个人啊,不管他怎么出去找都不会反抗,现在倒是变得如此泼辣的样子。

她还想说什么,姜末拉扯着他的衣服,把他给摁低下来,凑到他的耳边说:“朱坚强,现在大家还不知道你有脏病。但是我知道你前几天偷偷的去看大夫的事情,我知道你已经确诊了,你要是不愿意取消摆酒,我就去把那个大夫找来,让大家都知道你有脏病。”

“这地方就这么小,我看以后哪有女的愿意被你碰,而且知道你有这么个病,大家都会避之不及吧。”

朱坚强本来还想骂他几句,听到这话,脸瞬间就僵硬了,他本来以为不会被发现的,他那时候偷偷摸摸的去小诊所里面看,就是为了不被人家发现。

他的确是有脏病,但是大夫说了,用土方法可以治疗的,这几天他都在治疗。

可是男人嘛,都不想这种事情被人家知道,这被知道了,以后没有女人愿意接近他,村里人都会笑话他。

姜末现在知道了,要是说出来,那他就完蛋了。

                           

原创文章,作者:潘多富,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4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