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正则天山暮雪迟《财通诸天》_王正则天山暮雪迟最新章节免费在线阅读

正在连载中的军事历史小说《财通诸天》,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王正则天山暮雪迟,由大神作者“天山暮雪迟”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财能通神,这事古人告诉我们的;
只要你的钱足够,你可以做到你想做的一切;
为了钱,我在亮剑中买过军火;
为了钱,我在五号特种组种买过情报;
为了钱,我在龙蛇演义中买过秘籍;
为了钱,我在天龙八部中充当神棍;
我在历史长河中武装崇祯,这次不是为了钱,看着漂亮的阿九,我会告诉你,这次我是为了民族大义,你相信吗?

小说:财通诸天

类型:军事历史

作者:天山暮雪迟

角色:王正则天山暮雪迟

评论专区

崛起之第三帝国:这本书就是对我智商的极大考验,我选择抛弃他。第一:英国人中了智障光环是吧!法国人,苏俄通通中了智障光环!不然打赢了一战,自己却躺到床上分开腿。第二:德棍真恶心。

我不当明星:干粮

武侠世界逍遥行:这书文笔太差太差太差,好好一个大纲就写成了武侠世界逗B行…主角一路逗B走上人生巅峰

财通诸天

《财通诸天》精彩片段

第006章 亮剑的世界

亮剑世界的西北地区,也是革命圣地,现实中,王正则去旅游过,景色不错,到处是以前原始本色,处处都是当年的革命激情,说实话,一个现代人无法理解当年的苦难,棒子面玉米粥,现代人觉得很好吃,那是吃多了大鱼大肉后改善生活,一直吃这些,甚至吃这个奢侈的时候,生活是在是太苦,在这样的苦难中,还要随时投入战斗,与敌人以命相搏,民族的坚韧在这种情况下最为明显,很多民族早就投降了。

当丫丫打开亮剑的壁垒后,带着王正则进入,满眼的萧条,冬天的劲风吹在脸上,感觉到了疼,空气没有江南的潮湿,北方空气很是冷硬,眼前枯黄一片,一川碎石大如斗,风吹草地石乱走,风沙也很多,反正方圆几十里,目所能及满眼看不到行人,也没有后世纵横交错的道路,一条条坏的很厉害的土路在脚下,眼中蔓延着。

现实和想象永远不一样,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啊。

这个时代,坏人比好人多,汉奸,鬼子可以说,充满在华夏的大好河山。

王正则不敢随便和人交谈,也不敢随便问路,万一碰到汉奸和二鬼子,上世纪枪依然可以解决自己。

丫丫也没有作用了,没有网络和卫星,后世的地图和眼前的完全对不上号。

好在他们去的地方就是BL的游击区,进入的时间,王正则让丫丫进行了调整,苍云岭战役之前半个月。

也就是整个电视剧剧情开始的前半个月,太早有其他战役,太晚看不到坂田那个小鬼子被击毙,那可真有点遗憾。

怎么能找到BL,找到李大团长这是个很现实的问题,也是一个很棘手的问题。

随便去接触估计被当成汉奸抓起来,不要小瞧当时的反间谍这项工作,那时候不会有那么专业的名词,但是抓汉奸,抓奸细工作绝对是重中之重。

好在王正则在进入之前已经给自己打扮了一下,中山装穿上,留着上世界留学生比较喜欢的头发。看起来与当时代差不是很大。

书生的打扮,还是不是想想电视剧那些进步青年说的话,自言自语的背诵一下少年中国说如果是现代社会,要么就是见怪不怪,要么就是有人觉得他是神经病,据而远之。

当年的西北,完全不一样,这个情形很快就引起根据地的注意,两个小战士悄悄的跟踪王正则,他们刚刚开始注意,王正则就发现了,不敢有大的动作,最后智能被他们押着去了根据地。

没有第一时间见到李云龙,接见他的是张大彪,电视剧中很抢眼的一个形象,有智慧,有勇武,是个不可多得的虎将。

张大彪审视地看着王正则,王正则也是很无奈,第一次接触,相互审视,其实真正的是张大彪在审视王正则,王正则知道,也了解张大彪。

王正则首先开口:“那个,首长,我是个爱国学生,希望为抗战做出一些贡献,你看,我们能不能深入了解一下,我可不是二鬼子,也不是汉奸。”

张大彪有点无语,我都还没有发问呢,你就叭叭的说这么多,间谍,汉奸,就你这样也做不了的。一看就知道,你是个读书人,没有经过战争,也没有受过苦。

对了,刚才说什么,要和我们做生意,爱国学生,着实点矛盾啊,学生做什么生意?

在张大彪鉴别了王正则的身份不是汉奸二鬼子以后,就没有兴趣和他聊天了,走到里屋去报告李大团长。

不一会被警卫员虎子引到里屋,一路上看见不少站岗的,个个都有点面黄肌瘦,脸带菜色,冬衣也没有,可是每个人眼中都很坚定,身形尽最大可能站直,眼神中有着希望,有着杀气,也有着一丝丝的憧憬,看着这些年龄都不满二十岁的军人,王正则有点感慨,这样的年龄在后世都还在学校,享受着大好的青春,享受着社会高速发展带来的**,而他们已考试保家卫国了,为了心中的希望,付出年轻的生命。

走进堂屋,看见李云龙靠在方桌边上,桌子上还有个粗瓷大碗,估计是刚刚喝过酒。

嘴撅着,好像全天下都欠他的一样,斜眼看着王正则,语气有点不善,李云龙这货最讨厌的就是书生秀才,还没有经过赵刚的打脸,觉得书生什么本事没有,就会啥嘴皮子。

今天如果不是没有事,说什么也不会见这个自称爱国的书生。

后来,李云龙多次说到今天的见面,感慨万千,要不是当时是一时心软,见了人家,估计会后悔一辈子。

王正则第一次见到偶像,与李幼斌有着九分相识,就是脸有点黑,先认识西北的风沙造成的,还有就是营养不良,眼神依然很是犀利。

一个人的眼神是内心真实的反应,眼中充满着血与火的激情,对这个民族的热爱,对小日本的恨,还有就是狡黠,无奈,桀骜不驯。

王正则此刻心中想法很多,以至于李云龙的问话都没有听见。

丫丫有点无语,小主啊,你不是没有见过大世面,怎么回事儿,也不是那种在偶像面前激动地哭晕过去的人,怎么这样丢人。

在思维中提示王正则,王正则有点不好意思的解释:“那啥,李团长,我没有见过八路军这么高的长官居然这样的亲民,完全没有国民党那种盛气凌人的架势,意识有点感慨,请勿见怪。”

李云龙听了还是相当受用。

“你说,你是来和我们做生意的?”李云龙还是斜眼,用一副不相信,不在乎的口气说

要知道,西北地区,物资匮乏,基本上什么都缺,被严重封锁,即使有也运不进来,何况自己最为缺乏的还是钱财,穷的叮当响,拿什么与人家进项交易。

王正则没有想那么多。

是的,第一次交易,我带的东西不是很多,大米,猪肉,白糖还有就是一些药品,数量大概在几百吨、、、、

王正则还没有说完,李云龙腾的站起来,身子前倾,眼睛睁得老大,有点口吃的问道:“你说什么,你有大米,猪肉,药品,还有几百吨?”

王正则吓了一跳,向后退了一步,以他的身手和反应不应该被吓到的,只是李云龙的反应实在是太大了,有点结巴的说:“对啊,这些物质想和你们进行交换,不知道李团长也没有兴趣?”

兴趣,愿不愿意,那是太愿意了,李云龙都想抢劫了,当然是抢劫鬼子和汉奸的。

这个时候有些东西送货上门,天上掉馅饼啊,心头火热。

想想自己上门情况,又被一盆热水浇灭,“你的东西都是好东西,可是,你也看到了,我们没有那么多的钱,边区票你收吗?法币,我们没有、、、、、”说着李云龙的声音有点低下去了。

哦,原来是这个原因,边区票,法币,就是美元,王正则也不要,这些都是淘汰的玩意,那这就是废纸。

对李云龙说:“李团长,我说了,我是个爱国学者,现在还不是学者,爱国学生,边区票,法币,甚至是美元,黄金,我都不要,我有大米五百吨,白糖一百吨,猪肉三百吨,这些都是可以支援你们的额,不需要钱,其他的一些物品,像药品,白酒,你们可以用古董,小日本的指挥刀和我交换。”

李云龙一幅见了鬼的样子,脸上写满震惊和不信。

首先就是怀疑,这个俊俏后生有没有这么多的物质,接着就是眼中的怀疑,他提供的东西比黄金还要贵重,居然换没有人要的古董,最后还是不信,他到底图什么。

王正则也看出李云龙眼中的意思和心中的挣扎。变戏法一样拿出一瓶二锅头,是那种大瓶装的,李云龙一直在注意着王正则,观察他的一举一动,看到王正则拿出二锅头,李云龙陷入深深的自我怀疑当中。

自己眼花了,刚刚,这个白净的后生,手中,似乎,大概,可能没有那东西吧,那现在这酒是哪里来的?

刚刚激动过度没有看清楚?还是自己紧张了?

像李云龙这样的老八路,观察能力绝对很强,他们没有经过系统培训,但是战争是最好的老师,没有好的观察能力,早就去闫老五家做客了。

王正则也没有和李云龙客气,来之前,已经分析过李云龙,你越是客气,他越是觉得不对劲,他是军人,却有着江湖习气,有一定的礼貌不讲究,不喜欢被约束。

自己主动坐在桌子旁边,拿起碗,打开酒瓶,给李云龙满上,示意可以试试,李云龙闻着酒香,一股浓烈的香味充斥着鼻腔,喜欢酒的人,那是绝对的诱惑,不喜欢酒的人绝对无法理解,李云龙粗大喉咙在上下耸动着,极力掩饰着诱惑。

农村出生的李云龙,现在是八路军高官,可是待遇真的一般,地瓜烧都不能足量供应,何况这样的好酒。

也不客气,端起碗,深深喝了一口,入口绵柔,一条冰凉的丝线顺着喉管滑到胃中,腾的一下,在胃中起了一团火,原本就没有多少实物的胃立刻火热起来,身上也是暖洋洋的。

“好酒”李大团长几乎是用**的语气说道。

沉寂在酒的世界,一时间李云龙有点忘乎所以。

王正则有点不理解,不过很快释然。

在自己的世界,二锅头一般没有人看得上,但是,这酒还得过世界博览会的第一名,还招待过巨头斯大林。后来人们的生活水平提升,被一些乱七八糟的宣传所迷惑,才觉得二锅头很垃圾。

抗战期间的根据地,物资那是相当的缺乏,应该是奇缺才是,本来就爱好喝一杯的李团长,突然接触的好酒,当然有点把握不住。

王正则没有笑他,只是在感慨,也只有金鼎信仰的人才能在这样的艰苦条件下,坚持战斗,努力奋进赶走侵略者和压在人民头上的三座大山。

王正则又默默的拿出了花生米,散装的烤鸭,烧鸡。

拿出烤鸭的时候,王正则用手上的提包掩饰一下,李云龙并没有特别疑惑。

酒都喝了,还客气什么。

拿起烧鸡,烤鸭就往嘴里送。

旁边警卫员看不下去了,示意,这里面可能有问题。

李云龙是谁,当然想到,这里面没有问题,不会有人大胆到,在bl j内部搞事情,这个俊俏的后生虽然有点年轻,有资本主义的奢靡,但是脸上正气与些许在旅长和老总身上看到的上位者的气质做不了假。一个这样的人物是不可能做间谍或者是二鬼子的,更不会亲自来谋害自己。

终于在吃了半只烤鸭,一只烧鸡,喝了三碗二锅头以后,李云龙已经有七分醉意了。醉眼朦胧的说道:“小后生,你是来和俺老李做交易的,你有大米,白糖,是真的吗?这样的酒你还有吗?”

喝过酒,李云龙相信王正则,拿出美酒和烤鸭,以前李云龙也是吃过烤鸭的,绝对是没有这样的美味,还是当地有名的厨子做的,不及这万分之一,能不好吃吗?现实世界,调料当道,调味剂都浸入了肉质里面了,即使是坏的也能做出美味。

“那当然,我说了,我是个爱国的读书人,正次国难当头,弄到一些物质,来和你们做一笔交易。”王正则其实不喜欢这样的酒,太辛辣,没有怎么喝,配合着李云龙端了几下碗。

“哦,哥,可是我们没有钱,也给不了太多的好处,你说,你只要古董和小日本的指挥刀?”李云龙还是有点不解,有着些许的疑问。

“是的”,王正则肯定的会回答。

我回来时间不短了,了解现在情况,真正抗日的是你们,你们才是正在的中国爷们,中国的希望在你们。

一听王正则这样说,李云龙的酒也醒了几分,牛蛋的眼睛睁的更大了,酒都从嘴角流出来了,知道的人,知道老李是震惊过度,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帕金森犯了。

“你,你真这样认为,他娘的,太对俺老李的脾气了,俺知道你在恭维俺,但是俺高兴。”李云龙有点口齿不清的说道。

其实李云龙真不知道,这是王正则生活后世的真实体验,尽管社会有着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安全观还是经济发展绝对是世界第一的。

王正则微笑的肯定李云龙,我是真心的,这个小书生,笑起来好看,此刻李云龙觉得王正则什么都顺眼了,觉得他笑容都阳光起来,驱散了西北天气的阴冷。

李云龙酒也不不喝了,郑重的问道:“我能不能看看你带来的东西,李云龙何时渴望那些物质。”

当然可以,我来的时候,带了一些样品,在外面,李团长可以和我一起去看看。

李云龙立刻放下碗,起身跟着王正则出门。

王正则早就料到有这样情况,来之前准备好了,把一些样品装在编织袋内,为了显得不是那样突兀,还特意找到一些棉布的袋子,谁知道有点弄巧成拙,被李云龙一顿埋怨。

李云龙最先看到的是一款上好的棉布的袋子,看不到里面装的是什么,但是这么好的棉布做袋子,我们老总的衣服质地都不如这个,真是败家子啊,百无一用是书生啊,读书人还是不靠谱啊!

王正则没有注意到李云龙的眼神,如果他会读心术,一定鄙视他,我在后世找个袋子容易吗?不能找编织袋,也没有麻袋,无纺布更是不能用,最好随便找个棉布做成的袋子,你喜欢,到时候完全可以把里面东西带出来做衣服。

走到袋子前,对看管的小战士表示感谢。拿出里面的米,白糖,一些消炎药。

米和白糖都好说,包装很容易处理,但是消炎药,找没有标志的包装实在有点难,找了很久,才在小作坊中找到牛皮纸做的盒子。

看到上好的白米和没有一点瑕疵,白如雪的白糖,李云龙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前半生的惊讶都在今天用完了。

米上等的精米,比自己见过最好的米都要好,完整,整齐,看起来不是很很新鲜,基本上没有断的,更没有一些米糠和杂物,就是一旁的小战士,也是喉头不住吞咽着口水。

白糖颗颗独立,大小基本上相同,似乎会放出光芒。如果不是王正则在旁边,李云龙就想抓起来塞到嘴里品尝一下。李团长虽然脸皮很厚,但是这么丢人的事情,第一次见面还是做不出来。

可是接下来,李团长知道了什么是幸福,想什么来什么,王正则示意李云龙可以尝尝,把一整盒都递给了他,首先是欣赏一下包装,这都是好纸啊,可以用来做子弹包装盒子,看看人家李团长多会过日子,把包装的盒子都想好的用途。

用两个手指,蘸起白糖,小心翼翼的放在嘴里,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王正则没有好笑,有的只是感慨,也是这样的表情被李云龙捕捉到,李云龙才是更加的相信和信任他,为此未来还在老总面前说了不少好话。

一丝丝甜味在口中散开,并不是第一次吃到糖,但是以前那些糖,即使是蜂蜜也没有这个甜,蜂蜜和白糖到底是哪个更甜,王正则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是白糖甜还会蜂蜜更甜,无论是蜂蜜还是白糖,在他的世界,只要愿意随时都能吃到,都是那种放的比较多的那种,就甜味而言真是无法分辨,就是口味有点不一样。

这些糖都是工业提炼,纯度当然比极高,李云龙吃的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回味了一下,李云龙心满意足地问道:“这个,白糖和大米,你真有几百斤?”这个语气带着明显的疑问和不敢置信。

这么好的米,下大力气估计能弄到,但是白糖,白糖啊,那可是战略物资,还是这样的好,真有几百吨?

“是的”,王正则很肯定的回答。

“现在立刻可以交易吗?”李云龙急切的问道。

                           

原创文章,作者:天山暮雪迟,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822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