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先生》这心乱了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叶孤红,清霞功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麒麟先生

小说:玄幻-特色

作者:这心乱了

简介:绝世高手从书童蜕变。江湖纷争,群雄割据,土匪横生,朝堂文臣武将相互算计,雍王府书童游子遇在腥风血雨中追逐爱情,在跌跌撞撞中无敌于天下……

角色:叶孤红,清霞功

麒麟先生

《麒麟先生》第1章 争夺秘籍,游子遇免费阅读

“叶孤红,今日你纵然达到化境,也必死无疑,速速交出清霞功,留你全尸,否则整个无烟门,为你陪葬!”

此时,无烟门一片狼藉,沉木精雕的赤褐色大门更是破败不堪,许多弟子相互簇拥着、搀扶着、颤抖着,口鼻流血脸色微青。宗门之外有各派弟子齐刷刷陈列,手中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肆无忌惮释放着摄人的杀气。

“叶掌门,我秦战敬你是一条汉子,只要你愿意把清霞功交出来,我铁刀帮定会全力保住无烟门……”

“秦战,你就不要在此假仁假义了,江湖上谁不知道你玉面飞龙的称号怎么来的?”

“你……”

“是啊,秦兄,你也不掂量掂量自己,就敢囫囵吞枣,你吞得下吗你?”

“铁饕餮,咱们不是说好先套出清霞功再合计,为何出尔反尔?”

“不好意思,秦兄弟,我改注意了,与其和你这种两面三刀的小人合作,倒不如与风老、欧阳轻等人合作,至少他们是名门正派。”

“哼,笑话!这年头哪儿还有名门正派?”

“秦帮主慎言,我流云堂、天山剑派,怎么就不是名门正派了呢?”

“还有我无敌门。玉面飞龙!你是小觑天下人?还是看不起我无敌门?”一名身材矮小的青衣老道挥动手中拂尘,看起来气性不怎么样。

“对了,这儿还有四位仁兄,你们不打算与大伙儿认识认识吗?”

“名大。”

“名二。”

“名三。”

“绝无尘。”

“原来是鼎鼎大名的名氏三雄,传闻药神谷与世无争,为何这次?”

“呵呵哈哈,青衣老矮子,你倒是知晓许多人跟脚,那你可知我绝无尘?嗯?!”

“你才是老矮子,你全家都是老矮子。绝无尘很厉害吗?一名不名,闻所未闻,再敢辱我,无敌门饶不了你,哼!”

“哦,哈哈哈,看来是没人认得在下了!”

在场所有人面面相觑,这锦衣华服的中年男子何许人也?莫不是新晋宗师找存在感来的?

小片刻,无人认得中年男子,令这绝无尘摇头叹气,当他取下背后红色长剑,这才有人惊呼,“嗜血剑?他就是剑魔,他就是落……”

还没等那位惊呼的弟子说完,绝无尘挥出一道剑气,那弟子瞬间爆碎开来,其狠辣手段,确如其名!

所有人这才回想起落雨山庄,落家七十二口死了七十一人,活着的那位,便是杀神落无尘,后来口口相传,杀神入魔落无尘,知道他是一名剑客,江湖恶称,剑魔。

想不到剑魔落无尘居然改了姓氏,绝无尘,出手狠辣决绝,发起狠来,连自己的家人都不放过,一一灭口、尽数杀死。

此时,在场的人,除了叶孤红之外,无一不对绝无尘忌惮。

“既然剑魔兄对清霞功情有独钟,那我等必定谦让,告辞!”

八大宗师心里发毛,这家伙惹不起啊,活脱脱一个无情杀神,逮谁咬谁的主,太狠了。

“你们走吧,今日在场的人,有一个算一个,我绝无尘必定登门拜访。”

“……”

“这……那就剑魔兄说了算吧。”

原本想抽身离去的八大宗师露怯了,不敢得罪绝无尘,谁也不想触了杀神眉头,至于青衣老道,此时早已汗流浃背,暗骂自己:我怎么就收不住这张臭嘴,刚才骂了他和他的全家,死了,这次死定了!

叶孤红一脸鄙夷,此时乐得九大宗师狗咬狗,至于逃跑之事他并未想过,清霞功让他突破化境,用不了多久,他很可能成为江湖中首屈一指的先天强者,到时,天下唯我独尊。

多少年来,宗师之后,化境愈发稀少,有人曾修习清霞功突破先天,这不。叶孤红得到秘籍不久,便被有心人知晓,但他心中无惧。

化境凌驾于宗师之上,个中精髓,何其玄妙!

招式炉火纯青、内功凝练,便是万夫难挡的宗师境界,而化境更为厉害,随时都能进入明悟状态,融百家之长,一招一式皆可摧枯拉朽,化腐朽为神奇。

别看化境就是个明悟状态,数十个宗师都很难杀死一个化境,因此,叶孤红有恃无恐,认为九大宗师是来搞笑的,不足为惧。

“我说,几位分配好了吗?清霞功乃老夫九死一生从地窟蛮夫手里获得,几位要是有本事,那里或许还有更厉害的秘籍,如果几位硬要和老夫过不去,大可放马过来,我叶孤红无愧于心、无惧于人!”

身为无烟门话事人叶孤红,虽已年过六旬,但他的眼神极其明亮,染墨白裳绣着猛虎下山图,要不是朝廷明令禁止,估计锦绣龙袍他都想穿上一穿。

“地窟蛮夫实力极其强大,个个都不弱于宗师武者,我等又何必舍本逐末?叶孤红,你虽是化境,但我名氏三雄专克化境状态,识趣的赶紧交出清霞功!”

“哼,大言不惭,今日我必杀你名氏三雄。”

叶孤红扬起手中战刀,几个起落便杀向名氏三雄,无他,就因为名大说他可以克制化境状态,枪打出头鸟,这不是找死吗?

名氏三雄出自药神谷,医书毒经阅览无数,下毒手段更是千奇百怪,叶孤红认为九人中最具威胁的,就是这三人。

战刀包裹着厚重的内劲,一刀下去,气势如虹,虽不能开山,但足以撕裂方丈巨石。

名氏三雄先一步躲闪,衣袍掠动之间,烟尘大起,“哈哈哈,就让你们见识见识忘忧散的厉害!”

其余六人纷纷暴退,绝无尘抬剑微扬,身前的忘忧散尘埃消失于无,“名氏三雄,你们连我也敢招惹?哼,拿命来!”

名氏三雄提前服过忘忧散解药,这次前来夺取秘籍,主上早已吩咐: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所以,在座的都是他们障碍。

青衣老道第一个中招,口鼻间吸进不少忘忧散,他极力挣脱战圈,脚下踩踏轻功身法,朝着无敌门弟子而去,时运不济啊,来的时候说得好好的,先围攻叶孤红,再一起参悟清霞功,看来,大家伙儿都是光说不练,一个个精得跟个猴似的。

看到有人率先逃跑,铁刀帮主秦战抖手就是一把梅花镖……

……

……

梅花镖如同疾风骤雨,射向青衣老道,如果没能及时躲开,那肯定难逃一死。

不远处,无敌门弟子见状,大叫一声:师傅,小心暗器!

老道头也不敢回,一个猛子朝前扎去,“玉面飞龙,你铁刀帮是真的要和无敌门死磕吗?”

“哎呀,大意了,道兄见谅,秦某不是故意的!”

秦战不愧玉面飞龙称号,简直就是一条不要脸的滑泥鳅,青衣老道不服气,恨声呼喝:“你娘的,不当人子!”

“无敌门弟子听令,撤退。”

青衣是真的怕了,这群畜生脸厚心黑,又是投毒又是丢暗器的,再不走恐怕这条老命不保了。

“想走?你当我无烟门是唱戏帮子么?受死吧!”

叶孤红手里多了一把尺长匕首,几个踏步纵身落地,“青峰蝶舞!”

这赫然是江湖失传已久的短刀功法,(青峰诀),青衣老道只感觉眼前一花,有人以极快的速度来到他的身前,并且展开攻击。

呼吸间。

他像是看到整个天空都灰暗下来,喉咙处疼痛无比,那不远处的弟子们似乎在无声呼喊,江湖混迹半生,临了还是没能善终,栽在这里。

“师傅……”

无敌门弟子十几人眼睛都红了,青衣老道于他们有授业之恩,此时却被无情杀死,其中一位灰衣弟子咬牙,“发信号,让山下弟子速速汇合,今天我要血洗无烟门,就算杀不了叶孤红,我也要杀光无烟门弟子。”

“林冲萧,你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一旦汇合弟子,之后的计划就会打乱,你确定门主不会责怪?”

“我管不了那么多,我爹他要是责怪下来,大不了杀了我便是,师兄,这可是师傅啊,你甘心看他死得这般凄惨?”

“这……”

“烟火拿过来,出了事我顶着!”林冲萧一把抢过师兄怀里的烟火,毫不犹豫拉了导火线,即时,天空绽放蓝色烟花。

山下也跟着冲起一道蓝色烟花,紧跟着喊杀声由远及近。

嗯?

无敌门狼子野心,居然事先设伏?

“他们在图谋什么?”

天山剑派风老呢喃一句,此地不宜久留,在场的虽有宗师之名,却也架不住人多势众,而且还是无敌门精心培养的门徒。

“风老,你也要走?”

流云堂欧阳轻错愕,诸多宗师武者中,风老不说首屈一指那也能排前五,他也要走?

风老微微笑了笑,“老夫年事已高,就不在此丢人现眼了,欧阳堂主请自便。”

老滑头!

欧阳轻暗骂一句,然后瞥了一眼绝无尘,剑魔的出现,打乱了大家的计划,青衣老道也死了,化境的叶孤红可不是他能对付的,虽有不甘心,但他还是运起轻功遁走了。

至此。

九大宗师死了一人,风老和欧阳轻跑了,剩下名氏三雄、绝无尘、铁饕餮,以及一位青眉冷面公子,年纪轻轻就已达到武者宗师之境。此时,他与铁饕餮挨的很近,却不说一句话。

看到风老与欧阳轻落荒而逃,铁饕餮挥了挥手中双锤,“哼,鼠辈,有胆子谋取清霞功,却没胆子玩硬的,铁某羞于尔等为伍。”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们往死里闯,就让你们见识见识何为化境?何为清霞神功?”

叶孤红收起匕首,不远处插着的狂刀自主飞到他的双手中央,随着清霞功真元流窜,狂刀不停旋转,最终,那狂刀居然自动飞向铁饕餮,许多弟子没想到,这是控物吗?

还没突破到先天境界,就能掌控身外之物?

这太不可思议了!

难道是清霞功带来的特殊技能?

眼见飞来的狂刀,铁饕餮冷笑道:“叶孤红,你这是把武器当暗器使吗?看老子破你。”

轮动双锤与飞来的狂刀对轰,咔嚓。

铁饕餮手中的双锤碎裂,整个人轰然倒地,到死,他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这一幕被许多弟子看去,绝无尘也微微错愕,“有点意思!”

但绝无尘并没有停下,身影掠向名氏三雄,红色长剑以刁钻的角度不停劈砍名氏三雄,在他看来,这三位必须死,身为武者,哪怕是战死沙场,也不该死在毒药之下。

名氏三雄既然不顾武者忌讳,那就没什么好说的。

“绝无尘,你当真要和我们过不去?”

名氏三雄手里的武器洛阳铲和双钩镰刀,这是药神谷独特的武器,此时他们只能被动格挡,绝无尘的剑太快了,快到眨眼即逝,丝毫没受忘忧散的半分不适。

剑魔不愧是剑魔,不能以常理计!

数十个回合,名氏三雄各中三到五剑不等,伤口虽然不深,但是这么耗下去,等待他们的,只有一死。

这边,叶孤红杀了铁饕餮,他并没有立刻杀向绝无尘等人,乐得四人狗咬狗。

在场的,还有一位青眉冷面公子,这位手持折扇,既没有离去的意思,也没有要出手的势头。

这就有些不好办了!

“大家都是为了清霞功而来,你为何迟迟不动?”叶孤红冷眼看着青眉公子,他觉得这人一定也没憋好屁。

“我只是在等你亲自奉上清霞功。”

“大言不惭!”

“你虽是化境,但我距离化境也仅半步之遥,随时都可能跨入,反正我不急,等你解决所有麻烦,我再拿走清霞功,也不迟。”

“哼,由不得你!”

叶孤红再次催动狂刀飞射向那位青眉公子,奈何此人闪身落在各派人群中,淡然若定手摇折扇,“叶孤红,你又何必执拗,贡献出清霞功,说不得大家伙都会念你的好。”

“我连自己都信不过,遑论旁人?”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可惜啊可惜!”

“伪君子,有种报上名头,再来教训老夫。”

“……”

叶孤红没有杀进人群里,这里各派弟子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一个个都在等待机会给他致命一击。

清霞功,属于上乘武学,与当今的易筋经、般若掌、归元功……等,同属一个层次。

只要是个练武的,都想一观。

弟子们纷纷后退,他们真担心叶孤红会不顾一切杀进人群里,到那时,恐怕难以挡住。

“啊……”

一声惨叫传来,名氏三雄中一人中招,绝无尘抬剑攻杀,一剑削去名三右臂,怒骂道:“毒医不配活着!”

……

……

绝无尘对于毒医之恨,如鲠在喉,而且这三位毒医还是宗师武者,登时,如渊恨意蹭蹭直冒。

在没有改名之前,绝无尘还是落无尘。

遥想当年。

落雨山庄有个庶出少年,母亲是通房丫鬟出身,自从大娘子式微,母亲也跟着沦落,三娘子四娘子做大,庄主共有六子两女。

落无尘母亲生了他还有一个乖巧玲珑的妹妹,原本,母亲生了妹妹落下暗疾,三娘子却把持银库不管落无尘母亲死活,最终,落无尘母亲在一个冰雪交加的夜晚,殁了!

当日,落无尘吐血病倒,妹妹落无伤为了医治他,无奈嫁给了一个江湖老郎中,谁想,这江湖老郎中竟是一个心智癫狂的毒医。

为研制奇毒杂症,老郎中借机利用二人做活体研究。便是一边给落无尘兄妹两下毒,一边为其解毒,以供奇毒杂症的解药研制。

没过多久,妹妹落无伤也殁了,死去时,已经怀胎三月,一尸两命。

又一日,老郎中再次给落无尘下毒,此毒名为(穿魂露),中毒者奇经八脉瞬间打开,可从一个病秧子变成力大无穷的怪物,俨然。

那江湖老郎中为自己的肆意放纵买了单!

落无尘打开奇经八脉之后,却没有变成怪物,但力大无穷是真的,奇怪的是,穿魂露并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后遗症。

最终,那位老郎中死的很明白,他知道,一定是落无尘体内积攒的毒素与穿魂露中和了,毒与毒之间,形成了另一种形态。

可堪称宝药!

只可惜,他亲手创造的奇迹,亲手将他扼杀,他觉得很不甘,很讽刺。

时至今日,绝无尘依然觉得让老郎中死的太轻松了。

后来,十年里,绝无尘四处学习剑法,终于创出一门剑法,名为(听雨)!

江湖中,有关听雨剑法与剑魔的传言,也是从落雨山庄源起。

【落雨山庄七十一口,卒于玄文元年听雨剑法之下,庶子落无尘断绝于此,尘埃落,家母小桃红家妹无伤,皆可安息,空留一人恨意难消,杀人者绝无尘!】

……

而今。

再次见到毒医,绝无尘定然不会放过。

眼见名三断了一臂,名老大手中双钩镰刀猛然射出剧毒,那是西域凶蛇口中提取出来的毒液,一滴就能毒杀一头大象。

名老二也洒出一把药粉,除了用毒,他们三人完全挡不住绝无尘。

抽身躲开毒药,绝无尘双眼忽然闭紧,手里的嗜血剑如同一条复活的毒蛇,辗转挑刺之间,比起睁着眼睛,更加精准与迅捷。

这是剑意,听雨。

落雨无声,只恨风萧瑟,云餐霞,不经而动!

唰唰唰……

绝无尘身影连番闪耀,待收身擦剑时,名氏三雄便横死当场,气绝而亡。

不远处,各派弟子纷纷后退,这便是所谓的听雨剑法吗?

好厉害的剑意!

绝无尘,魔鬼一般的凶徒,他的剑,太狠太绝。

原本守在山下的无敌门弟子已经来到近前,却都偃旗息鼓了,绝无尘的剑让他们望而生畏。

林冲萧手里捏着一把战刀,他抬起手,指着叶孤红,“无敌门弟子听令,杀无烟门一人者,赏十两黄金,杀叶孤红者赏千两黄金!”

众人面面相觑,各自都看到对方在咽口水,这无敌门弟子究竟是谁?

居然如此豪横!

要知道,农户一家每年收入千文铜板,也就市面一两白银,五十两白银合计一两黄金,这十两黄金足以农户过活好些年了,所谓万贯家财,在这儿只需杀一位无烟门弟子。

至于叶孤红千两黄金的身价,五万两白银,实在太多了,一两黄金就足以让许多人打得头破血流,此时,无敌门少主就是这么怂恿弟子的。

搞得其他门派的弟子都想参与围杀无烟门了。

林冲萧嗷叨一嗓子,竟然没人上前,惹得叶孤红哈哈大笑:“年轻人,今日你必死无疑!”

“叶孤红,你杀我师傅在先,我乃无敌门少主,我爹可是林有道……”

“哼,你爹是阎王老子也救你不得。”

“我林冲萧以我父亲的名字担保,杀无烟门一人百两黄金,杀叶孤红赏万两黄金,可有人敢接?”

林冲萧急了,再次提高悬赏金额,如果这个价,再没人敢应,他今天是真的必死无疑了。

好在,绝无尘应了。

“无敌门少主好气魄,万两黄金我来替你杀这厮,你可说话算话?”

“林冲萧说话算话,天地为证!”

“好,很好!”

叶孤红使出清霞功真元,将手中匕首猛然投向林冲萧,再不杀了这小子,可能要出事,如果放任这小子继续加价悬赏金,他自己都想把自己杀了领赏金,遑论旁人?

绝无尘腾挪,抬剑劈飞匕首,稳稳挡在了林冲萧近前,但他那微微颤抖的手,在告诉自己:好强的力道,若不是我体内奇经八脉尽开,恐怕这只手要废了,难道这就是清霞功威能?

武者境界,以普通、一流、宗师、化境、先天为名,普通武者是指,明劲,肉身招式力道超出常人极限,五百斤便是人体极限,达到五百斤力道或者超越,那就是明劲武者,也可称为普通武者。

一流武者,是暗劲,体内滋生暗劲,称之为内力,一掌打在石头上,其表面纹丝未动,但石头内部早已碎如粉末,这就是一流的内功武者。

宗师,武学招式炉火纯青,真气外放,可以剑气、刀罡、拳辉……等隔空伤敌。

化境,只是一个状态,但在化境中,所使用的武学招式,会进入一个新的高度,或者化为一种新的奥义绝招。

先天武者,所有真气蜕变,真元汇聚丹田,真元深厚者,可御剑九万里,但先天境界极难突破,便是熬到须发皆白也未可得。

有人曾以清霞功突破先天境界,所以,九大宗师找叶孤红索要秘籍,而今。

铁饕餮与青衣老道二人死在叶孤红手中,剑魔杀了名氏三雄,天山剑派风老与流云堂欧阳轻二人逃了,至于那青眉冷面公子,还在人群中躲藏,既怕死又不肯离去,总想着侥幸捡便宜。

与那野兽鬣狗、狈狼有的一比!

“绝无尘,你若此时离去,待我达到先天,定会将清霞功交给你,条件是助我杀了这小子以及无敌门宵小,你看如何?”

“剑魔前辈,你可别听他谗言,他要是达到先天,又怎会与你分享清霞功,唯吾独尊谁不想啊?”

林冲萧信誓旦旦辩解,他是真的害怕剑魔调转立场。

……

……

“叶掌门,你看,黄毛小儿尚且不信你。不然,这样,你先把清霞功给我,我帮你杀了这小子,至于无敌门宵小,我也可以帮你,但要出些钱两。”

“……”林冲萧无言,在心底里骂开了:该死的,迟早收拾你这匹夫。

叶孤红摇了摇头,“那就出招吧,叶某自负,也想领教领教听雨剑法!”

“……”

绝无尘有些错愕,随后哈哈大笑,“一本秘籍而已,值得吗?”

“世上先天武者稀少,有了清霞功就有了傲视群雄的资本,到时,便是千军万马也难取我性命,你说值不值?”

“那你就一辈子不传承清霞功了吗?待你行将就木,也不传?”

“天下人皆不可信,徒子徒孙亦是如此,我只信自己!”

“好,好一个只信自己,我突然又不想要清霞功了。”

“那你要什么?”

“要你的命!”

“狂妄。”

说罢,叶孤红战刀在手,清霞功真元绽放,他没有施展御刀斩,对于真正的高手,御刀斩若是不能建功,只会让对方拥有可趁之机。

绝无尘脸色微沉,嗜血剑嗡嗡颤动,像是在吟唱死亡的赞歌。

长剑直刺、横削,叶孤红战刀迎面格挡,眨眼间,二人交战数十个回合,绝无尘被清霞功真元震得气血翻涌,自从他被药物打开奇经八脉以来,这还是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

论力量,绝无尘亲自去衡量过,他本身和内力加在一起,绝对超过一万斤,普通武者招式力道突破极限也就一千斤,一流武者撑死了有三千斤左右,宗师虽然能够真元外放,但也不会超过八千斤。

像他绝无尘一样际遇的人这世上恐怕不多,依靠药力生生打通奇经八脉,以至于他还没突破化境,就有了万斤之力。

绝无尘相信,“这就是清霞功带来的神奇之处吗?如果仅仅如此,可不够啊!”

“杀你,够了。”

叶孤红暗自惊心,他能感觉到,绝无尘也只是宗师境界,但这家伙的力量怎么也超过万斤了?

要知道,他修炼清霞功,真元获得巩固,这才突破万斤力道,莫非绝无尘也修炼了一种可以比肩清霞功的上乘秘籍?

这情况,也不是不可能!

必须速战速决,鏖战下去,万一受伤了,其他门派弟子围攻过来,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叶孤红一连出刀五次,进而施展御刀斩,砰,绝无尘应声震飞,还没来得及反应,叶孤红再次杀来,手里那柄匕首再次出现,又见青峰诀。

“青峰……蝶舞!”

叶孤红使出绝杀,想要速战速决,可是,他面对的不是一般的宗师高手。

但看绝无尘浮空未落,手中嗜血剑幻影连连,听雨剑法一共创出两式,第一式落雨无声,第二式,听风就是雨。

所谓听雨剑法,对于听之一字极为要领,第二式的奥义在于乱中求静,我拿喧嚣当清风,听风中喧嚣一剑天来,便是所谓的听风就是雨,当日,创出剑法时,绝无尘的状态处于心浮气躁。

而今,与人生死搏斗,却显得极为冷静。

既然叶孤红不让他落地招架,那就只好使用第二式了,绝无尘手中嗜血剑幻影连刺,红色光影吓得叶孤红收了一些杀势,如若不收,二人很可能在这一次对决中同归于尽。

剑魔不愧是剑魔。

这打法,几近以命换命了!

二人碰了一次就各自分开,在外人看来轻描淡写,可是滴落的鲜血,是不争的事实。

叶孤红中了三剑,伤口不深。

绝无尘受了一道匕首刺杀,却深可见骨,伤口在左臂,隐隐作痛。

一时间,局势处于两败俱伤。

不远处观望战斗的弟子目瞪口呆,这就是高手过招吗?一个眨眼,一个呼吸都决定着胜败,好惊险啊。

就连林冲萧也呆住了,这二人无论哪一个站出来,都比他父亲林有道强,而且强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怎么办?现在逃走还来得及吗?

晚了。

这二人若真要杀他,林冲萧决计逃不出三里地,然而,他不由看向人群里,那青眉冷面公子是谁?不管了,先过去找他,或许他能保我一命。

林冲萧一边想,一边靠近人群里,冲着青眉冷面公子微微额首,“不知公子贵姓,在下无敌门少门主林冲萧,有意和公子结交一番。”

“我看,你是怕死吧?”

“……”林冲萧脸色发黑,这人究竟是谁啊,完全不给面儿,想他林冲萧……算了不说了。

“怕死不要紧,重要的是,你要学会承认,我就很真实,因为怕死,我就躲在人群里不出去,所以怕死还不愿意承认,不配和我赵秀攀交情!”

“……”

赵秀?

雍王的亲弟弟吗?难怪如此猖狂!

林冲萧虽有不满却也不敢继续搭讪,他爹再厉害也只是无敌门门主,在江湖中虽然有些名气,但也只是白身,没有官爵职司。

奈何赵秀这人嘴太贱,“你爹林有道不是好东西,无敌门没有一个好东西,无敌门我看。称为无耻门更为妥当,无耻也很无敌的,怎么?不服气!”

“你……?”

林冲萧硬生生将咒骂言词憋了回去,惹不起啊,人家可是雍王亲弟弟,而且是个妥妥的宗师武者,他自己连一流武者都不是,何以反驳?

忍了,林冲萧只能沉默,杵在一旁。

那边,叶孤红与绝无尘疯狂对决,二人身上都有好几道伤口呈现。

两人的真实战力难分伯仲。

如此下去,最后真的只会给别有用心之人可趁之机。

“剑魔之名不虚,此时并非你我生死相斗之机,这样,你我二人各出一招,无论胜负都各自离去,来日找个无人之地,再论生死,你待如何?”

叶孤红手臂在滴血,战刀也在滴血,不知是自己的血还是绝无尘的了?

“可以,但我可不会留手!”

“我也不会。”

二人气势再次暴涨,绝无尘双眼紧闭,一剑天来,空明一剑,斩断风雨,这一刻,第三式的剑法雏形出来了,任你千般混乱,便是一剑断风雨,咻!

这一剑快到巅毫,也是绝无尘有生以来最强一剑。

叶孤红瞳孔瞬间收缩,他亲眼目睹了一个剑道奇才诞生吗?但是这一剑好强,接不住了吗?

清霞功真元疯狂涌出,想要挡住那可怕一剑,可惜体内真元在一瞬间被斩破,剑体瞬间没入他的胸腔,痛彻心扉。

轰!

绝无尘被震飞,

却在这时,叶孤红体内陡然涌现一股新的真元,这?

……

……

“是先天真元?”

“……”

”先天?”

“清霞功真的可以让人达到先天?!”

“好强,那就是先天真元吗?”

“……”

这一刻所有人震惊,江湖上已经数十年没有出过先天,看到新的先天武者出现,在场的人,有嫉妒有羡慕有畏惧,却没有人注意到叶孤红重伤的身体。

绝无尘杵剑而起,几个起落,于便消失不见。

叶孤红老脸憋的通红,他也纵身飞走了。

林冲萧见此,忽然跳出人群,“叶孤红重伤逃走了,他进入先天不过是回光返照,大家随我一起剿了无烟门,之前的悬赏依然作数,杀啊。”

一群无敌门弟子冲杀过去,口中叫嚣着喊杀声。

即时。

无烟门弟子或跪下投降,或拼命奔逃,眼里很是绝望,声音里满是惊恐。

“门主逃走了?”

“门主不管我们死活了么?”

“啊……快走,快逃,活着的人,记得给我们报仇雪恨!”

“……”

一批悍不畏死的长老挡住追杀,恨恨告诫那些逃走的弟子,让他们记住灭门仇恨。

却说叶孤红。

这次失算,体内的真元在一点点消散,生机渐渐褪去,没有人会懂他此刻的悲凉,才入先天就要死去。

世人都说,朝闻道夕死可矣。

这句话其实说的有些诟病,不应该是‘朝闻道夕死可惜’吗?

既已闻道,死了多可惜呀,或许闻道可以让人死得其所,觉得可以瞑目了。

但是,为何要闻道?

不就是争一线生机吗?

所以,朝闻道夕死可矣这句话说的有些讽刺了!

此时的叶孤红,心中满是悲凉,无烟门随着他的死去,只怕也会不复存在,到了这步田地,他最放心不下的还有一个六岁的女儿,那孩子可怜,才出生母亲就死了,而今父亲也要弃她而去。

看着波光粼粼的湖面,叶孤红神色逐渐萎靡,此刻再也忍不住了,噗,一口淤血喷出。

“想我叶孤红大小是个人物,纵横半生,却落得如此下场。”

伸手入怀,掏出清霞功秘籍,“人人都想要这清霞功成就先天,难道先天武者就不会死了么?”

摇了摇头,叶孤红正想毁了清霞功,这时,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来到近前,“老伯,你一个人在这看书吗?太阳快下山了,早点回去吧!”

“你是谁?”

“我是雍王府书童,游子遇,今天和少爷一起出来野猎,没想到与少爷走散了。”

“游子遇?雍王府?”

“你也想要我手里的清霞功吗?”

“老伯,什么是清霞功?”

“……咳咳咳!”

“老伯,你怎么了?你在流血,你这是受伤了?我去找人来救你。”

“哼,得了吧,你就别演了,说,是谁派你来的?”

“老伯,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江湖上,人人都想要这清霞功,你雍王府藏污纳垢,此刻出现在这儿,别说不是为了我的清霞功?这话鬼才信,说吧,是不是赵夙派你来的?”

“我不知道你说什么?我去找人来救你!”

“哼,救我,你是想找人来杀我的吧?”

叶孤红一个纵身掐着游子遇的脖颈,轻轻一抬手,就把游子遇丢进了湖泊之中,“救命啊……救命,我不会游泳,救命啊……”

游子遇不停挣扎,眼看着就快没了动静,这时,一身青衣素袍的俊俏公子飞身而来,这一看,轻身功法实属了得。

俊俏公子几个浪花踢腾,就将湖里的书童捞了起来,“让你在原地等我,怎么跑来玩水了?”

“咳咳咳……”

游子遇不停咳嗽吐水,“少爷,你去哪儿了,那个老伯好凶啊,我本想找人来救他,谁想,他直接给我扔水里了,还说我图谋他的清霞功,莫名其妙!”

“清霞功?”

来人是雍王府赵夙之子赵无涯,一身武学集各家所长,十七岁就已经有了炉火纯青的势头,只要能达到真元外放,他就能成为武者梦寐以求的宗师境界。

他很向往二叔赵秀那般气质,自由、洒脱、飘逸,简直是万千少女梦,所以赵无涯的轻功比武功好多了。

赵无涯带着书童靠近一些后,才发现那老者手中真有一本秘籍,清霞功么?

秘籍上,确实有清霞功三个字。

“这位老人家,你到底是谁?为何有清霞功?”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问我?不想死就滚远点。”

“咳咳咳……”

叶孤红踉跄几步,手里战刀握的很紧,但他嘴角的淤血却止不住,汩汩而流。

“老夫纵横半生,却在阴沟里翻船,绝无尘啊绝无尘,最终,你还是得不到这清霞功秘籍了。”

说罢,叶孤红将秘籍丢向高空,飞身而起,战刀七零八落劈砍一番,满天的碎纸横屑飞舞,叶孤红沉沉倒下,死了。

他没有闭眼,死得难以瞑目,剑魔那一剑撕碎了他体内所有生机,纵然临死时回光返照,入了先天境界,却也无济于事了。

赵无涯双手背负,此时他的手里攥着清霞功秘籍,江湖传闻他自然听过,得清霞功者必能达到先天,那可是无数武者梦寐以求的境界啊。

多少英雄到死都没能如愿一见!

今日,却被他赵无涯得了,以后,他不仅是雍王府世子,还有可能称霸武林,笑傲群雄,届时,可谓集万千风华于一身,无敌于天下。

一声令下莫敢不从,便是皇帝老儿也不敢拿捏雍王府。

赵无涯越想越觉得心跳加速,都快喘不过气来了,背负的双手微微颤抖:不行,我得尽快离开这里,杀死叶孤红的人一定会马上赶到。

转身看了一眼书童,冷冷道:“刚才你看到了什么?”

“没有啊,我就看到老伯从半空掉下来,死了。”

游子遇其实看到赵无涯丢了一本书过去,被那老伯用战刀砍得稀巴烂,至于老伯最先丢出去的那本,他也看到落入了赵无涯手中。

但他看少爷脸色不好,只能推托打马虎眼儿。

“今日之事,对任何人都不要提及!”

“是。那王爷问起……”

“嗯?”

“是是是……小的,决计不敢透露半个字。”

“走吧,回王府。”赵无涯原本想杀了游子遇灭口,可是,游子遇对他还有用处。

三年前,赵无涯靠着雍王府世子的头衔,敛了不少钱财,他让游子遇藏起来了,还有如梦林里老山参的位置,也要游子遇带路才能找到。

仔细回想,赵无涯突然有些后悔,要是自己那些年亲自督办,也不至于局限于此。

“少爷先回去吧,我给老伯收个尸。”

“……”

赵无涯额头发黑,“平日也不见你这般殷勤,给你半个时辰,完事之后,驿站找我。”

“知道了少爷。”

应了一声,游子遇急忙拖着叶孤红尸体去找清静之地,一棵红枫树下,很快搂起一个稍大的土包,游子遇又找来一块圆石,用匕首在圆石上划了几个字。

可怜老伯之墓!

游子遇确实不知道叶孤红名头,所以一切从简,“老伯,你就在这儿安息吧,若有来世,不要与人争斗,老老实实做人,像我一样有口饭吃,做个下人也不错的。”

原创文章,作者:这心乱了,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18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