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美又怂的她撩到了娱乐圈大佬》且舒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沈妍,顾笙歌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又美又怂的她撩到了娱乐圈大佬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且舒

简介:文案一
某次酒局,对手嘲讽她:你以为卫总跟那些色欲熏心的男人一样?你想勾搭也不看看人家给不给你机会
她毫不在意的吹了吹手指,说“那就是我的事情了不劳您费心”
结果不小心被某人听道“我给你这个机会”
顾笙歌“……”我并不是很想要这个机会
二:
某人心里一直记着顾笙歌曾说他是嫖客,直到后来两人在一起又提起顾笙歌一脸无辜“我不是还夸你财大气粗了吗?”某人只给了她一抹笑容,到夜里,顾笙歌彻底领悟了财大器粗

角色:沈妍,顾笙歌

又美又怂的她撩到了娱乐圈大佬

《又美又怂的她撩到了娱乐圈大佬》第1章 chapter1免费阅读

“卡”

“好,感谢顾老师”

导演一声令下,整个演播厅亮起了灯,顾笙歌面上笑容得体,落落大方的起身跟主持人道谢。

旁边笑笑连忙递了水过来,顾笙歌边走边就着吸管喝了一口。

等回了休息室卸了妆再出来时就见笑笑捧着手机笑的脸都要开了花。

“怎么了?笑的这么开心?”顾笙歌坐在化妆镜前,往脸上扑了扑爽肤水

“笙歌姐,你不知道,刚有个黑子喷你,你的猪蹄粉同仇敌忾,对着那黑子口吐莲花,妙语连珠,话间不带一个脏字,怼的他哑口无言,太爽了”笑笑哈哈笑道

顾笙歌放下手里的护肤品,侧过身看着笑笑无奈道“笑笑姐,我叫你一声姐,能别把我的粉丝叫成猪蹄粉吗?!!”

猪蹄粉这个梗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人!早前顾笙歌出外景拍戏,那里的猪蹄最是出名,她被笑笑撺掇的两人瞒着经纪人沈妍偷偷跑出去,本着职责道德她仅拿着猪蹄狠狠闻了一下,哪曾想就这样被人拍了下来,上了一天的热搜,大意就是顾笙歌本质也是个吃货。

她当时顿觉无辜,发了微博澄清自己真没吃,然而粉丝倒是比路人更加爱看热闹,本着我们不听我们只要我们以为的念头大肆将论猪蹄的做法如何好吃在她微博下炫耀了个遍,甚至粉丝们直接把粉名从生鲜粉变成了猪蹄粉,吃瓜群众们看的好一顿热闹。

笑笑嘿嘿笑了笑,抱着手机又乐去了。

两人刚出电梯就听到门外的暴雨声,N市的天气连着一个月暴雨连绵,地势较低的地方已经出现了积水的现象,这场雨势大到各个电视台到处都在报道各地意外出现的事故。

顾笙歌看了一眼阴雨的天气,就着小刘打着的伞垂着眼眸上了车,沈妍已经在车上等她们了。

晚上七点,也是道路最拥堵的时间段,平时还好,今天遇到下暴雨,塞车严重。即使在保姆车里有着空调,顾笙歌仍然能感觉到空气中处处充斥着的潮湿,车窗外已经看不清晰路上行人的身影,只能模糊看到每辆车的车灯。

保姆车随着行驶的车辆走走停停,龟速一般,这样磅礴的大雨已经让交通都处于濒临瘫痪的地步了。

“这样的大雨已经连着五天了,啥时候是个头儿啊”副驾驶座的笑笑看着窗外抱怨道,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刚刚清秀的脸上还在乐不开支如今却写满了郁闷。

“我查过天气了,这样的大雨会持续到下个周六”沈妍侧过身低笑道

“啧啧啧,这样的话这交通要彻底瘫痪了,心疼这些交警哥哥一分钟”笑笑摇头感叹道

顾笙歌手肘撑着车窗台,掌心撑着白皙尖翘的下巴,手腕上戴着一串一串不大的佛珠,她神色淡漠的看着车窗外的景象。

笑笑唤了她两三遍,顾笙歌才回神应道“嗯,怎么了?”

“你在看什么,那么认真”笑笑转过身好奇的看着她

顾笙歌低头笑了笑“没什么,就是觉得雨下的真大”

笑笑:“每次下雨笙歌姐你都看的出神,莫不是你特别喜欢下雨?”

顾笙歌又看向窗外,笑笑等了好一会儿,听她淡淡开了口“不,我很讨厌下雨”

“嗯,我也不喜欢下雨,总感觉到处湿漉漉的”笑笑跟着道

沈妍点着手里的iPad,说道“笙歌,下个周一我约了《素时景年,何处可安》的张兆枫导演,”沈妍将包里的试镜剧本以及小说递给顾笙歌“《素时景年,何处可安》是根据最近很火的夜阑珊的同名小说改编,青梅竹马却因天灾人祸相隔一方,小说虽然题材大纲比较老套。但是重在情节比较紧扣吸引人,且书粉量大再加上有张兆枫导演策划,作者本人亲自改编,这样的电影刚开始放出风声就有一大波粉丝庆贺。我私底下已经跟张兆枫导演谈过了,我们属于带资进组,女一号确定是你跑不掉了,到时候一起吃顿饭碰一下。”

沈妍是两年前开始带顾笙歌的,作为娱乐圈的金牌经纪人,头次被大老板亲自指派带人,她甚觉新奇。不过顾笙歌也不负她所望,出道一年多便迅速挤入四小花旦,并且以得天独厚的外形优势位于榜首。

“好”顾笙歌点头,迟疑了下问道“张导的这部电影卫城集团也是投资商之一?”

这话从顾笙歌这种身处娱乐圈却甚少关心娱乐圈动态的明星嘴里说出来委实有些新奇,但是沈妍也没有多在意,毕竟卫城集团的名声那么大,旗下所涉及娱乐圈的奢侈品又多,不知道的人才更奇怪。

“对,而且听说张导跟卫城集团现掌权人卫长夜私交甚好”

顾笙歌若有所思的点头,神色间却没有任何变化。

“今天的访谈会整体来说进程还不错,主持人还挺照顾你的,都是按着剧本来,嗯,除了有几个私人问题”沈妍回想着今天顾笙歌在台上的一举一动,道“下次可以稍微再放松,热情一点”

“沈妍姐,这您可就为难我笙歌姐了”笑笑扭过头说道“这一年多笙歌姐的性格较之前可是开朗许多了”

沈妍初见顾笙歌时,只觉得这姑娘美则美,但是面上太过冷淡,有种凌人的感觉,然而娱乐圈这种地方笑脸对人都有可能被别人算计,更何况顾笙歌这种看着都不讨喜的性子。

果不其然,因顾笙歌刚出道就势不可挡走红的势头,也真如她所担忧那样受过一些人嫉妒的恶意的针对她的性格夸大其词大肆批判,说她高傲,目中无人。那段时间她也算是体会了网络的暴力,好在她除了性格淡些倒也没有什么料值得爆的。

“下次人家再问你关于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咱要是能稍微认真一些回答就更不错了”沈妍头也没抬,刷着手里的iPad。

“我难道不认真吗?”顾笙歌看了眼笑笑,见她也看过来时,两人耸肩相视一笑。

沈妍无奈笑道“《流年默》最近在网络上的收视率一直很不错,从开播前两周到现在一直都是居于第一,网页搜索上也是居于高位不下”

《流年默》是顾笙歌之前新上映的电视剧,属于都市情感大戏。她饰演的女一号个性鲜明,即使沉醉于纸醉金迷的浮华盛世,却也不忘本心。

该剧从上映至今话题不断,对于女一号这样个性的人物免不了稍加评判褒贬不一,但是每个人都是同样认可顾笙歌的演技。

窗外的雨似乎下的更大了,噼里啪啦将车窗打的特别响,好不容易拥挤的道路散开,车辆可以正常通过。

倏然,只听砰的一声车身猛然一停,顾笙歌惯性的往前,手快速抓了一下车门把手,稳住身形。

“怎么了?”沈妍扶好后,皱眉问司机小刘。

“不好意思,妍姐,雨天路滑刚才有车开的太快,我这边避开时不小心跟别人的车碰到了”小刘焦急道

沈妍皱眉“没事,那么大的雨外面车又那么多,你把车开到一边去,要个联系方式到时候处理,现在安全最重要”

“好”小刘应声下了车

另一边,黑色线条流畅的车内一片寂静,陈鑫看了一眼后座紧皱眉头的男人,一边又注意着周围的车流慢慢开着车往边边挪。

男人微闭着眼,有些疲倦的捏捏睛明穴,深沉如海一般的眼睛里暗藏锋芒与锐利。他稍放松身子,看着车窗外迷蒙的雨,有些出神。

……

差不多十分钟的时间,小刘上车回来了,还有些惊讶的说道“真没想到撞到的竟然是卫总的车”

“卫总?哪个卫总?”沈妍顿了一下,又想到刚说的人,不确定得问“卫城集团的卫总?”

“对呀,刚才是他助理,还留了名片”沈妍接过小刘递过来的名片,看了一眼有些沉思。

旁边的顾笙歌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手指,眨了一下眼,却又似刚才一样什么动作都没有。

回到自己住的地方顾笙歌第一件事就是准备泡个热水澡。即使没有淋到什么雨,但是她总觉得身上有些黏腻的感觉。况且每到下雨天,她的心情都好不起来。

将浴缸放满水,她脱了衣服就沉入水中,温热的水漫过她的肌肤,让她舒服的微闭着眼仰头躺着。

空气中水蒸气氤氲而升,雾蒙蒙充斥在浴室的每一个角落,暴雨的声音有些虚幻传来,隐隐约约也听不真切。

“阿笙,你又躺在浴缸里睡着了”责怪的声音中无不透着温柔又无可奈何。

顾笙歌缓缓睁开眼,看着站在浴室旁边,低着头皱着眉却也抵挡不住帅气样貌的男人,她笑着将白皙纤长的手伸向他,撒娇道“阿深,我泡的全身都软了,我起不来你抱我”

“……”男人无奈扶额,拿过柜子里的浴巾,单手捞起顾笙歌,另一只手将浴巾裹在她身上,然后横抱起她。

顾笙歌很自觉的双手搂住男人的脖子,刚被热水氤氲过现在正白里透红的小脸笑意盈盈的看着他。

男人清冷的声音道“阿笙,你这辈子除了我可是再也不能嫁给别人了。”

顾笙歌将脸埋在男人的脖颈处,她温热的呼吸随着她的话刺激着他,她说“就嫁给你,只嫁给你”

微凉的水刺激着顾笙歌,她缓缓睁开眼睛,眼前明亮的灯光刺痛着她的双眼,半晌她才反应过来刚才是怎么回事,纤长的手捂着自己的脸,待心情平静下来后,起身擦干身体,穿上浴袍后离开浴室。

已经有两年没有想起陆流深了吧,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又在浴室睡着,梦到了以前发生的事。

窗外的暴雨没有半分减小的趋势,并且随着天黑有着愈下愈大的感觉。远处雨水冲刷下的都市五彩斑斓的霓虹灯在这时就显得异常的单薄明亮,平时看惯了五光十色的耀眼景象,今日一见还是有着不同的感觉。她走到阳台落地窗前,“呲”的一声,点燃手中的烟,明亮的一点很快黯淡下去,将阳台的落地窗户打开一些,有一股股微湿的风扑面吹来,吹散了她身边笼罩着的烟味,指尖的星火也是忽明忽暗的,顾笙歌左手伸向脖颈,纤细的手指摩挲着项链下的戒指,不远处能听到雨打树叶的声音,噼噼啪啪作响。

顾笙歌讨厌下雨天也是同陆流深有关。

她记得,陆流深离开的那一天也是下着这么大的雨,天黑的像要塌了下来。她看着装着陆流深骨灰的棺材被埋进土里,有人在上面盖上泥土,她就站在一边看着,没有任何表情任何动作未流一滴泪。她总觉得,陆流深的离开就像个梦一样,梦醒了,那人清俊的眉眼和温暖的拥抱又会在她身边。

时至今日,顾笙歌有时候总还会觉得自己处于梦境之中,到底以前同陆流深在一起的日子是梦,还是今日种种才是梦她有一段时间一直分不清楚。

后来便觉得也没有必要分清,之后几年她就这么时而清醒时而混沌的过来了。

顾笙歌灭了烟,光着脚踩在柔软的绒毛地毯上,从厨房的储物柜里拿瓶纯牛奶然后倒入杯中加热后,她便端着牛奶走到客厅的单人沙发里窝着。

手里短信的声音响起,顾笙歌探身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沈堂发过来的消息。

“我可是帮你打听好了,张兆枫导演跟卫长夜私下交情不浅,而且这次张导的剧卫长夜也有赞助,你到时候去剧组试镜时,有百分之八十能够碰到他”

顾笙歌静默了下,手机屏幕幽幽的光打在她脸上,她平静的神色下眼底一片晦暗。

“知道了,谢谢你,沈堂”

也不等沈堂再说什么,她将手机放到前面的玻璃矮桌上,拿起今天沈妍给的小说细细摩挲着。

书皮封面很是精致,触摸时有种磨砂的触感。

她将书页翻开,伴随着窗外轰隆的雨声,一室的寂静更加让她入神。

等她将书合上时,已是深夜两点。

顾笙歌捏着书本,骨节微微泛白,她盯着手里的书,一动不动。

好一会儿,她才深吸一口气,下了地跪坐在地上,微微有些颤抖的手取出桌子抽屉里面的一盒药,顾笙歌去吧台倒了杯冷水直接就着喝了下去。

透心凉的水一直顺着她的嗓子到胃,她缓了好一会儿,才低头扒了扒发丝走回房间倒在床上。

外面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室内一片安静,只有客厅的暖光将一切照亮。

原创文章,作者:且舒,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28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