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后把男主养病娇了怎么办》木莘莘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颜狗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穿书后把男主养病娇了怎么办

小说:古代言情-脑洞

作者:木莘莘

简介:(前世男主遇到的岁岁与这一世为同一人,1v1)朝岁岁穿书了,获得了拯救男主便可拯救世界的伟大任务。
她勤勤恳恳,战战兢兢,想温暖男主。
几年过去了,看着被关小黑屋的自己,又回想了一下当年笑语晏晏的小主角。
她把善恶分明,惩恶扬善的男主温暖成了离了她就作天作地性子。
毁灭吧这本书!

角色:颜狗

穿书后把男主养病娇了怎么办

《穿书后把男主养病娇了怎么办》第1章 强制任务免费阅读

月黑风高,适合杀人放火。

要是让朝岁岁知道,是那个熊孩子把男主绑了,然后大半夜扔到这深山老林里,她一定揍得那孩子妈都不认识!

偶尔传出蝉鸣的森林深处,一身鹅黄的少女,心里抱怨着,手心里捧着一颗夜明珠,走得小心翼翼。

“嘎吱”

突然,一根树枝被朝岁岁踩在脚下,应声断裂。

被这声音吓到,她终于停下了脚步。

不是不知道自己踩了什么,可还是被那声音吓出了一身汗。

要说朝岁岁的胆子其实不算小,过去的几十年里,她不怕黑也不怕鬼。

可那全都是因为她晓得,在那个科技的时代,黑夜里没有鬼,也没有野兽!

现在却不一样,她身处修真的世界,妖魔鬼怪什么没有?

故而她是真的害怕。

脑海中不断的想起以前鬼片里的桥段,她甚至不敢回头,看一看来时路。

“别怕,这是朝阳派的后山,最安全的地方。”

是系统,是系统在安慰她。

可是,明明是安慰的话语,那毫无起伏地机械音回荡在脑海里,在这透着冷意的夜晚,听起来更显渗人。

思虑再三,朝岁岁说道:“在我见到男主之前,系统你还是先别说话了。”

“……”

系统没有应答,不知道是伤心了,还是真的听了她的话。

“呼!”朝岁岁深吸了一口气,抬起头,看着前方闪着微光的小羽毛,轻声道:“走吧。”

小羽毛似乎听懂了,抖了抖身体,向着森林深处飞去。

朝岁岁也再次迈开步伐,跟着小羽毛走。

这个羽毛,能感知到周围受伤的人。

抬头看着小羽毛,心里不是滋味。

陌生的东西,无时无刻不在告诉她,她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明明…

明明睡觉前,她还在她温馨的小窝里,期待着大学新学期的开学。

她没经历车祸,猝死,也没做什么有寓意的梦境,只是睡了一觉,再次睁开眼睛,却是在一个陌生的木屋里醒来,被冰冷的机械音告知,她穿越进了一本烂尾小说。

这本小说连载初期作者明确表明结局he,可她烂尾了,留了一堆坑没填,放任不管,剧情很可能走向be。

于是,让这本濒临be的小说he成为了她穿越过来的首要任务,也是她回家的唯一办法。

he顾名思义,男女主要在一起过幸福生活,那首先就要确保男女主活到大结局。

刚得知系统给的这项虚无缥缈的任务时,她气急,恨不得把周遭一切能砸到的东西都砸碎。

这就是一个强买强卖的活,不经她同意,直接拉来。

说什么任务简单,只要保证最强气运者,男主不死就是最低标准!

可是男主的人生注定不会平静!岂是她这种小人物能保驾护航的?

她还不等发泄,脑海里响起一声声急促的警报,系统提示,男主谢辞,有生命危险。

她一开始是不信的。

因为这本小说名叫《修仙传》听名字便知道,这是一部大男主文。

大男主文的男主前期都逃不过穷困潦倒,黔驴技穷这八个字。

那是怎一个惨字了得,可最终,男主都能勘破万难,走上人生巅峰,而她穿越的时间节点是男主人公少年时期,正是最惨的时候。

这不,被同门欺负,身受重伤,扔进深山老林。

她不信,在这里,男主有必须经历的磨难,他就不可能在正文还没开篇,就被熊孩子弄死。

系统却警告她,男主死去,世界崩塌,谁都活不了。

没法子,她不敢赌,终究还是听了系统的话,深更半夜进入森林美救英雄。

而她现在的身份,是小说里的同名的女N。

这个身份是至今为止让她最开心的事情了。

因为这个女N号是个植物人,开局昏迷到了结尾,也就是说无论现在距离正文开篇时间线有多久,起码她没欺负过男主,这让朝岁岁接近男主,轻松了不少。

想到这,她穿越过来的闷气倒是消散了些。

小羽毛也在这时缓缓降落,落在了朝岁岁的手心里。

羽毛失效,目的地到了。

她收起羽毛,抬眼望去,那是一个比身后黑夜更加漆黑的山洞,夜明珠却完全无法照亮前方,仿佛要吞噬一切的黑暗就在眼前,她却突然平静了下来,那些害怕情绪不知为何,烟消云散。

仿佛知道男主在里面,就好似吃了一颗定心丸。

这种情绪来的莫名,朝岁岁不是很懂,思考一瞬,把这种安心定义为见到了救命稻草的心情。

明面上她来救男主,实际上,又何尝不是救自己?

于是,她又拿出一颗更大的夜明珠,毅然踏进了宿命的漩涡。

男主!我来了!

踏着坚定的步伐,怀着激动的心情,朝岁岁进入了山洞。

根据小说描写,这个山洞曾经关押着一个金丹期的妖兽。

在这个世界,妖兽属妖族一支。

妖族开了灵智的叫做妖,尚未开灵智,无法修炼成人形的,叫妖兽。

妖兽一般都是血统不纯的妖,数量稀少,所以这个世界能和妖兽签订契约的人,少之又少。

而身为筑基期的朝岁岁,进入到这里却不害怕,一是因为男主在这里,二是因为,别人不知道,她却知道这里的妖兽早就被原主的亲哥,朝秦收了。

可以说那个妖兽封印在这里,本来就是朝阳派上任掌门,朝秦的师尊送给他的礼物。

可是那群对男主恶意满满的熊孩子不知道,便趁着天没黑,打伤男主,并把他扔了进来。

山洞很深,但那群熊孩子大约不太敢往深处走,把谢辞扔进来便跑走了,故而朝岁岁进洞后没走几步,便看见被缚灵锁绑着,昏迷不醒的谢辞。

小主角如今还不是未来那个秒天秒地的一代魔尊,不过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心里存着良善,总认为对旁人好一点,旁人就能放下对他半魔的芥蒂。

此刻他白皙的脸上泛着红,浑身的伤口结痂,深的伤口甚至还在流血。

朝岁岁小心地避开他的伤口,拍了拍他,“喂,能听见我说话么?”

昏迷的谢辞没有被她叫醒,看来真的伤得不轻,不再耽搁,朝岁岁把伤药翻出来,为他处理发炎的伤口。

她其实没处理过这么重的伤口,修真界的药都是类似古代剧里的小葫芦瓶,没个说明书,只有名字,什么丸,什么膏的,为了防止把男主救死了,她求助了系统:“统统,这瓶雪膏?是治疗外伤的么?”

名字很独特,她打开,里面是纯白色的膏状体,别说,还真挺像雪糕。

“是。”系统这回开了口。

朝岁岁颇为惊喜地说道:“统统,你安装语音包了?”这一回不是冰冷的机械音,而是她在现代很喜欢的一个明星的声音,在这异世听起来格外亲切。

“诶。”系统叹了口气,“男主!”

“哦。”她这才意识到,她还有个重要任务没做。

事不宜迟,她先把严重的伤口给抹上了,再去涂抹不严重的,别说修仙界的药膏就是神奇,涂完之后,立竿见影,流血颇多的伤口止住了血,而小伤口基本已经愈合。

“统统,他万一要是有内伤怎么办啊?”她修为不高,可没法子治。

系统道:“不用担心,他不过是如今修为太低,失血过多晕过去了。”

“那原本的剧情没有我,他是如何存活的?”朝岁岁问道。

“明天天亮,自然有人找他,男主嘛,死不了。”

朝岁岁挑眉,觉得不对劲。

不过她如今没时间同系统讨论问题。

她只作为男主还真的是辛苦,他的人生注定要波折,据说谢辞生来便没了娘,那废物爹把失去爱妻的痛归结到他一个刚出生的孩子身上。

没了亲爹庇护的孩子在魔族可不好混,好在他还有个亲叔叔,不过看过小说的朝岁岁知道,那个小叔叔也不是好鸟,他宠着男主,却不给他练功的机会,在利益面前,还把男主一个魔族少主送给了修仙界。

不然,谢辞也不至于身为魔君的儿子,十六七了,修为还停留在筑基初期,在一个修真门派做外门弟子,任人欺辱。

这本小说去年暑假无聊的时候,朝岁岁看过几章,不过原著四百多章的剧情,她是没看完的,但她所了解的男主已经是后来那个得到了修真界认可的掌门徒弟,对于弱小期的描述更多是给男主报复行为一个合理解释所掺杂的回忆。

即使来到这个世界,朝岁岁也没什么实际感受,来的路上甚至一路抱怨,真真切切看到一个大活人躺在这,她心里才有些不舒服。

她轻轻地揉了揉男主的发顶,呢喃道:“小可怜。”

他也没做错什么,却要忍受别人的欺辱,不过好在上天是公平的,“你放心好了,你现在过得不好,但将来会过得很好!”

“你长得也好看!”简直是颜狗的春天。

系统此刻看不见朝岁岁要流出来的口水,但他能想象到宿主的痴汉模样,不禁提醒道:“宿主不打算给谢辞松绑么?”

对啊,经系统一提,朝岁岁才想起来这回事,于是她起身,从储物戒里翻找好久,找到了一把她说不上好坏的剑。

作为生在新时代的社会好青年,朝岁岁第一次拿起货真价实的剑,稍微愣神。

这感觉好像在玩vr游戏,她兴奋的对着空气一通乱砍,不经意泄露了一丝灵力,剑气顺着男主的脸颊划过,在他身后的石壁上,留下了很浅的一道划痕,也砍下了男主的一缕头发。

这是她始料未及的,僵在原地,有些后怕,还好偏了,不然砍了男主的脑袋,她可就没处哭了!

“诶”系统叹了口气,“你乖一些吧。”

朝岁岁脸涨得微红,不服气地说道:“你别像教训孩子一样,我下次注意就是了。”这次确实是她还不太熟练使用灵力。

嘴硬是一回事,但她确实乖了些,没再随意挥舞那把剑,而是剑身朝下,缓缓走到谢辞身前。

走近的朝岁岁提着剑,发现了令她血液倒流的恐怖一幕。

谢辞,不知何时,醒了。

                           

原创文章,作者:木莘莘,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