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界天师》春生君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林章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超界天师

小说:历史-金手指

作者:春生君

简介:传送矩阵出现严重错误?林章被传送到唐昭宗天佑元年,而此时,正是大唐风雨飘于即将倾覆的暗黑前夕。各地的藩镇节度使和以及军阀们争权夺利,有人起,有人落,盗匪横行无阻。
天子圣人威仪扫地,大唐盛世极盛转衰,灭亡的时间,已是咫尺。
天下大势,风云突变,千里死蜉,群雄纷争。
林章的一身本领,在这乱世中,究竟会带来怎样的变局?

角色:林章

超界天师

《超界天师》第1章 超界任务 传送矩阵 出发免费阅读

“林章,你第一次执行超界之外的任务,师父的教诲,还有注意事项你都铭记于心了吗?”

父亲看着正在收拾装备的林章问道。

林章头也没有抬的回了一句:“知道了,父亲,我都记下了,这一次是一次短期的简单任务,只是消灭一个至上先贤常规演算中得一个可能出现的变量而已。”

说完,林章将一粒指关节大小的球形珠子小心翼翼的放在掌心。

只是一句呢喃般的咒语,珠子便消失在眼前,被放置到了灵能阵法空间中去了。

“林章,既然是一次简单的任务,为何要带上星爆绝杀阵?”

林章的父亲看到珠子时就已经神色十分的紧张了,此刻他已经开始怀疑林章要去执行的任务,并不简单了。

林章见父亲追问,自小与父亲之间并没有隔阂的他,为了这一次任务参加的秘密训练回来之后,似乎也与父亲有了一些情感上的疏远。

但是,这也是师父的授意,虽然林章还不是十分清楚师父让他刻意疏离父亲的用意和目的是为何,可是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的任务的重要性,也就没有去多问了。

“父亲,我知道,星爆绝杀阵是先祖们创建的五大毁灭性阵法,非万不得已,绝不可轻易使用,不过,我目前的任务计划中,并没有计划使用星爆绝杀阵,这是至上先贤的使者遵从至上先贤的法意,送给我,以备不时之需的,所以,父亲,请你放心好了。”

林章担心自己离开之后,父亲会为他过多担忧,还是做了一番解释。

虽然林章作出了解释,而林章的父亲并不十分相信。

他的父亲也是至上先贤护卫军团的高级军官,戎马一生,征服了无数星际和维度。

师父来征募林章的时候,就和他曾经先谈过一次了,尽管谈话内容并不涉及关于林章之后的一些事情。

而在交谈的隐性博弈中,林章的父亲还是能感觉得到林章这次可能会面临难以想象的困难和危险。

担心归担心,能被至上先贤选中去执行一项连家人都不允许告知的绝密任务,这在超界时空中,是无上的荣耀和家族光辉的起点。

林章的父亲之所以多了这些问题,根本的用意也并非是想阻挠林章去执行至上先贤安排的任务,而是想让林章能够对任务和过程中的专业与谨慎要更加的重视,争取将至上先贤亲自指派的任务做到完美。

心中虽然不信,却又不能多说些什么,本想着多说一些长辈们的经验和经历,看着一脸形色匆匆的林章,父亲还是把话咽回到了肚子里去了。

“那你把你母亲家族的权杖带上吧,其他的,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了,林章,我的孩子,无论如何,你都要平安归来啊……”

林章的父亲最后一句竟是有些哽咽了,言语间,他的手指了指林章母亲生前常用的那个柜子,示意林章自己过去取来。

“是,父亲。”

母亲的权杖是家族历经数百代护卫仙师熔炼和融合至今的超界阵法集合器,权杖独特的金属属性记录了无数的阵法和仙师们的能量,不过外观却平平无奇,犹如一支从未经过雕琢和美化的金属残棒。

若是不知内情的外人在路边看见这支权杖,估计也绝不会捡走,甚至都懒得多看一眼。

林章打开中间的柜子,取出了这支只有一掌稍长一些,坑坑洼洼,乌黑的金属色中似乎还夹杂着一些杂质,让人看着也确实是看不上眼。

林章自小就对这支权杖有着浓厚的兴趣,多少次想问母亲要来把玩考究一番,无奈,每次见到母亲,就又不敢问了。

对于母亲,林章心中知道,母亲对自己的爱,绝对超过父亲对自己的爱,与之成反比的是,母亲对自己的严格和严厉,也远超父亲对自己的管教。

所以,每次林章见到母亲时,话到嘴边就不敢说了。

如今,这权杖到了自己的手里了……

林章心中多少是有一些窃喜的。

可是,这份窃喜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看着权杖,就让林章想起母亲了。

而母亲在一次任务中,再也没有回来过了。

而林章这一次要去执行的任务,与母亲当年被至上先贤派去的任务,是同一个任务。

当然,林章不能对父亲说。

而林章也考虑过,不能和父亲说实话的原因,可能这也是其中之一吧。

“林章,权杖的咒语必须要用你母亲家族的族语才可以转启,你还记得你母亲教的那些族语吗?”

伸手接过了权杖之后,父亲温和的对林章说道。

“我都记得,父亲,虽然我从未真正使用过这支权杖,但母亲却仍然教给了我所有使用权杖的族语转启的咒语的。”林章心中早已经对权杖中的阵法的使用方法了然于胸了。

只是,还没有真正的实战中使用过。

“来,手伸过来。”

“哎呀……”

听到父亲的话后,林章没有犹豫,伸出了自己的一只手过去。

可是,手还没有到近前,林章父亲就不知如何开启了权杖的一头中的一根粗大的针头,猛然的向林章的手掌心扎了上去,淡蓝色的血液瞬间冒了出来。

痛得林章龇牙咧嘴的满脸痛苦神色。

可是在父亲将权杖从林章的手掌心中抽开之后,林章这才发现,虽然刚才巨痛无比,可是这刚被几乎扎穿的手掌心看起来,竟然没有收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权杖已经认主了,除了你,没有人可以使用这支权杖了。”

吸收了林章血液的权杖在林章父亲的手上在变化了几种颜色之后,又回到了刚才平平无奇的状态。

从父亲的手里接过来权杖之后,林章竟然感觉有一种澎湃的力量在他的身体重汇聚,各种阵法的布置和调整以及与权杖中阵法相关的信息,源源不断的向林章的识海中涌去。

太奇妙了,这样的感受……

“林章,无论此次的任务多么的简单,你也必须万分的谨慎,切不可辜负了至上先贤对你的信任。”父亲为林章完成了权杖认主之后,语气凝重的对他说道。

“是,父亲,我记住了。”林章虽然嘴上回答道,但是心中仍然有些不是很在意的状态。

至上先贤很明确的告诉他,这一次的任务只是过去放置个装置,然后便返回,期间,也没有其他的任务和操作了,所以,在林章看来,父亲的神情似乎有些多虑了。

“好吧,那,你就遵照至上先贤的指令,出发吧。”父亲其实也看得出林章有些并不在意,并未把第一次任务当成多复杂的事情,可是父亲知道,至上先贤的任务都是随机挑选难度的,有些极其简单的任务也会分配给异能修士,而有的任务,难度极大,却会分配给一些新手。

这样的操作,虽然一直让大家有些不解,但是谁也没有任何怀疑和抱怨,即便是付出生命和肉体。

当然,至上先贤会在每个人出发执行任务之前将他们的识海存储在禁区内,而禁区只有至上先贤能够进入,一旦任务中有人员死亡,至上先贤会询问他们的识海,根据他们的识海的意愿,选择重生或者去往其他维度。

至上先贤从来没有公开过这些去往更高维度的识海的去向,而真正重生回来的人,数万年来,屈指可数。

也有意外情况出现,就像林章的母亲那样,失踪之后,至上先贤给出的回答却是连她的识海都已经消失……

……

“林章,这是你的第一次任务,而且是至上先贤亲自下令特派给你的任务,相信至上先贤已经完全认可了你的能力,祝你完美达成任务结果。”

林章的教官师父拍了拍林章的肩膀难得的露出笑容说道。

“是,师父,我一定会完美达成至上先贤的命令的,请师父放心!”林章的心早已经被眼前巨大的传送矩阵震撼了,虽然是在回答着师父的话,但是眼神却不断的飘向传送矩阵方向。

“呵呵,林章,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进入传送矩阵之后,除了你本身的技能之外,至上先贤会暂时抹除你的大部分记忆,你将不会记得自己的身世和来自何方,你唯一所能记住的就是任务本身。”看着林章有些兴奋的心情,师父做了最后的交代。

“啊?师父,这个之前怎么没有告诉我呢?”对于消除记忆的事情,林章有些不理解,心中隐隐有些担忧的问道。

“这是每个任务执行者都会经历的事情,也是每次任务必须执行的程序,至上先贤掌管着宇宙的多个维度,一切都必须遵循更上层的法则制定者的严格要求,每个生命形式和社会形态都有着各自的善恶与道德准则,不同类型的生存环境,也必然会产生各自的生存准则,遵循法则行事,就不能被任务目的地以及目标的善恶与道德准则影响,甚至左右,如此,就有极大的可能性导致任务的失败,后果,将不堪设想,你,明白吗?”师父其实是刻意将这一课放在临行前为林章讲解的。

\”那我抵达任务目的地的时候将会是什么一个情况?\”

“至上先贤已经安排好一切了,只是,下一步该如何,我们从来不得而知,你到了那边,自然就知道了。”对于林章的问题,师父无法回答他。

“我明白了,师父。”师父的回答,林章也能理解,只能去到目的地再说了。

此时,传送矩阵已经开启完成,正在闪烁着可以执行操作的光芒。

看着一脸兴奋的林章,再看向传送矩阵时,他发现今天的传送矩阵的规模是他所有见过的其中最大的,足有他记忆中最大的十倍有余,师父的心里隐约有一丝焦虑。

每个人的任务都会随机分配不同的难度等级,并不会因为新手级别还是天神级别而有专属任务,有时候新手也会接到难度巨大的任务,有时,天神级别的却又与之相反。

而在师父的教导下,也是出现过不少天神级的高手的,上千年的教习工作中,他经常要到传送矩阵来送别自己的学生出任务,师父对传送矩阵是非常熟悉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今天的传送矩阵的规模,让师父出现这种从来没有过的焦虑。

尽管自己的学生中也不乏有因为任务而死亡和消亡的,所以,在师父的记忆中,但凡出现消亡情况的几乎都是与传送矩阵的规模相关。

传送矩阵的规模越庞大,说明任务执行者要去往的目的地越遥远,也更艰险,稳定性也会有出现更大偏差的可能性。

可是,至上先贤下达的任务指令,谁也无法更改,况且这一次来自上层的法则更加严苛,也说明了任务的重要性,师父也只能在心中祈祷林章此去一切顺利了。

“师父,我要出发了,请您一切珍重!”林章停下了脚步,转身放下背囊,朝师父敬了一个超界的最高礼之后,向师父告别了。

“好的,祝你一切顺利!”此时此刻的师父心中的不安愈加强烈,但是却又无法说些什么,虽说这份不安让他忧虑,可是依然还是要微笑着与林章告别。

“多谢师父的教导,我一定会完美完成至上先贤的任务的。”说完,林章拎上背囊转身头也不回的进入了传送矩阵中。

“也许未来只能靠你自己了……”师父终于给自己的忧虑下了一个定义了。

那就是林章此行,也许至上先贤的一切安排,可能都与林章无关了,甚至,林章最终的目的地,根本无法抵达任务的目标地点,他的任务,将会失败。

师父希望自己的忧虑是自己多虑了而已,可上千年来的经验给他的反馈,出错的可能性极大……

“林章,我们还能相见吗?”师父喃喃自语又有些失落的转身离开传送矩阵了。

林章是他最后一个学生了,送走林章之后,至上先贤准许他退休了。

所以,他对林章的感情和教习,付出了自己全部的热情和水准,而林章作为自己的关门弟子,也是很勤奋,在很多技能和阵法的理解与应用上,甚至远超他的一些师兄当时学习的水准。

这一点,还是让师父心中十分安慰的。

只是,师父没有想到的是,林章这一别,等待他的将是一场波澜壮阔的史诗……

                           

原创文章,作者:春生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4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