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初三》菠萝咕咚肉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杜瑾芳,杜之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初三

小说:现代言情-无线流

作者:菠萝咕咚肉

简介:浑浑噩噩度过二十多年的杜之阿为救一个孩子落水而亡,醒来竟然回到五年前的初中,这一世她不求大富大贵,不愿利用先机夺取他人的机遇,如履薄冰,小心翼翼,只为与母亲平安生活。可有一个人却时不时的让她心乱……不,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就像是两条永远也不可能相交的平行线。
陆舟止因母亲的缘故在外漂泊,与狼搏斗,与狗争食,本以为这辈子都会以一副虚伪的面目活着,但在她面前伪装无所遁形。
拒绝?进了我的世界怎想逃。

角色:杜瑾芳,杜之阿

重生初三

《重生初三》第1章 扫墓祭母免费阅读

烟城边缘偏僻空旷的郊外墓地,一棵棵松树昂首挺立,守护着这里零星的几座墓地。

杜之阿一身白衣的站在一个种满了康乃馨的墓碑前,碑前干干净净,没有一片落叶。她蹲下来伸手抚摸着上面因日晒雨淋而变得发黄残卷的照片,对着这个与她长相有五分相似的女人墓前道。

“妈,现在女儿的生活很好,您不用每次都在梦里念叨,等我攒够了钱就把您的墓移到我住的那片地方,咱们娘俩就不用再分开了……”

杜之阿说着说着眼角流下几滴泪水,把手转移到碑上刻着的杜瑾芳三个字上细细摩挲。

上天待她母亲何其不幸,生在重男轻女的家庭中,为了家中幼子的学费,杜瑾芳的母亲狠心将她嫁给了村中的一个地痞。

那地痞名叫张响,每次喝醉酒都会家暴她母亲,身上的皮肉没有一块是好的。当杜瑾芳哭着回到家里时,她妈妈却一副嫌弃的样子说什么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即便她以后过的再好也跟他们没关系了。

这话说的倒是好听,那样的人家又怎么会过的好,这样说只是将关系撇的干干净净,免得到时候他们出了问题,被那地痞找上来罢了。

杜瑾芳本就情感敏锐,童年不幸,少年惨淡,而后精神失常,疯疯癫癫的离开了那个村子,只身一人逃跑,遇到了杜之阿的父亲。她的父亲杨成名一家子心地善良,知道了她的身世和病情后非但没有嫌弃,还把她留下来。

她因为杨家人的照顾很快好起来,之后与杨成名孤男寡女时常共处,相爱生下了杜之阿。

重男轻女不是没有理由原因的,因为从古至今女儿都是要嫁出去的,是给别人家添丁续脉的,况且家中的主要劳动力也是男性,这在以农活为主要劳动活动的农村更甚。

杜瑾芳跟杨成名生下杜之阿后再也没有生出一男半女,村头巷口每日农闲就会聚在一起谈论口舌,就连谁家的母猪最能下崽都打听的一干二净。

杨成名父母实在受不了邻居亲戚的指指点点,加之杨成名也是个孝顺的,他受得了闲言碎语,可却忍不了村里人让他父母难堪,于是不久后从外面带回来了一个大胖小子,旁边还跟着一个面容平凡普通的女人。

杜瑾芳因为愧疚,在家中大大小小的活都干了,不比别家的男人差。可看到丈夫带回来他们后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心灰意冷之下带着十二岁的杜之阿离开这里,去了烟城。

杜瑾芳无疑是聪慧的,可能也因此早慧伤根而变得精神失常,即便没有人教她,也在弟弟的作业本上学了不少字,没有一技之长的杜瑾芳选择在富人区当佣人,供杜之阿在那一片最好的中学上学。

想到此处,杜之阿不禁再次陷入自厌悔恨的情绪。那时的她因为来到大城市而心怀新奇与忐忑,对什么都好奇,根本没有办法静下心来学习。

她的长相有五分随了杜瑾芳,在家乡皮肤黝黑,来到大城市后变得白皙起来,五官也渐渐明艳,招同学妒恨。杜之阿在吃了大量的热量高的食物后,变得肥胖起来,身体也不如以前,让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之后淹没在了校园中。

她浑浑噩噩的度过了初中,考入了烟城最差的高中,在高三时幡然醒悟,彻夜不眠的学习,考进了一所二本大学。

就在杜瑾芳为她庆祝出去买菜时,遇到了她的前夫张响。原来在她走后,张响像是发了疯般的到处找她,即便村里的人告诉他杜瑾芳已经疯了也不放过,一来二去还真的打听到了她们现在住的地方,守在那里等着杜瑾芳回来。

这个一生悲惨的女人的噩梦就是这个男人带来的,杜瑾芳在见到他的那一刻精神失常,两人争执之间,她疯了似的跳进了路旁的湖中溺亡,而那人随即逃之夭夭。

杜之阿在母亲离开后独自一人活在世上,她承认自己不是个坚强的人,也曾想随着母亲一起离开。

所幸她大学中遇到一个很好的老师,带着她走出困境,毕业之后成为一名幼师。杜之阿只有每天与孩子们在一起时,才感觉自己是活着的。

已经入秋,当冷到颤抖时杜之阿才知道给自己加衣服,就连幼儿园里的小孩子都会提醒她,奶声奶气的说一句,杜老师,天冷了要记得多穿衣服。

枯黄的树叶一片又一片的落着,传出空旷的沙沙声响,让本就荒凉的墓地变得更加萧瑟。

她倒不觉得这里有多可怕,因为这里安眠着自己最亲最爱的人,只是心里愈发愧疚,想赶紧把杜瑾芳的墓地搬到自己住的地方。

杜之阿站起来虚晃了一下,条件反射的扶着自己母亲的墓碑,笑道,“我没事,只是蹲的久了些。”

大学里她几乎没有什么食欲,常常因为低血糖晕倒。室友为了让她开心起来,特地带着她一起去学了女子防身术,可即便如此,她的身子依旧孱弱。

杜之阿缓了一会儿,擦擦眼角溢出的泪水,拿起束在旁边的扫把,把刚才落下的枯叶给扫了。

旁边传来缓慢又一重一轻的脚步声,一个身着粗布衣衫还带着补丁的老大爷一瘸一拐的走过来说,“小杜啊,这天开始黑了,荒郊野外的赶紧回去吧。”说着便拿走了她手上没剩几根扫帚苗的扫帚。

一阵冷风袭来,杜之阿低声咳嗽了几声,对着看墓地的老大爷点点头。

那大爷看了她一眼,叹了口气,手里的活也没停下,“生病了就要去看大夫。”

她摇摇头,谢过他的好意道,“老毛病了,不碍事。”

大爷沉默着没再说话,杜之阿道别后就离开了墓园。

她走后那个大爷看着她的背影,又看了一眼杜瑾芳的墓碑,眼中悲戚尽显,直摇头叹息。

……

那片墓园离她住的地方太远,好在杜之阿赶上了最后一班公交车。

窗外的景色飞快移动,烟城的夜景还是那么迷人,城市的灯火彻夜不眠,就像他们马不停蹄的工作,只为在这里安存。

杜之阿看着映在窗子上的自己,只有张扬的表情才更适合这张脸庞,可能她本就不该来到这世上,她不配做杜瑾芳的女儿,她的眼睛里只有沉寂。

“朝阳小区站到了,下车的乘客……”

杜之阿回神,匆忙下了车往小区里走。

这是她工作的幼儿园附近的小区,里面还住着一些她班里的孩子。明天就是周一,她要赶紧调整好自己的情绪迎接他们。

杜之阿突然停下步伐,侧头看着旁边的草丛,忍不住蹲下来往里看。初中时她在与杜瑾芳住过的小区里遇到一只流浪猫,可那时的家庭条件不允许她收养,之后那猫便不见了。

对于毛茸茸的小动物,杜之阿总是忍不住靠近,但因为现在她根本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有时间送这些可爱的小动物寿终正寝,也就一直没有养,只能喂喂路边的流浪动物。

她从背包里拿出随身携带,自己做的猫狗都可以吃的食物,准备扒开草丛轻唤它们,却听见里面传来稚嫩沙哑,带着惊恐与颤抖的声音,尖叫道,“老师快跑!!!”

原创文章,作者:菠萝咕咚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6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