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栀雨,季言澜《农门锦鲤:一品医女财万贯》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农门锦鲤:一品医女财万贯

小说:医术

作者:麦冬杏子茶

角色:燕栀雨,季言澜

简介:穿到医疗技术不发达的古代,还附赠一个俊俏的青年当哥哥,医学世家出身的燕栀雨表示这开局太香了。
制药开方,扎针施术,新时代医学的种子洒满神州大地,一穷二白的燕栀雨致富成名。
某个一开始坚持自己是“哥哥”的男人深情告白:栀栀,一想到你我就为之心悸。
燕栀雨:啥玩意?心悸!炙甘草汤来一副不?

农门锦鲤:一品医女财万贯

《农门锦鲤:一品医女财万贯》免费阅读

“季哥哥,都怪我,我不是有意推燕姐姐的,我实在是太心疼哥哥了。”

“这个死丫头又开始折腾了,要我说,谁家的姑娘像她这样,拦着兄弟不让读书奔前程,天天寻死觅活。兰儿那么轻轻推她一把,就又晕上了,可别是在装样儿。”

少女故作矫揉的低泣和老妇尖利的叫嚷夹杂着周围人嗡嗡的私语传入燕栀雨的耳中。

头剧烈的疼,大量陌生的记忆一齐涌入燕栀雨的脑海,又走马灯般在脑中快速地过了一遍。

燕栀雨作为医药世家的传人,中西医并修,日常虽然专攻医术,但闲暇时也会看一些网络小说,像这种突然有了别人记忆的情况,不是疯了就是穿越了。

无论是哪种情况都不是好事,想到这,燕栀雨一个激灵,费力地睁开双眼。

一只修长、骨节分明的手印入眼帘,顺着袖口向上望,燕栀雨看清了手主人的脸,长眉入鬓,眼眸黑亮如漆,整个人气质内敛,温润如玉。

这张脸与燕栀雨新记忆中名叫季言澜的男人重合,所以说,她真的穿越了!

先是手术抢救失败后被患者家属一棍子砸头,然后又穿到一个与她同名的农家女身上,燕栀雨觉得自己要缓缓。

“你醒了。”许是见她久久不语,季言澜问道。

燕栀雨呆了一瞬,然后点头应了句“是。”

“燕姐姐你没事就好。”

“嗐,我说什么来着,这丫头就是在装晕。”

一老一少的双簧又开始了,燕栀雨回忆了一下,老的那位人称王二婶,小的叫李兰儿。

“王二婶,栀雨到底是撞到了头,这会儿虽然醒了,但难保没留什么后遗症,你还是不要再指责她了。”季言澜缓缓道。

“季哥哥,你果然在怨我。罢了, 今日这事儿原是我的不是,我这就向燕姐姐道歉。”李兰儿满脸委屈的转向燕栀雨,低头欲做福礼。

然而李兰儿的腿还没来得及弯,王二婶就一个箭步上前,一把将她拉住。

“兰儿你赔什么礼,燕家这丫头又不是第一次装病作死,她就是想败坏季哥儿的名声,让季哥儿考不成科举,你八成被她碰瓷了。”

燕栀雨心想,这还真不是她碰瓷,原主在那一摔中魂魄直接没了,要不是她穿过来这村就该吃席了。

不过这两人这么针对原主也不是没有原因,原主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父母在时靠父母,十岁时父母双亡,又依附她父母收养的儿子季言澜生活,标准的一个拖油瓶。

不仅如此,她还脑回路清奇,怕季言澜有功名后不管她,咬死不让季言澜参加科举。

季言澜满腹经纶,自然不肯在小山村中蹉跎一生,几次三番向原主保证绝不会弃她不顾。

但原主始终不信,还扬言只要季言澜去考科举她就寻死,让全天下人都知道他品德败坏,忘恩负义。

季言澜受养父母重恩,只好养着原主。

但村里人不乐意了,好不容易村里能有个读书人,岂能让一个丫头片子给耽误了。

东家媳妇劝,西家婶子说,原主最终让步,答应只要嫁了人,就不拖着季言澜。

可惜,如今原主都及笄三年,季言澜也到了弱冠之年,一个没嫁人,一个还是白身。

偏偏季言澜生的好,又有当官老爷的前途,村中待嫁的小姑娘、说媒的婆子十分稀罕他,也因此厌恶极了原主,明里暗里嘲讽她。

原主虽然人品一般,但也未做过什么穷凶极恶的事,落得个摔死的下场,也是可悲。

燕栀雨觉得自己既然占了原主的身体,就要代替她好好活下去,惩治那些害她丧命的人,顺便搞个事业,不再依靠别人,受人白眼。

想毕,燕栀雨扫了一眼王二婶,开口道“二婶子,我可没故意碰瓷,那一下真是摔的结结实实,这会儿我头上还有老大个包呢,不信你过来摸摸。”

“你说的倒是严重,可我看你活蹦乱跳的,哪像个有事的人。”

王二婶话音刚落,燕栀雨突然捂着头趴在床边干呕,全身过电般剧烈抽搐,脸色一瞬间全白,成串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中流出。

围观的人惊呆了,季言澜厉声喝道“快去请大夫。”然后将燕栀雨揽在怀里,慢慢给她拍背顺气。

燕栀雨临床多年,见过各种头痛的发病状况,如今模仿起来得心应手,她尽职尽责地又抽了一会儿,才慢慢平静下来。

一时屋内无人说话,半晌一位汉子领着村里唯一的大夫程皮匆匆赶来。

程大夫把了许久的脉,摸着胡须说“这病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只是血淤在脑子里,发作起来才这么急,只要莫吝啬钱财,拿些滋补化瘀的好药养着,慢慢就好了。”

这位大夫看病一般,讹钱倒是挺会,自己就能好的伤,愣是被他忽悠的要用药。

不过这倒是合了燕栀雨的心意,先借此坑李兰儿一笔钱,小小的为原主出口恶气。

“兰儿妹妹,我眼看着要开始喝药养伤了,你把我弄成这样,必须要负责。”燕栀雨虚弱地窝在季言澜怀里,眼里还含着两包泪,“我不指望你照顾我,但这药费你总得出吧,我也不多要,就五十两。”

李兰儿大惊,也顾不上装白莲花,尖叫道“你胡说,吃什么药能花这么多钱。”

“补气血的人参、阿胶,化瘀的三七,这些药哪种便宜,我要五十两已经很少了。”燕栀雨狡黠一笑,“况且你不是很心疼你的季哥哥吗?那就替他出钱,别让他再辛苦挣钱养我这个病秧子。”

李兰儿一梗,向季言澜哭求道“季哥哥,你帮我劝劝燕姐姐吧。别说是我,就是我们全家也拿不出这么多钱。而且我爹要是知道我闯了这么大的祸,他会打死我的,求你救救我。”

燕栀雨有些好笑,李兰儿不来求她这个苦主,反而去求季言澜,果然是白莲本色,只是不知季言澜会不会护着她。

                           

原创文章,作者:麦冬杏子茶,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81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