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妖怪穿JK》猛男撒娇带尾嘤的免费小说最新章节,姜槐,钟伯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我家妖怪穿JK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猛男撒娇带尾嘤

简介:【人和妖怪的日常故事,偏温馨治愈向,带点灵异悬疑,带点狗粮,节奏很慢,不喜误入。】
回到故乡的第一天,姜槐遇见了一只坐在红绿灯上的少女妖怪,她穿着JK,吹着口哨。
他继承了一家名为清和万事屋的百年老店,来店里寻求帮助的客人,都是妖怪。
先是木偶成妖的草莽英雄,许仙找上门,委托他帮忙寻找白素贞,而后喊着“大威天龙”的法海也出现了……
然后的然后。
欢迎来到,妖的世界。

角色:姜槐,钟伯

我家妖怪穿JK

《我家妖怪穿JK》第1章 红绿灯上的JK少女免费阅读

深秋,雨势滂沱而浩大。

天还未黑,如墨的灰云撑满了半边的天空,一角高挂的黄月被雨水模糊了轮廓,透着淡淡的红。

“这座城市,雨还是下得这么大。”

姜槐抬头望了下天,旋即又低头撑起伞走下公交车,拉着行李箱。

他与这座城市已经阔别十二年之久。

姜槐此行的目的,是为了继承一位远房姑婆给他留下的遗产:一栋楼以及一家百年老店铺。

这对在孤儿院长大的他来说,无疑是天大的喜事。

他抬眼瞧了下路旁的路标,记起短信中给他的地址——南川大街160号,清和万事屋。

穿过前面这条街,很快也就到了。

雨声噼啪个不停,地面多了几滩的积水,可很快就被行人接连的脚步踩得稀碎。

各色的雨伞点缀着整条街道,姜槐手中拿着把老式长柄大黑伞,混在其中,尤为醒目,拐出街道又走了一段路,他在路口停下,望着街角信号灯上不断跳跃的数字。

在周遭车流喧嚣声中,姜槐忽得听见一声清亮的口哨声。

离得很近。

还有些熟悉?

似乎就是从他的头顶上传来的。

姜槐一愣,下意识仰头寻找口哨声的来源。

抬头后,入眼的只是昏暗沉沉的天。

可那口哨声依旧回绕在姜槐上方,一下轻一下缓,逐渐起了调子。

姜槐凝眉,不自己地绷住了身体,五指也紧紧攥住伞柄,安安静静的地杵在几个正在说笑的行人当中,丝毫不敢表现出什么异常。

待到信号灯由红转绿,姜槐随着人群穿过拥挤的斑马线,步履不快不慢,走到马路对面的时候,他这才忍不住地将目光移向街道一旁的玻璃橱窗。

玻璃橱窗上满是水雾攀爬,雨珠连成线,从高往低滑落,天还没彻底暗下,城市的霓虹已经将这扇橱窗映得斑斓,之上倒映着来往的匆匆车流,路边又聚集起来的行人……

都是城市中常见的景象,可那道坐在红绿灯上的诡异身影,却让姜槐不禁屏住了呼吸。

是个撑着红色油纸伞的少女。

姜槐看不见她的眉眼,只能见到一头如瀑青丝散落在她的双肩,身上穿着套天蓝色的JK水手服。

那两条白皙地有些晃眼的长腿,在半空中悠悠荡着。

JK和油纸伞,这两个不同时代的产物搭配在一起,让姜槐有种说不出的惊艳感,但同时又让他心头多了股不安。

一晃眼,那身影又忽的消失。

【又是妖怪吗?】

姜槐不敢多看,很快就收回目光,继续低头向前走。

姜槐从小就能见到一些旁人所见不到存在。

校园的草丛的树荫,川流的人潮,又或者是郊外,都可能发现它们的存在。

姜槐很少和它们有过交集。

倒不是害怕,而是不想招惹一些没必要的麻烦,即便它们当中绝大多数存在都对姜槐没有什么恶意。

过了会,JK少女再次出现,依旧晃着双腿,她盯着那只消失在街角的黑伞,嘴角一翘,清艳的面庞上多了些俏皮笑意。

……

……

顺着门牌号找了会,姜槐终于在一条巷子内见到了那家万事屋。

是一间古朴的双层木屋,是民国近代的那种装修风格。

姜槐抬头朝上看去,店铺牌匾上面刻着清和二字,端端正正。

檐下是两盏灯笼,红纸暖光。

两扇木门上各钉着只兽首铜门环,姜槐认不出是什么兽类,可却莫名感受到一股厚重而威严的气息扑面而来。

姜槐伸手握住门环,诧异地发觉掌中并未传来那种金属的凉意,反倒是有些温热。

哐哐。

他扣了两下门。

紧接着,屋内便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是槐少爷吗?”

姜槐应了声,屋门从里被拉开。

出现的是个面容和蔼的老者,穿着灰色长衫马褂,头顶的银发梳得一丝不苟,苍老但很有精神。

整个人的形象很贴近那种民国影视剧中的老管家。

他伸手接过姜槐手中的雨伞,放到边上的木桶中,接着便引姜槐跨进店内,走到在边上的长木桌旁,桌面点着盏油灯。

那盏上世纪造型的老式煤油灯是店铺唯一的光源。

灯光昏黄,而屋内稍显灰暗。

姜槐坐下,目光扫量着这家店铺——一侧的墙壁立着中药店里的那种百子柜,抽屉的规格看上去更小一些。

这难不成也是一家中药铺?姜槐暗自猜想着,在他对面的老者端起桌上的茶壶,给姜槐添了杯热茶。

“槐少爷?”他面带笑意,又轻轻声喊了句。

听见老者对他的称呼,姜槐有些不适应,开口道了声“钟伯”。

这从头到脚都透露着严谨的老者,是姜槐那位太姑婆的老管家,也是领着他办理遗产继承手续的人。

姜槐接过茶杯,顺道说出心中的疑惑,“钟伯,这间店铺是做什么的?”想了想,姜槐换了种说法,“继承太姑婆留下的这间铺子后,我都需要做些什么?”

“槐少爷莫要过多担忧。”钟伯先是劝慰一句,又道:“槐少爷您所需做的事很简单,只要待在店中,接受客人的委托,解决一些小麻烦便可。”

不知是错觉还是什么,姜槐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对劲,可偏又说不上来。

那些小麻烦,应该也是正常的小麻烦吧?

想起已经归到自己名下的那栋楼,姜槐也便将这些心思压下,毕竟遗嘱中特意注明,继承楼盘的条件是要他将这间店铺经营下去。

“若是我完成不了客人的委托呢?”

“那也无碍。”

姜槐又试探性地问了几句,可这钟伯总是打个哈哈将话题带过,给出的一些回答也如同打哑谜般。

一番对话后,姜槐也明白钟伯定然不会将真正的原因告知自己。

“楼上的房间已经为槐少爷都收拾好了,少爷您可以先把行李放上去。”

姜槐点头,提着行李箱朝楼上走去。

踩上楼梯,脚下的木质台阶便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姜槐忽然一颤,脑中闪过了个古怪的念头——这木梯,怎么踩着有点软踏踏的?

姜槐甩甩脑袋,总觉得自己今天老有些疑神疑鬼的。

继续往上走,咯吱声声愈发刺耳了起来,刺耳的让人觉着牙酸。

背身走进房间的姜槐,未能发现身后的异变。

漆黑的店铺内,深褐色木梯无声地蠕动,化为数根粗壮的触手,却被一层见不到的隔膜困住。

触手之上,是密密麻麻的灰白眼瞳。

一旁的百子柜也在哐哐当当,也不知抽屉里究竟装着什么。

窸窸窣窣的呓语声开始在屋内微微响着,如同恶鬼的低声呢喃。

这间古旧的店铺,悄然诡异。

而坐在桌旁的老者,神色自若地饮着茶,似乎觉得光线过于昏暗,他伸手动了下煤油灯上的旋钮,是用来可以将灯芯调进调出的旋钮。

桌上的煤油灯变得亮了些,屋内骤然又安静了下来,一切都恢复了原状。

……

……

简单收拾了下行李吗,姜槐刚又坐在钟伯面前,便听他略微惊讶道:“咦,来客人了。”

“客,客人?”

姜槐偏过头,透过半掩的木门,发现门外不知何时站了道高瘦身影。

“请问这里是清和万事屋吗?”人影敲了两下门,问道。

“是,是的。”

“请问姜絮大人在吗?”人影问。

【姜絮?这不是太姑婆的名字吗?】

姜槐偏头,想要寻求帮助,却发现几秒前还在桌边的许伯已经没了影。

“请问姜絮大人在吗?”门外的客人又问了一遍。

“她,太姑婆她老人家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样吗……”人影的声音很是失落,过了会,他朝姜槐问道,双眼再次亮起,“那您是万事屋的新主人吗?”

“是,是的,我叫姜槐。”姜槐点头,他现在的确是这间店铺的主人。

书生的语气柔和,笑容温柔而斯文,“我可以进来吗,姜槐大人?”

姜槐一愣,不知晓这的年轻男子为什么要这般称呼他。

怕男子淋雨感冒,姜槐连忙道:“客人请进。”

身影这才颤颤巍巍地走进店铺,跨过了门槛。走路的姿势看上去有些怪异,似乎是因为关节有些不太灵活,很僵硬。

宛如一只快要散架的木偶。

随着年轻书生的靠近,姜槐忽然嗅到一股淡淡腐臭味飘来,说不上有多难闻,类似于那种木材存放时间过长,受潮发霉后的味道。

等他走近,姜槐这才看清这位客人是个身形瘦削年轻男子,莫约二十五六岁的年纪。

因为光线的问题,姜槐看不太清他的面容,只能出他黑发盘在脑后,戴一顶头巾,穿一领道袍,脚穿布鞋,像是从电视屏幕中走出的古代书生。

看上去有些风尘仆仆,像是赶了很远的路。

外头这么大的雨,他的身上却没有一丝被打湿的痕迹。

是个喜欢cos的年轻人吗?姜槐让他坐下,“客人,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

“大人莫要折煞小生了,是小生厚着脸皮上门有事相求。”

姜槐有些哭笑不得,又是大人又是小生,这COSER说话也太文绉绉了。

“喝杯茶吧,客人。”给他倒了杯茶,

“谢谢姜槐大人。”年轻客人点头谢,正欲继续开口,而一声啪的轻响打断了他。

与此同时,姜槐的双瞳骤然一缩。

在他的视野当中出现了这样一副画面——低头道谢的年轻客人,脖子已经抬起,可脑袋依然是呈低着。

啪。

啪,啪。

连续的棉线断裂声传入姜槐耳中。

之后,只见年轻客人的头颅猛地一垂,整个摔在了地上。

咚咚咚。

几番滚动,最终停在了姜槐的脚边。

两只眼球也从眼眶中脱落,咕噜咕噜滚着,不知道滚去了哪。

姜槐咽了口唾沫,低头看着脚边的头颅,俊秀鼻梁下的那双干裂的嘴唇,张张合合。

“劳烦姜槐大人,能先帮在下捡一下头吗?”

年轻书生的语气依然温和。

                           

原创文章,作者:猛男撒娇带尾嘤,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dy58.net/read/3236.html